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692章 感覺與眾不同

第692章 感覺與眾不同

書迷正在閱讀:
梅花急的咬著嘴唇,眸子里泛著羞怒,說道:“王八蛋,你放開,你想死嗎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,冒犯之處還請見諒啊。”夏陽微微一笑,準備松開梅花。

  梅花當時就趁機一腳踢過去了,夏陽有點沒站穩,兩個人又貼在一起了,然后很巧妙的就吻住了。

  這一吻梅花立刻就是杏眼圓睜,嗚嗚了幾下后,咬了夏陽一口,夏陽疼的連忙松開了,這下梅花終于趁機掙脫了出來,而這時候,旁邊的彪子也很憤怒了,他沖過去就想對付夏陽,但是很可惜的是,被夏陽一個橫掃踢就給打趴下去了,哀嚎了起來。

  梅花嗖的抽出刀來,朝著夏陽就捅過去了,就見寒光一閃,夏陽出手快若閃電,還沒等梅花緩過神來,已經奪過了她的刀,輕輕的劃了幾下后,就把刀給扔了。

  梅花在氣頭上,當時也沒有注意,就更瘋狂的撲過去了,然而等她撲到了夏陽的身上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的上衣不知道什么時候破掉了,滑落了下來。

  露出了她那白皙的豐盈的上圍來,她啊的一叫有點不知所措了,要知道當時有很多人在場的,梅花這樣暴露,很自然就快被人看了。

  夏陽當時也沒多想,直接將她摟在懷里,用身體遮擋住了她,但是梅花還在掙扎,所以只好又一次摁在了墻壁上。

  這樣的接觸,夏陽覺得柔軟而芳香,感受著梅花那火熱的身段,他有點心猿意馬了,不得不說,這個大姐大身段很好,人也很漂亮,就是脾氣不太好了點。

  梅花此刻稍微冷靜了點,她想掙扎但是掙脫不開,夏陽附在她耳邊說道:“你最好別亂動啊,被你的屬下們看見了可就不好了,你說呢?”

  “混蛋,你想怎么樣,我不要你假好心。”梅花氣呼呼的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你明顯不是我的對手,最好讓他們走,否則我松開你,你就完全暴露了。”夏陽心想剛才那幾刀子劃出去沒注意,沒想到把她的衣服給劃破了,也是個意外啊。

  梅花羞憤交加,但是不得不想這個問題,自己在那些屬下們眼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高貴形象,這萬一被他們看見自己這樣,以后還怎么管理呢,思前想后的,雖然很矛盾,但是她還是下達了命令,說道:“你們先走吧,出去。”

  彪子和其他人很疑惑,他們看著自己的梅姐被夏陽抱著,還要被趕出去,面面相覷的,但是最終他們還是聽從了命令,出去后還在說怎么回事呢,有人說不會是梅姐看上那小子了吧,也有人說梅姐不會打不過他吧,還有人說不可能的,梅姐那么厲害,雖然夏陽那小子也不錯,但是肯定已經被制服了。

  這會兒房間里還有個女人,那就是柳莎莎,她聽見動靜后,嚇的不敢看,但是發現房間里安靜了不少,她悄悄的睜眼一看,不由愣住了,就發現梅花和夏陽抱在一起呢,剛才兩個人還是火冒三丈的,怎么就成這樣的呢,她眨了眨眼睛,說道:“你們,你們在做什么呀?”

  梅花這時候很慌亂,她覺得很是丟人現眼,沒想到眼前的夏陽她第一次見,就這樣的讓她窘迫,她自然很恨他,說道:“夏陽,算你有種,你現在可以放開老娘了吧?”

  “好,那你快點整理下衣服吧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夏陽說著松開了梅花。

  梅花有點慌張的把衣服整理起來,而柳莎莎看見這一幕,更加不解了,她疑惑的看著夏陽,不知道發生什么了。

  夏陽擔心柳莎莎會誤會,就說道:“這是剛才不小心給打扯后破碎的,你別多想。”

  “噢,原來是這樣呢,可是,現在怎么辦呀?”柳莎莎說道。

  夏陽看看梅花,說道:“這要看她怎么解決了。”

  梅花現在還真有點為難了,她咬著嘴唇瞪著夏陽,說道:“今天我是輸了,你們可以走了,但是下次可別讓我遇見你。”

  夏陽聳聳肩說道:“不帶這樣的吧,你輸了,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,你以后應該收斂點,不要仗勢欺人才對。”

  梅花羞憤的瞪大眼睛,說道:“你算什么東西,敢這樣跟我說,老娘會怕你不成,你有本事給我等著瞧。”

  “喂喂,你再這樣,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個女人了,照樣會對付你,信不信?”夏陽說道。

  梅花沒好氣的說道:“好你個夏陽,口氣倒是不小,那你來啊。”

  說著還要打,夏陽也是哭笑不得了,明顯是打不過自己,還那么逞能,不過想想也是的,這樣的女老大,她怎么會輕易服輸呢,都是刀尖上過日子的人,隨隨便便自然不會管剛才的輸贏,弄不好就要跟自己拼命的。

  “還是算了,不過我就一個條件,起碼你要把柳莎莎的損失給補齊了,然后我們走就是了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梅花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什么意思,還想要錢?”

  “柳莎莎出場費你起碼要給吧,她雖然沒有走秀,但是你也得給個表示,這樣才算過得去,對不對?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想的美,免談,老娘跟人要錢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做什么呢。”梅花很倔強。

  夏陽撓撓頭,說道:“哎,估計那時候我在種田吧,不說這些了,你到底給不給?”

  “我就不給,你能怎么樣?”梅花懊惱的說道。

  夏陽朝她走過去,梅花抬手又打,被夏陽給抓住了,夏陽讓柳莎莎打開了門,彪子和幾個屬下在外面等著呢,進來一看,非常的惱火。

  “他娘的,夏陽你放開梅姐,否則弄死你。”彪子怒吼起來。

  夏陽說道:“放開可以,把柳莎莎的出場費給一下,我們就出去了。”

  “你還想要錢呢,找死吧你。”彪子吼道。

  夏陽也不急,說道:“你們梅姐就在我手里,你說不給錢,我會怎么樣?”

  梅花很羞怒,見他們很為難,說道:“別理他,跟他拼了。”

  彪子就要動手,夏陽說道:“你們忘記了剛才被打了,別不自量力了,我勸你們還是把錢拿出來,要不然我可能會對你們梅姐不客氣的。”

  彪子遲疑了一下,只好妥協了,說道:“好,你厲害,來人,把錢給柳莎莎。”

  梅花雖然很不情愿,但是錢已經拿過來了,也不過是幾萬塊錢的出場費,一般人都會先給的,不過他們這樣的人,不讓別人給錢已經不錯了,今天實在是遇見夏陽,實在是沒轍了。

  柳莎莎拿了錢,說道:“夏陽,我們走吧,梅老板,今天的事,實在是太那什么了。”

  “算你們狠,讓他們走。”梅花憤怒的說道。

  夏陽走之前,微笑道:“梅花,你其實很美,應該跟正常的女人那樣生活,不該這樣的,這不適合你。”

  “滾啊,少廢話。”梅花瞪大了杏眼。

  夏陽也不想跟她計較了,走的時候看了看梅花那傲人的上圍,說道:“其實你的身段也很好的,只是可惜了。”

  梅花氣的說不出話來,眼睜睜的看著夏陽和柳莎莎走了,但是她沒辦法,知道不是夏陽的對手。

  “梅姐,你說個話,我去找人砍死這個夏陽。”彪子不服氣的說道。

  梅花搖搖頭,說道:“現在還不是時候,我們不是他的對手,這個人太可怕了。”

  “可是梅姐,難道就這樣算了,要是傳出去的話,我們可就麻煩了,以后還不被同行的人笑話?”彪子氣惱的說道。

  梅花捏了捏拳頭說道:“當然不這樣算了,我會找機會找夏陽討回這筆賬的,你馬上派人去,好好的調查夏陽,我要讓他血債血償。”

  “好的梅姐,我們也不會放過夏陽這小子的,你等著看好消息。”彪子立刻說道。

  梅花點點頭,等其他人都走了,她坐下來抽了一根煙,想起先前的事,她還有點手發抖,簡直太丟人現眼了,自己可是人見人怕的女人,尤其是男人,一般情況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的,但是這個夏陽,他不光吻了自己,還摸,混蛋,哪天抓到他了,一定要把他變成太監。

  可是自己的臉為什么這么熱呢,難道是發燒了,還是因為剛才那個事,梅花想要忘掉,但是那個被夏陽吻的情況一直在腦海里浮現,怎么也揮之不去了。真是該死。

  這會兒夏陽自然不知道梅花的心思,他帶著柳莎莎出去后,路上,柳莎莎心情有點復雜,她問夏陽:“剛才到底發生什么了,你和那個梅花怎么會那樣的呢,還有你怎么對付她的呀?”

  “事情經過你沒有看見嗎?”夏陽疑惑道。

  “沒有呢,我一直閉著眼睛,都不敢睜眼看噢,沒想到你就解決了,真的是不簡單嘛,而且還要到了出場費呢。”柳莎莎對夏陽越來越崇拜了,這個男人給了自己不少安全感。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這有什么的,不值得一提,再說了,你以前遇見這樣的事,就干脆沒要錢嗎?”

  “恩呢,我哪兒還敢要錢,只能是自認倒霉了唄,好多時候還有點難以脫身呢,做我們這一行的就是這樣的。”柳莎莎無奈的嘆口氣。

  夏陽倒是有點同情她了,說道:“說到底你也是不容易,我跟你說的事情你還是考慮下吧,免得那么辛苦出來接私活。”

  “哎,你說的是那件事吧,不要再提了。”柳莎莎搖搖頭。

  沒想到柳莎莎經歷這件事之后還是那么堅定,本來夏陽想借錢給她,讓她先把債務還了的,現在看起來,柳莎莎似乎并沒有因為今天的事改變初衷,的確是個堅強的女人。

  “好吧,那我就不勉強你了,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夏陽說著加快了車速。

  來到了柳莎莎的家里,夏陽坐了一會兒,打算走了,柳莎莎卻起身說道:“這么晚了,你還是在這里休息吧。”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