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93章 事情有蹊蹺

第293章 事情有蹊蹺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把手機拿了出來,開始撥打二牛的手機號,他示意大壯他們,說道:“你們先停下來,仔細的聽聲音。(шщш.щuruo.com舞若小說網首發)”

  大壯連忙讓其他人都住手,還朝著那些村民和工人喊道:“你們都別說話,一點聲音也不要出。”

  那些村民和工人都很配合,在村長王玉柱的領導下,全都安靜了下來。

  這會兒四周只聽得見隱約的風聲,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,夏陽聽著手機聲音,但是提示無法接通。

  這讓夏陽很是焦慮,他朝那邊人群喊道:“你們誰有三旺的號碼,快點打。”

  “我這里有,我來打。”一個工人連忙撥打三旺的號碼。

  但是過了一會兒,那工人說道:“打不通啊,提示是無法接通。”

  夏陽心想壞了,搞不好人被炸的時候,手機也被砸壞了,這預示著可能他們傷的很重。

  他連忙收了手機,突然,夏陽又想到了一個辦法,他對大壯說道:“現在你們都退遠點,這里只留下我一個人,另外,讓所有人都離開,越遠越好。”

  “怎么了夏老板,我們說好了不走的。”大壯很納悶的問道。

  “我要找他們,需要絕對的安靜,你們快走。”夏陽催促道。

  他們只好聽從夏陽的安排,然后所有人都走的遠遠的。這時候夏陽爬了下來,用耳朵貼在了地面,他閉上了眼睛,仔細的聽著。

  夏陽的聽覺異于常人,這段時間更加的敏銳了,幾里外有人說話,只要他想聽,也是可以聽的見的,所以現在他要做的是聽他們的呼吸聲。

  是的,這呼吸聲雖然很微弱,但是也是最快能夠找到他們的方法了。

  遠處的人們都覺得很奇怪,夏陽這是在做什么呢,但是他們不敢說話,都屏住了呼吸,面面相覷的。

  過了大概有一分鐘的時間,夏陽終于起來了,他迅速的走了幾步,然后開始挖掘了起來。

  這次他朝著大壯他們喊道:“你們全部過來幫忙,快點,有人在這里。”

  大壯連忙帶著幾個漢子過去了,他們七手八腳的搬開了石塊,開始用手挖了起來。

  夏陽更加的賣力,他的手指頭都出血了,但是他并沒有顧慮那么多,繼續用手挖掘。

  沒多久,夏陽發現了一只血淋淋的手,而且還動了動,他欣喜若狂,連忙小心翼翼的順著手挖了起來。

  終于,一個人被挖了出來,不,確切的說是兩個人,因為還有一個人,在下面。

  正是二牛和三旺,二牛此刻摟著三旺,已經血肉模糊了,渾身都是遍體鱗傷的。

  “快,趕緊的來幫忙,找到他們啦。”大壯粗重的聲音喊了起來。

  沒多久,二牛和三旺都被救起來了,看他們的姿勢,應該是出事的時候,二牛將三旺給擋住了,所以二牛傷的非常的重。

  因為是重傷,村里的小診所自然不能夠治療,只是打了兩針,然后夏陽開著車,讓人扶著二牛和三旺,直奔鎮上的醫院去了。

  通過了急救,兩個人都脫離的生命危險,醫生告訴夏陽,如果再晚點,恐怕就沒救了。

  夏陽很慶幸自己急中生智,也很慶幸自己與眾不同,現在他總算可以給二牛家里人一個交代了。

  “喂,王村長,是我,你告訴鄉親們,二牛和三旺都沒事,特別是要告訴二牛的媳婦,讓她安心,不要胡思亂想。”夏陽隨即給村長王玉柱打了個電話。

  王玉柱連忙說好,掛了電話后,他就在廣播里通知了一遍,鄉親們都很高興,總算是有驚無險的,他們覺得太慶幸了,而三旺娘居然激動的給鄉親們磕頭,二牛的媳婦露出了笑容,一邊笑一邊擦眼淚。

  雖然是有驚無險,但是接下來,夏陽開始考慮事情發生的原因了。

  隨行來醫院的有一個工人,夏陽把他叫道病房外面去,問道:“你告訴我,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,你們工頭左四人呢?”

  “左四?他今天不在場,說是有事出去了,好像是購買修路的材料。”那工人如實說道。

  夏陽剛才就跟左四打過了電話,但是卻打不通,這讓他很氣憤,修路出了事,左四是脫不開干系的,他必須要為這件事負責。

  而現在出事了,左四居然找不到人了,夏陽很是惱火,說道:“你問問其他認識的工人,給他們打電話,就問他們看見左四了沒有,有沒有他的消息。”

  “好,我這就打。”那工人立刻給認識的工人挨個的打電話,轉告了夏陽的意思。

  夏陽見也沒什么事了,就說道:“你們先回去吧,這里交給我就行了。”

  那幾個隨行的就打車回去了,沒多久,二牛家里人和三旺的家人都陸續的趕來了,他們看見二人脫險了,都紛紛對夏陽表示感謝。

  夏陽去多交了一些住院費,等著兩個人醒過來后,他打算到時候問問情況。

  到了晚上,兩個人才陸續的醒過來了,不過依然比較的虛弱,醫生吩咐,不宜吵鬧,要讓他們安心的修養,而且不能夠說太多的話。

  為了讓他們更好的養傷,夏陽專門給他們安排了兩個單間,現在出事了,花錢是無所謂的,畢竟是救活了他們了。

  夏陽先去跟二牛說話,二牛媳婦這會兒挺著肚子,在摟著二牛哭呢,二牛在安慰她:“傻婆娘,俺不是好好的嗎,死不了的,俺命大著呢。”

  “我嚇死了,你要是有事,我孤兒寡母的可怎么辦啊。”二牛媳婦哭哭啼啼的,二牛的爹娘還有老丈人都在旁邊直嘆氣。

  他們看見夏陽進來了,就打招呼,夏陽看了看二牛,問道:“你怎么樣了?”

  “沒事陽哥,俺命硬,這點傷算個求。”二牛咧嘴一笑。

  夏陽看著他身上的繃帶什么的,心里一酸,想了想,對其他人說道:“我想跟二牛單獨聊個事,你們要不先出去一下行吧?”

  二牛媳婦這才依依不舍的松開二牛,其他人也隨著出去了。

  夏陽把門給關上了,坐在二牛邊上,在他頭上揉了揉,說道:“臭小子,可嚇著我了你知道嗎?”

  二牛嘿嘿一笑,臉上的上扯的他有些疼,倒吸了一口涼氣,說道:“陽哥,還有事能把你給嚇著了?”

  夏陽點點頭,說道:“對,你要是真有事,我可是不能原諒我自己,明白不?”

  “陽哥,你要是這樣,俺媳婦會吃醋的。”二牛笑了笑。

  “去,臭小子,下次別那么莽撞知道不?”夏陽提醒道。

  二牛說道:“當時俺也沒多想啊,陽哥,換做是你,也一樣會去的。”

  夏陽覺得這事似乎有些蹊蹺,他問道:“當時你怎么就突然去那里了?”

  “噢,陽哥你不知道,有人打我電話,說讓俺去看看,俺一去,就聽人說有啞炮沒響,當時是三旺在挖炮眼,俺就跟他一塊去瞧,誰知道才靠近看了一眼,就嘭的炸開了,然后俺當時啥也沒想,就將三旺抱著打了個滾,隨機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醒來的時候就在這里了。”二牛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  夏陽想了想,問道:“誰打電話讓你去的,是左四嗎?”

  “是啊,不是他還是誰,別人俺也不會去對不,怎么說,他也是俺老丈人那村里的,又是俺讓他來承包的,出了事,俺心里也內疚。”二牛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你可知道,現在找不到左四了?”夏陽有些氣惱的說道。

  “啥玩意兒?他跑哪兒去了?”二牛問道。

  夏陽搖搖頭,說道:“目前還不知道,我已經讓人去找,一有他的消息,就會通知我的。”

  “這樣啊,陽哥,這件事你是咋想的?”二牛不解道。

  “現在出事了,麻煩就大了,三旺的賠償的事,肯定得先由我來處理,你就不要擔心其他的,好好的養傷,爭取早點出院,村里的大小事,可離不開你的幫助。”夏陽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“陽哥,俺有那么重要啊。”二牛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“當然重要了,你可是我的左右臂,沒有你,我也沒有今天。”夏陽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  二牛嘿嘿笑道:“真的假的,陽哥,既然是這樣,那俺求你件事唄。”

  “跟我還繞彎子,別說一件事了,兩件事我都會答應的。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二牛朝外面看了看,小聲的說道:“我媳婦和老丈人在外面不?”

  “在啊,怎么了?”夏陽疑惑道。

  “你看看,這事很簡單,你給俺來根煙唄。”二牛很期待的說道。

  夏陽一愣,搖頭道:“這可不行,這里是醫院,何況你有傷,對身體不好。”

  “陽哥,你剛剛還說會答應俺的,咋說話不算話呢。”二牛不高興了。

  夏陽勸道:“你小子不要命了,抽根煙有個屁用。”

  “俺就是煙癮犯了,陽哥,就來一口。”二牛央求道。

  夏陽笑了笑,點燃了煙,親自給二牛遞過去,二牛的手臂都不能隨便動,畢竟包扎了。

  二牛貪婪的吸了一口,嘆口氣,說道:“哎,可真爽快,陽哥,再來。”

  嘭,就在這時候,門被推開了,二牛媳婦在門口,本來想說什么的,可是看見空氣中的煙霧,不由吸了吸鼻子,疑惑道:“怎么這么大的煙味?”

  “俺,俺可沒抽。”二牛連忙狡辯。

  他不說還好,這么一說,二牛媳婦就更加懷疑了,過來看了看,氣惱道:“好呀二牛,你敢偷偷的抽煙。”

  “俺沒有,是陽哥抽的。”二牛連忙否認。

  夏陽悄悄的把煙放在腳下踩滅了,二牛媳婦去過來,湊到二牛嘴邊聞了聞,立刻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,責備道:“好你個李二牛,你不怕死了是不是?”

  “哎,別啊,疼,陽哥你解釋下啊。”二牛連忙求饒。

  夏陽聳聳肩,哭笑不得,心想這樣也好,給二牛一個教訓,免得他養傷的時候偷偷的抽,他也沒多說了,起身告辭,還聽得見二牛的求饒聲,二牛的家人和老丈人他們都在門口好笑,氣氛好了很多。

  夏陽隨后就去隔壁找三旺去了,他決定再問問一些細節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