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41章 不可思議

第241章 不可思議

書迷正在閱讀:
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都給我讓開,你們想怎么樣?”陳佳怒目圓睜,氣嘟嘟的說道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攤開手,故意咳嗽了兩聲,裝模作樣的說道:“陳大小姐不要動怒啊,萬一傷了和氣多不好意思,依我看既然來了,就把游戲玩一下,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是神經病嗎,還是閑著沒事干?”陳佳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伸手指了指房間里的攝像頭,說道:“你們看,這里是現場直播呢,我們錢少爺可在遠處看著好戲,如果不玩,我要怎么跟他交代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知道今天想走有點不容易,不過他毫不畏懼,掃視一下現場,說道:“你覺得就你們幾個人可以攔著我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哈哈大笑了起來,說道:“夏陽,知道你有點本事,上次那么多人都沒打過你,但是你再快,你還能夠快的過子彈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隨著劉三話語剛落,幾個人立刻從懷里掏出了幾把左輪,然后黑洞洞的對著夏陽和陳佳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立刻花容失色了,焦急道:“劉三,你怎么能夠亂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陳大小姐,我可不想傷害你,這是錢少爺的意思,所以請你們不要再抗拒了。”劉三得意忘形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面對這些武器,夏陽其實一點也不緊張,以他的能力,打倒他們是很簡單的,只不過因為陳佳在現場,萬一把他們逼急了,來一個狗急跳墻什么的,傷著了陳佳就不太好了。遲疑了一下,夏陽說道:“行吧,你說怎么個玩法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很好玩也很簡單,這陳佳不是開了個福滿樓嗎,那自然和吃有關了,比一下誰能吃唄,來啊。”劉三拍了拍手,很快幾個人抬著幾筐子水果進來了,放了下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接著說道:“夏陽,這些水果你很面熟吧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看了看,沒想到是自己的水果,說道:“當然,謝謝你花錢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陰冷的笑道:“不必客氣,最近聽說你的生意做的還不錯,其實吧,錢少爺還是挺關心你的,擔心你在規定的時間里無法趕上他,就讓我們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,不過你也別沾沾自喜啊,因為你要記住,錢少爺想辦你,那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,不過有件事你可能想不到,為什么跟你玩著玩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知道你們錢家有勢力,可不必那么猖狂吧?”夏陽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故作嘆息聲,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其實你可真夠笨的,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?錢少爺說過了,之所以給你們時間,是他也需要時間來等,等老爺子早點歸西,那樣的話,別說區區一個陳家,更別說你一個小農民了,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苦笑一聲,淡淡的說道:“還真是夠畜生的,這樣的關系也能夠利用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別他娘的廢話了,現在我們言歸正傳,在規定的時間里,誰吃的多,誰就算贏了,你要是贏了,就可以和陳佳安然無恙的走,如果輸了……”劉三故意欲言又止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輸了怎么樣?”夏陽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輸了的話,陳佳留在房間,給我們錢少爺跳個熱舞什么的,也算是給她一點小小的懲戒。”劉三說著看著陳佳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羞怒道:“劉三你個王八蛋,你是不是瘋了,你休想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陳大小姐,可不要害羞啊,你遲早也是錢少爺的女人,何必斤斤計較呢。”劉三笑的非常的陰險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丫的,只是想想看,還是穩住了情緒,說道:“那就來吧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吧,我說下規則,我們五個人,你一個人吃,時間為十分鐘,看誰吃的快。”劉三仰著鼻孔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一聽不樂意了,說道:“你這什么破規矩,完全是亂來,不公平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陳大小姐,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多了,你今天才知道嗎,你們別無選擇吧?”劉三指了指那些拿左輪的漢子們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行,我迎戰,可以開始了。”夏陽點點頭,走上前去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還真是不怕死啊,你們五個,跟他比劃一下。”劉三指著幾個人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那幾個人都是膀大腰圓,肚大腰粗的,一看就很能吃,起碼都是幾百斤的人了,隨著劉三喊開始,就狂吃了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為夏陽捏了一把汗,這分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但是夏陽卻不緊不慢,他把一筐子水果舉起來,意念一動,一閃,那水果就被他扔進了玉石空間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開什么玩笑,這玉石空間別說裝這么幾筐水果了,就是這整棟樓都不在話下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接下來如法炮制,幾個眨眼的功夫,夏陽面前的水果就沒有了,而且都是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的吃完了,你們還有不少呢。”夏陽假裝摸了摸嘴巴,好笑的看著那些還在狼吞虎咽的幾個人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揉了揉眼睛,其他人也揉了揉眼睛,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這,這怎么可能呢,你的水果呢?”劉三搖搖頭,跟不信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完了就是完了,我贏了,錢給我們,我們可以走了嗎?”夏陽很淡定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行,你一定是用了什么魔術和障眼法,夏陽你他娘的說,你做了什么手腳?”劉三氣急敗壞的,根本就不服輸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管我用了什么,結果已經是這樣了,你難道要耍賴?”夏陽毫不畏懼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還是不信,甚至讓人在房間里翻找,很顯然沒找到,他實在是有點意外,氣惱道:“夏陽,算你厲害,不過你別以為就這樣算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心有余悸,雖然她不知道夏陽怎么做到的,但是顯然不服氣了,氣呼呼的上前說道:“劉三你別得寸進尺,你們輸了就是輸了,要說話算話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算什么話?我說過不玩了嗎,還有一局,不如我們來點刺激的?”劉三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那這可是最后一局了,你若是再反悔,我必然跟你翻臉,別以為你們人多勢眾就了不起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少來嚇唬老子,由不得你。”劉三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下面就是賭膽量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怎么個賭法?”夏陽隱約覺得不太對勁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拿了一把刀出來,對著旁邊一個人說道:“他和你比,看誰心夠狠,敢對自己下手,才是真的漢子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那人毫不猶豫,說道:“我原以為錢少爺賣命,這個游戲自然不在話下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很好,醫院已經為你準備好了,不要你的命,錢也少不了你的,開始吧。”劉三把刀遞給了那人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那人立刻抓住了自己的手,咔嚓就把他的手指給剁掉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隨即疼的鬼哭狼嚎的叫了起來,滿地打滾,血流如注的,劉三揮揮手讓人抬了出去,笑道:“夏陽,下面該你了,如果你剁掉兩只手,算你贏了,怎么樣夏陽,你是不是輸定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可未必。”夏陽說著把刀接了過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一看,連忙喊道:“夏陽,你別亂來,劉三就是個瘋子,你還要陪他一起瘋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陳大小姐,不要激動,我量他也不敢砍。”劉三望著夏陽,催促道:“趕緊動手啊,磨蹭什么呢,記住,你要贏,必須剁掉兩只手,我看你怎么剁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沒說話,而是將刀舉到了自己的手指上,眼看就要剁下去了,卻是刀鋒一轉,身形一晃就到了劉三跟前,立刻扭住了他,并且將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有說過這樣比嗎?真是愚蠢。”夏陽冷冷的笑了笑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臉色陰沉,說道:“夏陽你什么意思,不想活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我也未必死。”夏陽怒目圓瞪,對其他人說道:“都退后,否則我弄死他,誰都別想好過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連忙跑夏陽旁邊去,劉三急的暴跳如雷,吼道:“夏陽你個兔崽子,你是活膩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你瘋了,玩的過火了。”夏陽也不管那么多了,揪著劉三的腦袋直接碰在了墻壁上,劉三頓時頭破血流的,隨即他將劉三血淋淋的腦袋對著攝像頭,說道:“錢功成,如果你在那邊看著,那我警告你,以后別耍這些伎倆,我們的賭約依然湊效,但是你記住,如果你再搞什么花招或者這些無聊的把戲,我會讓你后悔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混蛋,該死。”錢功成這會兒在那天大發雷霆的,直接一拳頭砸在了墻上,隨即他扯了扯領帶,一個更加毒辣的主意涌上了心頭,立刻對著電話吩咐道:“房間的所有人聽著,保證不傷害陳佳的情況下,可以干掉夏陽,打殘廢更好,至于劉三,也是該他效忠我的時候了,生死有命,動手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劉三自然從耳麥里聽見了,頓時渾身一抖,當他看見其他人都準備開火的時候,大喊道:“慢著,錢少爺,再給我一次建功贖罪的機會吧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就是個窩囊廢,我現在就想看見夏陽痛苦的樣子,你沒有機會了,動手。”錢功成怒吼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說時遲那時快,夏陽直接將劉三給扔了出去,他隨即牽著陳佳跳進了里面的一個房間,身后一道道火線竄了過來,打在了門上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閉上眼睛。”夏陽說著一把椅子扔向了窗戶,然后意念一動,摟著陳佳閃身進了玉石空間里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等那些人跑進來,卻發現空空如也,再看窗戶破裂了,他們很自然的就聯想到,夏陽應該是跳窗跑出去了,立刻拔腿就朝外面追趕了過去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而地上,劉三胳膊中了槍,耳朵也被打沒了,在血泊之中打滾,掙扎著喊道:“你們這些兔崽子,別扔下老子啊,送我去醫院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時候夏陽又和陳佳閃身出來了,陳佳還真聽話,她依然閉著眼睛,花容失色的說道:“怎么樣了夏陽,我們安全了嗎,他們走了沒有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可以睜開眼了,我們沒事了。”夏陽安慰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陳佳緩緩睜開眼,發現自己還在房間里,頓時疑惑了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而在血泊中掙扎的劉三,看見他們出來,好像見鬼了一般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