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66章 厚顏無恥的人

第266章 厚顏無恥的人

書迷正在閱讀:
到李家屯的時候,夏陽一眼就看見了負責人小六,正在村頭等著自己呢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

  “夏老板你可算來了,正等你呢。”小六很客氣,還給夏陽發煙。

  夏陽環視一下四周,問道:“你找我過來,是因為地里的事?”

  “是啊,夏老板,這兩天來了不少的人,比以前還要多,說是來收購的,我們這一批蔬菜瓜果又要賣完了,我尋思著跟你商量下,什么時候再重新下種。”小六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“這樣啊,速度還可以,有沒有問他們都是從哪里來的顧客嗎?”夏陽有些欣喜。

  小六點點頭,說道:“我打聽過了,不少人是看了廣告過來的,說是從電視上看的,就是來試試的,沒想到他們和以前的客戶一樣,吃過了之后就贊不絕口的,這一來二去的,就都想多買點回去。”

  “這是好現象,看來這個廣告做的還是很值得的。”夏陽還挺感激女記者黃玲的,她那個節目收視率應該不錯。

  “是的啊,我前兩天和其他幾個村的負責人碰過面,他們也說了,最近的銷量都增加了,還是非常的可觀的。”小六說著又想起了什么來,問道:“夏老板,最近又賣了不少的錢,你看是你直接順帶回去,還是再過兩天我讓人送過來?”

  “噢,不急,等過兩天,到時候會種植新的農作物的,需要一些成本,拿來拿去的很麻煩的。”夏陽朝地里看了看,很多村民都在忙碌著,他走過的時候,就有人跟他打招呼。

  小六跟著夏陽走了幾步,冷不丁的說道:“夏老板我有件事,不知道該不該說,就是這款子的事,我覺得你是不是該找個人專門的負責?”

  “平常我都是給二牛管著的,怎么他忙不過來嗎?”夏陽疑惑道。

  “可以這樣說啊,這每次就是打電話報賬什么的,我覺得有點麻煩,你不如再重新找個會計什么的,所有的賬目都交給會計處理,我們也有個固定的人去找對吧,你看看你和二牛都是大忙人,有時候會不在眼跟前,比較的麻煩。”小六非常誠懇的說道。

  夏陽點點頭,說道:“我還真有這么個打算呢,不過這事過兩天一起說吧,我們去看看另外幾塊地的情況。”

  “好的夏老板,你這邊請。”小六領著夏陽去視察地里的情況了,一邊走一邊講解。

  這時候,從村外,突然涌來了十多個人,領頭的是個兇狠的大盤子臉,瞪著大眼睛,走起路來橫沖直撞的,遇見路上的村民,就直接一掌給推開了,就好像是一隊土匪進村了似的。

  “虎哥,就是這一家了。”一群人在門口停了下來,隊伍里走出來一個中年人,唯唯諾諾的,他看起來和這群人并不太相似,尤其是表情。

  雷虎一巴掌扇了過去,說道:“過去把人給老子叫出來。”

  “這,這不好吧,你當初說了的,只要我帶你來就可以了,我和雨荷家里的人沾親帶故的,這樣當面實在是不怎么妥當呢。”中年人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去你娘的,怎么不妥當了,你不去,老子揍死你。”雷虎氣勢洶洶的,一腳把中年人踢的踉踉蹌蹌的。

  中年人哭喪著臉,只好過去,輕輕的敲了敲虛掩著的大門,喊道:“老李哥在家不,我是根子啊,我進來了啊。”

  “在呢,你進來吧,我這忙著呢。”老李頭正在院子里熬藥,客廳里,他的媳婦正在咳嗽著,雨荷正在忙著照理。

  雨荷聽見動靜,和老李頭對視了一眼,說道:“爹,怎么根子大哥來了,不會是因為那事吧?”

  “是也沒得辦法的,該來總要來。”老李頭苦笑了一聲。

  外面叫根子的中年人回頭看了看雷虎,說道:“虎哥,在家呢,那我回去了啊。”

  “回去你個癟犢子啊,滾進去。”雷虎一腳踹過去,連人帶門都撞飛了,根子跌倒在地上打了幾個滾,誠惶誠恐的爬了起來。

  老李頭嚇壞了,他看了看雷虎,著急道:“你們是做什么啊,別亂來,打他做什么?”

  “老不死的東西,你就是老李頭是吧?”雷虎過去一腳把爐子和藥踢翻了橫眉豎眼的。

  “你們想做什么,我可沒招你惹你啊,你可別亂搞。”老李頭很不服氣的說道。

  雷虎笑了笑,過去把根子給提過來了,說道:“這人你認識吧,你是不是欠他的錢來著?”

  “是,是啊,可這跟你有什么關系?”老李頭不解道。

  “關系大了,看看這個,是不是你寫給他的欠條?”雷虎把欠條拿了出來,遞給了老李頭。

  “是,沒錯的,怎么會在你這里的?”老李頭不解道。

  雷虎扇了根子一巴掌,說道:“你跟他說說怎么回事?”

  “老李哥,是我一時糊涂啊,我家的雞飛到他院子里去了一趟,拉了一點雞屎,惹怒了虎哥,他讓我賠十萬塊錢,我哪兒有那么多呢,只好把你給我的欠條也拿出來了,你要是手頭方便的話,就把這錢還了吧。”根子欲哭無淚的說道。

  老李頭一聽很生氣,說道:“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呢,完全是蠻不講理呢,你這是敲詐勒索。”

  “關你屁事,老不死的,趕緊還錢,否則有你好看。”雷虎惡狠狠的吼道。

  “要錢沒有,有也不會還給你,現在給我滾出去,這里不歡迎你們。”老李頭氣惱道。

  “老東西,你找死啊,跟虎哥這么說話。”一個漢子上去就直接把老李頭給踹翻在地上了。

  旁邊的雨荷哪里看的下去,她一下子沖出來了,扶著老李頭,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你們怎么打人呢,太不講理了,還有沒有王法了!”

  “哎呦喂,這妞兒也挺水靈的,虎哥,聽說這李家屯有個村花,該不會就是她吧?”一個漢子賊眉鼠眼的,肆無忌憚的朝雨荷身上瞅過去了。

  雷虎這才認真打量雨荷,饞涎欲滴的說道:“哎呦喂,還別說,老子剛才只顧著要錢了,沒注意有個漂亮姑娘,小娘們,幾歲了?瞧瞧這俊俏的模樣。”

  雨荷一聽頓時很羞怒,說道:“你們在這樣,我可就喊人了。”

  “還喊人,哈哈,真有意思,越生氣越有味道,來吧,讓我親一個。”雷虎厚顏無恥的貼著臉過去。

  老李頭一看不得了,趕緊攔著,可他一把年紀哪里是雷虎的對手,直接被推翻在地上了。

  雨荷急的直跺腳,被逼到了角落里,完全不知所措了,羞怒的說道:“你們想做什么,不要過來。”

  根子一看連忙過去抱住了雷虎,說道:“虎哥,你別鬧了,你要錢,讓他們還給你就是了,這姑娘還沒出嫁呢,你可別搞出事了。”

  “哎呦喂,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啊,那老子更喜歡了。”雷虎笑個不停的。

  這時候雨荷娘慢吞吞的出來了,倚在門口,說道:“老頭子,他們要錢,把這錢給他們吧,讓他們走就是了。”

  老李頭急了,說道:“不能給,這錢是你治病用的,我們和根子不是說好的嗎,過段時間再給。”

  “他娘的,老不死的,錢拿來。”一個漢子過去把雨荷娘推的翻在地上了,奪過了錢數了數,遞給了雷虎。

  雷虎一邊看著雨荷,一邊數錢,一皺眉,說道:“王八蛋,這點錢就想打發老子,門都沒有。”

  “你,你這個無賴,我們欠根子的就是這么多,你還想怎么樣?”老李頭倔強的站了起來,恨不得和他們拼命。

  “噢,本來是這么多,但是現在還要加利息十萬塊,另外的算。”雷虎死皮賴臉的說道。

  “真是貪得無厭,我們就這么多了,你愛要不要。”老李頭氣的直翻白眼。

  “那怎么行,你們還有資本,我看你這姑娘不錯,陪我一晚上,就算你十萬塊怎么樣?當然了,我還可以另外送個福利給你們,陪我兩晚上呢,根子的錢也免了,這公平吧?”雷虎說著兩眼放光,直勾勾的盯著雨荷。

  “做夢,我今天就是拼命,也不會答應的。”老李頭說著居然撲上去了。

  但是很快又被打的倒在地上了,雨荷頓時慌亂起來,大喊大叫道:“來人啊,救命呀。”

  她這一喊,附近有幾個鄰居聽見了,立刻來了幾個人,一看這情況,幾個鄰居怒從心生,吼道:“你們做什么呢,無法無天啊。”

  “媽的,給我都趕走,煩死老子了。”雷虎一聲令下。

  那十多個壯漢立刻沖過去了,抓著幾個村民就打了起來,幾個村民哪里是他們的對手,很快就被制服了。

  “統統的給我扔出去,關上門,去兩個人在外面守著,今天老子就在這里把雨荷給辦了,這次也是財色兼收了。”雷虎說著就大搖大擺的朝雨荷沖過去了。

  雨荷一著急,連忙就跑,她跑來跑去的,跑到了廚房里去,摸了一把菜刀出來,架在了脖子上,羞憤的說道:“你們誰在動我一下,我就死給你們看。”

  雷虎這下犯愁了,他雖然惡貫滿盈,橫行霸道的,但是畢竟要鬧出人命了,不敢隨便動手的,就說道:“小娘們,你這是何必呢,我們也就是玩玩,你說你這么漂亮,陪我兩次就等于二十萬,多么的劃算,再說了,你跟哪個男人不是一樣的玩,就跟我算了,哥哥我是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  “你就死了這條心,我的人我的心只屬于一個男人人,你要是再過來一步,我就真的死給你們看。”雨荷說著就要動手。

  雷虎很著急,不悅的說道:“娘的,沒想到你還是個這么貞烈的女人,你說你屬于哪個男人,他能跟老子比?”

  “你連給他擦鞋都不配,我生是夏陽的人,死是夏陽的鬼。”雨荷說著就要拿刀劃下去了。

  “夏陽?你,你是夏陽的女人?”雷虎一聽頓時緊張起來,不過隨即更加憤怒了,想起了上次搶夏陽的錢,被夏陽揍了一頓,一直懷恨在心的,于是更加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娘的,你不說老子還打算放過你,現在你就算自殺了,老子也要把你扒光了。”

  雨荷一聽,頓時就手足無措了,可就在這時候,外面傳來了一聲轟隆聲。

  接著兩聲慘嚎,外面在守著門的兩個人被扔了進來,隨即進來了一個人正是夏陽,他捏著拳頭,目光如炬的掃視一下現場,冷冷的看著雷虎,說道:“你試試看,雨荷少一根頭發,你就少一根肋骨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