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307章 真不是個男人

第307章 真不是個男人

書迷正在閱讀:
看著左四的熊樣,夏陽暗暗好笑,不動聲色的說道:“你現在知道怕我了,起來吧,跟我去一趟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”

  “去,去哪兒?你不會讓我去死吧?”左四誠惶誠恐的,跪在地上不敢動,雙腿早就癱軟了。

  “原來你也怕死呢,早知道如此,當初何必瞎搞呢,放心吧,不會殺了你,但是如果你不乖乖的聽話,你離死也就不遠了。”夏陽說著點燃一支煙,打開了門。

  外面有幾個服務員在探頭探腦的看著,面帶疑惑。看見夏陽和左四出來,過來問怎么回事。

  自然,打壞了東西是要賠償的,左四非常的靈活,先前劉三留在那里的箱子里,可滿滿的都是錢,他連忙拿出一疊來賠償了。

  夏陽看著那箱子,想起自己也受過損失,還沒開口呢,左四直接把錢箱子遞給了夏陽,耷拉著頭說道:“夏老板,你要的話,這都是你的。”

  “有多少來著?”夏陽接過了箱子問道。

  “差不多兩百萬,應該夠賠償你的損失了吧?你就放過我吧?”左四乞求的眼神看著夏陽。

  “看在你這么有誠意改過的份上,不為難你,跟我走。”夏陽催促道。

  左四隨著夏陽出去,發現村長王玉柱等在那里,左四好像看見了救星似的,上去求助道:“原來是王村長啊,你幫我說說好話,讓夏老板放過我吧,我已經知道錯了。”

  “你這種人,就是敗類,放著好好的正事不做,非要搞什么邪門歪道,要我說你完全就是不知所謂,我才不跟你求情,你這樣的人就要堅決的處罰。”王玉柱一番高談闊論,嚴厲的批評,自然是說給夏陽看的,堅決表明了自己的立場,主要還是為了得到夏陽的好處了。

  夏陽自然知道王玉柱的心思了,這個老家伙油滑的很,不過只要肯給他點好處,還是可以辦一點事的,就像是今天的事,他辦的就非常的好。若不是王玉柱提供線索,這個左四只怕已經逃之夭夭了。

  左四哭喪著臉,搖著王玉柱的胳膊,繼續哀求道:“怎么說我們也是一個地方的,你就行行好吧?”

  “讓開,給我放尊重點,豈有此理。”王玉柱義正言辭,連忙推開了左四,竭力和他保持距離。

  左四頓時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,耷拉著腦袋跟著老老實實的上車去。

  王玉柱諂笑著問夏陽怎么處置左四,夏陽沒說話,開著車朝鎮上的醫院去,自然,他是要給二牛出這口氣,必須把左四帶過去,讓左四當面給二牛賠禮道歉。

  來到病房門口,二牛和那個女護士有說有笑的呢,看見有人進來了,那女護士俏臉微紅,轉身走開了。

  二牛撓撓頭,剛問陽哥你怎么來了,就看見了后面無精打采的左四,他氣的就要沖下病床來,怒吼道:“左四你個癟犢子玩意兒,你總算是出現了,俺被你給害慘了。”

  左四也不傻,現在他自然知道夏陽帶自己來的目的了,毫不猶豫的就雙腿一彎,徑直磕在了地上,點頭哈腰的說道:“我錯了二牛,我就是個人渣,你放過我吧,我是真的不該對你做這件事的。”

  二牛本來想舉手扇他耳光的,但是想想手上還有傷呢,就忍住了,說道:“左四,虧我那么信任你,沒想到就出事了,好在是把俺給搞住了,要不然,我怎么跟陽哥交代呢,我不是看在你是我老丈人村里的份上,怎么也不會把你推薦給陽哥。”

  左四哭天抹淚的,一個大男人居然干嚎起來,跪著在地上走了起來,來到二牛的跟前,拉著他的衣服角,哀求道:“是啊,就看在你老丈人的份上,放過我吧,我就是個屁,不值得你們這樣的。”

  夏陽在旁邊也不做聲,任憑左四干嚎著,二牛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“你真不是個男人,你覺得我該怎么處罰你?”

  “你說,我聽著呢。”左四哽咽了起來,鼻涕眼淚一把抓的。

  “俺的胳膊差點斷了,要不然把你的也打斷了?”二牛脫口而出。

  左四嚇的魂不附體了,連忙搖頭說道:“不啊,我求求你了,我還要養家糊口啊。”

  夏陽卻一把提著左四,拿了一把椅子過來,舉起來就要砸。

  左四嚇的一下子就失禁了,一陣臭烘烘的落在褲襠里,然后全身抖動著。

  幾個人一看,都捂著鼻子,夏陽本來就是嚇唬一下他的,見他那慫樣,就立刻給放了,揮揮手說道:“二牛,你說還砸不砸他?”

  “算了吧陽哥,俺已經解氣了,讓他走吧,懶得理會他。”二牛忍不住笑了一聲。

  “走吧,記住,以后別再為非作歹的,否則的話,我肯定會弄死你的。”夏陽一腳把左四給踢出去了。

  左四捂著褲襠,哭喪著臉低著頭,像是害羞的娘們似的,沒命的跑了,一路上很多人都在笑他,更悲催的是,逃命的時候,或許步伐大了些,他的褲襠還扯開了,他后悔不跌,羞憤難當,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了。

  跑了一陣子,他找了個沒人的角落躲起來,哭了好一會兒,這才擦干了眼淚,然后拿出手機來,他想找個人發泄,于是打通了錢功成的手機。

  這會兒錢功成正在訓斥劉三呢,聽見是左四的聲音,剛想問為什么,左四劈頭蓋臉的就罵道:“錢功成我****娘啊,你個王八羔子的,把老子害慘了,老子恨你一萬年,詛咒你被車撞死,被蚊子咬死,你個狗曰的……”

  錢功成咬牙切齒的,憤怒的說道:“左四你找死嗎,你有本事說你在哪兒,本少爺馬上叫人來砍死你。”

  “砍死你娘啊,老子就不說,癟犢子,滾你娘,我呸。”左四罵完了連忙關機,然后把卡拔下來扔掉了,想了想,還是委屈的捂著臉哭了起來。

  當時劉三見錢功成火冒三丈的,他捂著斷了的胳膊腿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錢少爺,出什么事了?”

  錢功成本來就一肚子火,他瞪了劉三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都是你找的人,沒一個他娘的有用的,老子對你很失望,瞧瞧你這副德性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,那個夏陽就那么難對付?”

  “不是一般的難,錢少爺我錯了,你再給我一次機會。”劉三耷拉著腦袋,嘟囔了幾句。

  “給個屁的機會,你想的美,你這個廢物。”錢功成挨了罵,心里窩火,上去劈頭蓋臉的給了劉三幾巴掌。

  劉三缺胳膊斷腿的,哪里站的穩呢,一跟頭就栽倒在地上了,誠惶誠恐的說道:“錢少爺,你息怒啊。”

  “你給我滾蛋,我不想再看見你。”錢功成伸手一指。

  劉三就意識到自己玩完了,可他不甘心啊,連忙哀求道:“錢少爺啊,你不能這樣對我,我好歹也跟了你多少年了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你看在我過去忠心耿耿對待你的份兒上,就給我一個機會吧,我保證一定會將功贖罪的。”

  “就你這鳥樣,還怎么恕罪,你完全就是個廢物了,你還是找個地方去過清靜的生活,這里是一筆錢,馬上滾蛋。”錢功成說著揮了揮手。

  劉三聽說有錢,也不敢多說什么了,他知道錢功成決定的事情,那是任何人都沒法改變的,他期待著看著一個漢子踢過來一個箱子,于是緩緩的打開了。

  但是劉三心里頓時涼了半截,箱子里就是幾百塊錢,然后有幾件衣服,他傻眼了,不解道:“錢少爺,你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“衣服帶著換洗啊,這錢是你的路費,你還有什么問題?”錢功成皺眉說道。

  劉三當時就火冒三丈的,憤憤不平的是:“錢功成,我好歹跟了你幾年了,現在成這樣了,你就翻臉不認人,簡直是卸磨殺驢啊,我算是明白了,你就是個白眼狼,枉費我一番心計,我真是跟錯人了。”

  “說夠了?你他娘的找死是吧,給我打。”錢功成一聲令下。

  幾個漢子上去就拳打腳踢的,劉三在地上抽搐著,哀嚎了半天,終于求饒了。

  錢功成好笑道:“本來只是試試看你對我的忠心,看樣子你也就是心懷叵測,想要老子的錢是吧,信不信我買一些冥幣燒給你?”

  “我,我錯了,錢少爺,放過我。”劉三哭哭啼啼的。

  “把他扔出去吧,這個廢物基本上是沒用了,我不想再見到他。”錢功成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幾個漢子直接拖著劉三,嗖的扔出去老遠,劉三連滾帶爬的,那樣子別提多狼狽了。

  “錢少爺,這次的事都是夏陽引起的,沒想到他挺能耐的,你打算怎么處理?”這時候,旁邊一個漢子問錢功成。

  錢功成咬了咬牙齒,冷哼道:“他娘的夏陽,老子對他已經夠客氣了,他卻這么囂張得意,既然劉三處理不好這件事,你去把方武給我叫過來,我馬上要跟他聊聊。”

  “好的錢少爺,我馬上去辦。”漢子立刻去打電話了。

  沒多久,漢子過來說道:“方武說他馬上趕到。”

  錢功成點了點頭,正想坐下喝杯茶呢,外面就有一個漢子匆匆忙忙的沖進來了,慌慌張張的說道:“錢少爺,不好了,門口有人鬧事啊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

  錢功成一皺眉,連忙起身出去,只見一群漢子在圍著一個人打,那人身形矯健靈活,一身黑衣皮褲,目光中透著陰冷,手里握著一把彎月刀,見到人就砍過去。

  虎虎生風下,好多人的衣服都被劃的七零八落的,隨即捂著胳膊害羞的蹲在了地上。

  “錢少爺,怎么辦,要不要多叫點人?”旁邊的漢子緊張的問。

  錢功成卻笑了笑,揮手示意不必,他饒有興致的看著那個黑衣人,而那黑衣人也就好像是在表演似的,來來回回的幾下后,那群漢子都被打敗了。

  隨即他收回了彎月刀,舔了舔上面的血絲,朝著錢功成走了過來,有些放蕩不羈的說道:“錢少爺,你這些屬下該換換了,都是一群廢物啊。”

  “那當然,如果都像你方武這樣的話,我豈不是可以高枕無憂了。”錢功成哈哈大笑了起來,拍了拍方武的肩膀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