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301章 膽大包天

第301章 膽大包天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打開了門,外面有兩個人守著,他們看見夏陽出來了,不由愣了愣,其中一個指著夏陽吼道:“你做什么呢,趕快進去聽見沒有?”

  “我要見你們領導,我的事辦完了沒有?”夏陽不慌不忙的說道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“胡說八道,領導是你想見就能夠見到,趕緊進去聽見沒有?”其中一個氣惱的喝道。

  “那意思是還不許我走了?”夏陽惱怒道。

  “是又怎么樣?哎哎……”那兩個人還沒來得及說話,夏陽上去就是兩拳頭,轟隆兩下,直接將他們給打暈過去了,隨即夏陽就將他們拖進房間里,然后關上了門,迅速的離開。

  過了走廊后,夏陽見外面還有人,他就悄悄的上了樓梯。

  與此同時,在城建所的辦公室里,所長正在撥打一個電話,等電話接通后,所長笑呵呵的說道:“是楊副鎮長嗎,是我啊,我是顧所長啊。”

  “噢?是你啊,找我什么事情?”副鎮長楊武正裝腔作勢的說道。

  “是這樣的,我按照你的吩咐,將那個叫夏陽的給帶到所里來了,還把他的門面給停工了,你要不要過來看看?”顧所長說道。

  楊武正聽了哈哈一笑,說道:“搞的好,我馬上就過來,你稍等,記住一定要看住他。”

  “好的,楊副鎮長你放心好了,我等你過來,有人專門看著夏陽呢。”顧所長語氣很卑微的說道。

  就這時候,外面響起了敲門聲,顧所長裝著樣子,說道:“進來吧。”

  嘭的一聲,門被踢開了,夏陽出現在門口,隨即門又被他給關上了。

  顧所長沒想到夏陽會突然冒進來,疑惑道:“你,你是怎么進來的?”

  “你是所長?”夏陽毫不客氣的問道。

  “放肆,給我來人。”顧所長激動的喊道。

  “不用喊了,外面的人已經被我給解決了,我想問問你,為什么找人故意來對付我,是誰讓你這樣做的,我們好像無冤無仇吧?”夏陽氣急敗壞的問道。

  顧所長愣了愣,依然惱怒道:“胡說八道,你違背了規定,自然要讓你來問話。”

  “回答我的問題,明白嗎?”夏陽說著走向了顧所長。

  顧所長有點慌了,他懊惱的說道:“你膽子不小,知不知道我是誰?”

  “我管你是誰,只要你對我不利,我就有你好看。”夏陽話語剛落,上去就是一巴掌,直接打的顧所長鼻青臉腫的。

  “你,你居然敢打我,你膽子不小啊。”顧所長捂著臉,憤憤不平的說道。

  “打你又怎么了,你該打,快點說,誰讓你們這樣做的。”夏陽說著揪住了顧所長的衣領。

  “你這是犯法的,你,哎呦……”顧所長話沒說完,已經被夏陽一胳膊肘給打的栽倒在地上了。

  夏陽過去,將顧所長提了起來,顧所長全身都在發抖,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夏陽,你,你再動一下,我讓你去坐牢。”

  啪啪,夏陽又給了顧所長幾巴掌,顧所長的鼻子就出血了,他整個人都蒙住了,怔怔的看著夏陽,已經不知所措了。

  夏陽看了看桌子上,有一只鋼筆,他直接拿過來,對著顧所長的脖子,說道:“如果你不說,我就殺了你信不信?”

  顧所長一聽,驚慌失措的說道:“你,你敢殺人?你膽大包天啊。”

  夏陽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你以為我開玩笑的對吧?”

  說著,他直接將那鋼筆扎在了顧所長的手臂上,血瞬間噴灑而出,顧所長捂著手臂,嗷嗷的慘嚎了起來,卻被夏陽給捂住了嘴巴。

  夏陽隨即將帶血的鋼筆頂著顧所長的喉嚨,低吼道:“現在,你該告訴我是誰了吧?”

  “我說,我什么都告訴你,是楊武正,他讓我們這樣做的,他說過了,只要在鎮上看見你活動,就去找茬,我也是沒有辦法的,怎么說他是副鎮長啊,你說我能怎么辦啊。”顧所長嚇的渾身顫抖不止,已經不知所措了。

  夏陽點點頭,說道:“你說的都是實話嗎?”

  “是,我要是敢撒謊,我就天打五雷轟,我什么都說了,你放過我吧。”顧所長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已經癱軟了。

  “很好,記住今天的教訓,如果還有下次,我有你好看。”夏陽收回了鋼筆, 想起了什么來,說道:“對了,把相關文件給我簽一下。”

  “你是說你那個門面改建的事嗎?”顧所長誠惶誠恐的問道。

  “當然了,有什么問題嗎?”夏陽問道。

  “沒,沒有,我馬上給你發文件。”顧所長欲哭無淚,迅速的蓋章簽字,然后畢恭畢敬的遞給了夏陽。

  “很好,現在你可以休息一下了。”夏陽收回了文件,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“休息?”顧所長愣了愣,隨即眼前一黑,被夏陽一拳頭給打蒙圈了,搖晃了兩下就倒在了地上。

  夏陽隨即看了看他的手機,找到了楊武正的號碼,發了個信息過去,說道:“楊副鎮長,你先在那里等會兒,我讓人把夏陽帶過來,我們當面對付他。”

  發完了信息,夏陽就直奔鎮辦公大樓了。

  楊武正看了看信息,不由笑了笑,憤恨的嘀咕道:“好你個夏陽,你也有今天,一會兒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楊武正隨即出了辦公室,準備在門口等待好消息,他剛走到辦公大樓門口,剛打開車門,準備在車上等,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,定睛一看,不由愣住了,這不是夏陽嗎?

  “站住,夏陽,你從哪兒過來的?”楊武正非常的郁悶,忍不住喊了一聲。

  夏陽自然是剛從城建所過來,他就是來找楊武正的,這個副鎮長一直對他百般刁難,夏陽自然沒什么好語氣,說道:“你管我從哪兒來的,跟你有關系嗎?”

  “胡鬧,回答我的問題。”楊武正真想不通,難不成顧所長是跟自己鬧著玩的,按說沒有這個道理啊。

  “我是來找你麻煩的,楊武正,你是不是覺得特別的好玩?”夏陽說著徑直走了過去。

  楊武正一看夏陽氣勢洶洶的,連忙后退,卻被夏陽給拉住了,徑直拖到了楊武正的車里,把門給關上了。

  楊武正張嘴想喊,卻發現脖子上一涼,才發現一個尖銳的東西頂著自己的脖子,原來是一只帶血的鋼筆。

  “你,你想做什么?”楊武正慌慌張張的問道。

  夏陽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我想跟你商量個事情,可以嗎?”

  “夏陽,你別亂來,這里可是辦公大樓,你想找死嗎?”楊武正很不甘心的說道。

  “那有怎么樣呢,你是不是害怕了?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楊武正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我會害怕,我量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樣,我可是副鎮長。”

  啪的一巴掌過去,楊武正的臉上就起了個巴掌印,他頓時就蒙住了,捂著臉,眼神非常的驚恐。

  夏陽說道:“怎么樣,副鎮長,感覺好嗎?”

  楊武正看著走來走去的人,好多是他的屬下,他想呼叫,卻被夏陽捂住了嘴巴。

  “現在,馬上開車,明白嗎?如果你敢耍花招,我就將你殺死在這里,別以為我是鬧著玩的,逼急了我什么都做的出來。”夏陽低吼了一聲。

  楊武正連忙點點頭,老老實實的把車開了起來,車子出了辦公大樓的院子后,就來到了街上,夏陽指揮著楊武正,讓他快點開。

  楊武正隨即開到了郊外,越開越偏僻,他開始慌了,支吾道:“你想讓我去哪兒?”

  “好了,在這里可以停下來了。”夏陽喊了一聲。

  楊武正如蒙大赦,連忙踩下了剎車,隨即看著夏陽,問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好好的教訓你一頓。”夏陽漫不經心的說道。

  楊武正害怕了,說道:“我們無冤無仇的,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啊?”

  “無冤無仇,虧你說的出來,楊武正,你身為副鎮長,一天到晚想著謀朝篡位,覬覦著鎮長蔡燕的位子,這就算了,你還一心一意的想著要對付我,是不是有這樣的事?”夏陽怒吼道。

  楊武正嚇了一大跳,連忙點頭說道:“是,是這樣的,我錯了還不行嗎?”

  “錯了?現在知道錯了?我問你,今天城建的人和工商的人是不是你叫過去的?”夏陽說著又給了楊武正一巴掌。

  楊武正老實巴交的說道:“是的,我不該這樣做的,你別打了,好疼啊。”

  “跟我說說,你打算怎么對付我?”夏陽問道。

  楊武正連忙搖頭,說道:“我哪兒敢對付你啊,夏陽,你就放過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我說真的。”

  “我要怎么相信你呢?”夏陽不以為然的問道。

  楊武正眼珠子轉了轉,說道:“我給你寫保證書啊,你說怎么樣都行。”

  “這一套太不合邏輯了,不如我們來點實際的?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“你想怎么實際?”楊武正頓時有不好的預感。

  “很簡單啊,我那門面因為你攪和,損失了不少啊,你得賠償,對吧?”夏陽說道。

  楊武正慌了,說道:“你要多少,一萬塊夠嗎?”

  “一萬塊?當然不行了,最少損失了十萬塊,聰明點的,立刻給我轉賬,要不然,我就把你殺了,扔在這荒郊野外的。”夏陽威脅道。

  楊武正快哭了,說道:“我,我馬上轉賬。”

  夏陽就把卡號告訴楊武正,楊武正立刻用手機轉賬,然后誠惶誠恐的說道:“現在可以了嗎,我都按照你說的去做了。”

  “還可以,不過你還得辦一件事。”夏陽冷冷的說道。

  楊武正頓時有不好的預感,焦急道:“還,還有什么事呀?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