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496章 簡直是找死

第496章 簡直是找死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此話一出,那些人都蠢蠢欲動的,摩拳擦掌想要過來了,陳南笑了笑,得意忘形的說道:“真是大言不慚,乳臭未干的黃口小兒,敢在老子面前這么放肆,有那么點意思了,兄弟們,給他一點顏色瞧瞧,讓他知道我們鴻威會不是好惹的。”

  那些人一哄而上,各自拿出了武器,朝著夏陽毫不客氣的就砍過去。夏陽對付這種場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他擔心破壞了農貿市場的東西,所以凌空跳了幾下后,迅速沖向了外面去,連續踢翻了幾個人打開了一條路,漸漸的朝外面邊打邊退。

  “他媽的想跑是不是,給我追。”陳南咬牙切齒的怒吼著。

  沒想到夏陽這會兒站定了,他知道憑借自己打起來實在是太費勁了點,于是一個閃念到了玉石空間去。

  “咦?人呢,人去哪兒了?”那些人打著就發現不對勁了,非常的著急,四處找了起來。

  陳南也很疑惑,他到處找,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你們這群飯桶,怎么沒看到人了,都去哪兒了,趕緊給我找。”

  可是他們找來找去的也沒有發現夏陽,一個人提議道:“肯定是跑了的,不如我們沖進里面的農貿市場開始砸東西吧?”

  陳南覺得這個提議不錯,就揮手說道:“很好,那就這樣做了,都給我沖進去砸,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情況。”

  于是一群人就發了瘋的朝里面沖,然而正當他們跑到門口的時候,還沒有來得及進去呢,門口突然就出現了兩只老虎一樣的東西,蹲在那里齜牙咧嘴的,正是大黃和小花。

  兩只狗如今更加強壯了,一個猛撲就咬了好幾個人,嚇的其他人連忙后退,有人誠惶誠恐的喊道:“不好了,這是藏獒吧,怎么辦?”

  陳南一看很生氣,說道:“他娘的兩條狗怕什么,都沖,誰后退老子打死誰。”

  那群人還是很害怕,都不敢隨便前進,他們跑了沒多遠,又被大黃和小花給咬的慘叫起來,兩只狗就好像野獸一般,守在門口也不走,但是外面的人也不能進去。

  這時候夏陽就出來了,他本來是想讓大黃和小花出來助陣的,沒想到他都不必動手,那些人都被嚇的狼狽逃竄了起來。

  很快就有幾個人血淋淋的,在地上爬了起來,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,戰戰兢兢的朝后退,陳南過去一刀把一個屬下給砍翻了,怒氣沖沖的說道:“他媽的,都是弱智啊,誰敢后退我宰了誰聽見沒有?”

  那些人面面相覷的,一時間不知所措,互相看了看,誰也不敢隨便靠近。

  夏陽不慌不忙的點了一支煙抽起來,微微笑道:“我說你們萬一不行就別硬撐了,可別為了混口飯吃,把命丟在這里了,我這兩條狗可不是普通的藏獒,可是比藏獒還要厲害的,你們看看其他的人,那還不夠慘嗎,都散了吧。”

  本來那些人都很害怕了,聽夏陽這樣一說,再看看地上躺著的人,那慘不忍睹的樣子,遍體鱗傷的,都不敢隨便上去了,紛紛好后退,隨著幾個人先丟下武器,然后好像傳染了似的,其他人紛紛的撒腿跑開了,他們可不傻,就算是硬著頭皮上去,也還是送死的命。

  剩下的也就是陳南和幾個人了,陳南指揮道:“你們幾個沖,搞定了夏陽,我回去告訴鴻哥,給你們獎勵,去啊。”

  那幾個漢子也算是大膽的,自然是不服氣,怒吼著朝門口沖過去了。

  夏陽吹了一聲口哨,大黃和小花張牙舞爪的,咆哮著就猛撲了過去,不過眨眼間,就把那幾個不怕死的給撕咬的血淋淋的,在地上爬著,哀嚎了起來。

  陳南這時候已經臉色蒼白了,他還沒有緩過神來,就發現大黃在朝自己靠近,他抽出了砍刀來,朝著大黃就砍過去了。

  沒想到小花從側面撲過來,咬斷了他的手臂,他媽呀一聲慘嚎,丟下了刀子,蹲在地上打滾,大黃準備去繼續咬,夏陽喊了一聲,把它們給召喚回去了。

  陳南這時候已經徹底的害怕了,他泛著死魚眼看著夏陽,哆哆嗦嗦的說道:“算你牛比,你這些東西是哪兒來的?”

  “你不必要知道,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,現在你起來,我們繼續啊。”夏陽說著踢了他幾腳。

  陳南要死不活的,哭喪著臉,無奈的說道:“我好疼啊,你可以放了我嗎,我感覺我好像要死了,能不能別打了?”

  “當然,不過我倒是有個條件,我這農貿市場租金好像是你拿了吧,你還給我,我就放你離開這里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好,我還給你,你要說話算話。”陳南隨即連忙找了一個傷勢不怎么嚴重的屬下,讓他拿錢過來。

  夏陽看了看那八萬塊,收了起來,陳南連忙問道:“現在你可以讓我走了嗎?”

  “當然不行呢,還要等會兒。”夏陽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陳南害怕了,恐懼的望著夏陽,說道:“你還想怎么樣啊?”

  “也不想怎么樣,我記得我當時給你們的租金好像不止這個數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陳南一愣,慌慌張張的說道:“是八萬塊啊,你怎么還要?”

  “是八十萬吧?你肯定是記錯了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陳南知道壞了,焦急的說道:“你怎么這樣啊,明明就是八萬塊,怎么可以……”

  沒等他說完呢,夏陽一腳踩過去了,他疼的嗷嗷的亂叫了起來,另一只胳膊咔嚓一下也斷了,在地上打起了滾來,一時間不知所措的。

  “是多少錢?想起來了嗎?”夏陽質問道。

  陳南疼的要死要活的,他覺得還是先離開這里為妙,就說道:“我想起來了,好像是八十萬,我錯了大哥,我馬上給你拿錢來。”

  “你準備讓人去拿錢來?”夏陽問道。

  “是啊,要不然怎么辦?”陳南說道。

  “我覺得好像不行,萬一你找人去搞什么陰謀呢,比如報信什么的,那多麻煩,你再叫人來,我還得跟你們交手,太浪費時間了,我這里的生意才開張沒多久,不想搞那么多事,把顧客嚇跑了可不好,你說呢?”夏陽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  “那你說怎么辦啊?”陳南欲哭無淚了。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我看不如這樣吧,你把你的卡拿出來,我們用手機轉賬,這樣方便又快捷。”

  “我,我卡里沒錢。”陳南搖搖頭。

  “是嗎?真沒有?你可別后悔。”夏陽話音剛落,砂鍋大的拳頭跟鐵錘似的,直接把陳南的牙齒打飛出去好幾顆。

  陳南痛苦的嚎叫了起來,說道:“我錯了,大哥,我有,這里就是。”

  夏陽過去把他的皮夾子拿出來了,掏出了卡來,然后又拿出了陳南的手機,讓他自己操作轉賬。

  陳南哆嗦著把錢轉給了夏陽,這才心疼的說道:“怎么樣啊,你滿意了嗎?”

  “還行,你們可以走了,噢,對了,我知道你不會善罷甘休的,回去告訴你們鴻威會的人,以后這里是我的地方,希望你們高抬貴手給個方便,要不然你們不仁,我就不仁義,明白了嗎?”夏陽拍了拍陳南的頭。

  陳南誠惶誠恐的說道:“我知道了,我走了。”

  夏陽一腳把他給踹飛了,陳南爬起來,慌慌張張的帶著人跑了。

  路上幾個殘兵敗將都在哀嚎著,陳南咬牙切齒的怒吼道:“都給老子閉嘴啊,不要叫了知道不?”

  “南哥啊,那夏陽也太牛逼了吧,我們怎么辦?”一人問道。

  “回去再說,馬上給鴻哥打電話,我看這事需要他親自出手的。”陳南吼道。

  屬下馬上打電話了,過了一會兒說道:“南哥,鴻哥讓你去見他。”

  陳南點點頭,讓人開快點,沒多久,來到鴻威會,進去后,一個男人正在摟著兩個性感嫵媚的女人喝酒開玩笑,看見陳南來了,推了推那兩個女人,還順便捏了一把,隨后翹著二郎腿,沒好氣的說道:“怎么回事,搞成這個鳥樣?”

  “鴻哥,今天遇見個硬茬了,那邊的一個門面平時可以時不時的收入幾萬塊的租金的,沒想到這次那小子特別厲害,把我們的人都打了。”

  鴻哥一聽非常惱火,拍了拍桌子,氣惱的說道:“你說什么?有這么牛逼的人,那邊多少人,你打聽了底細沒有,是不是別的老大手里的人物?”

  “不是啊,就他一個人。”陳南耷拉著腦袋,捂著胳膊,還在發抖。

  鴻哥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們是豬嗎,帶了幾十個人,連一個人都打不過?”

  “不是的鴻哥,那人養了兩只狗,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種,特別的兇猛,我們根本就不堪一擊,我這胳膊就是被那狗給咬傷的。”陳南委屈的說道。

  鴻哥瞅了瞅,拍了拍桌子,氣惱的說道:“王八蛋,什么狗那么牛逼的,我倒是要看看去,比老子養的藏獒還牛逼?”

  “那就不知道了,鴻哥,兄弟們都好多人受傷了,你一定要替我們出這口惡氣啊。”陳南甕聲甕氣的說道。

  “當然,我們鴻威會怎么可以讓一個新來的小子給敗壞了名聲,這口氣保證替你們找回來,來人啊,把老子的那兩只藏獒給找過來,老子要親自去會會那個王八蛋。”鴻哥一腳把桌子給踢飛了。

  隨即帶著人出去,他們到了一個房間里,那里遠遠的就傳出來嚎叫聲,等進去了,就看見兩只牛犢子似的藏獒正在吃肉,而且被關在鐵籠子里,幾個人遠遠的不敢靠近。

  等鴻哥過去了,那兩只藏獒就溫順了很多,那些人打過了招呼后,鴻哥過去摸了摸兩只藏獒的頭,說道:“老子要帶他們去一趟,讓那小子嘗嘗苦頭,什么狗屁狗,敢在老子面前囂張,簡直是找死的節奏。”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