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310章 溫暖

第310章 溫暖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回頭看見顧盼盼,有點心虛了,連忙解釋道:“沒做什么呢,盼盼你怎么來了?”

  “你騙人,你為什么抱著她,夏陽哥哥你個大騙子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  . ”顧盼盼氣嘟嘟的,眼淚就在眼眶打轉了,然后仇視的看著陳佳,分明是嫉妒恨。

  陳佳也有點難堪,一時間是百口莫辯,早知道進來的時候把門反鎖了就好了,可是她也沒料到顧盼盼會突然闖進來,而且更料不到的是,夏陽居然要在這里對自己使壞,看樣子是怎么也說不清楚了。

  “盼盼,你聽我說,陳佳她剛才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解釋了,我不聽,哼,你們太可惡了。”顧盼盼捂著耳朵,好像要崩潰了似的,扭頭就跑開了。

  夏陽和陳佳對視了一眼,說道:“你等我會兒,我去看看她怎么樣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陳佳話沒說出口,發現夏陽已經跑出去了,不由感到一陣失落。

  夏陽出去后連忙拔腿追趕,他可不想搞的人財兩空,賠了夫人又折兵啊,萬一顧盼盼真生氣跑了,而杜老板又給怠慢得罪了,那真是得不償失。

  夏陽有點自責起來了,早知道就不跟陳佳嬉鬧了,看來以后做這事的時候,得找個安全的地點。

  等夏陽匆匆忙忙的趕過去,發現沒有顧盼盼的身影,而杜老板的電話顯示正在通話之中,夏陽急了,到處看,真擔心顧盼盼這個小妮子做出什么傻事來。

  情急之下,他只能朝不同的方向跑,以他最快的速度找了起來。

  此時,杜老板正和顧盼盼在一塊,杜老板出來打電話,看見顧盼盼很委屈的小跑出去了,他覺得事情有些蹊蹺,就跟過去叫顧盼盼。

  顧盼盼連忙抹著眼淚,假裝什么事都沒有,說道:“杜老板,關于生意的事你和夏陽談吧。”

  杜老板眼珠子轉了轉,大概就明白什么了,說道:“你是不是心情不好,要不然先去我那里玩兩天?”

  顧盼盼想了想,賭氣的點點頭,東西也不收拾,直接跟著上車。杜老板暗暗高興,上車后四處看了看,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屬下說了聲,讓他們安排養蜂場的交易,隨即又給夏陽發了個短信,加快車速帶著顧盼盼離開了。

  夏陽收到了杜老板的短信,知道顧盼盼隨著他去了,他苦澀的笑了笑,這小妮子也太任性了點,算了,就讓她先消消氣吧。

  不過很快夏陽想到了陳佳,擔心她有什么想法。回去的時候,夏陽看見陳佳獨自坐在包間里,神情有些落寞,眼睛還紅紅的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不對勁了,過去問道:“佳佳你怎么了?”

  陳佳連忙背過身去擦了擦眼淚,勉強的笑道:“我沒什么呢,怎么樣呀,找到顧盼盼沒有呢?”

  夏陽湊過去,假裝無所謂的說道:“她出去玩兩天,沒什么事。”

  陳佳噢了一聲,隨即起身說道:“那你去忙吧,我出去做事了。”

  夏陽自然不會讓陳佳就這么走了,擋在了她的面前,凝視著她,說道:“你怎么哭了?”

  “哪兒有,才不是呢,剛才被灰塵迷眼了。”陳佳苦澀的笑了笑。

  夏陽自然不信,在他看來,陳佳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女人,應該不會因為顧盼盼的事,他仔細一想,大概猜到了什么,握著她的手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佳佳,這段時間我太忙了,也沒時間陪陪你,我知道怠慢了你,你大老遠的來這里也受苦了,我給你道歉好吧?”

  陳佳低眉垂眼的,呢喃道:“其實也沒什么的,我還好。”

  見她這樣,夏陽越發的明白了,仔細想想也是,自從因為錢功成的事之后,陳佳獨自來到這里,可以說孤苦無依的,表面上看她好像是個女強人,事實上,她也只能依靠自己。加上這段時間忙碌,的確是冷淡了她。

  “你別嘴硬了,我以后會多點時間陪你的,瞧瞧你居然還偷偷的哭,這就不漂亮了。”夏陽說著給陳佳擦了眼淚。

  夏陽的話說到陳佳心坎里了,她的怨氣少了許多,的確正如夏陽所言,她一邊擔心著錢功成會借機會對付自己的家人,一邊又不知道該如何時候,現在,唯一夏陽是自己可以依賴的,也是自己的希望。

  “我沒什么的,真的。”陳佳眨了眨淚眼。

  夏陽擁住她,說道:“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,放心好了,有我在,錢功成不能把你怎么樣的,以后有什么想法你直接跟我說。”

  “可是你那么忙,我也不想打擾你,我就是突然有點想家了,眼看離一年之約越來越短,我擔心錢功成會對我們陳家不利呢。”陳佳憂心忡忡的說道。

  “傻瓜,不是還有我嗎,我會用最短的時間發展起來,足以和錢功成抗衡,還有,如果他敢對你或者你家人怎么樣,我把他打成豬頭。”夏陽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  陳佳噗嗤一笑,嬌嗔道:“討厭,你有那么厲害嘛。”

  “當然有了,我還有更厲害的呢,你要不要試試?”夏陽說著親吻一下陳佳,看著她嬌俏的樣子,越發的憐惜起來。

  陳佳這時候覺得溫暖很多,羞赧道:“你還有什么厲害的嘛,人家才不信。”

  “不信?那我來真的了。”夏陽說著伸手過去,給她撓癢癢,想逗樂她,是不是碰到她心口的柔軟,讓他有點心猿意馬了。

  陳佳連忙躲避起來,嬌笑道:“哎呀,你別亂來啦。”

  見她開心的笑了,夏陽也開懷不少,一下子摟住了她,吻了過去。

  陳佳連忙伸手捂住夏陽的嘴巴,扭捏起來,嬌嗔道:“你干嘛呀,被人看見了。”

  “那就找個沒人看見的地方。”夏陽話語剛落,一個閃念,就帶著陳佳進了玉石空間去。

  陳佳只覺得眼前的景色一變,就來到了一個夢幻的地方,她愣了愣,問道:“怎么又來這里了呀?”

  “你不是要找沒人的地方嗎?這里就是了。”夏陽說著就不老實起來。

  陳佳又羞又急的,咬著紅唇說道:“你想怎么樣嘛?”

  “你說呢?我想證明我在乎你。”夏陽話語剛落,摟住了陳佳的小蠻腰,肆無忌憚的亂摸了起來。

  陳佳被撩撥的氣息急促了,哪兒還有心思想其他的,心慌意亂的說道:“哎,你個壞蛋,你不能,嗯……”

  沒等陳佳說完,夏陽已經堵住了她的紅唇,放肆的狂吻了起來,方才在農家樂的包間里,他就憋著火,現在,他只想征服她,在她倔強的嘴唇上入侵了起來。

  陳佳一時間不知所措,本能的推了幾下,可是漸漸的癱軟了,氣息越來越急促,很快就星眸含羞,臉頰緋紅,媚眼如絲了。

  夏陽趁熱打鐵,手已經進了她的衣服里,感受到了她心口的柔軟,放肆的輕薄一番。

  陳佳很快就方寸大亂,漸漸的開始回應夏陽了,頭腦里一片空白,感受著他的火熱,有些迷醉了。

  夏陽看著她嬌媚迷人的模樣,恨不得一口吞了她,他明白陳佳已經淪陷在自己的攻勢之下,伸手一拉,已經去除了她的束縛,此刻她已經完全呈現在自己面前,白皙豐盈,像是完美的藝術品。

  陳佳下意識的抱著胳膊,眼神迷離的望著夏陽,隱隱透著一絲的渴望,夏陽擁著她入懷,迫不及待的一番**……

  正在兩人如火如荼的時候,夏陽聽見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,仔細一聽,好像是養蜂場的人找來了。

  有些依依不舍的松開了陳佳,她已經像是一個黏人的貓咪那樣,含羞滿面,香汗淋漓了,替陳佳穿好了衣服,夏陽帶著她閃出了玉石空間。

  出去后,夏陽才發現是養蜂場的人找來了,讓他去算一下賬目。

  “我先過去了,抽空再來找你。”夏陽朝著陳佳挑了挑眉壞笑一下,陳佳乖巧的點了點頭,想起剛才的一番情形,她只覺得心慌意亂的,目送著夏陽的背影,心里泛起了陣陣漣漪。

  夏陽隨后過去了養蜂場,結算了賬目,這時候一個村民過來問夏陽:“夏老板,顧盼盼去哪兒了,養蜂場的一些事我們要找她指點一下,我們都不是很懂。”

  “噢,她有點事請假了,你們先別急,我讓何小雅過來先看著。”夏陽知道顧盼盼現在就在氣頭上,他試著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,根本就不接,心想只有等她先消消氣再說吧,過兩天去找她賠禮道歉,現在去的話,無疑是火上澆油朝槍口上撞。

  解決了養蜂場的買賣后,夏陽就去村里的那個臨時的實驗室去找何小雅,看見她正在低頭研究什么,很是忙碌的樣子,這會兒她半蹲著,后翹十分的明顯,一雙大白腿也很耀眼,而在她敞開的領口里,一抹白皙惹人注目。

  “小雅,在忙呢?進展怎么樣了?”夏陽笑了笑,盯著何小雅肆無忌憚的看了起來。

  何小雅意識到了,俏臉微紅,整理一下衣服,嬌嗔道:“亂看什么嘛,你來這里做什么?”

  “跟你說個事,顧盼盼現在不在村里了,你抽空去看看養蜂場,好不?”夏陽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  “你說什么?她怎么又走了,這顧盼盼也真是的,現在正是忙碌的時候,我還得搞關于冬蟲夏草的研究呢,還有地里的事,我根本就抽不開身呢。”何小雅顯得有點幽怨,她放下手中的活兒,埋怨起來。

  夏陽擔心惹的她不高興,連忙將她給摟住了,手腳也不老實了,亂摸了兩下,壞笑道:“也只有你能幫我了,我會報答你的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