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84章 再這樣不理你了

第284章 再這樣不理你了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你聽見了沒有呀,夏陽,你再逃避的話,我真的就……哼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”何小雅生氣了,跺著腳,扭過頭去不理夏陽。

  說實話,夏陽還真有點沒準備好,他撓撓頭說道:“小雅,非要今天嗎,你和你爸爸約好了?”

  “哪天不一樣嘛,你不愿意算了。”何小雅氣嘟嘟的,居然去房間收拾東西了。

  夏陽就知道,女人生氣起來,非得哄勸,而且固執起來,幾頭牛都拉不住的,他撓撓頭,焦急的跑過去,擋在了何小雅的跟前,說道:“你做什么呢,別小孩子氣了,我去還不行嗎?”

  “你說的是真的嗎,人家才不信呢。”何小雅生氣了,后果有點嚴重。

  “難不成,要我對天發誓?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看他那樣子,忍不住高興,可是又憋著笑,說道:“你怎么那么煩人呀,剛才怎么就不答應呢?”

  “我就想看看,你生氣的時候,是個什么樣子的。”夏陽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  “討厭死了你,壞蛋。”何小雅握著粉拳就打了過去。

  不過她自然不是夏陽的對手,直接被夏陽拉到了懷里,壞笑道:“傻瓜,我就是逗你玩玩呢,你還當真,你要是走了,我還哪兒還有心思做其他的事。”

  “哼,算你識相。”何小雅嬌嗔道。

  “那是當然,你想想看,我有你這樣的美女在身邊,多少人羨慕呢,我哪兒舍得你走,不過你以后可別再用這一招嚇唬我了。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想了想,說道:“那要看你怎么表現了。”

  看著她故作生氣的樣子,夏陽覺得挺可愛的,故意說道:“我自然會好好表現了,也會去見你父親,但是你怎么著也該說說我們到底是什么關系吧?”

  “這還用說嘛,當然是……”何小雅一時間還真不好確定。

  “什么關系,你說唄,你是我媳婦還是啥?”夏陽又壞笑起來了。

  何小雅一腳踢過去了,似乎識破了夏陽的詭計,說道:“你故意的,你說我們什么關系,誰是你媳婦,亂講。”

  “那既然不是媳婦,讓我去跟你父親談什么婚事?”夏陽覺得自己真是有才,估計何小雅會被繞進去的。

  果不其然,何小雅又羞又急的,咬著嘴唇說道:“夏陽,你再這樣,人家真的生氣了。”

  “你就說是不是媳婦,是的話,你就點點頭,要不然我還不去了呢。”夏陽決定以牙還牙,也背過去了。

  何小雅再次跺腳,鼓足了勇氣說道:“是又怎么了嘛,那你想怎么樣?”

  “是的話,那就要做媳婦該做的事唄,來吧,親一個。”夏陽把臉湊過去了。

  何小雅扭捏起來,推了夏陽一下,說道:“干嘛呀你,我才不呢。”

  “你不親算了,也別想我見你父親了。”夏陽居然開始威脅何小雅了。

  何小雅朝門外看了看,湊過去親了一下,剛想離開夏陽呢,卻被夏陽給摟住了,他那手就不老實起來了,亂抓了起來,只惹得何小雅氣喘吁吁的,完全不知所措了。

  不光是這樣,夏陽還堵住了她的紅唇,這一來,讓何小雅情何以堪呢,她面容緋紅,完全有些失去了理智了,氣息非常的急促。

  而眼看著夏陽就要下一步了,何小雅好像清醒了似的,擰了夏陽一把,說道:“你做什么嘛,都什么時候了,我們該出發了。”

  “瞧你急的,慌什么,再吻幾下。”夏陽已經有點上癮了,面對何小雅這樣的美女,是個男人都難以自持,更別說現在是在一個房間了,多好的機會。

  但是何小雅可不樂意,女人有時候就那樣,她搖搖頭說道:“你再不走的話,我就……”

  “好了,我去,不要再威脅我了。”夏陽連忙投降,他知道今天是必須妥協了,鬧也鬧夠了,還是抓緊時間的好。

  于是兩個人出去了,夏陽開車帶著何小雅,一路上,何小雅好像很期待似的,不停的說這次的重要性,夏陽自然聽著有些郁悶,為什么現在的女人,動不動就要嫁給自己,這是鬧哪樣啊。

  來到了種植園后,夏陽發現了何小雅的爹何復學就在門口等著呢,好像已經嚴陣以待了,也不知道會怎么說。

  不過夏陽卻顧不了那么多,就算這次是鴻門宴,既然已經來了,也要硬著頭皮。

  “爸,你怎么出來了,外面風大,你進去坐著。”何小雅笑盈盈的,過去將何復學的胳膊挽著,父女倆倒是挺親近的。

  “何教授好,最近身體怎么樣?”夏陽覺得自己是在敷衍,就好像見老丈人似的,這種事,對于任何男人都會覺得奇怪吧?

  “夏陽你來了,里面坐,小雅,你去倒茶。”何復學指了指院子里的椅子。

  他自己先坐下了,然后用異樣的眼神打量夏陽。

  “何教授,你找我來有什么事嗎?”夏陽明知故問。

  何復學微微一笑,說道:“小雅沒有跟你說過嗎,你們倆的關系發展到這一步了,其實我也蠻開心的,你是個有為的青年人,我很欣賞你,我做這一行大半輩子了,見過的奇聞異事不少,見過的奇人也不少,但是你卻是個意外,所以如果你和小雅在一起的話,我是不反對的。”

  夏陽愣了愣,這何復學說的是哪門子意思,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呢,原本以為這個老教授會考核一下自己,怎么說也是未來女婿,但是他卻不以為然的。

  “嗯,何教授,謝謝你的夸獎,我和小雅才開始沒多久,她很優秀,我也對她非常的有好感,我這次來的突然了點,也沒帶什么東西,這是我最近種的一種果實,叫做多味果,你看看吧。”夏陽來的路上就想過了,要想搞點何復學,就得拿出讓他感興趣的東西來。

  而多味果,必定會讓這個老教授感到好奇,果不其然,何復學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,他拿著多味果,就低頭開始研究起來。

  這時候何小雅過來了,她端著茶水,看見何復學這樣,一時間很不解,問道:“怎么了呀,你們在做什么呢?”

  何復學已經入迷了,這個老學究就是喜歡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,完全沒有聽見何小雅說什么。

  夏陽暗暗高興,看樣子,這一關差不多是過了的,但是何小雅卻不高興了,把茶杯朝桌子上一磕,說道:“爸,我跟你說話呢,你沒聽見呢,你在做什么?這有什么好看的,你跟夏陽提了我們的事嗎?”

  “什么?你剛才說的什么?”何復學總算緩過神來,很是迷茫的問道。

  何小雅就生氣了,嘟著小嘴說道:“爸,你怎么這樣呀,你完全不關心我們的事嗎,可是你提出來的呢。現在你這是在干嘛?”

  然而何復學還是沒有緩過神來,他遲疑了一下,指著多味果,對何小雅說道:“你看看這個,你見過了沒有,我剛才嘗過了,太特別了。”

  “當然看過了,比你看的早,可是我們今天不是來討論這個的好不好。”何小雅很是焦慮的說道。

  “瞧你說的,一碼事歸一碼事,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,夏陽有這樣的果實呢,這一定會是一個新的奇跡,我要去研究一下,你們倆先聊聊。”何復學說著就起身,拿著多味果去房間了。

  夏陽裝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,一邊喝著茶,一邊抽著煙。可把何小雅給氣急了,她秀怒道:“你們什么意思嘛?夏陽,你和我爸爸說了什么了?”

  “沒啊,我問他喜不喜歡這樣的多味果,他就那樣了,這可不能怪我。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何小雅一粉拳打過去了,嗔怒道:“好呀夏陽,你太不像話了,你分明就是故意的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動的什么歪心思,如果你不愿意的話就算了,何必這樣做嘛。”

  夏陽知道她又生氣了,撓撓頭說道:“小雅,不是你想的那樣,你爸爸剛才跟我提了的,他說他很看重我這個女婿呢。”

  “真的嗎,我才不信呢。”何小雅搖搖頭。

  “你不信,你可以去問問。”夏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  何小雅還真就去問,她看見何復學還在研究,立刻把多味果給搶過去了,說道:“爸,你說,你對夏陽到底什么態度,你覺得他這個女婿怎么樣呀?”

  “很好啊,非常的好。”何復學完全不在狀態,他指的是多味果,隨即他又把多味果給拿過去了,繼續的研究。

  夏陽卻是看出來了,連忙將何小雅拉出來了,說道;“你也看見了吧,你父親同意了,而且很看好我,現在你沒必要擔心了吧?”

  “哼,我哪兒知道你耍了什么花招嘛。”何小雅現在明顯高興了點。

  “瞧你說的,我能耍什么花招,我說的是事實,你爹既然答應了,我們就差不多可以走了吧?”夏陽覺得趕緊回去的好,免得夜長夢多。

  “不行,還沒有定日期呢。”何小雅撅嘴道。

  “定日期?什么日期?”夏陽蒙圈了。

  “當然是我們倆的結婚日期,要不然你以為是什么呢。”何小雅白了一眼。

  夏陽心里咯噔一下,上帝啊,這是鬧哪樣,非要結婚嗎,難道這樣女人才會覺得心安理得了嗎,就不知道還有結婚的事嗎?

  “這個,你爸爸好像真沒說,不過他剛才暗示過了,說是我們倆還年輕,不必那么焦急,可以慢慢等。等我事業有成了,就可以娶你了,而且他還說了,要穩定感情,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跟著我受苦受累,要我好好的照顧你。”夏陽滔滔不絕的撒著謊言,他也只能這樣做了。

  何小雅噢了一聲,說道:“這還差不多,我看我爸一時半會兒也不會理我們了,不如我們先到我房間去休息下吧。”

  夏陽知道一時半會走不了,就答應了,再說了,他還從沒有到何小雅的房間去呢。

  想起來,還是有點隱約的激動的,夏陽跟著進去后,只覺得一陣馨香,還別說,女人的房間就是好看又好聞,還富有誘惑力。

  “傻站著做什么呢?坐呀。”何小雅指了指。

  夏陽噢了一聲,就坐下來了,他開始打量周圍,樂呵呵的笑道:“可以啊小雅,你這房間挺舒適的。”

  “有嗎?還好吧,你熱不熱?我開空調了。”何小雅說著把空調打開了,然后把門給關上了。

  夏陽覺得一陣涼意撲面而來,但是心里突然就燃起了焦躁的火焰來,這主要是因為和何小雅單獨一個室內,看著她姣好的身材,夏陽就覺得不太對勁了。

  何小雅一回頭,就看見了夏陽火辣的眼神,嗔道:“你看什么呀,我身上有東西嗎?”

  “沒呢,你過來給我幫個忙。”夏陽指了指自己邊上。

  “幫什么呀?怎么了?”何小雅很疑惑,卻不知道有詐。一邊說一邊走過來。

  夏陽笑而不語,等她過來了,一把將她的小蠻腰給摟住了,讓她倒在了自己的懷里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