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89章 奇怪的舉動

第289章 奇怪的舉動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怎么了嘛?我說錯什么了呀?”雨荷羞怯的望著夏陽,有點擔心起來。(шщш.щuruo.com舞若小說網首發)

  “沒有,可是我覺得沒必要吧。”夏陽還在想著雨荷剛才所說的,這對于一個男人來說,還是很誘人的。

  雨荷卻堅持道:“要的,除非你嫌棄我,要不然你就是不樂意留下他們。”

  “我說留下就留下了,這樣,你們先把聯系方式留下來,我馬上安排一下跑業務的事,至于工資,跑業務的是提成的,一單提個百分之二左右,你們這些姑娘的話,工資就暫定五千元一月吧。”夏陽這會兒挺像個老板的,語氣都不一樣。

  幾個姑娘小伙子都連連點頭,對這個工資待遇非常的滿意,隨后他們先回去了,等待夏陽的通知。

  夏陽給二牛打了個電話,讓他找人弄個業務部,然后再裝幾部座機,專門搞業務用,二牛欣然答應,馬上去辦理了。

  忙完這些后,夏陽打算離開了,雨荷卻拉住了他,說道:“剛才不是說了嘛,你怎么還要走呢。”

  “我看不必了吧,這事還是算了。”夏陽可不想雨荷報答自己,看在她的份上,夏陽找幾個業務員也是應該的,再說了,就算不怎么看好那些姑娘小伙子,他們多少也能夠為自己做點事情的。

  雨荷卻堅持道:“你就休息一會兒吧,試試看,如果你不喜歡,那就算了,你再去忙也不遲的。”

  夏陽撓撓頭,見她這么誠懇,就只好勉為其難答應下來了。

  雨荷眉開眼笑的,去把門給關上了,示意夏陽在里面的房間躺著,她過來撩開了他的衣服,很溫柔的撫摸著他結實的胸膛。

  這是剛才雨荷在夏陽耳邊所說的,她要親自為夏陽針灸按壓,不光是要報答他,還要為他緩解壓力。

  “你放松點,把眼睛閉上。”雨荷說著拿了個盒子出來。

  夏陽就閉著眼睛,感受著她滑膩的手,很溫軟,他正在想雨荷怎么還會這一手的時候,就聽見的聲音,睜眼一瞧,雨荷把袖子和衣裙都撩起來了,然后坐在了夏陽的腿上,而她的手里,是幾根針。

  “等會兒,你怎么會這個的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“這是我家祖傳的呀,不過到了我爹這一代,就基本不用了,但是基本的手法和針灸的方法還是會的,我小時候我爹就教我呢,這一套手法配合針灸,能夠強身健體,還可以治病呢,對緩解疲勞有特別的療效,你試試就知道了。”雨荷一邊解釋,一邊動手退去夏陽的衣服。

  這下,夏陽就有點受寵若驚了,這雨荷怎么越是接觸,越覺得她不簡單啊,自己運氣也太好了吧。

  看著她臉頰上似乎有些羞怯的樣子,夏陽也沒多說了,反正已經開始了,那就試試吧。

  沒成想,雨荷的手法還真靈活,而且可能是因為農村的姑娘,不像是城里的女人那么秀氣,手上的力道很不錯,夏陽不是沒去過按摩店,但是那里的服務員可比不上雨荷。

  不說手法吧,就是感覺也大不相同啊,更別說姿色了,夏陽美滋滋的,只覺得渾身舒展。

  雨荷隨即還給他扎針呢,夏陽覺得渾身的毛孔好像在呼吸似的,十分的輕松,不知不覺居然睡著了,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就覺得麻酥酥的,很是舒坦。

  不知道睡了多久,夏陽隱約感到有點癢酥酥的,他的觸覺本來就比一般的人要明銳,即便是睡著的時候,也能夠瞬間清醒過來,所以他微微一睜眼就看見雨荷紅潤的嘴唇,他連忙把眼睛給閉上了。

  心想這雨荷是做什么呢,難不成這也算是按摩的一項?沒道理,但看她會怎么做。

  這樣想著,夏陽干脆繼續裝睡。而雨荷的嘴唇就吻下來了,她臉頰有些發熱,連忙又起身坐好,就那樣凝神望著夏陽。

  雨荷的心跳也加快了很多,事實上她實在忍不住想要這樣,她在心里深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,曾經的未婚夫,她是多想嫁給夏陽,盡管她在他面前甚至有些卑微,可是現在,他近在咫尺。

  雨荷輕輕的捧著夏陽的臉龐,滑過他結實的胸膛,她情不自禁的心慌意亂,以為他還在熟睡,然后俯身在他邊上側身躺著,就那么看著他,好像永遠也看不夠似的。

  夏陽自然察覺的到,他故意動了動,這讓雨荷嚇了一跳,連忙朝后退,可是床就那么小,她險些跌落下去了。

  好在夏陽眼疾手快,一把摟住了她的小蠻腰,將她給圈在了懷里,化險為夷。

  “呀,你怎么醒了。”雨荷驚魂未定,卻是又羞又急的,她窘迫的把頭埋下去,不敢看夏陽了。

  夏陽壞笑了起來,捏著她的下巴,看著她,說道:“你剛才在做什么呢?”

  “我,我沒有,什么都沒做……”雨荷欲說還休,急的不行,恨不得連忙逃開,她扭捏了一下后,卻發現掙不開夏陽的懷抱,緊咬著嘴唇不做聲了。

  “真的嗎,可是我覺得你好像親過我,對嗎?”夏陽咧嘴一笑,湊近了雨荷。

  雨荷急了,連忙搖頭,羞怯的說道:“哪兒有呀,才不是呢。”

  “真的沒有?”夏陽越貼越近,能夠感受到她心口的豐盈,還感受到她急促的呼吸聲。

  雨荷臉頰緋紅,眼睛忽閃,那迷人的俏模樣讓夏陽愛憐不已,他什么都沒說,已經忍不住堵住了她的紅唇,一番輕薄。

  雨荷下意識的緊了緊,手指抓在了夏陽的胳膊上,她沒有料到夏陽會主動的親吻自己,呼吸更加的急促,忍不住發出嘆息聲。

  夏陽沒想到她那么緊張,發現她額頭都香汗淋漓了,他笑了笑,手已經順著她的秀發來到了她的腰際一下,在她的后翹按了兩下。

  雨荷一愣,嚇的連忙推開了夏陽,起身就后退,又急又羞的,支吾道:“我,我出去看看,看看。”

  夏陽撓撓頭,沒料到雨荷這么膽小,不過她那羞赧的樣子,實在是很可愛,見她像是一只受驚的小鹿一樣,他也不為難她了,起身坐起來,打趣道:“你出去看什么?”

  “我,我看……”雨荷欲言又止,連忙整理衣服,臉更紅了,手足無措的。

  “看什么呢?外面有人嗎?”夏陽繼續問道。

  “我看看賬本,你不是很忙嗎,你去吧。”雨荷低眉垂眼的,心慌意亂起來。

  夏陽覺得好笑,說道:“怎么,不是你讓我休息的嗎?”

  雨荷卻不作聲,仰頭眨著水靈的大眼看看夏陽,又低下頭去,兩手互相摳著。

  “好了,那我走了,你有什么事記得叫我。”夏陽說著一伸手,嚇的雨荷躲避了一下,眨了眨眼睛。

  他把她擁在了懷里,吻了她一下,看見雨荷眼睛都閉上了,他揉了揉她的秀發,說道:“傻姑娘,我真去忙了,謝謝你。”

  雨荷倚在門口,看見夏陽離開的背影,想想剛才的情景,心里還如小鹿亂撞。

  夏陽出去的時候,這才發現,不知不覺已經是傍晚時分了,沒料到會在雨荷這里休息這么久,說實話,這段時間他一直東奔西走的,的確是非常的疲憊。

  雖然自己體質驚人,因為玉石空間的關系異于常人,但是也從沒有這樣休息的好過,他覺得神清氣爽的,看來以后有空,就多來雨荷這里轉轉。

  夏陽回家的時候,路過了農家樂,發現有好幾個服務員在到處掛牌子,貼告示,陳佳正在旁邊指揮。

  夏陽決定去看看,自從陳佳來這里之后,對她關心的也不是很多,雖然她在自己這里是為了躲避錢功成的報復,算得上是暫時安全,但是夏陽覺得也不該太怠慢她了,畢竟她現在還是自己的假媳婦呢,還懷了個假孩子。

  “陳大小姐,你這是在干啥呢?”夏陽一邊抽著煙,一邊半開玩笑的走過去。

  陳佳看了看夏陽,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你喊什么呢夏老板,我現在只是你的屬下打工的而已。”

  “可不能這樣說,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夏陽笑了笑,指著那些牌子。

  “你自己看呀,不識字呢。”陳佳的語氣似乎不太好,好像有點冷淡。

  夏陽就納悶了,難不成是因為自己對她的關心不夠,冷落了這位大小姐,這可不信,得想辦法彌補,他瞅了瞅那些牌子,頓時明白了,原來是搞的告示牌。

  還別說,上面寫的清清楚楚的,指示南來北往的人,這里有個農家樂,這樣,路過的或者來村里的人就一目了然,知道這里有個吃飯的地方。

  “噢,你可真有心,最近這兩天,農家樂的生意怎么樣?”夏陽問道。

  陳佳一撅嘴,沒好氣的說道:“還能怎么樣呀,我又不是神仙,哪兒能那么快就起死回生,慢慢來唄。”

  “瞧你這話說的,你可是陳佳,當初的福滿樓你都可以輕輕松松的搞定,更別說這里了,當初可是你說沒問題的。”夏陽總覺得陳佳好像有什么心事,只好哄勸。

  陳佳抱著胳膊,嗔道:“我早知道這里是扶不起來的墻,那還不如在市里呆著呢,再說了,你以為我想呀。”

  夏陽見她拍了拍肚子,就明白過來了,他趕緊拉著陳佳到一邊去,小聲的問道:“怎么了你這是,有什么委屈你就趕緊說出來唄。”

  “沒有啦,你忙你的去。”陳佳說著扭著小蠻腰,就走到農家樂里去了。

  夏陽卻跟了進去,他見里面還有不少人在吃飯呢,就知道陳佳在說謊,陳佳沒來之前,這里的生意可沒這樣好。

  為了避免影響,夏陽拉著陳佳到一個空著的包間去,握著她的小手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佳佳,到底怎么了,有什么話你告訴我,是不是誰欺負你了,或者是為難你了,你告訴我,我保證去削他。”

  陳佳卻抽回手去,扭頭去哼了一聲,說道:“就是有人為難我了,但是這個人,只怕你惹不起,你也不敢削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