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309章 你們在做什么

第309章 你們在做什么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去那里做什么?”夏陽以為出了什么事情,一邊說一邊急匆匆的朝養蜂場走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(  . )

  那村民一五一十的說道:“是顧盼盼讓我來找你的,說是務必要你去,還說你電話信號不好。”

  “知道了,我這就去。”夏陽本來就打算去養蜂場轉轉的,到了那里后,發現顧盼盼在跟一個人介紹什么,走近了才發覺,原來這人有點眼熟。

  仔細一瞧,這不是上次來這里收購蜂蜜的杜老板嗎,這可是個大客戶,怪不得顧盼盼讓自己馬上過來呢,夏陽連忙上前去打招呼。

  “杜老板你來了,歡迎啊。”夏陽說著伸手過去。

  杜老板和夏陽握手,笑盈盈的說道:“夏老板,你這生意是越做越大啊,依我看,在顧盼盼的打理下,可以說是蒸蒸日上的,實在是讓人羨慕呀。”

  “哪里,杜老板抬舉了,能夠與你合作才是我的榮幸。”夏陽知道杜老板可不是來玩的,應該又是來收購蜂蜜類的產品的。

  “你太客氣了,你這里的蜂蜜產品都實在很不錯的,我非常的看好,這次也是顧盼盼打了招呼讓我過來的,我剛才也看過了,非常的滿意,這次我全要了。”杜老板樂呵呵的說道。

  顧盼盼朝夏陽笑了笑,好像是在向他炫耀呢,嗲聲嗲氣的說道:“夏陽哥哥,杜老板還是很好說話的,他既然這樣說了,那我們就點個數然后算賬吧。”

  “好說,杜老板,要不然請你移步去休息一會兒,等我們把數量點好了,再過來也不遲。”夏陽說著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  杜老板點點頭,安排屬下人在這里點數算賬,他隨著夏陽一起去農家樂,顧盼盼也跟了過來。

  如今的老板娘陳佳見夏陽帶著客戶來了,自然沒有怠慢,連忙親自招待,弄了個雅間,然后準備讓人泡茶。

  為了留住杜老板的心,讓他滿意,夏陽專門從玉石空間里拿了一點仙人茶葉出來,交給了陳佳。

  陳佳自然是識貨的,她一看見這些茶葉,就覺得不同凡響,問道:“這是什么茶,怎么這樣香氣撲鼻?”

  “喜歡不,喜歡改天我送你,讓人上茶吧,這個杜老板是個大客戶,讓你的人服務周到點。”夏陽交代一番。

  “放心了,我什么樣的大客戶沒見過呢,我來做服務員還不行嗎。”陳佳說著親自泡茶。

  夏陽想想也對,陳佳可是大家族的大小姐,若不是因為婚姻的問題,也不會到自己這個小地方生活了,他笑了笑,過去和杜老板聊天。

  “夏陽哥哥,你過來坐,我跟你匯報一下養蜂場的工作。”顧盼盼等夏陽進來,挽住了他的胳膊,顯得有些撒嬌了。

  夏陽覺得這樣的場合不適合眉來眼去的,有點抗拒,可是杜老板似乎心里有數了,他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夏老板啊,我說顧盼盼怎么一心一意的想留在這里,原來是已經心有所屬了,瞧瞧這一口一個哥哥叫的,不羨慕不行呀。”

  “哎呦,杜老板,你取笑人家干嘛呢,討厭呢。”顧盼盼嬌嗔一聲,朝夏陽吐了吐舌頭,嘻嘻一笑,俏臉微紅。

  夏陽沒表態,連忙轉移話題,問道:“杜老板最近在忙什么生意,上次一別,有段日子不見了,在哪里發財?”

  “發財稱不上,也就是一些普通的生意,主要還是以蜂蜜類的產品為主,不過我走南闖北的,還是覺得你這里的產品為上乘,這也是為什么我聽顧盼盼一說起來,就立刻過來收購的原因,主要還是怕被別人捷足先登了。”杜老板侃侃而談。

  “承蒙杜老板看的起,非常榮幸。”夏陽微微一笑,這時候陳佳推門進來,已經拿來了仙人茶,她示意杜老板慢用,然后看了夏陽一眼,并沒有走的意思。

  夏陽從她的眼神里發現了異常,似乎覺得陳佳有什么話要說,就朝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出去。

  陳佳就點點頭,先出去了。夏陽和杜老板說了一些客套話,就說道:“我先失陪一下,馬上回來,盼盼你和杜老板先聊會兒。”

  “夏老板你先忙,不礙事,我也正好和顧盼盼敘敘舊。”杜老板笑容可掬的說道。

  顧盼盼眨了眨眼睛,也沒多說什么。

  夏陽出去的時候,發現陳佳抱著胳膊等在那里呢,夏陽疑惑道:“陳大小姐,你找我是不是有點事情?”

  “少給我開玩笑,進來再說。”陳佳臉色一變,打開了一個包間的門,示意夏陽進去。

  夏陽很納悶,好端端的,陳佳為什么突然發脾氣呢,他進去后撓撓頭,問道:“怎么了佳佳,誰惹你生氣了?”

  “你說呢,你自己不知道嗎,還要我說明?”陳佳沒好氣的問道。

  夏陽愣了愣,有點模棱兩可了,不解道:“我哪兒知道怎么回事?”

  陳佳白了他一眼,氣惱道:“夏陽你別裝傻,你和顧盼盼是怎么回事呀,剛才我送茶的時候,都聽見你們的談話了。”

  “什么怎么回事,沒啥事啊,你聽見什么了?”夏陽怔了怔,有點蒙圈了。

  陳佳冷哼一聲,說道:“好吧,你不說對吧,那我替你說了,你和顧盼盼發展成什么程度了,什么心有所屬,你們聊的挺歡樂的呀,認為我是傻嗎?一口一個哥哥的,叫的多親熱呢,當我是不存在的呢?”

  夏陽恍然大悟,心想壞了,這陳佳明顯的是吃醋了呀,他連忙解釋道:“你誤會了,她就是開個玩笑而已。”

  “你少騙人家了,就連那杜老板都看出來了,我還蒙在鼓里呢,你說你對她做了什么了?”陳佳憤憤不平的說道。

  “我什么也沒做,你肯定是胡思亂想了,誤會了。”夏陽感到有點百口莫辯了。

  “我不管,你不說清楚的話,我就回去了,人家辛辛苦苦的來這里做事,你覺得是為了什么呀?”陳佳氣嘟嘟的,撅著小嘴不樂意了。

  夏陽心想這可咋整,最怕的就是這樣的情況,也怪自己剛才沒想清楚,早知道就不讓顧盼盼過來了。

  “佳佳,你讓我怎么說你才明白?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陳佳冷哼一聲,扭過頭去,不理會夏陽了,明顯是在氣頭上。

  夏陽知道壞事了,拉著她,說道:“你說,你想怎么做?”

  “你對天發誓,你對顧盼盼沒什么心思,其實我早看出來了,我又不傻。”陳佳氣急敗壞的。

  夏陽可不敢發誓,他遲疑的時候,陳佳就開始有意見了,一跺腳說道:“好呀,你明顯是心虛呢,我不管,我這就走。”

  陳佳說著就走到門口去了,夏陽情急之下,過去抱住了她,陳佳扭捏了幾下,顯得很羞惱的說道:“放開人家,你想干嘛呢?”

  夏陽覺得現在解釋什么都沒用的,一著急,干脆吻住了陳佳,一個非常深的吻,熱烈而且有技術含量,只吻的陳佳不再那么扭動了,而是睜大眼睛看著夏陽,先是下意識的推了幾下,隨即終于是不動彈了。

  夏陽見有效,立刻加深加快,只吻的陳佳七葷八素的,氣息也跟著急促起來,心口劇烈的起伏著,很快就安靜了下來,臉頰都泛紅了。

  見差不多了,夏陽還動手胡亂的摸了幾下,這下陳佳更是受不住了,一時間手足無措的,嬌嗔道:“哎呀,你做什么呀,別亂來。”

  夏陽握著她的肩膀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我只想證明,我對你的心思是真的,你明白嗎?”

  “不明白,討厭。”陳佳芳心大亂,粉拳在夏陽身上砸了兩下,好像是在賭氣,但是言語間已經沒有了嗔怪,只有撒嬌的意味。

  夏陽嘿嘿一笑,說道:“怎么了,不生氣了?”

  “才沒呢,人家哪兒有那么小心眼,就是問問。”陳佳撅嘴道。

  “當真不生氣了?我就知道,陳家大小姐雖然脾氣有,但是內涵修養那都是頂呱呱的,跟普通的女人可不一樣。”夏陽毫不吝嗇的夸獎贊美,這時候他也只能這樣做。

  陳佳輕輕擰了他幾下,嗔道:“就知道油嘴滑舌的,你呀真煩人。”

  “我還有更煩人的呢,你要不要試試?”夏陽壞笑道。

  陳佳頓時意識到不好的事了,還沒來得及躲避呢,夏陽那咸豬手就過去了,朝著心口就偷襲了。

  陳佳呀的輕輕叫一聲,連忙捂著朝后退,夏陽窮追不舍的,她忍不住嬌笑了起來,臉頰都是紅暈。

  很快夏陽就再次摟住了她的小蠻腰,又是一番輕薄,陳佳有點急了,搖頭道:“哎呀你做什么嘛,別在這里,外面好多人呢,我還要工作呀,放開人家。”

  “我不放,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夏陽嗅著她身上的芳香,有點心血沸騰了。

  “你要什么條件呀?”陳佳嬌羞道。

  “說你的心里話,你是不是吃我的醋了?”夏陽嘿嘿笑道。

  “是又怎么樣呀,明知故問,不理你了。”陳佳說著扭過頭去。

  夏陽見她嗔怪的俏模樣,再次掠奪她,手都伸進衣服里去了。

  陳佳驚慌失措的,連忙阻止,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你干嘛呀,別這樣,壞蛋。”

  “我就這樣了怎么了?”夏陽窮追不舍,越來越不老實了。

  陳佳急的蹲下去了,嬌笑著不知所措,兩個人摟抱在一起了,正在半推半就的嬉鬧呢,沒想到門突然就被推開了。

  “夏陽哥哥,杜老板說他……”

  夏陽和陳佳聽見聲音連忙分開來,卻發現顧盼盼站在門口,眨著水靈靈的眼睛望著他們,從一開始的不解,轉而變得羞憤難當。

  “你們,你們在做什么呀?”顧盼盼緊咬著嘴唇,眸子里充滿了幽怨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