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571章 不可原諒

第571章 不可原諒

書迷正在閱讀:
錢功成眼睜睜的看著夏陽撲過來了,他頓時面色蒼白如紙,整個人都崩潰了,他扔掉了槍,使勁的怕打著門,可是依然打不開,外面的人還在撞擊著,眼看門就要開了,錢功成嚇的癱軟了下來,因為來不及了。

  夏陽那碩大的拳頭就好像鐵錘似的狠狠的擊打在了錢功成的腦門上,一下又一下,只打的錢功成七竅出血了,哀嚎了起來,在地上爬著,眼看門也開了,錢功成快要爬出去的時候,又被夏陽給拖了回來,繼續的挨打。

  夏陽把所有的仇恨和不滿都發泄出來了,滿腔怒火,每一拳沒一腳都剛勁有力的,只打的錢功成漸漸的動彈不得,只能抽搐著,翻著死魚眼,驚恐的看著夏陽,嘴里發出了虛弱的求饒聲:“不要打了,我要死了,好疼啊,求你了夏陽。”

  夏陽卻并沒有停止的意思,反而越打越狠,他打的累了,又把刀拿了過來,慢慢的割著錢功成的肉,一塊塊的,先是大腿,然后又是胳膊,錢功成渾身是血,差點就要暈死過去了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聲。

  直到轟隆一聲,門被推開了,錢功成帶來的那些屬下沖進來了,看見這一幕,都一個個怒火沖天的,有人怒吼道:“夏陽你這個混蛋,放開錢老板,否則弄死你。”

  “弄死我?你們敢嗎?”夏陽把錢功成提了起來,刀子架在了錢功成的脖子上,錢功成渾身癱軟,要死不活的,已經沒有幾口氣了,連說話都很困難了,他實在是沒料到,今天會來這里受虐,本來他是準備來折磨夏陽的,現在后悔都來不及了,一切都晚了。

  那些屬下們都面面相覷的,不敢上前來了,夏陽拖著錢功成,怒吼道:“不想他死的話,都給我讓開,否則我就一刀砍掉他的腦袋。”

  “你,你們都讓開啊,想我死啊?”錢功成哭喪著臉,渾身都在發抖,很是難受。

  那些屬下只好讓開了,夏陽又說道:“把武器都扔了,到那邊去,雙手抱頭蹲好了,誰要是敢放肆,我保證再給他一刀。”

  那些人很猶豫,夏陽立刻就在錢功成身上劃了一道口子,錢功成唉呀媽呀的慘叫了起來,連忙催促道:“快點按照他說的做啊,你們這些王八蛋,我好疼啊。”

  屬下們立刻照辦了,一時間紛紛去蹲在那里,夏陽覺得很滿意,就把錢功成拖了出去,錢功成慌慌張張的說道:“夏陽,你想帶我去哪兒啊,你想怎么樣啊?”

  “你說呢,你不是想讓陳佳過來看看嗎,我帶你去找陳佳。”夏陽揪著錢功成,把錢功成的鑰匙拿過來了,然后拖上了車子。那些屬下眼睜睜的看著夏陽帶著錢功成開車走了,連忙跟在后面跑了起來,可是又不敢太靠近了。

  錢功成要死不活的,哀嚎著,“夏陽啊,你放過我吧,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惹你了,我發誓啊。”

  夏陽一巴掌扇過去,吼道:“給我老實點坐好了。”

  隨即夏陽給陳佳打電話了,陳佳接了電話后問道:“夏陽什么事呀?”

  “你在農貿市場吧,我送個禮物給你,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歡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什么禮物呀,今天是什么節日嗎?”陳佳疑惑道。

  “待會兒你就知道了,對了,讓你爸媽也過來等著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好吧,可是你搞什么鬼呀?”陳佳越發的納悶起來了。

  “你待會兒就知道了。”夏陽掛了電話,看了看旁邊的錢功成,他都快暈了,于是又扇了他一巴掌,說道:“給我打起精神來,不許睡。”

  錢功成疼的要死,已經快暈了,他現在是萬分懊惱,完全不知所措了。

  沒多久車開到了農貿市場門口,夏陽把錢功成拖下了車,看見陳佳已經在那兒等著了,還有陳佳的父母,當看見錢功成那有氣無力渾身是血的樣子,陳佳非常的吃驚,捂著小嘴說不出話來,陳佳的父母也是目瞪口呆的。

  “夏陽,怎么會是錢功成呢,這是怎么回事?”陳佳非常震驚。

  “這就是送給你們的禮物,我們進去說話。”為了避免影響生意,夏陽把錢功成拖到了一個房間里去。

  陳佳和她父母都過來了,夏陽把門關上了,將錢功成踩在地上,錢功成看了看陳佳和她父母,立刻就蔫了,連忙求饒道:“你們放了我吧,以前是我不對,我知道錯了,你們大人大量,就不要跟我這樣的人計較了,求你們了。”

  夏陽直接踢了他一腳,說道:“錢功成,你現在知道求饒了,當初你怎么對打陳家人的,把你那些罪行都說出來吧,或許今天還可以饒你一命,本來就對你懷恨在心的,誰知道你自己要找死,跑到這里來了,你說你是不是自尋死路?”

  錢功成耷拉著頭,萬分狼狽,哭嚎了起來,說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,我也是一時沖動才這樣的,請你們不要放在心上好嗎?我以后肯定會痛改前非。”

  夏陽又給了他幾拳頭,說道:“不要對我說,你應該對陳佳說,跟我說沒用,如果他們原諒你的話,那我就放過你了。”

  陳佳這時候甚至有點激動,多少天來,她一直生活在懼怕和擔心錢功成的陰影下,包括她父母被逼到這份上,來到了這里,連以前的家都不敢回去,此時此刻,錢功成這個有著深仇大恨的人就在面前求饒,她反倒是有點手足無措了。  “佳佳,看在以前的份上,你給我說說好話吧,我快要死了,真的特別的難受,我求你對我網開一面好嗎?”錢功成跪在那里。

  陳佳憤怒的說道:“錢功成,你可知道你對我的傷害有多大嗎?曾經你不止一次兩次的找我們陳家人的麻煩,我們原本無冤無仇的,可是你卻偏偏要處處刁難,你不覺得你很無恥嗎?”

  “我是無恥,我就是個白癡,我是混蛋,佳佳,我錯了,我不求你們的原諒,只希望放我一條生路。”錢功成居然跟一個娘們一樣哭了起來,伸手去拉陳佳。

  陳佳甩開他的手,杏眼圓睜,說道:“我再也不想看見你,希望你不要出現在我的生活里。”

  “我保證不出現,我馬上就消失。”錢功成爬起來想走,可是被夏陽一腳踢回去,爬在了地上了。

  “想去哪兒,我讓你走了嗎?”夏陽怒吼道。

  錢功成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可憐巴巴的看著陳佳的父母,說道:“叔叔,阿姨,好歹你們看著我長大的呀,就看在我爸爸的份上,給我一條活路吧?”

  陳安泰情緒也是有點激動的,他捏了捏拳頭,似乎在容忍,懊惱的說道:“你太讓我失望了,我和你父親也算是世交了,沒想到錢家到了你這一代,就出了一個敗家子,你根本就對不起你父親,我為此感到很是傷心,尤其是你父親的死,你跟我說實話,你的父親是怎么死的?”

  “他是病死的呀,陳叔叔啊,求你看在他的份上饒我一命吧,你也不想我父親在天之靈看見我這樣吧?”錢功成求饒起來。

  “我的確是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,但是你偏偏就是忘恩負義,你這樣做,你父親在九泉之下肯定不會瞑目的,我勸你還是好自為之吧。”陳安泰嘆息一聲。

  錢功成又開始求陳佳的目前,但是很顯然也不管用,陳家人對他可以說是恨之入骨的,現在陳家人沒有把錢功成千刀萬剮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。

  夏陽見差不多了,就說道:“你們打算怎么處理錢功成?反正人我也給你們抓過來了,你們可以隨便處置,不必想其他的。”

  陳安泰想了想,說道:“錢功成,我問你最后一次,你父親是怎么死的?”

  錢功成神色有些不安了,說道:“我剛才已經說過了,陳叔叔,你問這個做什么?”

  “你撒謊,到現在你還在撒謊,我真是看錯了你,你簡直不知悔改,據我所知,你父親是被你給害死的,你為了趁早繼承家業,就在他的藥物里做了手腳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今天不說實話,我不會輕饒了你。”陳安泰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愣了愣,哭喪著臉說道:“對,我的確是做了手腳,可是我是為他好,我看著他那么痛苦的被病折磨,我想讓他早點脫離痛苦,我這樣做有錯嗎?”

  “混賬東西,你這是胡說八道,狡辯,你是想早點繼承家業吧,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,我原本可以不計較你對我們陳家人的所作所為,但是事到如今,你居然還在矢口否認,你太讓我失望了,夏陽,這種人我不希望他再出去禍害人間,留著也是社會的敗類,你可以動手了,最好是廢了他。”陳安泰暴跳如雷的。

  錢功成頓時就慌了,哀嚎道:“不要啊,我錯了陳叔叔,給我一次機會吧。”

  “你這種人渣,欺師滅祖,六親不認,還要機會?要是給了你機會,你指不定還會做出什么齷齪的事情來,你死不足惜,今天我就替你的父親教訓你這個不孝子。”陳安泰說著朝夏陽使了個眼色。

  夏陽也不客氣,他本來對錢功成就恨之入骨的,要是就這樣輕饒了他,后果也不堪設想,錢功成回去后勢必會卷土重來的,所以夏陽打算給錢功成一點顏色瞧瞧。

  夏陽把紙筆拿過來了,遞給錢功成,說道:“馬上寫保證書,如果你膽敢再胡作非為的話,就自愿受到處罰,賠償你所有的錢。”

  錢功成一愣,不過為了早點擺脫困境,他連忙答應了下來,就開始寫了然后簽字了,遞給了夏陽,問道:“我可以走了嗎?”

  “當然,不過在走之前,給你留點紀念。”夏陽說著手起刀落。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