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39章 自己挖坑跳

第239章 自己挖坑跳

書迷正在閱讀:
&;;nbsp;夏陽和何小雅隨即展開了一場纏綿悱惻的愛之旅,這真是一個難以忘懷的美妙之夜,只屬于兩個人的地方,好像世界上的一切喧囂都不復存在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 .

  &;;nbsp;何小雅的嬌羞和溫柔,讓夏陽憐愛有加,他們隨后就互相依偎著,躺在河邊的草地上,仰頭看著頭頂,那是玉石組成的星空。

  &;;nbsp;“這月亮,怎么不一樣呀?”何小雅俏臉上還留著紅暈,她疑惑的眨著眼睛,一扭頭,就被夏陽再次親吻了一下,頓時又羞又急的。

  &;;nbsp;夏陽嘿嘿一笑,挑了挑眉頭,說道:“這是屬于我的星空,我可以把月亮給你摘下來,你信不信?”

  &;;nbsp;“亂講,越來越離譜了,我才不信呢。”何小雅搖搖頭,嬌嗔的撅著小嘴。

  &;;nbsp;夏陽刮了下她的鼻子,一抬手吹了聲口哨,就見那只金雕嗖的一聲劃過夜空,在他們頭頂盤旋了起來。

  &;;nbsp;“去,把月亮給我摘下來,送給小雅。”夏陽下達了命令。

  &;;nbsp;金雕立刻尖叫了一聲,撲騰翅膀飛往夜空,將那漂浮著的最大的一塊翡翠玉給叼了下來,如今的金雕早已經羽翼豐滿,抓力強大,很快就帶著那發光的玉來到了二人面前。

  &;;nbsp;何小雅簡直目瞪口呆的,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還揉了揉,然后小嘴微張道:“這,這怎么可能呀?我一定是在做夢。”

  &;;nbsp;“你的確是在做夢呢。”夏陽擔心嚇著何小雅,朝金雕揮了揮手,示意它把那所謂的月亮放回去了。

  &;;nbsp;然后一閃身帶著何小雅出去了,此時何小雅還有點驚魂未定的,她再一眨眼,怎么兩人還是在池塘邊上呢?

  &;;nbsp;“這,是怎么回事呀?”何小雅看了看眼前的村莊,還是熟悉的地方,而月亮呢,依然懸在夜空之上,難道剛才真的產生了幻覺?她狐疑的看著夏陽,有點茫然無措了。

  &;;nbsp;“沒事,我們該回家去了。”夏陽拉著何小雅朝家里去了。

  &;;nbsp;何小雅完全想不通怎么回事,問道:“夏陽,到底是怎么了呀?”

  &;;nbsp;“沒什么啊,都說了那是我秘密的地方,你可是除了我之外,第一個進去的人呢,很神奇嗎?”夏陽饒有興致的看著何小雅。

  &;;nbsp;何小雅一副懵懂的樣子,她挽著夏陽的胳膊,像是個好奇寶寶那樣,說道:“夏陽,你到底是什么人呀?”

  &;;nbsp;“我就是我啊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秘密嗎,那里就是我的秘密,一般人我可不告訴呢,以前我早準備帶你進去了,可惜擔心嚇著你,看看你這樣,估計是嚇著了吧?”夏陽笑了笑,覺得何小雅這個樣子真是可愛的很。

  &;;nbsp;“可是那里是怎么進去的呀,還有,那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何小雅很好奇的問。

  &;;nbsp;夏陽覺得還是不要說太多的好,以免何小雅接受不了,就說道:“以后慢慢告訴你吧,總之你別多想了就是,該休息了。”

  &;;nbsp;“嗯,那我去睡了。”走到門口,何小雅有點依依不舍的松開了夏陽的手。

  &;;nbsp;夏陽打趣道:“要不,我們一起?”

  &;;nbsp;“那怎么好嘛,你可真壞。”何小雅又羞又急的,擰了夏陽一下。

  &;;nbsp;夏陽正在躲避呢,抬頭就看見顧盼盼,正從二樓的欄桿上朝下看著呢,一副爭風吃醋的樣子。

  &;;nbsp;何小雅也覺得不對勁了,低著頭紅著臉就上樓去了,剛要和顧盼盼打招呼。

  &;;nbsp;顧盼盼冷哼了一聲,一跺腳,氣嘟嘟的關上了門,發出了巨大的響聲來。

  &;;nbsp;何小雅遲疑了一下,進房間去了,不過回想著剛才的情形,還是覺得很驚奇,很玄妙。

  &;;nbsp;夏陽聳聳肩笑了笑,去沖了個澡就進屋休息了,剛才和何小雅折騰的也夠嗆的,他倒是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。

  &;;nbsp;過了兩天,一切都正常發展,這天老爹找到了夏陽,說道:“陽陽,那邊的新農村差不多要完工了,你看看要不要準備點什么?”

  &;;nbsp;“這么快啊,爹你就是厲害。”夏陽暗暗高興。

  &;;nbsp;老爹一笑,說道:“那是,這都不叫事,想當年老爹我可是建筑能手,這十里八鄉的誰不知道我老夏的名氣,不過我還是享你的福,生了你這么個有出息的兒子。”

  &;;nbsp;夏陽很少聽見老爹夸獎自己,有些自豪感油然而生,問道:“爹,你說要準備一些什么,你安排就是了,我又不是特別的懂。”

  &;;nbsp;老爹想了想,說道:“我看不如你給工人們搞點紅包,也算是討個喜慶啥的,另外還得給村里開個會,分配一下新樓房。”

  &;;nbsp;“那行,就按照你說的做,錢都夠用吧?”夏陽問道。

  &;;nbsp;老爹點頭,說道:“還有多的呢,賬目我都給你算清楚了,誰家少出了多少錢,這里都有記載呢,你看看,心里好有個數就是了。”

  &;;nbsp;頓了頓,老爹又說道:“還有啥事沒有,這活一完了,我倒是覺得又閑得慌。”

  &;;nbsp;夏陽看了看老爹遞過來的本子,不得不佩服老爹的頭腦,這方面自己還真得多學習,收了賬本,夏陽說道:“爹,這段時間你也累了,多休息吧,我也沒啥事讓你做了。”

  &;;nbsp;“瞎說,你不是又搞了養牛和養蜂的項目嗎,我還要幫個忙什么的,我可是閑不住的人,老是去下棋,也不是個事。”老爹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撓撓頭,說道:“那過幾天再看,我先去做事了,你有事叫我。”

  &;;nbsp;“等會兒。”老爹叫住了夏陽,說道:“有件事我忘記問了,我那個兒媳婦陳佳呢,這兩天怎么沒看見過來?”

  &;;nbsp;提起這事,夏陽就頭大,他干笑了一聲,說道:“她在娘家歇著呢,爹你操那么多心做什么。”

  &;;nbsp;“你這不廢話嗎,我等著抱孫子呢,我知道你忙,你怎么不陪她一塊去,還有一件事,你和陳佳的父母說過沒有?你們準備什么時候結婚?”老爹不依不饒的問道。

  &;;nbsp;夏陽不善于撒謊,尤其是對著自己老爹,更加的不自在了,思前想后的,只好說道:“爹,結婚還早呢,不急,等我把這兩個項目搞穩妥了,再說也不遲。”

  &;;nbsp;夏陽說著就要走,被老爹給拉住了,他虎著臉說道:“你小子長能耐了?你賺錢我不反對,可是人家陳佳能等?到時候挺著大肚子怎么跟你結婚,一點不像話。”

  &;;nbsp;“爹,你就讓我自己做主吧,你忘記了,先前和雨荷的事,都鬧成什么樣了,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,這都是我和陳佳商量好的,她父母也同意呢。”夏陽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  &;;nbsp;老爹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雨荷那個事,我也是聽說了,在村里鬧的沸沸揚揚的,說起來我也是有點對不住老李頭了,可這沒辦法啊,都是你小子作孽的。”

  &;;nbsp;夏陽也覺得挺對不住雨荷的,現在想想看,那時候他去晚點,不知道雨荷會不會出生命危險,也不知道雨荷現在在做什么呢,原諒自己沒有。

  &;;nbsp;想到這里,夏陽苦笑了聲,說道:“爹,那還是因為你逼的啊,你說當初你不強制性的讓我們訂婚,哪兒會有這場事發生呢,現在你又催著我和陳佳結婚,萬一又搞出什么事來,后悔就來不及了。”

  &;;nbsp;老爹感嘆一聲,臉色變了變,說道:“好了,我不管你那么多就是了,不過你改天讓陳佳過來,最好把他父母叫來,我看你也不知道怎么談這個事,就讓我和她父母商量,至于來回的車費,我們給報銷就是了,你聽見了沒?”

  &;;nbsp;“爹不必那么麻煩吧?這好像不是很方便。”夏陽撓撓頭說道。

  &;;nbsp;“就這么說定了,我可等著,你別出什么幺蛾子。”老爹很執著。

  &;;nbsp;夏陽擔心繼續說下去,反而是越描越黑,引起了老爹的懷疑,點頭道:“那行唄,我這就去安排。”

  &;;nbsp;“還安排什么,馬上打電話啊,就叫她來。”老爹非常嚴肅。

  &;;nbsp;夏陽簡直哭笑不得,只好打給了陳佳,剛接通喊了一聲,電話就被老爹給奪去了,老爹興高采烈的說道:“陳佳啊,是我啊,對對,你在娘家還好吧?”

  &;;nbsp;“啊,是夏叔……是爹呀。”陳佳非常的意外,不過以她的聰明才智,立馬就明白過來了,改了口,又說道:“怎么了呀,有事嗎?”

  &;;nbsp;“你抽空把你父母帶來啊,我想跟他們商量下你和夏陽的婚事,指望你們年輕人啊,什么都不懂呢,就這么說定了。”老爹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陳佳有點蒙圈了,支吾道:“爹,這個,我有點不太方便呢。”

  &;;nbsp;“是不是孩子懷著很鬧啊,不要緊的,我讓夏陽來接你們,趁早點,要不就今天也行,就這樣啊我等著你們。”老爹也不等陳佳同意,把電話給夏陽了。

  &;;nbsp;隨即又說道:“去吧,馬上去接他們,我去準備一下,她父母吃得慣我們這里的菜吧?”

  &;;nbsp;“這,應該吧,我不知道呢。”夏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,這謊言真是無底洞啊,挖坑把自己埋了,跳不出來,要怎么收場呢。

  &;;nbsp;“你說你連自己丈人丈母娘的胃口都不知道,你怎么追到陳佳的,臭小子,快去快回,還愣著做什么。”老爹催促起來。

  &;;nbsp;夏陽覺得自己挺矛盾的,真想跟老爹攤牌,不過那樣估計老爹會氣的吐血,要自己下跪還是輕的。

  &;;nbsp;“我知道了爹,我這就去。”夏陽敷衍了兩句,剛收拾一下準備出門,才開著車,陳佳的電話就打過來了。

  &;;nbsp;“夏陽,你爹在邊上沒?”陳佳小聲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覺得怎么現在好像做賊似的呢,說道:“沒呢,他非讓我過來,看這樣子,我不來不行,你不來也不行,至于你爸媽,你說怎么辦?”

  &;;nbsp;“那你來了我們再商量吧,你爹也不容易呢,我在福滿樓等你。”陳佳說著掛了電話。

  &;;nbsp;夏陽苦笑了一下,只好加快車速去找陳佳了,路上他還在想,這要怎么自圓其說呢,老爹這是趕鴨子上架啊,自己說什么謊不好,真是活該啊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