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43章 事有蹊蹺

第243章 事有蹊蹺

書迷正在閱讀: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就別裝模作樣了,有什么好辦你說出來唄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 ”夏陽本來夠著急了,見二牛這樣就更急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沒想到二牛哈哈一笑,說道:“陽哥啊,虧你還聰明一世,簡直是糊涂一時啊,俺要是你的話,就照單全收了,別說是三個美女了,就算是三十個,你也不在話下,瞧瞧你這身板,還怕應付不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頓時就哭笑不得,輕輕的給了二牛一拳頭,說道:“去去,你小子出的什么餿主意,趕緊去辦事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陽哥,你可是有本事的男人,女人自然是多多益善,這才能夠顯示你的身份啊,哎哎,俺不說了,去做事了。”二牛見夏陽又沖過來了,捂著腦殼飛一般的跑的沒影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搖搖頭,看著眼前的青山綠水,自嘲的笑了笑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沒多久,在二牛的號召下,不少的村民開始幫忙牽牛到山上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些山也是連綿起伏的,有十多座呢,目前這幾百頭牛還是可以應付的,加上先前用了玉石空間的水,青草長的十分的茂盛,這些牛一進山,就開始自主的啃食了起來,看它們的樣子,吃的挺歡實的,胃口都很不錯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為了避免在同一個地方啃草,會讓草長的太慢了,夏陽吩咐村民們把牛分散,要達到每座山林里都有牛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也牽了幾頭牛,正在觀察它們呢,二牛就突然氣喘吁吁的跑過來了,滿頭大汗的說道:“陽哥,打你電話打不通,那邊的山上出事情了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估計山里信號差,什么事?”夏陽心里一緊,這才開始,怎么就出事了,他隱約覺得不安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二牛上氣不接下氣的,說道:“有幾個人來阻止我們放牛,還聲稱要見負責人,要不然就把這里給查封了,還要把牛給牽走呢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豈有此理,有這樣的事情?”夏陽立刻跟著二牛小跑了過去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遠遠的就看見,在一座山頭上,有幾個村民和一群鬧起來了,那幾個人好像是什么干部似的,正在氣勢洶洶的吼呢,還準備把牛牽走,但是村民們不依不饒的,跟他們在理論呢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都住手,你們是干什么的?”夏陽打量一眼那些人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其中一個帶頭的,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是這里的負責人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對,我是夏陽這里的負責人,你們是誰?”夏陽覺得是來者不善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時候里面的一個干部瞪了夏陽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原來你就是夏陽,你什么語氣,這是我們光華鄉的副鄉長郝仁,給我放尊重點,明白不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光華鄉?你們的鄉長姓鄭?”夏陽隱約明白點什么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帶頭的那個叫郝仁的,摸了摸自己的大背頭,冷笑道:“算你識相,就是鄭鄉長派我們來的,你可知道,你這兩座山是屬于我們光華鄉的地界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二牛一聽,忍不住了,氣呼呼的說道:“什么你們的地界,那又咋滴啦?俺陽哥都承包下來了,管你們什么事情?再鬧,俺可不客氣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一邊去,這里沒你說話的份,你們說承包就承包了,誰批準的?”郝仁怒目圓瞪的吼了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算是明白了,這分明是來鬧事的,先前去找鄭鄉長,就覺得不對勁,當時簽字就不情不愿的,這會兒又找人過來鬧,這其中必然有文章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想了想,夏陽冷靜的說道:“郝副鄉長是吧?這里的確是你們鄭鄉長簽過字的,怎么現在又鬧這一處,有意思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簽字了又怎么樣,這是上級的命令,不知道現在封山育林嗎,你夏陽膽子不小,還敢來放牧,告訴你吧,識相點的,立刻把這里撤掉,牛都牽走,想在我們光華鄉搞事,你還嫩了點。”郝仁怒氣沖沖的呵斥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就是,真是膽大包天了,趕緊走。”其他幾個干部也跟著起哄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二牛就不服氣了,挽著袖子倔強的說道:“你們誰敢動,俺跟誰拼了,還講不講道理了,有本事你們鄭鄉長別簽字啊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幾個村民也非常的不悅,雙方吵吵嚷嚷的,就差要動手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知道動手不好解決問題,他們敢來鬧,其中必然有蹊蹺,要不然這個副鄉長也不會來殺個回馬槍了,于是說道:“大家先冷靜點,郝副鄉長,你說這事打算怎么處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怎么處理?先把你們村的村長找來。”郝仁氣惱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找村長就行嗎?”夏陽不以為然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郝仁白了夏陽一眼,說道:“你懂不懂規矩?你不找可以啊,我們就在這里不走了,看你們能把我們怎么樣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沒辦法了,就派人把村長王玉柱給找來了。王玉柱一看是隔壁鄉的副鄉長來了,腿就有點發軟了,說話都不利索,官大一級壓死人,他一個小村長自然蒙圈了,討好的說道:“哎呀,這什么風把郝副鄉長給吹來了?是來我們這黑土鎮視察的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簡直是無語了,王玉柱這什么能耐啊,要拍馬屁也不至于暈頭轉向啊,這是視察嗎,分明是來鬧事的,難道王玉柱就沒看明白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給了王玉柱一個眼色,然后說道:“郝副鄉長,這是我們村長王玉柱,現在他來了,你說吧,想怎么樣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郝仁完全沒把王玉柱當回事,鼻孔朝天的說道:“王村長是吧?你們黑土鎮和我們光華鄉也算是鄰居了,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,怎么你們鎮上的人這么不懂規矩,找個二愣子來我們管轄的地界放牧,破壞山林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郝副鄉長,這……”王玉柱一時語塞了,他誰都不敢得罪,是左右為難,詞不達意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怎么?沒話說了吧,我勸你好好管管,否則的話,只怕你們是吃不了兜著走。”郝仁擺著官架子,得意忘形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,是我們太魯莽了,你不要生氣,有話好好說。”王玉柱干笑了幾聲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沒想到他這么慫,立刻把王玉柱拉一邊去,責備道:“是什么是?找你來是解決問題的,你向著誰說話的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王玉柱蔫了,無奈的說道:“夏老板啊,當初承包的時候,我就說不好搞,我還在納悶呢,你怎么就能從光華鄉那邊把手續辦下來,現在問題來了啊,你不能怨我啊,我沒有提醒過你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提醒過了,說不是你的管轄范圍,這我知道啊,我可是找他們的鄭鄉長簽字的,而且土管所那邊也搞定了,誰知道會搞出這樣的事來?”夏陽也怪煩躁的,沒想到就幾座山林的事,要鬧這么復雜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沒辦法啊,誰讓這山林不是我們的地界呢,根本就不屬于黑土鎮了,那是人家光華鄉的啊,我勸你還是算了吧,別鬧大了,大不了你去承包其他地方的山。”王玉柱勸說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多不方便,再說我都搞好了,行了,這事你也甭管了,我管是誰的地界,這山林我是承包定了,別說是光華鄉的,整個縣城的地界,我將來都給承包了也不是不可能。”夏陽神情堅定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王玉柱眨了眨眼睛,不可思議的說道:“夏老板,你有雄心壯志,可我惹不起啊,我這馬上要退休了,你就當是看在我們合作那么久的份上,放我一馬吧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哎哎,你們商量好了沒有?到底撤不撤?”那邊,郝仁開始不耐煩的嚷嚷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還沒說話呢,王玉柱突然捂著肚子,難受的說道:“哎呦喂,我這肚子突然很疼啊,郝副鄉長,實在是不好意思,我就失陪了,老毛病犯了,你多擔待著點,還請原諒啊,我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話語剛落,沒等幾個人反應過來呢,王玉柱跑的飛快,一會兒就沒影了,這事他可不想惹麻煩,這涉及到兩個地界的問題,現在人家來找事了,只怕是女鎮長蔡燕來了,也不好解決吧,更別說他一個小小的村長了,反正早點開溜為妙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簡直恨鐵不成鋼,不過這也沒出乎他的意料,王玉柱貪生怕死,必然就那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郝仁好像勝利的公雞一樣,得意忘形的說道:“夏陽,既然你們王村長都那樣了,你還有什么話說,走還是不走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郝副鄉長,這山林我是承包定了,手續我這里也有,你要是繼續鬧,我也不會退步的,如果覺得是租金的問題,我們可以商談下。”夏陽是故意這么說的,他心里有數,這沒幾個租金,不至于讓他這個副鄉長親自出馬,所以故意用激將法,想看看怎么回事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郝仁果然是惱羞成怒了,說道:“好你個夏陽,說了半天,你還是無動于衷,給你面子了是吧?你可不要仗著你認識你們鎮的鎮長,就可以無法無天了,逼急了,蔡燕也保不了你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一聽,疑惑道:“你這是什么意思,我沒明白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我告訴你,你這次簍子捅大了,你別以為你的手續是正規來的,我們鄭鄉長早就知道情況了,所以才讓我過來跟你說一下的,如果你不肯聽,只怕到時候連蔡燕都要連累,希望你好自為之。”郝仁板著臉,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這事跟蔡燕有什么關系?”夏陽問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郝仁非常的得意,笑道:“有沒有關系,你去問問她不就知道了嗎?反正這事我已經通知到你了,這幾座山林你也甭想用了,別跟我來蠻橫的,我不吃這一套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頓了頓,郝仁指著幾個隨行的干部說道:“你們就在這里守著,我還不信了,他們敢牽著牛從你們身上踩過去,走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說完,郝仁帶著兩個人離開了,走的時候還瞪了夏陽一眼,似乎在警告他小心點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留下來的幾個人就在那里攔著,橫眉豎眼的,氣焰囂張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二牛甩著膀子打算跟他們干,夏陽阻止了他們,說道:“讓他們守著吧,我們把牛先牽到別的山里去放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