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554章 做個游戲

第554章 做個游戲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沒料到黃玲會這么突然,本來他是開開玩笑的,這一吻可不得了,把他的胃口都吊起來了,他愣了愣,看著黃玲一摸嘴巴,很好爽的樣子,他就笑道:“你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證明我的誠意呀,怎么樣?感覺到了嗎?”黃玲面帶羞澀,嬌笑了起來。

  “你來真的?那我也不客氣了啊。”夏陽看著黃玲你紅潤的嘴唇,剛才那一吻太突然了,根本就沒來得及感受呢,他覺得滋味還不錯。

  黃玲哼了一聲,說道:“你想怎么不客氣呀?哎……”

  沒等黃玲說完呢,夏陽立刻把她拉懷里去了,一個纏綿狂熱的吻,只吻的黃玲七葷八素的,完全不知所措了,整個人都眼神迷離,氣喘吁吁的。

  夏陽這才放了她,黃玲嬌羞的摸著嘴巴,含情脈脈的說道:“你,你瞎來什么呀,好多人看著呢。”

  “不是你說的嗎,我做了,你反倒不自在了?”夏陽壞笑道。

  黃玲有點難為情了,她連忙低頭吃東西,掩飾自己心里的慌亂。

  吃過宵夜后,夏陽就送黃玲回去了,來到她家門口,黃玲就邀請夏陽進去坐一會兒,順便還倒了茶水給他喝。

  這時候已經比較晚了,夏陽看了看時間,打算回去了,黃玲就拉著他,說道:“再坐會兒嗎,要不然你就在這里歇著也行呀,反正我家里也沒別人。”

  “不太方便吧,萬一被人誤會呢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誰會誤會呀,你想多了吧,真是服了你。”黃玲笑了起來。

  夏陽想起了上次黃玲喝醉酒后,她渾身都一絲沒有的情形,不由浮想聯翩的,說道:“那坐會兒也行,反正我回去住的地方離這里也不是很遠。”

  “這就對了呀,我們聊會兒天吧,對了,你平時晚上都做什么呢?”黃玲一邊說,一邊把酒拿過來,給夏陽倒了一杯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沒必要再喝酒吧?”

  “要的,難道今天高興,你可是替我解決了心頭的一塊心病呢。”黃玲很認真的說道。

  夏陽噢了一聲,也沒說什么了,就開始喝酒了,黃玲又說道:“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,你一般晚上做什么呢?”

  “干啥呢,你采訪啊。”夏陽好笑道:“也沒什么,基本上是很晚睡,有時候還要做事呢,每個一定。”

  “那你沒事做的時候,一個人不無聊嗎?”黃玲問道。

  “還行吧,怎么,你晚上一個人很無聊?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對呀,特別是下班回來,冷冷清清的,特別的沒意思,所以我很多時候就去酒吧喝酒放松一下,或者是去跳跳舞。”黃玲說道。

  “是嗎?我想我得回去了。”夏陽覺得差不多了,就起身要走。

  黃玲非拉住他,說道:“你慌什么呀,是不是不喜歡跟我呆一塊呢?”

  夏陽覺得是盛情難卻,就說道:“黃大記者,我留下來做什么呢?”

  “不如我們來玩游戲啊,玩個真心話大冒險怎么樣?”黃玲說道。

  “怎么玩?”夏陽問道。

  黃玲俏皮的說道:“玩刺激點的呀,你先問我,快點。”

  夏陽撓撓頭,覺得她好像是又喝高了吧,就隨口說道:“那我問你,你有男朋友了沒有?準備什么時候找一個,喜歡什么樣的?”

  “我沒有,我也想找但是沒遇見合適的,喜歡你這種類型的,有責任感有愛心還年輕有為的。”黃玲呵呵的笑道。

  夏陽倒是有些意外,說道:“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。”

  “我說的是真的,換我來問你了,你喜不喜歡我?”黃玲直截了當的問道。

  夏陽笑道:“你這是什么問題,有這么問的嗎?”

  “你要說真話,不可以騙人。”黃玲很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你指的喜歡是什么意思?”夏陽問道。

  黃玲說道:“就是男女間的那種喜歡,你要認真回答。”

  “當然,你這樣的大美女,我哪兒能不喜歡的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黃玲好像很高興,說道:“那你喜歡到什么程度了?是不是想得到我那種?”

  夏陽撓撓頭,說道:“你沒喝醉吧,問的這么直接?”

  “我才沒有呢,你快點說呀。”黃玲催促起來。

  “應該有一點吧,好了,我們換個話題吧。”夏陽都覺得有點敏感了,黃玲肯定是喝多了,要不然她沒這么直爽。

  黃玲偏偏又喝一杯酒,說道:“那你還在等什么呀,你現在就可以。”

  夏陽咕咚一下喝了口酒,說道:“你別開玩笑了,好了,今晚我們到此為止了,我可不想趁人之危。”

  “我說的是真的呢。”黃玲眨著眸子,好像隱約有些期待。

  夏陽撇撇嘴,說道:“看來你醉的不輕,我真走了。”

  “你不敢吧,哈哈。你輸了啊。”黃玲突然笑了起來。

  夏陽才意識到被耍了,說道:“誰說我不敢的?”

  “你就是不敢,嗯……”黃玲話沒說完呢,夏陽把她吻住了,擁住了她,手開始摸索了起來。

  黃玲嚇的連忙推開他,又羞又急的說道:“你,你來真的呀?”  “不是你說我不敢的嗎,現在誰輸了?”夏陽說道。

  黃玲很不服氣,說道:“好吧,那我們再玩一次,換你問我。”

  夏陽靈機一動,壞笑道:“你聽好了,我的問題是你敢不敢吻我?”

  “你,你耍賴。”黃玲揮舞粉拳打了夏陽一下,被夏陽抓住了,夏陽湊近她,說道:“現在你是不是承認輸了?”

  “我,我沒有,我敢。”黃玲立刻就吻過去了。

  夏陽見她輕輕的碰一下就要走,哪兒會放過她,直接摟緊了她,他早就被挑撥的欲火焚身了,很快就感到渾身火熱的,于是迅速開始了進攻。

  黃玲來不及躲避,半推半就的,一會兒工夫就覺得渾身酥軟了,接著酒勁,她開始迎合了起來,漸漸的快要失去控制了。

  兩個人好像干柴烈火一般,互相糾纏了起來,當夏陽看著她那豐盈的身段完美的曲線,只覺得蠢蠢欲動了,就想擁有她的美麗了。

  正要開始行動,黃玲好像突然清醒了一些,秀眉一皺,連忙捂住了,搖頭說道:“別這樣夏陽,我不玩了好不好?”

  夏陽見她很是驚慌失措的樣子,只好停了下來,他可一直不會勉強一個女人的,看樣子,兩個人還沒到這一步,他撫摸了她幾下,松開了她,說道:“好吧,那你早點休息。”

  黃玲立刻把衣服抱在懷里,嬌羞的說道:“那你呢,要回去嗎?”

  “對啊,本來準備晚上留下來的,不過還是算了。”夏陽說完,直接打開門就走了。

  “哎……”黃玲想說什么,卻是欲說還休,她不知道為什么,突然感到很失落,甚至隱約有點后悔,剛才那一幕,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,她看著身上夏陽的吻痕,感到心驚肉跳的,自己這是怎么了呀。

  夏陽出去后只覺得還有點緩不過神來,想想剛才有點可惜了,不過欲速則不達,關系還沒到,需要等一段時間再說。

  他開著車,準備去農貿市場那邊住,不過想想,可能已經關門了吧,他突然覺得似乎應該在市區搞一棟住的房子了,這樣以后免得來回朝村里跑,也方便一些了。

  正要給陳佳打電話,問她睡了沒有,夏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,他接過來一看,是阿豹打過來的。

  “陽哥,休息了沒有?”阿豹問道。

  “沒呢,什么事?”夏陽隱約感覺肯定有什么事情,而且跟那個叫暗影的神秘組織有關。

  “我發現了一些線索,你最好可以過來一趟,你需要多久?”阿豹說道。

  “很快,你在哪兒?”夏陽問道。

  “我在上次你去過的那個教堂附近,你馬上來吧。”阿豹說道。

  夏陽答應后,立刻加快了車速,想起上次教堂的事,他還沒有追查到真相呢,當時情況很緊急,他就先撤退出來了,這次阿豹催的這么急,而且已經在那附近了,肯定是有很重大的發現。

  夏陽到的時候,發現了阿豹所說的那輛車,他立刻過去了,敲了敲車門,阿豹打開門,夏陽上去后,發現野貓也在,就問道:“什么情況?”

  阿豹看了看外面,說道:“我也是剛不久發現的,就讓野貓過來了,這兩天我一直在這附近監視,擔心打草驚蛇我就沒進去,我剛才發現他們似乎準備轉移去某個地方,正在準備。”

  夏陽看了看,沒發現什么異常,問道:“你覺得他們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是翻到圍墻上偷偷的看的,擔心被發覺了,就來外面守著了,他們應該快行動了,有不少的人,被送上了車子,好像準備帶到什么地方去。”阿豹說道。

  夏陽聽了,感到很吃驚,想了想,問野貓:“你是怎么看的?”

  野貓把玩著匕首,說道:“我覺得可能是送這些人到哪里去,我剛才還跟阿豹說過了,如果你來晚了,我們就尾隨過去,看看他們想去哪兒,說不定是他們的總部也有可能。”

  “你們倆以前都是這個組織的人,就沒有一點的察覺?一點情況都不了解?”夏陽問道。

  野貓說道:“當然有,這就是我們覺得有問題的原因,一般來說,他們會選撥一些人才,然后送到一個地方去訓練,至于去哪里,我們當時也沒多問,他們自然不會輕易透露,你覺得我們該不該跟蹤?”

  此時阿豹突然低下頭,說道:“他們好像出來了,怎么辦?”

  夏陽看見幾輛貨車緩緩的走了出來,他立刻說道:“當然是追蹤他們了,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么去。”

  阿豹點點頭,等那幾輛車走的稍微遠一點了,他才發動了車子,不近不遠的跟蹤過去了。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