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409章 溫暖一夜

第409章 溫暖一夜

書迷正在閱讀:
何小雅嬌羞的推了夏陽一把,嬌嗔道:“就數你最壞了,誰告訴你還有這個說法的。”

  夏陽嬉笑著靠近何小雅的身邊,邊伸出手在她身上撫摸邊說道:“這個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說法了,聽說很靈的呢。”

  說著話夏陽的身子已經快壓到何小雅的身上了,大概是很久沒有與夏陽有這般親密的接觸了,何小雅到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她嬌嗔著瞪了夏陽一眼,而后向著旁邊挪動了一下身子。

  夏陽已經讓何小雅身上的香味迷得團團轉了,他哪里移得開身子呢,趕緊又向著何小雅湊了過去。

  何小雅見夏陽從后面將自己抱住了,身子不由哆嗦一下,臉色更加紅潤了,她輕輕拍了拍夏陽的手,埋怨道:“唉喲,老爹等下該回來了,等下瞧見我們這樣……”

  夏陽雙手輕撫著何小雅那纖細的小蠻腰,身體里有一團火正在慢慢燃燒,他將頭埋進何小雅的脖子里,深深的嗅了一下那好聞的香味,而后低聲說道:“老爹今天不回來,今天誰也不會打擾我們了。”

  夏陽一把抱起何小雅反身坐在了自己的腿上,而后瞇著眼睛看著她,雙手也在何小雅身上輾轉流年。

  很快何小雅的身體就變得柔軟起來,她嘴上推托著不要夏陽的接觸,可是雙手卻是不由自主的環上了夏陽的脖子。

  夏陽捏了一下她前面的美盈,笑瞇瞇的說:“好些日子沒有碰到了,不知道有沒有想我呢。”

  何小雅瞪著夏陽說道:“誰會想你這個大忙人啊,人家成天可忙著呢,哪有那閑功夫呢。”

  夏陽將何小雅環到自己面前,伸出頭在她前面親了一下,何小雅整個身子都顫抖了一下,弄得何小雅渾身更加無力了。

  “還說你不想我呢,你這身體可比你這嘴誠實多了呢。”夏陽壞笑著府下頭,親吻起何小雅那張倔強的小嘴。

  何小雅本來還有些推托,可真到接觸到夏陽的時候,她卻是嗯嗯了幾聲變成了半推半就,在下來,她甚至變得主動起來。

  夏陽早就鱉不住身體的沖動了,他見何小雅的身體已經變得誠實起來,就徑直抱起她將她放到了床頭。

  何小雅趕緊拉過被子捂住自己的身子,嬌笑道:“夏陽你真是太沒良心了,這么長時間沒來見我,一來就想著做這事。”

  夏陽三下五除二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,直接鉆進了被子里面,他一把抱住何小雅的身體壞笑道:“我這樣就是對你最好的照顧呀。”

  “壞死了你。”何小雅輕捶了一下夏陽的肩頭。

  “是,是,你說什么都是。”夏陽嬉笑著在何小雅身上糾纏著,很快,她的身上便連最后一件遮羞物都沒有了。

  何小雅低叫著罵夏陽流氓,夏陽死皮賴臉的不管不顧,繼續與何小雅的調情。

  很快,何小雅在夏陽直接而又強勢的進攻下就淪陷了,起先的矜持早已拋到腦后,只剩下對夏陽身體的癡迷。

  家里只剩下他兩,所以也沒什么顧忌,夏陽感受到了何小雅的熱情回應,身體不禁更加興奮了,他意亂情迷的看著何小雅在自己身體下面享受著,迷亂著,心底不禁想到,看來這小別勝新歡的說法真是沒錯啊。

  此時的何小雅早已沒有了往日溫柔的模樣,她到像是完全釋放出自己身體最原始的那個人一樣,整晚都失聲叫著夏陽的名字,像是期盼了許久似的。

  和諧的配合讓兩人都很盡性,只到兩人實在是累得筋疲力盡了,這才罷休。

  夏陽抱著何小雅那香汗淋漓的身子愛不釋手,不住的撫摸,那美好的觸感久久刺激著他的神經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睡著,反正整晚他的身邊都是何小雅身上的香味。

  等到夏陽醒過來的時候,太陽已經出的老高了,夏陽下意味的伸出手去摸身邊,撲了一個空。

  夏陽睜開了一只眼睛四處看了看,見床上,屋里都沒有何小雅的身影,他捶下手準備繼續睡,昨晚的何小雅太過熱情了,讓他累慘了。

  這時,何小雅已經穿戴整齊的從外面走了進來,夏陽聽見聲響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,然后伸出手壞壞的說道:“這一大早你跑哪去了,趕緊過來讓我親一下。”

  何小雅看起來有些著急,她趕緊走過去拉起夏陽的胳膊,道:“老爹回來了,你趕緊起來啦。”

  聽見老爹回來了,夏陽這才重新睜開眼睛,他故意逗何小雅說道:“回來了又怎么樣,讓他看見了我睡在這里也沒事啊。”

  何小雅臉紅紅的說道:“唉喲,你快別鬧了,待會讓老爹碰見了多難為情啊。”

  夏陽一把將何小雅拉進自己的懷里,讓她靠在沒穿衣服的身體上,壞笑著說道:“昨晚看你挺享受的呀,哪有什么難為情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真壞。”何小雅一臉的嬌羞。

  “我就壞,你就喜歡我壞,對不。”夏陽趁機在何小雅的脖子上親了一口,一臉的得意。

  何小雅頓時羞紅了臉,她趕緊推開夏陽,拿過夏陽的衣服遞過來,害羞的說道:“唉喲,你就別鬧了啦,趕緊起來。”

  夏陽看著何小雅那模樣,想繼續逗逗她。

  夏陽重新鉆進被子里,笑著說道:“我不起床,我還沒睡夠呢,昨晚你可是舒服了,受累的可是我啊。”

  “夏陽,你在這樣我就生氣了……”何小雅一時也不知拿夏陽怎么辦。

  這時,老爹的聲音已經在樓下響了起來:“小雅,小雅你起來了沒有,我做了些稀飯,你下來一起吃點唄。”

  何小雅嚇得趕緊跑到陽臺上,回道:“不……不了,老爹你自己吃吧,我已經吃過了。”

  “吃過了呀?那真是可惜了,夏陽那小子也不知道昨天回來了沒有,這一大早又不見人影了。”老爹在樓下嘀咕著。

  何小雅怕老爹看出什么,趕緊回道:“那個,我……我也沒看到呢。”

  “哦,那算了,我自己吃了,回頭看見夏陽那小子告訴我一聲,這小子成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”老爹咕噥著走進了屋里。

  何小雅拍了拍心虛的胸口,哦了兩聲,趕緊回到屋里。

  她見夏陽當真繼續閉起眼睛睡在床上,更加著急了,她上前拉開被子,夏陽那赤著的身子的讓她羞的尖叫了一聲,又趕緊將被子蓋到了夏陽的身上。

  “啊,你……你還真是流氓呀。”何小雅臉色通紅。

  夏陽側翻著身子看著何小雅,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哪里流氓了,你這小妮子才叫沒良心呢,昨晚孝敬你的時候,你咋不說我流氓啊。”

  何小雅伸出手在夏陽胳膊上扭了一下,“你別鬧了,我真是拿你沒辦法呢。”

  夏陽哈哈笑了兩聲,道:“想讓我起床也可以,過來親我兩下。”

  現在可是大白天的,雖然兩人的關系已經親密的沒有什么該不該做了,可是讓一向臉皮薄的何小雅主動,她還是覺得有些別扭。

  她扭捏著看了夏陽一眼,很是為難。

  夏陽看著她那模樣,笑意更濃了,他閉起眼睛一副堅持到底的表情。

  何小雅四下看了看,這才低頭在夏陽的唇上親了兩下。

  這剛一碰上夏陽的嘴唇,他的雙手便不由自主的想要抱住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到是機靈的很,親了兩下便趕緊退開了,讓夏陽撲了一個空。

  “哼,我就知道你沒那么老實的。”看著夏陽有些失望的瞅著自己,何小雅有幾分得意。

  夏陽憋了憋嘴,不死心的說道:“那我也是自然反應嘛,這說明我喜歡你。”

  “現在你總得起來了吧。”何小雅都快急得跺腳了。

  夏陽見鬧得差不多了,這才懶洋洋的坐起身來,他也不是真的不顧忌老爹的看法,待會真的鬧得老爹瞧見了,到時候又得解釋半天。

  老爹現在可是一心想著他的孫子呢,若是讓他知道自己和何小雅在一起了,還不得被他揍死。

  夏陽穿好衣服后,又在何小雅身上親了幾下,這才笑著下樓,當然,他是趁著老爹不注意的時候溜下樓的。

  待老爹看見他的時候,他看起來就像是從外面剛進來的模樣。

  “你怎么才回來啊,昨晚又跑哪去鬼混去了。”老爹瞪了夏陽一眼。

  夏陽瞇著眼睛,回道:“我昨天在家睡的,這一大早就出去村里轉了幾圈,到是你,昨天又在二牛爹家過夜吧,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,不能熬夜,你怎么總是不聽呢。”

  夏陽顯得一副理直氣狀。

  老爹懷疑的看著夏陽,問道:“你昨天在家睡的?那你床上的被子怎么還疊的好好的?”

  夏陽見老爹又開始偵查模式了,不由打著哈哈說道:“我自己疊一次被子怎么了,這有什么好奇怪的,家里有沒有什么吃的,我吃完了還有事呢。”

  老爹剛剛還在擔心自己煮的稀飯有剩下的,趕緊說道:“有,有,我屋里煮好了稀飯,你趕緊過來吃。”

  “就稀飯啊?”夏陽挑起眉頭。

  “稀飯咋啦,你不是讓我多吃點流食嘛,還說什么早上喝點稀飯對胃好。”老爹嘀咕道。

  夏陽撇撇嘴,道:“那是因為你年紀大了,我就不吃了,你自己多吃點。”

  “哎,你這小子……”老爹剛準備教訓他,卻見夏陽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,只好干瞪眼了。

  夏陽接起手機,說道:“喂,蔡鎮長這一大早的怎么有空想起我來了?”

  不知道電話那邊說了幾句什么,只見夏陽臉上帶著一副討好的神情,應了幾聲,好勒,好勒,便掛了電話。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