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35章 仇人見面

第235章 仇人見面

書迷正在閱讀:
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找蔡鎮長,你是?”鎮里的辦公大樓,門衛看見了夏陽,隱約覺得有些眼熟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是夏陽,她在這里吧?”夏陽微微一笑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門衛恍然大悟,一拍腦袋說道:“哎呀呀,瞧瞧我這記性,你可不就是夏陽嗎,我居然給忘記了,真是罪過啊,你稍等,我馬上給你聯系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的,多謝了。”夏陽等在那里,因為方才打電話蔡燕沒有接,所以只好讓門衛幫忙,畢竟是內部人,還是方便一些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門衛很快過來了,說道:“夏老板,蔡鎮長在開會呢,說是需要幾分鐘,你稍等片刻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點點頭,準備去接待室,這時候就遇見了副鎮長楊武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另個人一對眼,那真可謂是冤家路窄,仇人見面分外眼紅,那楊武正橫眉豎眼的,瞪著夏陽,沒好氣的說道:“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你這個白癡,這是吹的哪門子歪風邪氣,我今天出門沒看黃歷,真是晦氣啊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也是很討厭楊武正的,聽他陰陽怪氣的語調,渾身不舒服,冷笑道:“那你走路可得小心了,搞不好出門就遇見事,可能被撞也說不定,記得看路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說什么?夏陽你太放肆了吧?是不是很欠揍?”楊武正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嗎?你可以再讓大金牙找人過來,我是無所謂的。”夏陽滿不在乎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大金牙?我還用找他嗎,他要是出面,你早該死翹翹了。”楊武正惱怒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好笑道:“只怕他好像出過面了吧,上次交警的事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有你的份兒,不是你這個副鎮長撐腰,他們交通所有這個膽子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一愣,鼻孔朝天的說道:“是又怎么樣,你有什么證據嗎,沒有就不要睜眼說瞎話,夏陽我告訴你,你得意不了多久,總有一天你會跪地求饒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就走著瞧唄。”夏陽說著也不理會,還是辦正事要緊,他想過去,沒想到楊武正把他的路攔著,夏陽朝左邊走,楊武正也朝左邊走,分明是故意為難他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?”夏陽停了下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得意忘形的說道:“這里是什么地方,你又算什么東西,不長眼的給我滾開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該滾的只怕是你。”夏陽話語剛落,一個箭步沖了過去,直接撞翻了楊武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在地上真的打了幾個滾才站起來,揉著疼痛的腰桿,暴跳如雷,吼道:“夏陽你這個混蛋東西,算你有本事,你給我站住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毫不畏懼,站定了,說道:“我在這里呢,你想怎么著吧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不是夏陽的對手,卻不服氣,揮揮手朝幾個保安喊道:“你們都愣著做什么,沒看見這個人在搗亂嗎,我以副鎮長的身份命令你們,馬上將他給趕走,否則的話,將你們都開除滾蛋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幾個保安面面相覷的,立刻過來圍住了夏陽,正要動手呢,那邊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喝聲:“都住手,你們把這里當什么了,這里是機關單位,丟人現眼的,像什么話,以為你們是街上的那些流氓地痞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眾人回頭一看,女鎮長蔡燕來了,立刻都泄氣了,幾個保安也耷拉著頭,比較官大一級壓死人,蔡燕的話他們誰敢不聽,都為難的看著楊武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沒聽見我說的話嗎,都給我走開。”蔡燕氣惱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只好朝幾個保安使眼色,捂著腰桿,咬了咬牙齒,卻也不敢在蔡燕面前明目張膽的發怒,憤憤不平的說道:“蔡鎮長,夏陽故意來鬧事,你看看,還把我給打了,你說怎么著吧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嗎?楊副鎮長自己做了什么,別以為別人沒看見,這件事我會處理的,你先去忙你的事吧。”蔡燕板著臉,絲毫不在乎的樣子,事實上她剛才的確是看見那一幕了,這才急匆匆的趕過來的,比較這里是工作的地方,鬧出這樣的事,有點說不過去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也心中有數,蔡燕明顯是偏袒夏陽的,只好不服氣的瞪著夏陽,說道:“你給我等著,早晚有一天,你會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說完,楊武正就拍了拍身上,灰溜溜的離開了,立刻給大金牙打電話了,出門回頭看了看,進了車里,說道:“金老板,我的計劃已經出來了,剛才還遇見夏陽那個王八蛋了,無論如何我咽不下這口氣了,我們一定要干掉他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沒問題,我正為這事謀劃呢,你過來我們一起商量怎么對付他。”大金牙氣呼呼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楊武正掛了電話,仇恨的看了看遠處的夏陽和蔡燕,捏了捏拳頭,陰冷的笑道:“你們兩個賤男女,不會讓你們過多少好日子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夏陽,沒事吧?來了多久了?”蔡燕看了看夏陽,領著他朝辦公室去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也沒多久呢,沒想到遇見楊武正,還故意挑釁。”夏陽苦笑了一下,打量一眼蔡燕,幾天不見,她還是那么干練,還是那么充滿氣質美,緊繃的短裙,白皙的美腿,還有傲人的上圍,十分的惹眼,尤其是那干凈端著的俏臉,更是奪目三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哎,他那個人,你又不是不清楚,就是睚眥必報的人物,估計早對你恨之入骨了,都是因為我而起的,老是給你惹麻煩,我也很窩火的,只可惜他是副鎮長,多少要給他一些面子的。”蔡燕有點無奈的皺了皺秀眉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撇撇嘴,無所謂的說道:“那有什么呢,這種人不會有好下場的,我們不必為他影響自己的情緒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嗎,那他最近沒有跟你鬧什么矛盾,我是說除了今天,我聽見你們說大金牙了,是出了什么事嗎?”蔡燕疑惑的問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笑了笑,把大金牙找人扮演交警報復自己的事說了一遍,又說道:“事情也就這樣了,不過也算是過去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豈有此理呢,你當初為什么不告訴我,我要給交通所的打電話質問一下。”蔡燕說著就要拿出手機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攔著她,說道:“不必了,已經過去了就算了,再說你打給他們,也不會承認的,還鬧那么大的麻煩,何必呢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怎么行,我們可是有原則的,這明顯是濫用私權呀。”蔡燕非常羞怒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么多單位部門,你管的過來嗎,你也是清楚的,哪個當官的,是絕對清廉守法的,只怕是非常的少吧,你就算今天找了麻煩,又不能怎么樣,就算是彈劾掉所長,那到時候新上任的,還一樣貪贓枉法呢,何況還有那么多的官,你根本就顧不過來的,你心里想必是非常的清楚吧?”夏陽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還是把手機掛了,捂了捂額頭,憂心忡忡的說道:“這也是我擔憂的問題,即便是我們出臺再多的方案,下面的人不去實施,比如說各部門,那些鄉長村長之類的,等到了村民或者是鎮上的居民那里,完全是變了性質了,現在做件事真是比較的難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接受現實吧,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,我們不談這個復雜的問題。”夏陽勸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點點頭,想起了什么來,問道:“怎么樣,你今天來找我是做什么的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,還是找你商量一下,看看有沒有空去找吳建樹,畢竟你出面的話,事情好辦多了,我和他就打過一次交道,要難辦一點。”夏陽說明了來意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找他購買水果盆景吧,這事情簡單呀,你直接去找他,我給他打個電話就行了,以后你不來找我也行的,他還是可以信任的。”蔡燕很認真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我也知道的,不過我也想順便來看看你,最近工作怎么樣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好像有些疲倦的樣子,揉了揉太陽穴,搖頭道:“還是不是那樣呀,我都好久沒有回去看看我爸爸了,他怎么樣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著呢,有吃有喝的,平時還出去玩玩,就是喜歡喝酒,好那么一口。”夏陽說著看著蔡燕,發現她臉色似乎不是很好,擔心道:“你是不是太累了,要不要請個假休息一下,我是沒有見過你這樣認真負責的鎮長,而且你還是個女人,身體哪里吃得消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苦笑了一下,突然咳嗽起來,然后又捂著肚子,皺著秀眉很難受的樣子。夏陽連忙問她怎么了,蔡燕從抽屜里拿出藥瓶來,打開后,發現空空如也了,咬了咬嘴唇,無奈的說道:“糟糕了,藥吃完了,真麻煩呢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是不是病了,為什么不請假休息呢?哪里不舒服的?”夏陽很是擔心,連忙扶著蔡燕,給她倒了一杯水喝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卻越來越難受了,額頭都是冷汗,有些痛苦難忍了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先前拿了一些藥喝,現在還沒好呢,也在想過兩天去檢查的,哎,怎么這樣難受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送你去醫院吧,你這樣會拖垮自己的。”夏陽說著就拉著她走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卻拒絕道:“我晚點還有個會議呢,而且還有不少文件沒看,去隨便吃點藥就行了,應該是小毛病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瞎說,現在還惦記什么工作呢,馬上跟我走。”夏陽的語氣不容置疑,立刻扶著她離開辦公室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蔡燕也有點堅持不住了,不再推辭了,跟著夏陽出去,順便跟助理打了個招呼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立刻開車送蔡燕去鎮里的醫院了,醫生過來問蔡燕怎么了,蔡燕說道:“小毛病犯了吧,你給開個藥就是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醫生一看,吃驚道:“你不是蔡鎮長嗎?你怎么搞成這樣了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卻焦急了,催促道:“醫生你給她做全面檢查吧,看看具體是什么問題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好的,蔡鎮長你隨我來。”醫生很快把蔡燕帶到了一個病房里,果然是鎮長的待遇還是有些不同的,居然安排了單間,而且里面的環境也很不錯的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很快,就叫了好幾個專家過來給蔡燕會診,忙前忙后的檢查了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一忙活,就好幾個小時,而夏陽為此隱約擔心起來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