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511章 不要你管

第511章 不要你管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得知阿虎不見后感到很奇怪,問道:“剛才不是你看著的嗎,怎么會不見的?”

  阿豹很無奈的說道:“我的確是看了的,剛才還在,我轉身去打了個電話,回來就沒發現人了。”

  “肯定沒走遠,你去那邊,我去這邊,分頭包抄。”夏陽說著連忙讓野貓休息,他迅速的沖了出去,阿豹也連忙從另一邊跑開了。

  兩人分頭找了起來,夏陽跑了好遠一段距離,從周圍饒了個圈子,不久他就遇見了阿豹,兩人相視一看,就知道對方都沒有找到,不由很是喪氣。

  “按說大虎受傷了,他跑不了多遠的,怎么回事?”阿豹很不解的說道。

  夏陽也在想這個問題,他忽然間想起了什么來,說道:“不好,有問題。”

  “有什么問題啊?你去哪兒?”阿豹很疑惑,見夏陽轉身朝回跑,他連忙跟了過去。

  夏陽匆匆忙忙的沖回去后,一腳踢開了門,就發現大虎正拿著一把刀將野貓給挾持住了,正在朝外面走。

  野貓瞪大了杏眼,以她的身手,如果不是受傷了,她對付大虎還是有把握的,但是此刻,她幾乎快動彈不得了,看她的樣子,傷口又撕裂了,還在流血。

  大虎看見夏陽和阿豹過來了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王八蛋,都退后,否則我就殺了她。”

  阿豹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大虎你個混賬東西,你跑不掉的,你最好是投降,否則的話你會死的很難看的。”

  “少他媽的嚇唬老子,老子要死,也有這賤娘們陪著一起墊背,還有什么好害怕的?”大虎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  阿豹捏著拳頭,怒吼道:“你要是敢動她,老子拔了你的皮,把你的拖出去喂狗。”

  “那我們就試試誰害怕。”大虎隨即就要拿刀戳野貓的喉嚨了。

  “慢著,你有什么想法,我們可以談談看。”夏陽突然喊了一聲。

  大虎冷笑了起來,說道:“還是你懂點事,老子需要一輛車,馬上開過來,然后送老子離開這個鬼地方,聽見了沒有?”

  夏陽點點頭,說道:“要車沒問題,但是你不能傷害她,要不然我什么條件都不答應。”

  “放心,她現在是老子的籌碼,自然不會輕易的傷害她的,不過如果你們敢耍什么花樣,老子保證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  “車子就在門口,我來開車,你隨我來。”夏陽說著把鑰匙找到了,轉身出去。

  大虎讓阿豹退后,繼續挾持著野貓朝外面走。

  此時夏陽把車開過來了,他打開了車門,讓阿豹朝里面走。

  大虎拖著野貓上去了,此時夏陽開始發動車子,但是總是打不著,大虎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他媽的怎么回事,馬上走啊。”

  “不知道呢,好像車子壞了,我下去看看,你別急。”夏陽說著打開了門。

  “你他媽的怎么回事,快點。”大虎很急躁的吼了起來。

  夏陽下了車,蹲了下來,大虎一看發現沒人了,惱怒的喊道:“你在搞什么鬼,人呢……”

  嘭的一聲,沒等大虎說完呢,旁邊的車玻璃突然就被砸碎了,接著一雙有力的大手伸過來了,一把將大虎的腦袋給揪住了,還沒等大虎反應過來,就被硬生生的拖拽了出去,大虎伸手胡亂的用刀劃了幾下,哪里還來得及,直接被夏陽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摔了個四仰八叉的。

  夏陽回頭看了看發現野貓沒事,他朝大虎走了過去。

  大虎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,瞪著夏陽,惱怒的說道:“他媽的,老子跟你拼了。”

  話音剛落,他朝著夏陽就一刀捅了過去,夏陽站著沒動,一巴掌過去,他就飛了,連人帶刀一起,整個人都爬在那里悶哼著。

  夏陽過去狠狠的踩了他幾腳,然后擰住了他的腿,狠狠的折斷了,咔嚓幾聲后,大虎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來。

  “我看你還跑不跑,跑不了了吧現在?”夏陽松開了他,踢了幾腳,大虎跟死人一樣躺在那里,只有心口微微的動著,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,發出了微弱的痛苦聲。

  此時阿豹把野貓扶進去了,又給她包扎了讓她休息,過來把大虎捆了個結實,拖進了屋里去。

  夏陽把門關上了,踩著阿豹的腦袋,問道:“你現在感覺怎么樣,要不要送醫院去?”

  大虎連連點頭,說道:“求你了,我好疼,你讓我看醫生吧?我好像快死了。”

  “想去看醫生不是不行,不過我倒是有個條件,你必須答應了我,才會放你走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你說,什么條件,我答應你,真的。”大虎要死不活的說道。

  夏陽想了想說道:“其實很簡單,只要告訴我,關于你們組織內部的事,我保證讓你沒有這樣的難受。”

  大虎眼珠子轉了轉,有氣無力的說道:“你是想知道那些事呢?”

  “直接告訴我,你們組織總部在什么地方,誰是幕后主使,基本上就沒有問題了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大虎為難的說道:“大哥,你就別開玩笑了,我哪兒知道呢,我們組織的事很嚴密的,什么都是層層的往下。”

  夏陽直接給了他一巴掌,說道:“你不說,我就讓你疼死,我把你大卸八塊,然后扔到荒山野嶺去,你想想看,你死了,尸體沒人管,被野狗吃了也有可能,想想都覺得好慘是不是?”

  “你,你怎么可以這樣啊,我說還行嗎,你饒了我吧拜托了。”大虎求饒起來。

  “那我也不廢話了,你看看我這有一把刀,如果你稍微撒點謊,我就是一刀,從現在開始。”夏陽話音剛落,一刀捅過去了。

  大虎看見血到處飛濺,他簡直嚇的大喊大叫的,說道:“天哪,你不要這樣對我了,你不是說好了我撒謊你才會拿刀砍我的嗎,我還沒說呢。”

  “也是防止你會撒謊,好了,可以開始了。”夏陽把刀抽出來,繼續對著大虎。

  大虎徹底的害怕了,說道:“我告訴你,可是你不知道他們多厲害,萬一不行的話,他們會殺人滅口的,你就算在知道了,也沒法對抗他們。”

  “少來了,我既然敢這么做,我就不會害怕,說吧,給你最后一次機會。”夏陽把刀子放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  “我不知道總部在哪兒,但是我有個單線聯系的人,叫做丁老七的,他一直負責給我下達命令,他算是組織的一個比較重要的核心人物了,如果你找到他的話,你就可以通過他找到組織內部去。”大虎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“原來是這樣,很好,那你趕緊想辦法聯系丁老七,我們馬上出發去找他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大虎搖搖頭,無奈的說道:“大哥,我沒法聯系他,平時都是他聯系我的。”

  “你沒有他的號碼?”夏陽疑惑道。

  “我哪兒有啊,每次他都不固定的,用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號碼,有時候是手機,有時候是座機和公共電話,你這是為難我啊。”大虎焦急的說道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這么說,你是真沒有辦法了?”

  “真的沒有,我還想多活幾天呢。”大虎委屈的說道。

  “那好,如果你撒謊了,我會對你不客氣。”夏陽說著把大虎的手機拿出來了,看了看,問道:“哪幾個是丁老七曾經給你打過的號碼?”

  “就是這幾個,大哥,我真沒撒謊,我好疼,你可以幫幫我嗎?”大虎祈求道。

  “很好,希望你沒撒謊,阿豹你過來,給他弄點藥。”夏陽喊了一身。

  阿豹過來給大虎弄藥,夏陽說道:“看樣子他要在這里關幾天了,你們要好好的看著他,他現在想走也走不了,這里幾個號碼,你試著找找位置,派幾個可靠的人打聽一下,看看有沒有一個叫丁老七的人的線索。”

  “丁老七?”阿豹疑惑道。

  “是啊,你認識他?”夏陽問道。

  阿豹似乎有些忌憚,說道:“聽說他很厲害,不光人多勢眾,身手更是過人,他是我們組織內部的人?”

  “對啊,他和大虎單線聯系,想找他必須等他聯絡大虎,我們才有機會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我知道了,我會留意的。”阿豹說道。

  隨后夏陽去看野貓,發現她在抽煙,就把她的煙給拿了,說道:“誰讓你抽煙的,你的傷很嚴重,注意休養明白沒有?”

  野貓撇撇嘴,不悅道:“要你管啊,給我拿過來。”

  夏陽把煙滅了,說道:“你的身體要緊,現在我們是一條船的人,你不要那么不愛惜自己,我是為你好。”

  野貓就又點煙,還是被夏陽給奪了,野貓氣惱道:“你煩不煩呀,沒人管得了我,你想管我做什么,我們是一條船的人,又不是一張床的人,你走開。”

  夏陽好笑道:“你別嘴硬了,我今天必須要管。”

  “你算什么呀,你又不是我男人,我以前對自己說過,這個世界上我已經沒有親人了,只有我的男人才可以管我,可惜你不是。”野貓白了一眼。

  夏陽撓撓頭,說道:“這么說,如果我成為你的男人,你會聽我的了?”

  “你想成為我的男人嗎?”野貓意味深長的問道。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這個問題得問你自己了,就算我想,你未必看得上吧?”

  “我看的上啊,你還算符合我的標準,只可惜我這樣的人,沒資格也沒心思去尋找愛情。”野貓扭過頭去。

  夏陽覺得此刻她說的話有點讓人心酸,他伸手過去想撫摸一下她的頭發安慰她,但是停住了,野貓笑了笑,說道:“怎么著,你對我那么好做什么?你不會可憐我吧,我告訴你,同情可不是愛情。”

  “那你想怎么樣?”夏陽問道。

  野貓朝他勾了勾手指,揪著他的衣領,湊過來,說道:“你有本事把我征服嗎?”

  “怎么才算征服?”夏陽問道。

  野貓突然就親了他一看,哈哈大笑道:“你說呢,你敢嗎?”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