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697章 太負責任了

第697章 太負責任了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當時還真有點無言以對了,看了看顧盼盼,發現她正滿眼期待,就說道:“顧叔叔,你連女婿都叫了,我知道你的心思,只是我和盼盼都還年輕,我想的是先以事業為重,你覺得呢。”

  顧長存笑了笑,說道:“不管怎么樣,我已經把盼盼交給你了,你要認真負責才是。”

  “沒問題,盼盼又聰明能干又漂亮,我還有點配不上她呢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顧長存連忙揮手,說道:“你這樣說就見外了,我對你這個女婿是非常滿意的,希望你們可以快點結婚,我想喝你們的喜酒呢。”

  顧盼盼有點不好意思了,說道:“哎呀,爸爸,你別說啦,好像巴不得人家快點嫁出去似的呢。”

  “那當然了,我今天高興,來吧女婿,繼續喝。”顧長存的確很高興,隨即又喝了幾杯,有點暈暈乎乎了。

  這會兒夏陽一點事沒有,而顧長存還要繼續喝,顧盼盼知道顧長存喝醉了,就扶著他說道:“爸爸,你休息嘛,我和夏陽的事情,你放心好啦。”

  “好,盼盼,你這樣說,我就心里有數了,我頭暈了,先失陪了女婿。”顧長存說著,就搖搖晃晃的去休息了。

  送完了顧長存,顧盼盼回來了,夏陽正抽著煙,他笑了笑,說道:“盼盼,你爸爸的想法和你的差不多吧。”

  “嗯呢,夏陽哥哥,我爸爸一直都在念叨我們倆的婚事呢。”顧盼盼眨了眨大眼睛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我知道的,那你是怎么打算的。”

  顧盼盼撇撇嘴,說道:“哎呀,那人家聽夏陽哥哥的呀,你說什么時候娶我,那我就什么時候嫁給你呀。”

  夏陽還真有點無言以對了,想了想,說道:“盼盼,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吧?”

  “嗯呢,夏陽哥哥,你很寵溺人家啦,我是知道的,不管怎么樣,我都會等你的呢,哪怕是三年五年,只要你娶我,什么都好。”顧盼盼吐了吐舌頭。

  那會兒夏陽真覺得她特別可愛迷人,只是思來想去的,有些事情,不是馬上可以決定的。

  夏陽摸了摸她的頭,說道:“盼盼,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,改天我們再聚吧?”

  顧盼盼有點依依不舍的,說道:“夏陽哥哥,那么快就回去噢,好不容易跟你見面呢。”

  “改天,有的是機會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顧盼盼就出去送夏陽,這時候夏陽的手機響個不停的,他看了看,又是廠子里的事情,接了電話說了幾句,回頭對顧盼盼說道:“盼盼,我先走了,改天抽空一定跟你多待會兒,好吧?”

  “噢,夏陽哥哥,那你注意身體噢,我等你電話啦,要是我想你了,就來找你噢。”顧盼盼很期待的樣子。

  “好的,你也別老顧著茶莊的事情,你自己家族的事,你也要多處理下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知道了呢,再見哦夏陽哥哥。”顧盼盼依依不舍的吻了夏陽。

  夏陽捏了捏她的臉蛋,開車走開了,顧盼盼凝視著他遠去的影子,眉眼間流露出不舍來。

  醫院,慕容晴坐在辦公室里,手里把玩著一支圓珠筆,今天院里看診的病人不多,剛接待好一個病人,送走病人之后,慕容睛就空了下來。

  離下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慕容晴收拾了一下,坐下之后,慕容睛想起了夏陽,夏陽出院已經有些時日了,一直沒有來醫院復查。

  慕容晴拿起電話撥通了夏陽的電話。

  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等待接聽的電話鈴聲,慕容晴的心里突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,猶如一個小女孩似的。

  電話響了一會兒,沒有人接聽。

  慕容晴聽見電話里傳來了忙音,不禁有些落莫,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種落莫從何而來,要知道,她對夏陽還不是很熟悉。

  電話自動重撥,慕容晴沒有注意,她剛準備放下電話,卻聽見電話那邊傳來了夏陽的聲音。

  “你好,是哪位。”

  “哦,你好……”慕容晴愣了一下,趕緊說道:“這里是醫院,我是你的主治大夫慕容晴,我是想告訴你,你好久沒有回醫院來復查了,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哪里不舒服。”

  “哦,是慕容大夫啊,我已經沒什么大事了,我現在有點急事要處理,晚點我給你回電話好吧。”夏陽的聲音顯得有些著急。

  慕容晴原本還打算勸說夏陽,聽見夏陽這樣說,趕緊回道:“好的,那你先忙。”

  剛說完,只聽見夏陽說了聲再見就掛掉了電話。

  慕容晴看著電話不自由自主的輕嘆了一口氣,好像有些失望。

  “我真是有夠無聊的,不過是我曾經的一個病人而已,我在期待什么呀。”慕容晴對著電話自言自語。

  放下電話慕容晴又發起呆來,一直挨到了下班時間,慕容晴拿起手提包往家里的方向走去。

  夏陽處理好手上的事情之后,顯得有些累,剛剛農場里的幾個工人因為一點小事差點打起來了,還好他及時趕到了,不然這些人還不知道要鬧成什么樣。

  待他忙好之后,這才想起之前慕容晴給他打了一個電話,接起電話的時候周圍亂轟轟的,他都沒有聽清慕容晴說的什么,就急著把電話掛了。

  醫院里找他會有什么事?夏陽一邊疑惑著,一邊撥通了慕容晴的電話。

  電話接通了:“你好,慕容醫生你剛剛找有啥事啊。”

  電話那邊好像愣了一下,過了幾秒才回話:“哦,那個,我本來是準備讓你回醫院幫你復查一下的。”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多謝慕容醫生的關心,我沒感覺到哪里有不舒服的,應該不用回去復查吧。”

  慕容晴說:“這個可說不好,你上次傷的那么重,雖然手術很成功,可是該復查的還是不能少,現在是覺得沒什么大不了,到年紀大了就知道厲害了。”

  夏陽抓了抓腦袋笑道:“那我現在回醫院去瞧瞧?”

  “我現在已經下班了。”慕容晴回答。

  “那怎么辦?那改天我看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在去吧。”夏陽說。

  慕容晴在電話那邊想了一會兒,說道:“你這個大忙人,誰知道你什么時候有空,別到時候又給耽誤了,不如你來我家一趟,我給你查看一下。”

  夏陽沒覺得身體還需要復查,這些天他上竄下跳的,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,在說了,憑著他的體質,哪里會留下什么后遺癥啊。

  不過這個慕容晴到是挺負責的,而且他們又是住在一個小區,去她家一趟也方便,就當是鄰居串串門吧。

  夏陽爽快的答應了。

  掛了電話之后的慕容晴,臉色突然紅了起來,心情也莫名其妙變得有些興奮,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。

  慕容晴摸了摸自己的臉頰,趕緊朝著家里走去,好像生怕讓夏陽落了空似的。

  慕容晴從路上順便買了一些菜,心想著給夏陽檢查好之后,就留夏陽一起吃個便飯,不管怎么說,上次夏陽也算是幫過自己一次。

  帶著幾分期待的心情,慕容晴心情愉悅的打開了房門。

  慕容晴關上門,打開了家里的燈。

  她看起來心情真的很不錯,放下的菜,她邊脫下外套邊哼起了小曲。

  突然她感覺到自己人后有一股人影,慕容晴嚇得跳了起來,身子一斜,差點拌倒了柜子上的物品。

  “啊。”

  “小晴,別怕啊,是我。”同事成剛的聲音幽幽的傳了過來。

  慕容晴這才看清,眼前的人不是別人,正是一直對自己糾纏不休的醫院同事成剛。

  “成剛?怎么會是你,你怎么會在這里,你是怎么進來的!”慕容晴一臉的詫異,更多的還是害怕。

  成剛到是一臉笑瞇瞇,不過那笑容在慕容晴的眼里看起來是那樣的刺眼和詭異。

  “你說啊,你到底是怎么進來的!”慕容晴指著成剛提高了聲音。

  成剛湊近了幾步,一副討好的笑容,回答:“小晴,我是專門在家里等你的啊。”說著話的他還準備向慕容晴靠近。

  慕容晴下意識的向后退去:“你站住,別靠近我!不然我就要叫人來了!”

  成剛舉起手,笑著回道:“別啊,好不容易我們兩人能夠安靜的呆會,我可不想有人來打攪我們。”

  慕容晴只感覺頭皮有些發麻,這個成剛看起來太可怕了,先不說他到底是怎么進來自己家里來的,只是他這樣做到底有什么目的?

  成剛一直對自己死纏亂打,上次為這事夏陽還把成剛揍了一頓,難不成成剛還不死心?

  慕容晴想到這里,不由自主的摸起了柜子上放著的一個金屬物件,她害怕成剛對自己圖謀不軌。

  “那個,我都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,我不喜歡你,你為什么就是不懂呢,還追到我家里來了,你這樣突然出現在我家里是犯法的你知道嗎?”

  慕容晴覺得應該好好跟他說說,說不定還是可以說服他離開的。

  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自己很想見你,如果我告訴你,我要來你家,你肯定不會回來,更不用說讓你請我來你家了。”成剛顯得有些委屈似的。

  慕容晴臉色有些難看,她將那金屬物品悄悄藏在了手里,然后故意朝著另一邊繞去,她需要和成剛之間拉開一點距離。

  “成剛,我不知道你為什么就是這么固執,我們之間是沒有可能的,你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,好嗎?我還有事,請你趕緊離開。”慕容晴向門邊走去,她想要趁機跑出家門。

  成剛好像是看穿了她的意途似的,成剛笑了笑,然后一把擋在了慕容晴的前面,嚇得慕容晴趕緊向另一邊跑去。

  成剛反手將房門反瑣起來,而后看著慕容晴說道:“我這都等你好半天了,你現在離開,那不是辜負了我的一片苦心了啊。”

  慕容晴看著成剛那副模樣可感覺有些惡心,她不禁皺起了眉頭,說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