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40章 另有目的

第240章 另有目的

書迷正在閱讀:
&;;nbsp;夏陽到福滿樓的時候,陳佳早在門口等著了,她好像比夏陽還著急呢,一看見他,就有些懊惱的說道:“怎么回事嘛,你爸怎么又想起這事來了?”

  &;;nbsp;“換做是誰也要記掛著吧,怎么說我家就我一個獨子,我爹想抱孫子也情有可原,要不能夠鬧成這樣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”夏陽無可奈何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陳佳捂了捂額頭,很喪氣的樣子,看了看時間,說道:“這事我們路上說唄,我有點事要去辦一下,你跟我一起。”

  &;;nbsp;看著陳佳坐上了她的小車,夏陽就跟著坐上去了,問道:“你這是要去做什么?”

  &;;nbsp;“去要賬啊,最近有個客戶賒賬好多次了,也不還,而且這兩天干脆不接電話了。”陳佳有些焦急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吃驚道:“怎么著,你這里還可以賒賬吃飯?”

  &;;nbsp;“本來是不可以的,但是那是熟人,吃了好多次了,出手也大方,就是最近這段時間,一直欠著,一開始也沒有留意,昨天會計一算賬,不知不覺欠了幾萬塊了,我打電話居然不接,好在知道地方。”陳佳邊開車邊解釋。

  &;;nbsp;“這樣啊,你咋知道那人的住址的?”夏陽隨口問。

  &;;nbsp;“有名片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,只能去看看唄。”陳佳好像又想起什么來,問道:“對了,最近你的農產品好像在市面上變得多了起來,你又做宣傳了?”

  &;;nbsp;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夏陽說道

  &;;nbsp;“做這行的,有什么風吹草動我能不知道嘛,好多酒店都在用你的菜呢,甚至有些菜館都在用。”

  &;;nbsp;夏陽噢了一聲,笑道:“沒影響你的生意吧?”

  &;;nbsp;陳佳搖搖頭,說道:“當然沒有,畢竟我這里早,客戶穩定,而且這一片就我一家,再說市里那么多人吃飯,我這里根本就容不下呢。”

  &;;nbsp;“怎么聽你的口氣,好像不大高興呢,你不是準備開分店嗎?”夏陽疑惑道。

  &;;nbsp;陳佳嘆口氣,說道:“我也想過了,我就算發展的再好有什么用,還是逃不過我自己的宿命,我和錢家的事始終是我命里的劫數,只能指望你了,你現在是我唯一的希望,趁著這不到一年時間了,我要好好的享受人生,不要再那么拼命了。”

  &;;nbsp;“瞧你說的,就好像不信任我似的。”夏陽微笑道。

  &;;nbsp;陳佳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哪兒有不信呀,要是不信的話,人家會裝作懷了你的孩子?”

  &;;nbsp;提起這事,夏陽又想起了老爹的囑托,說道:“對了,這件事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

  &;;nbsp;“叫我父母去不可能了,如果隨便叫兩個人裝我的父母,那也太不道德了,可不能再騙你的父親了,否則的話,等真相大白了,他老人家肯定會雷霆大怒呢。”陳佳臉色有些凝重起來。

  &;;nbsp;夏陽撇嘴,說道:“是啊,我也不想繼續說什么善意的謊言了,那看來只能是再委屈你一下,繼續裝裝樣子什么的,該怎么做,你心里清楚吧?”

  &;;nbsp;陳佳微微皺眉,說道:“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唄,還能怎么辦?除非……”

  &;;nbsp;“除非什么?你還有別的辦法?”夏陽焦急的問道。

  &;;nbsp;陳佳呵呵一笑,說道:“沒有了,不管怎么說,你就剩不到一年時間了,不管是我的事,還是你自己的事,你都得有個交代。”

  &;;nbsp;夏陽點點頭,是啊,不到一年,他需要有翻天覆地的變化,首先要有足夠的實力能夠和錢家人抗衡,然后這一年里,得想個辦法讓老爹安下心來。

  &;;nbsp;“要不,到時候,你真給我們夏家懷個孩子算了。”夏陽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陳佳臉一紅,白了夏陽一眼,嬌嗔道:“那得看你的表現了。”

  &;;nbsp;“這么說,你還是愿意的?”夏陽笑道。

  &;;nbsp;“都說到時候再說了,你真煩人呢。”陳佳其實還是期待的,她也希望能夠獲得真正的自由,因為她明白,除非有一個真正的強者能夠保護自己,要不然,自己和錢家沒法斗,而且連家人也會被牽連。

  &;;nbsp;車子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,陳佳下來,朝里面看了看,說道:“應該是這里沒錯了,我進去問問看。”

  &;;nbsp;夏陽跟著下車,按照陳佳知道的地址尋過去,敲了敲門沒人開門,這讓陳佳有點沮喪,懊惱道:“好像不在家呢,也許地址是錯的,居然被騙了。”

  &;;nbsp;“為什么你不讓員工來要賬,非得自己跑一趟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&;;nbsp;陳佳苦笑道:“哪個員工愿意要賬呢,得罪人不說,要不找還擔心被我責備呢,說到底都是我大意了。”

  &;;nbsp;“沒事,幾萬塊對你來說也不叫事,我們還是回我的村里去,估計我老爹都等急了。”夏陽勸道。

  &;;nbsp;“也只能這樣了,走吧。”陳佳說著準備發動車子,手機響了起來,她一看,立刻接了電話,有些懊惱的說道:“是不是方老板啊,這幾天沒見你,電話也不接,我那福滿樓的賬你也該結算一下了吧,我也是小本生意,雖然我們是老熟人了,你也不該這樣對我吧?這以后還去不去我那里吃飯了?”

  &;;nbsp;“你說什么?”陳佳神色一變,點了點頭說道:“那好吧,你可說話算話。”

  &;;nbsp;夏陽等陳佳掛了電話,問道:“怎么說的?”

  &;;nbsp;“讓我去拿錢唄,他居然說是出差了,所以給忘了,現在的老板,就只記得當時的快活,也不知道別人的難處,看樣子以后還是不賒賬的好。”陳佳說著發動了車子。

  &;;nbsp;夏陽隨著她來到了約定的地方,是一個娛樂會所,在一個包間門口,一個胖子在那里等著他們,看見了陳佳,笑了笑,說道:“哎呀陳老板,這點事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,里面坐,我馬上給你結賬。”

  &;;nbsp;陳佳也沒多想,和夏陽隨著方老板進去,門突然就關上了,里面居然有一群人,立刻將他們給圍住了,一看就不懷好意,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。

  &;;nbsp;“怎么著?方老板這是什么意思?請我赴鴻門宴?”陳佳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方老板臉色很快就變了,冷笑道:“陳佳,你真以為我是在乎你那點錢呢,我就是想引你過來,好好的羞辱你一番,你說你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福滿樓嗎,差你那幾個錢,你還追著要,簡直把你陳家的臉都丟光了。”

  &;;nbsp;陳佳立刻聽出話中有話,羞怒的說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到底想怎么樣?”

  &;;nbsp;“我不想怎么樣,你想要錢是吧,其實很簡單,過了我這一關,你的錢自然是你的。噢對了,如果過不了呢,先前我在你那里消費了十多萬,你都要一起還給我。”方老板咬牙切齒的,非常陰狠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陳佳下意識的朝夏陽身邊靠攏,杏眼圓睜,說道:“方老板,我沒功夫跟你玩,如果你不結賬的話,我們警局見。”

  &;;nbsp;“少拿那些警察嚇唬我,你到現在還不知道我什么來路?”方老板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“不要拐彎抹角了,你到底什么目的?”陳佳有點茫然。

  &;;nbsp;方老板笑了笑,說道:“其實很簡單,我實話說了吧,我是劉三派來的,錢家的人,目的就是想跟你玩一下游戲。”

  &;;nbsp;“劉三,錢功成?”陳佳恍然大悟,羞憤的說道:“你們不至于這樣大費周章吧?有意思嗎,我們事先可是說好的。”

  &;;nbsp;方老板剛想說什么,里面的一扇門開了,一個瘦猴子一樣的男人走了出來,發出尖銳刺耳的笑聲,拍了拍巴掌,說道:“陳佳,你說你是多沒出息,幾萬塊錢,你就急成這樣,還親自出來要,噢,差點忘了,還把夏陽也帶來了,當初,我可是記得,這個夏陽信誓旦旦的說,要跟我們錢少爺斗,沒想到連幾萬塊錢也一起來要,你可知道,我們錢少爺喝一次茶都不止花這點,你們可算丟人丟到家了。”

  &;;nbsp;夏陽瞪了劉三一眼,諷刺道:“你不過是錢功成的一個狗腿子,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叫囂,不是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好幾個月嗎,你們就忍耐不住想要動手了?”

  &;;nbsp;“是又怎么樣,夏陽,我們就是想玩玩而已,沒別的意思,錢少爺吩咐了,上次的事他很生氣,后果有點嚴重,決定給你們點顏色瞧瞧,正好今天你來了,就把你們一起給請過來了。”劉三得意忘形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陳佳一聽,惱怒道:“劉三你個混蛋,你是不是在故意派人監視我?”

  &;;nbsp;“這都被你猜到了,要不然,怎么把你們兩個一起叫過來呢。”劉三冷哼道。

  &;;nbsp;夏陽算是明白了,剛好今天自己來找陳佳,那個所謂的方老板就給陳佳打電話了,也就是說,如果自己不出現,陳佳這錢估計不好要了。

  &;;nbsp;“為什么要這樣做,你們想怎么玩?”夏陽暗暗捏了捏拳頭。

  &;;nbsp;劉三拿著牙簽剔了下牙,瞪了夏陽一眼,說道:“沒有你在,不好玩啊,現在你們兩個苦命的鴛鴦既然都在,不如我們這樣,再做個游戲,上次錢少爺輸了,很沒有面子,這次我要替他贏回來。”

  &;;nbsp;夏陽搖搖頭,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我沒空跟你玩,你也別浪費時間了,把錢給陳佳,我們還有事辦,沒閑工夫個你胡扯八道。”

  &;;nbsp;“你是不敢吧?”劉三好笑道。

  &;;nbsp;陳佳一聽,火冒三丈,喊道:“劉三你夠了,那錢我也不要了,你回去轉告錢功成,讓他別再騷擾我了,否則休怪我魚死網破。”

  &;;nbsp;“陳大小姐,不要生氣啊,這樣就不好玩了。”劉三面目可憎的樣子。

  &;;nbsp;夏陽有點不耐煩了,說道:“你說你何必這樣拐彎抹角的呢,你想讓我來,還故意找人去陳佳的酒店吃飯然后欠賬?再引我們過來?”

  &;;nbsp;劉三嘖嘖嘴巴,好像喉嚨里裝了個老鼠似的,說道:“夏陽,你懂個屁,我這是故意讓這所謂的方老板去監視陳佳呢,吃飯是假,觀察她的動向才是真,怎么說她也是我們錢少爺未來的女人,萬一出了什么三長兩短的,我可怎么交待?”

  &;;nbsp;陳佳聽了非常生氣,說道:“夏陽,我們別理他,劉三就是個變態,我們走。”

  &;;nbsp;“想走?可能沒那么簡單吧?”劉三話語剛落,那些人就把門堵住了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