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64章 味道怎么樣

第264章 味道怎么樣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警惕的循著那個聲音過去,他發現這個山頭正是和光華鄉交界的地方,此刻,有幾頭牛好像受到了驚嚇,正在四散逃離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而在林子里,分明有幾個人影在晃動著。夏陽立刻感覺到危險,這幾個人分明不是村民,因為村民都知道這里的山林封閉起來了,不能隨便出入。

  為了一探究竟,夏陽連忙閃身到了一棵大樹后面,仔細的觀察,看看這幾個人到底想搞什么名堂。

  “你們兩個在這里放哨,其他的人跟我一起過去,都給老子小心點。”領頭的是一個粗壯的漢子,留著絡腮胡,身上背著包,正在下達命令。

  “老大,你放心好了,這里交給我們兩個,你們快去快回。”一個壯漢一邊說一邊從他身上拿下包,打開后在里面拿著什么。

  領頭的帶著人躡手躡腳的去了,他們左顧右盼的,還沒發現夏陽已經潛伏在他們身邊來了。

  夏陽覺得他們應該是來搞什么壞事的,所以打算沖上去阻止,正想跳出去的時候,又立刻縮了回去。

  沒想到的是,他們每個人都從包里掏出了一把獵槍,紛紛上膛。

  也就在此時,有幾頭牛過來了,那領頭的徑直朝著一頭牛就開了火,那牛當場就倒了下去,其他幾個人也立刻對著牛打了起來,剩下的幾頭牛立刻跑了起來。

  其中一個年輕的男人一邊追一邊罵罵咧咧的說道:“他娘的,癟犢子玩意兒,打不死你們。”

  “行了別追了,滾回來,先把事給辦了。”絡腮胡呵斥一聲。

  年輕男人不甘心的又開槍打倒了一頭牛,這才呸了一口,轉身跟著絡腮胡朝林子深處走了過去。

  夏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一腔怒火直沖腦門,但是他讓自己先冷靜下來,畢竟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沖出去,等于自己往槍口上撞,跟送死沒什么區別。

  這幾個人一定是沖著這些牛來的,先搞清楚他們想怎么對付再說。夏陽打算跟上那個領頭的,但是前面有兩個漢子守著,不太容易下手,先解決了他們兩個。

  注意拿定,夏陽從地上撿了幾個石頭,朝著一處林子砸了過去,發出了響聲來。

  “那邊有動靜,我去看看,你在這里守著。”其中一個漢子警惕的抱著獵槍走了過去。

  夏陽捏緊了拳頭,手中一用力,猛地一石頭砸了過去,嘭的一聲直接命中了他的腦袋,那漢子搖晃了兩下,悶哼一聲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剩下的一個漢子頓時一愣,連忙跑過去查看,隨后他環顧四周,什么也沒看見,緊張的吼道:“他娘的,誰在搞鬼,給老子滾出來。”

  夏陽又朝另外一邊砸過去一個石頭,那人毫不客氣的對著那邊開火了,連續打了幾槍后,他小心翼翼的朝那邊走了過去。

  就在此時,夏陽身形一晃,凌空跳過去,狠狠的一石頭砸在了那人的后腦勺上,頓時頭破血流,那人搖晃了幾下后,就癱軟在了地上。

  夏陽把他們兩個拖到了一邊,將他們的褲帶拿出來,綁了個死死的,隨即將他們的獵槍拿過來,徑直朝領頭的那邊跑了過去。

  沒多久,夏陽就追上了他們,正在想怎么對付,就見他們突然停了下來,夏陽連忙閃身到一棵大樹后面隱藏起來。

  “快點,你們去那邊,只要看見水塘的,就把這些藥扔進去,記住,半個小時后來這里集合。”此時,領頭的揮了揮手,把包里的幾個藥瓶拿了出來,分給了其他的四五個人。

  夏陽一看那藥瓶,分明就是毒藥,他氣的牙癢癢,這些混蛋,肯定是想毒死那些牛,簡直是夠陰險的。

  夏陽恨不得沖上去將他們碎尸萬段,如果他們手里沒獵槍,夏陽現在已經讓他們躺著了,看著他們分散了,夏陽覺得必須抓緊時間了。

  就在此時,那個年輕男人朝夏陽這邊走過來了,一邊走一邊罵道:“他娘的,毒死這些蠢牛,夏陽那小子肯定要哭死。”

  夏陽聽后很惱火,他決定先干掉這個年輕男人,等其他人分開了之后,夏陽尾隨了過去,匆忙中踩斷了一根枯枝,發出了咔嚓聲。

  年輕男人愣了愣,立刻回頭朝夏陽這邊看過來,夏陽已經閃身到了大樹后面,他舉起了手里的獵槍,本來準備開槍的,可又擔心打死他,遲疑了一下,他把槍托對準了那個年輕男人,一晃身就到了他跟前。

  那個年輕男人聽見動靜剛回頭,獵槍沒舉起來,夏陽就用槍托狠狠的給了他幾下,砰砰幾聲悶響后,他眼前一黑就一跟頭栽倒在地上了。

  夏陽在他身上又連續踢了幾腳,這才解氣了,探探他的鼻子還有氣,也沒時間捆著他了,徑直朝另外一個方向快速的沖了過去。

  現在可以逐個的擊破,雖然來回的跑麻煩了一些,但是比起剛才,難度要小了多了。

  沒兩分鐘時間,夏陽就又追上了另外一個漢子,也是突然的襲擊,將他給敲暈了,隨即立刻折身返回,朝另外一個方向追趕。

  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,夏陽累的滿頭大汗的,不過還是健步如飛,很快,夏陽追上了第四個方位的人。

  就見一個漢子已經到了一口水塘邊上,這水塘位于山坳里,是夏陽專門讓人做的堤壩。那漢子走到了堤壩上了,四處看了看,沒發現有人,立刻打開了藥瓶就要朝里面扔過去了。

  夏陽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,情急之下,朝著那人腳下就開了一槍,頓時冒起了一團火星來。

  那漢子嚇了一大跳,也顧不得扔藥瓶了,連忙爬在地上,將手里的獵槍對著四周,怒吼道:“誰他娘的偷襲老子,有本事滾出來。”

  夏陽自然不會隨隨便便的出去,他拿了個石頭朝水里一扔,借此轉移那漢子的注意力。

  那漢子下意識的扭頭看了看,就在他扭頭的一瞬間,夏陽嗖的一聲就從林子里竄了出去,快若閃電般到了那漢子跟前,還沒等他緩過神來,槍托直接砸過去,那漢子果斷的暈死過去了。

  夏陽把他身上的毒藥瓶拿出來,踢了他幾腳,正在想怎么處理這幾個人,突然覺得不太對勁。

  “別動,站在那里,放下手中的獵槍,雙手抱頭,快點。”身后,那個領頭的絡腮胡突然出現了,拿著獵槍對著夏陽。

  夏陽沒有轉身,緩緩的放下獵槍,從聲音和腳步來判斷,絡腮胡離自己應該有幾十米,所以他打算賭一把,或許還有機會。

  絡腮胡怒氣沖沖的的:“你是什么人,挺牛的啊,居然不聲不響的打暈了我的好幾個人。”

  “我是夏陽,這里的山林都是我承包的。”夏陽說著緩緩的轉身。

  “給老子老實點,讓你別動。”絡腮胡氣呼呼的,朝著夏陽附近就開了一槍,頓時火星四濺。

  夏陽連忙站定了不動,不慌不忙的說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,為什么要搞我?”

  絡腮胡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既然你就是夏陽,那就好辦了,老子也不偷偷摸摸的了,老子就是想來搞你的牛,而且還要你親自搞,把藥瓶撿起來,扔在水里,快點。”

  “你覺得我會這么做嗎?”夏陽反問道。

  “你要是不做也可以,老子馬上讓你吃幾個槍子,味道應該會很不錯,要嘗嘗嗎?”絡腮胡趾高氣揚的吼著,又朝夏陽附近開了一槍。

  夏陽覺得先穩住他再說,要不然還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沖動的事來,既然他們敢帶著獵槍到處跑,應該也是亡命之徒。

  “行,我按照你說的做,不過在我扔藥瓶之前,能不能告訴我,誰讓你們來的?”夏陽一邊拿著藥瓶,一邊問道。

  “廢你娘的那么多話做什么,你再不扔老子打死你。”絡腮胡粗聲粗氣的催促起來。

  夏陽微微一笑,將藥瓶舉起來,試了試,卻突然調轉了方向,朝著絡腮胡扔了過去。

  絡腮胡下意識的躲避,隨即就朝夏陽開火了,嘭的一聲悶響后,卻只見水面濺起一團水花,原來是夏陽縱身跳進去了。

  “兔崽子,還想跑,老子看你能跑哪兒去。”絡腮胡走到水塘邊上,朝里面瞪著,卻好一會兒沒發現夏陽起來,不由疑惑起來,嘀咕道:“王八蛋,還不起來,老子就守在這里,有本事你就在里面一直憋著,淹不死你。”

  這時候,水里冒起了一團氣泡,絡腮胡追到水邊上就朝里面打了一槍,但是也沒有看見什么動靜了,他愣了愣,盯著水面看。

  就在此時,夏陽突然從水里跳了起來,手里多了幾團泥巴,啪嚓一聲拍在了絡腮胡的臉上,頓時將他的眼睛給糊住了。

  絡腮胡急的哇哇大叫,伸手去擦拭,趁著這個機會,夏陽凌空跳到了岸上,一個下劈腿,直接命中了絡腮胡的腦袋,隨即幾個勾擺拳,絡腮胡手里的獵槍掉了,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了,他掙扎了幾下想要起身,卻被夏陽給狠狠的踩住了。

  “王八蛋,你這個陰險的小人,放開老子。”絡腮胡嘴里鼻子里都是泥巴,他不停的吐著。

  夏陽連續踢了他好幾腳,他總算是老實了,捂著腦袋,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,不停的哼哼著,痛苦的看著夏陽。

  “現在告訴我,是誰讓你們來搞我的,如果你不說,我也讓你嘗嘗這槍子的味道,應該很不錯。”夏陽說著,將獵槍上膛,對準了絡腮胡的腦袋,掌握了主動權。

  絡腮胡很不服氣,仇恨的說道:“老子不信你敢開槍,有本事你打死老子,否則死都不說。”

  “這可是你說的,別后悔。”夏陽話語剛落,直接對準絡腮胡的胳膊來了一槍,頓時血肉模糊了。

  絡腮胡嗷嗷的慘叫著,就地打滾,別提多難受了。

  “滋味怎么樣?要不要再來一發?”夏陽微笑道。

  “別,別打了,我,我告訴你就是了。”絡腮胡哀求了起來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