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375章 有點后悔了

第375章 有點后悔了

書迷正在閱讀:
他發誓不是故意的,這只是一個男人的本能好吧,夏陽喉嚨干瑟起來,他看著雨荷有些違心的說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這種人,我救你并不是想要你這樣的。

  “我當然知道,我只是想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給我喜歡的人,我不想讓自己遺憾一輩子。”雨荷的話已經足夠明顯了吧。

  她這是要主動獻身啊。

  夏陽腦海里已經開始幻想著雨荷自己在身下嬌聲欲滴的模樣,他趕緊搖了搖頭試圖擺脫這種想法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夏陽的腦子已經開始模糊了,此時,他身體里的沖動已經讓他不知道如何拒絕了。

  那雙放在雨荷腰上手不由自主的動了兩下。

  雨荷嬌羞的看了夏陽一眼,竟慢慢的低下頭來靠近了夏陽的嘴邊,還未等雨荷靠近,夏陽已經主動貼了上去。

  他真不是故意的,可是這畫面太美,他確實不忍心打破啊,剛吻上雨荷的嘴唇,夏陽便感受到了一股清香襲進他的體內。

  他霸道的探索著自己想要的味道,讓雨荷嬌喘連連。

  夏陽已經忍不住的扯下了雨荷肩上的浴袍,浴袍下面就像一具神秘的面紗似的,慢慢在夏陽面前露出了她的面目。

  好一副美畫,夏陽只感覺嗅覺,視覺都有了,怪不得有些人會把女人形容成秀色可餐,確實有那種境界啊。

  正當夏陽準備翻身將雨荷欺在身下的時候,雨荷卻突然按住夏陽,認真的問道:“夏陽你愛我嗎?”

  “什么?”夏陽模糊的回應著,雙手也未停下來。

  “你是愛我的,對吧。”雨荷帶著幾分期待的神情繼續問道。

  夏陽微皺起眉頭,看著雨荷有些納悶,這馬上進入**了怎么突然問這種問題,他不想騙雨荷,也從未想過這種深奧的問題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夏陽如實回道。

  雨荷好像有些生氣似推了夏陽一把,而后從夏陽身上下來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邊,雙腿蜷縮在沙發上,雙臂抱緊了肩膀。

  夏陽頓時覺得自己從天堂一下子掉了地上,人也稍微清醒了些,身體的沖動和雨荷態度的反差讓他有些不適應,他有些煩燥的抓了一下頭發,不解的看著雨荷。

  “夏陽,我……”雨荷還想說些什么,就在這時,門外響來了敲門聲。

  夏陽見雨荷好像反悔了,雖然他心里有些懊惱,可是他自然不會強迫雨荷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  他對著雨荷笑了笑,道:“剛才是我沖動了,我去看看,可能是酒店的人送衣服過來了。”

  夏陽站起身來找開門,果然是酒店員工送衣服來的,夏陽接過衣服返回房里,此時他也不知道說什么好,只是覺得應該先出去冷靜一下。

  否則這一腔熱血得逼得他渾身難受。

  “那個,雨荷你先休息一會吧,其他的事情我們回頭在說,只要你需要,我隨叫隨到。”雖然夏陽也搞不清楚方才雨荷為何調戲了自己一把,可是他也知道雨荷對他挺重要的。

  雨荷可能是有自己的心事才會這樣的吧。

  “夏陽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雨荷此時有些后悔似的看著夏陽,一臉的焦急。

  “沒事,咱們之間還計較那么多啊。回頭你自己回去的時候小心一些,我先回村里去看看情況。”夏陽笑道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會以后都不理了我了吧。”雨荷小心的問道。

  “瞧你說的,你可是我最信任的會計,沒了你,我可活不了了。”夏陽開玩笑的說道。

  雖然這不是雨荷真正想要的答案,可是也足夠讓雨荷覺得安慰了,她了解夏陽,自然也不會奢求太多。

  她是真的后悔了,方才她不應該猶豫的,她應該更加堅定一些,只是,她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計較,這或許就是女人的天分吧。

  夏陽從酒店回來之后便接到了蔡亮的電話,說是蔡燕回來了,讓他一起去吃頓飯,本來夏陽是不想去的,誰都知道蔡亮是個老酒鬼,這一去又得被他灌得暈頭轉向的。

  可是若不去的話,蔡亮可能又會在蔡燕面前胡說八道,到時候引起什么誤會,以后再見面又會尷尬。

  掛了電話夏陽決定還是去一趟,順道可以與蔡燕說說這些日子村里發生的變化,不管怎么說,村里的發展還是離不開蔡燕的這個鎮長身份。

  夏陽剛來到蔡亮的院兒里,蔡亮便迎了上來:“女婿你來了啊,趕緊的,我屋里的菜都涼了,就等你了。”

  “你看看你還等著我做啥啊,你自己先吃起來就行了嘛。”夏陽笑著說道。

  蔡亮拉過夏陽小聲說道:“這哪成啊,你不知道我姑娘厲害著呢,我一個人喝起來非得讓她摔了酒壇子不成。”

  “敢情你這是來拉我墊背的啊。”夏陽不滿的回道。

  蔡亮笑嘻嘻的說道:“唉喲,瞧瞧你說的什么話,你可是我女婿,我怎么舍得呢,這不是我姑娘聽你話嘛。”

  “這你就可真是客氣了,我可沒那本事。”夏陽故作的謙虛的回道。

  蔡亮拍了拍夏陽的后背,道:“行了,行了,別跟我扯些沒用的,趕緊小兩盅喝起來。”

  蔡亮拉著夏陽走進屋里。

  蔡燕端著一盤飯從廚房走了出來,她抬頭看見夏陽,不禁問道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  夏陽笑笑:“這不是聽說你回來了,就來瞧瞧嘛。”

  “是,是,還是我家女婿心疼我姑娘,一聽說我姑娘回來了便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了。”蔡亮說著對夏陽使了一個眼色。

  夏陽無奈的笑了笑,這個老酒鬼還挺狡猾的,明明是他想借著自己喝點酒。

  蔡燕撇了她爹蔡亮一眼,道:“爹你胡說什么呢,誰是你女婿,你也不怕別人笑話呢。”

  “這就什么好笑話的,這不是遲早的事嘛,對吧,女婿。”蔡亮嘿嘿笑著坐了下來,伸手便從懷里掏出一瓶酒來。

  對于蔡亮的一意孤行,夏陽早就見怪不怪,反正他一個大男人被人扣上這個帽子倒是無所謂,能看見蔡燕因為這事在自己面前扭扭捏捏的,也挺好笑的。

  “爹!”蔡燕放下菜還準備反駁什么,在看見蔡亮手中酒瓶的時候不由更加生氣了:“你從哪里拿來的酒,我都說過多少遍了,你不能在喝酒了。”

  “唉喲,你別大驚小怪的,今天難得我女婿過來,我高興嘛。”蔡亮生怕這酒被搶了去似的,他趕緊扭開酒瓶倒了兩杯,而后將酒瓶藏進了自己懷里。

  蔡燕氣呼呼的瞪了夏陽一眼,而后繞到他的身邊,道:“這酒是不是你帶來的?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啊。”

  夏陽真是冤枉,他還不想過來陪這酒鬼喝酒呢,這不是看著她蔡鎮長的面子上才來的嘛,怎么還被她怪罪上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夏陽剛準備解釋,卻被蔡亮一把拉到桌前坐了下來。

  “燕兒你就別為難我家女婿了,小心把他嚇跑你可就沒人要了。”蔡亮笑嘻嘻的對著夏陽使著眼色,算是讓他幫自己隱瞞過去。

  蔡燕見她爹越說越離譜,難為情的躲了一下腳,道:“爹你要是在這樣說,我以后可就不回來看你了。”

  “沒事,沒事,說說笑笑嘛,我不介意。”夏陽打趣道。

  蔡燕瞪了夏陽一眼,道:“你當然不介意了,有你什么事,你別插嘴。”說完,蔡燕氣呼呼的走進了廚房。

  蔡亮見女兒離開,趕緊拉過夏陽小聲說道:“今天你可得陪著我好好喝幾杯,這酒我可藏了好久了,如果不喝了又得讓燕給糟蹋了。”

  說著話的功夫,蔡亮已經端起酒杯先喝了起來,他嘖著嘴像是在品嘗著人間美味似的,夏陽就搞不懂了,這酒哪能有這么讓人舒坦的。

  蔡亮趕緊趁著蔡燕不在的功夫又給自己倒了兩杯,他一邊回味著酒的美好,一邊滿足的笑道:“這酒啊,果真是個好玩意。”

  夏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,沒覺得品出什么好來,比起自己親手的酒,這酒簡直是難以入口。

  夏陽見蔡亮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,有些擔心的勸道:“你別喝得太急了,這酒太烈,等下該喝醉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呢,我可是喝了一輩子的酒了,就這點小酒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。”蔡亮臉上已經有些紅了,眼神也開始飄忽起來。

  “你就這點酒量,還成天那么愛喝酒,我真是搞不懂了。”夏陽端起酒杯搖了搖頭。

  蔡亮見他端起酒杯便迎了上去:“我女婿敬我的酒,我肯定得喝。”

  剛好蔡燕又端了一盤飯出來,她見夏陽請蔡亮喝酒趕緊上前一把奪了蔡亮的杯子,道:“爹你不能喝。”

  她回頭看著夏陽不滿的說道:“你怎么還越來越來勁了,我都說過了我爹不能喝酒了,你到底怎么回事啊。”

  夏陽無辜的回道:“我沒有啊,我……”

  “唉喲,燕兒你別對我女婿兇,現在我女婿可是他們村里的紅人了,他不僅帶著全村人賺了錢,還幫著臨村發財致富……對了,女婿你現在到底賺了多少錢了,夠不夠買下全鎮啊,你到底打算啥時候娶我姑娘啊。”

  蔡亮醉眼迷糊的看著夏陽,一張老臉上帶著幾分得意。

  “爹,你看吧,我讓你別喝,這下又喝多了,夏陽你也真是的,非得讓我爹喝高了你才高興是吧。”蔡燕不滿的瞪了夏陽一眼。

  夏陽還真是有理說不清了,自己只是小抿了一口,這酒鬼自己把自己灌醉了,還讓自己背著這買酒的黑鍋,唉,這算什么事啊。

  夏陽揮揮手,道:“算了,算了,你爹好喝兩口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趕緊撫他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我沒醉,我姑娘給咱準備了這些好菜,我得嘗嘗呢。”蔡亮眼神不清楚的抓起了筷子,胡亂的在桌上夾著菜。

  “你還是先回屋躺一下吧,這些菜回頭我給你熱熱就是了。”蔡燕拉扯著蔡亮讓他回屋。

  蔡亮模糊不清的說著什么,一個勁的拉著桌角不回屋,蔡燕瞪了一眼站在旁邊看戲的夏陽道;“你還愣在那里做什么,趕緊過來幫忙啊。”

  夏陽見蔡燕發話了,趕緊哦了一聲便過去幫忙,他剛走近蔡燕身邊,蔡燕被她爹推的一個咧咀,幸好夏陽手快一把將她拉進了懷里。

  夏陽只感覺手上傳來一種柔軟的觸覺,方才心急竟不小心將手按到了蔡燕的胸前。

  蔡燕趕緊從夏陽懷里站了起來,她埋怨似的瞪了夏陽一眼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看你沒站穩……”夏陽趕緊解釋。

  “趕緊幫忙。”蔡燕倒是沒有計較,她心急她爹。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