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42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

第242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

書迷正在閱讀:
&;;nbsp;“這,這怎么可能呢,你們藏在哪里?”劉三戰戰兢兢的看著夏陽,這一切超出了他能夠理解的范圍。(шщш.щ舞若小說網首發)

  &;;nbsp;“一個你想破腦袋都不可能知道的地方。”夏陽笑了笑,拉著陳佳準備走。

  &;;nbsp;“你,你真的會魔術?”劉三還在猜疑著,卻見夏陽突然轉過身,嚇的縮成一團,說道:“你想做什么啊?”

  &;;nbsp;“吵死了,安靜點。”夏陽一腳就踩過去,劉三掙扎了幾下就暈過去了。

  &;;nbsp;而那邊,錢功成也是覺得難以置信,他惡狠狠的瞪著屏幕上的夏陽,恨不得馬上沖過去將他碎尸萬段。

  &;;nbsp;“錢功成,記住今天,再見。”夏陽對著攝像頭揮揮手,帶著陳佳大搖大擺的離開了。

  &;;nbsp;“混蛋,夏陽,老子跟你沒完,這次玩大了。”錢功成惱羞成怒,立刻沖著屬下們喊道:“你們這些混賬東西,他們明明還在包間里,快回去。”

  &;;nbsp;那些追出去的人都面面相覷的,可是老板的命令不敢不聽,就連忙朝會趕,當然,結果哪里還有夏陽和陳佳的身影呢,只有昏迷不醒的劉三。

  &;;nbsp;“夏陽,你剛才怎么做到的?”回去的車上,陳佳因為手還在發抖,都不敢開車了,自然將鑰匙交給了夏陽。

  &;;nbsp;“沒什么,是他們太笨了,所以沒找到我們而已。”夏陽隨口敷衍一句。

  &;;nbsp;陳佳哪兒肯相信,又問道:“那你先前的那些水果呢,又怎么不見了,肯定不會是你吃了的。”

  &;;nbsp;“有機會,我會告訴你的,現在我們是回我家里去,還是怎么樣?”夏陽轉移了話題。

  &;;nbsp;陳佳還沒換過神來,說道:“我覺得這次徹底的和錢功成鬧翻了,也不知道他會怎么對付我們呢。”

  &;;nbsp;“他要對付我們,還能夠怎么辦,只能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”夏陽知道這次事是鬧大了點,不過錢功成也實在是欺人太甚了,他想了想,擔心錢功成有所行動,就說道:“要不然,你先去我們村里唄,反正我爹準備見你。”

  &;;nbsp;陳佳噢了一聲,看著車窗外,拿出電話來,給福滿樓的經理打了個電話,安排了一下,就隨著夏陽到村里去了。

  &;;nbsp;老爹得知陳佳來了,喜出望外的,但是沒看見陳佳的父母,不解道:“怎么就來了陳佳一個人呢?”

  &;;nbsp;夏陽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,就看著陳佳。陳佳倒是胸有成竹的樣子,很自然的說道:“爹,他們暈車,來不了,再說家里還好多事呢,實在是走不開,改天吧。”

  &;;nbsp;“這樣啊,那你趕緊坐屋里休息會兒,我去做菜。”老爹說著把夏陽叫進去了,問道:“你怎么辦事的?不是說好了嗎?”

  &;;nbsp;“爹,人家陳佳父母可不比我們這里,在城里做大生意呢,哪兒能說來就來的,陳家可是個大家族,很多事挺復雜的。”夏陽心情復雜的說道。

  &;;nbsp;“好吧,那陳佳這次來住幾天?”老爹問道。

  &;;nbsp;夏陽看了看外面的陳佳,想起和錢功成鬧翻臉的事,說道:“還不知道呢,也許能住個三五天?”

  &;;nbsp;“住幾天都行,反正我們這里有地方,我可提醒你啊,不能同居,她懷著孕呢。”老爹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一臉的冷汗,干笑道:“老爹,你想的可真周到。”

  &;;nbsp;“臭小子,老爹可是過來人了,這算什么,這里不要你幫忙了,先去收拾房間去,柜子里有新被子,還有不少的孕婦用品,你趕緊去。”老爹催促道。

  &;;nbsp;“爹,你哪兒來的?準備的夠齊全的啊。”夏陽感嘆道。

  &;;nbsp;“那當然,我知道陳佳要來,專門讓人去買的,一想我要抱孫子了,就開心。”老爹樂呵呵的。

  &;;nbsp;夏陽見老爹那樣,心里怪不是滋味的,撓撓頭,心想等自己事業穩定了,別說一個孩子了,生個三五個的,讓老爹更加高興。

  &;;nbsp;不過很快夏陽覺得問題來了,陳佳來了,多少要住兩天,也好讓老爹安心,可是何小雅那里他怎么交待?這萬一誤會了怎么辦?

  &;;nbsp;真是怕什么來什么,這才張羅好,何小雅就回來了,她立刻跟陳佳打了個招呼,兩個人還聊了起來。

  &;;nbsp;這是夏陽最怕見到的,他出去的時候,他讓陳佳先坐會兒,然后讓何小雅跟他去一趟地里,等出了門沒多遠,夏陽停下來不走了。

  &;;nbsp;“怎么了夏陽?去地里做什么呢?”何小雅一副懵懂的表情。

  &;;nbsp;夏陽想了想,決定先老實交代,就把陳佳來這里的目的說了一遍。

  &;;nbsp;何小雅多少有點吃醋,撅嘴道:“誰讓你捅婁子的,你偏偏要讓陳佳來演戲。”

  &;;nbsp;“這可怨不得我啊,事發突然,我也沒辦法。”夏陽撓撓頭,很是無奈。

  &;;nbsp;何小雅嬌嗔道:“那我和你的事,你決定什么時候跟你父親說?”

  &;;nbsp;“我們?我們什么事?”夏陽故作無知的說道。

  &;;nbsp;何小雅臉一紅,焦急道:“你說呢?我們都那樣了。”

  &;;nbsp;“那樣了?”夏陽壞笑了一聲

  &;;nbsp;何小雅一跺腳,說道:“夏陽,你再這樣,我生氣了噢。”

  &;;nbsp;“好了,小雅,我不是故意的,這事遲早要攤牌,現在你得替我瞞著老爹。”夏陽勸說道。

  &;;nbsp;“那要瞞到什么時候呀,萬一瞞不住了呢。”何小雅無奈道。

  &;;nbsp;“那就真的要一個了。”夏陽脫口說道。

  &;;nbsp;何小雅一愣,說道:“要一個孩子?誰跟你要?你和陳佳?”

  &;;nbsp;“哪兒能呢,我和你啊,你不愿意?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&;;nbsp;何小雅俏臉一紅,難為情的說道:“討厭,誰跟你要個孩子嘛,才不呢。”

  &;;nbsp;“說不定你現在已經懷上了呢。”夏陽說著刮了一下何小雅的鼻子。

  &;;nbsp;何小雅又急又羞的,剛想說什么,夏陽的電話響了,是老爹催他們回去吃飯呢。

  &;;nbsp;夏陽和何小雅就回去了,這時候發現顧盼盼也回家了,這下可熱鬧了,三個女人圍著夏陽坐著,各懷心思。

  &;;nbsp;老爹自然是蒙在鼓里的,他就不停的讓夏陽給陳佳夾菜,何小雅和顧盼盼都有點不高興了。

  &;;nbsp;何小雅倒是還好,顧盼盼居然反其道而行,把菜朝夏陽碗里夾,還甜甜的笑道:“夏陽哥哥你多吃點,看你瘦的。”

  &;;nbsp;何小雅有點無味了,她隨便吃了幾口,就說吃飽了,然后意味深長的看了夏陽一眼,那意思很明顯,這爛攤子你自己收拾去吧。

  &;;nbsp;夏陽哭笑不得,暗暗叫苦,真想呼叫神明來救救自己。

  &;;nbsp;于是他一吃過飯,就干脆借口有事走開了,他到村里的后山去,然后帶著果苗和種子到玉石空間去,拼命的種植,忙的滿頭大汗的。

  &;;nbsp;大黃和小花看見主人忙的團團轉,好像故意將自己累垮似的,都嗚嗚的叫了起來,圍著夏陽轉悠,好像在問他有什么煩心事。

  &;;nbsp;夏陽大汗淋漓的,這才停下來,躺在河邊的草地上看天上,自言自語,又像是在對大黃說:“你說我要怎么處理這有點亂的關系呢?”

  &;;nbsp;大黃吐了吐舌頭,好像在笑似的,汪汪的叫了兩聲,然后歪著頭看夏陽。

  &;;nbsp;夏陽也只能跟它聊天了,就說道:“你想問我怎么了,告訴你吧,老子走桃花運了,家里三個女人,這戲唱的可歡實了,關鍵是老爹還不知道,估計要是知道了,要打斷我的狗腿。”

  &;;nbsp;大黃連忙后退,動了動它的狗腿,搖搖頭。夏陽笑了笑說道:“不是你的狗腿,你個兔崽子。”

  &;;nbsp;旁邊的那幾只正在看夏陽的兔子一聽,四散逃離。

  &;;nbsp;夏陽哭笑不得,撲通跳進河里去洗了個澡,游了一會兒,感覺舒爽了一些,看見那一群群動物在一切歡樂玩耍,心想也就這樣吧,愛咋咋地。

  &;;nbsp;好在一兩天都相安無事,這天下了一場大雨,過后,夏陽決定去看了看山林里的草長的怎么樣了。準備養牛的事情了。

  &;;nbsp;看過之后他比較的滿意,相比之前,這些草普遍上都長高了幾公分,也沒有幾天的功夫,這讓他很欣慰。

  &;;nbsp;再看看那些山凹里的堤壩也做起來了,里面也聚集了一些水,已經有了小型水庫的初步模樣了,他趁著沒人,去玉石空間里來回好幾趟,引進了一些里面的河水,兌在了一起。

  &;;nbsp;忙完了這些,夏陽就把二牛給叫過來了,說道:“最近新引來的那些牛怎么樣了?”

  &;;nbsp;二牛點點頭說道:“按照何小雅的吩咐,村民們照顧的好好的呢,陽哥你有啥吩咐沒?”

  &;;nbsp;“我決定把這些牛放進來了,你去安排一下,讓村民幫個忙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&;;nbsp;“沒問題,陽哥,還有啥事不?”二牛疑惑道。

  &;;nbsp;“上次你說的各村修路的事,去找過人了沒?”夏陽想起這件事來。

  &;;nbsp;“找過了啊,已經在安排了,俺也聯系了材料商,還有包工頭,過幾天就能夠開工了。”二牛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&;;nbsp;“那就好,行吧,你去忙吧。”夏陽說著點了一支煙抽起來,見二牛沒走,不解道:“還有什么事?”

  &;;nbsp;二牛嘿嘿一笑,狡黠的說道:“陽哥,俺聽說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啊,你真行啊。”

  &;;nbsp;夏陽一愣,焦急道:“胡說八道,你聽誰說的。”

  &;;nbsp;“陽哥,你還不承認呢,實話實說吧,我們兄弟又不是外人,這發展也夠快的,啥時候吃你們的喜酒呢?”二牛笑容滿面的,透著期待。

  &;;nbsp;夏陽哭笑不得,無奈道:“你小子整天想的什么,八字沒一撇呢,趕緊辦事去。”

  &;;nbsp;“陽哥,還不好意思呢,都住你家里了,村里人都傳開了,俺說你怎么和雨荷退婚了呢,看樣子你也是個負責的男人。”二牛說著還拍了拍夏陽的肩膀。

  &;;nbsp;夏陽一臉愁苦,皺眉道:“你哪壺不開提哪壺,去去,趕緊走。”

  &;;nbsp;二牛卻偏偏湊過來,一臉羨慕的說道:“陽哥啊,你咋還悶悶不樂的,你說這十里八鄉的,哪個男人有你這樣的福氣,家里住幾個女人,也不爭風吃醋,多好啊。”

  &;;nbsp;“好什么好啊,你別添亂了行不,我都愁死了。”夏陽唉聲嘆氣的。

  &;;nbsp;二牛眨了眨眼睛,故作神秘的說道:“陽哥,俺有個辦法,可以解決你后顧之憂,你想聽不?”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快3走势图 基本 好公司好股票推荐 湖北快3开奖号码 金证通股票配资合法吗 北京pk拾预测冠军公式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股票配资骗局解读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上海快三开奖基本走势图 炒股的人一生穷图片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漏洞 体彩环岛赛技术打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江苏11选5 4d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