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579章 想停多久我說了算

第579章 想停多久我說了算

書迷正在閱讀:
這一夜兩人相愛甚歡,不知不覺已經悄然睡去了,等第二天清晨,夏陽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黃玲不在身邊了,不由愣了愣,出去的時候,看見黃玲坐在電腦邊上呢。

  “哎,你不是吧,別告訴我你昨晚沒睡?看來你是沒折騰夠吧?”夏陽過去擁住了她,一頓輕薄和狂吻。

  黃玲媚眼如絲,嬌柔的笑道:“哪兒有,也是才起來沒多久,反正只剩下一點了,我就做好了,現在收工了,今天就可以發出去了。”

  “當真呢,你可真是敬業,看你精神蠻好的,是不是要再懲罰你呢?”夏陽說著就伸手亂摸了起來。

  黃玲簡直又羞又急的,免不了一陣心神蕩漾的,想起夏陽昨夜的兇猛,她也是吃不消了,說道:“好啦,別鬧了呀,我要去電視臺了,你這宣傳片要快點發出來才對。”

  “好吧,那行,你要注意休息,改天我再找你吧。”夏陽松開了她,輕輕的一個吻。

  黃玲點點頭,兩人吃了個早餐,就暫時分開了。

  夏陽剛走到路上,突然就接到了周廠長的電話,周廠長慌慌張張的說道:“夏老板,你快點回來看看吧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夏陽聽那邊亂糟糟的,不解道:“出什么事了,你冷靜點,我會來處理的。”

  “還多部門的人來這里了,我們廠子被迫停工了,你快點吧,我頂不住了。”周廠長說著掛斷了電話。

  夏陽迅速的開車朝回趕,等來到廠子后,發現門口停著好幾輛各個部門的車子,他很是惱火,心想肯定是來找茬的,于是迅速的進去了。

  就見一個干部在那里指手畫腳的,喊道:“誰是這里的負責人啊?”

  夏陽立刻過去說道:“我就是了,你有什么事?為什么來這里?”

  “根據舉報,你們廠子里非法生產,沒有任何的營業執照,也沒有經過檢驗,就私自的開始經營,這是犯法的,我們要對這里徹底的檢查,先封鎖這里,暫時停工。”那干部說道。

  夏陽一聽這不是來找茬的是什么呢,就說道:“我這里當然是辦了正規的證件了,你可以檢查的。”

  隨即讓周廠長拿過來,那干部看了看,說道:“就算是有,按照規定,我們也要來檢查清楚了再說,都給我停工,否則就是擾亂公務。”

  夏陽知道跟他們講道理沒用,但是總不能大打出手吧,在問題沒有搞清楚之前,他覺得還是要暫時忍一下的好,畢竟自己在這市區還是初來乍到而已。

  就說道:“那行,不過要給我看看你們的工作證,否則我怎么相信你們是真是假呢?”

  那干部好笑了起來,說道:“你膽子還不小,不過給你看看也沒關系。”

  夏陽看了看,這人是個搞質檢的干部,職位是個主任,叫梁洪漢,夏陽記住了他,夏陽有預感,這些人不會平個無辜來這里,說起來是走過場,只怕是來惹麻煩的。

  “原來是梁主任,我想問問,檢查需要多久,我們這里要開工,好多東西等著做呢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那可說不好,也許一天兩天,也許幾個月,那得看你們這里有沒有問題,一旦發現有什么毛病的話,必須按照規定辦事,明白嗎,現在把你的人都交出去,我們要全面檢查。”梁洪漢揮了揮手,非常的氣勢逼人。

  周廠長焦急的說道:“你們不能這樣啊,我們可是正規的營業。”

  夏陽朝周廠長使了個眼色,拉到一邊去,周廠長擔心的說道:“夏老板,這可不是胡鬧嗎?”

  “我知道,不過事情肯定是有蹊蹺的,你先別急,趁著這個機會,讓工人們先休息一下,我來處理這件事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周廠長無奈的說道:“可是他們這樣子,慢吞吞的,要檢查到什么時候去呀,搞不好故意拖延時間呢?”

  “我會讓他們自己撤走的,放心吧。”夏陽心里已經有了注意了。

  周廠長只好去安排了,夏陽就借口有事,先開車離開了廠子,在外面的一條路上,等了起來。

  約莫到了中午的時間后,夏陽發現梁洪漢帶著幾個人出來了,上了車,還留下不少的人在這邊守著,繼續的裝模作樣的檢查。

  隨即梁洪漢讓人開車走了,夏陽悄悄的跟了上去,他勢必要查個水落石出的,因為他知道,梁洪漢肯定是背后有人在搞鬼,否則不會突然冒出來的。

  梁洪漢也沒想到夏陽會跟蹤,他這時候接了個電話,笑盈盈的說道:“是朱老板啊,你交代的是事情我已經辦好了,你說那個夏陽有多么厲害,見了我們還是乖乖的配合,看他那一直,真是丟人現眼的,別提多窘迫了。”

  那邊,傳來一個男人陰沉的聲音,說道:“當然了,這個夏陽也就那點本事,一會兒我們吃個飯,在老地方見。”

  “好的,沒問題的。”梁洪漢掛了電話后,讓司機開快點。

  沒多久,梁洪漢到了一個酒店里,去了一個包間,里面,一個老板模樣的人在等著他了,這老板看起來約莫四五十歲的樣子,一聲的貴氣,立刻跟梁洪漢握手了。

  “朱老板,你真是太客氣了,還搞這么破費做什么呢,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嘛。”梁洪漢一副阿諛奉迎的樣子。  面前的人是朱天霸,是市區的一個大企業老板,財大氣粗的,他的兒子是朱景山,當初被夏陽好好的教訓了一頓,發誓要找夏陽報仇雪恨的。

  如今就開始行動了,而梁洪漢很顯然是他叫過去的,帶著梁洪漢就坐后,朱天霸得意洋洋的說道:“這是我的一點小小的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

  說著拿了不少錢過來給梁洪漢了,隨即讓人上菜,然后關上了門。

  梁洪漢也不數一下,直接收了,樂呵呵的說道:“朱老板可真是實在人,幫你做事,是我的榮幸。”

  “你最好可以把夏陽那個廠子搞倒閉掉,如果你有這樣的本事,我還會給你更多的好處,這不過是小小的意思。”

  “朱老板,我想不通,你為了給你兒子報仇,大可以請一些人,暗中把夏陽給好好的收拾一頓,何必搞這么麻煩呢?”梁洪漢說道。

  朱天霸沒好氣的說道:“收拾一頓太便宜夏陽了,我要整治的他永世不得翻身,折磨一個人,可不是肉體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,我打聽到,夏陽可是為了這廠子煞費苦心的,如今居然騎到我的頭上了,真是豈有此理,我要讓他身敗名裂,家破人亡,也不足以泄恨。”

  梁洪漢點點頭,說道:“你放心,我保證讓他的廠子一時半會兒開不成的,如今貴公子的病情怎么樣?”

  朱天霸一聽就難受了起來,拍了拍桌子,吼道:“夏陽這個混賬東西,已經把我兒子景山給打殘了,醫生說,要做好多次手術,還不一定能夠成功,而且以后很可能沒有生育能力了,我朱家九代單傳,不想沒有后,這筆賬,我要跟夏陽好好的算一算。”

  “原來是這樣,簡直是可惡,朱老板,你不必憤怒,我會好好的替你教訓夏陽的,別說他一個廠子,十個廠子我都讓他下不了臺,停他幾個月的工,讓他沒辦法經營下去。”梁洪漢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  朱天霸說道:“這樣最好了,之后我還要進一步的行動,夏陽這次是完蛋了。”

  “合作愉快。”梁洪漢笑呵呵的說道。

  就在此時,外面響起了敲門聲,朱天霸一皺眉,說道:“誰在這個時候打擾我們的?”

  “服務生,傳菜的。”外面響起了一個聲音。

  “不需要了,趕緊滾蛋。”朱天霸怒吼了一聲。

  突然門就被踢開了,夏陽怒氣沖沖的站在了門口,說道:“該滾蛋的是你們吧?”

  梁洪漢一看就夏陽,氣呼呼的站起來,吼道:“夏陽,你好大的膽子,這是我們定下的包間,你敢在這里放肆,我馬上報警抓了你。”

  “你可以試試看吧。”夏陽說著走進來了。

  朱天霸看見了夏陽,簡直是分外眼紅,怒吼道:“夏陽你這個混蛋東西,你想做什么?你是來送死的吧?”

  夏陽掃視了一眼現成的人,說道:“剛才你們的對話,我都聽見了,而且還錄下來了,聰明點的,就馬上把人從我廠子里撤走,否則的話,別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  梁洪漢作為部門的人,多少有點擔心,他看了看朱天霸,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,朱天霸卻毫不在意,冷哼道:“豈有此理,夏陽,你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  梁洪漢也隨身附和道:“就是,夏陽,你的廠子設計違法的問題,我沒找你算賬算你不錯了,你趕緊走,要不然,哎呀……”

  沒等梁洪漢說完,夏陽一個箭步竄過去,就是狠狠的一巴掌,梁洪漢當場就翻到在地上了,還沒有緩過神來,又挨了一腳,直接爬在那里哼哼唧唧的,慘嚎了起來,他不服氣的說道:“你,你敢打干部,你活膩了,啊……”

  夏陽又是一腳,梁洪漢就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來了,隨即夏陽就朝朱天霸走了過去。

  朱天霸一揮手,朝著他的幾個跟班喊道:“都給我上,今天無論如何要給景山報仇雪恨,夏陽,這是你自己找死。”

  夏陽不以為然,氣勢洶洶的朝前面沖過去了,幾個跟班也不是省油的燈,跟著朱天霸這樣的老板做保鏢,多少有點本事的,很快就把夏陽圍起來,打斗了起來。

  夏陽一時間也騰不出手來,不過他帶著憤怒和恨意,出手是特別的狠,幾下就打暈了兩三個,其他幾個保鏢都有點緊張起來,其中一個發現不對勁了,連忙拉著朱天霸就喊道:“朱老板,先走為妙,立刻找人幫忙。”

  朱天霸也有點緊張了,他沒想到夏陽那么厲害,就趕緊隨著保鏢退了出去。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