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28章 分明是故意的

第228章 分明是故意的

書迷正在閱讀:
&;;nbsp;“那好吧,大概還需要多久才能完成呢?”夏陽問老爹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.

  &;;nbsp;老爹想了想,推測道:“我也算過了,依照目前的進度,大概要兩個星期左右吧,現在地基都打好了,已經在做主體了,然后是封頂工作,再就是裝修什么的。”

  &;;nbsp;“噢,能不能加快點進度?”夏陽問道。

  &;;nbsp;“咋了,那么急做什么,慢工出細活,這可不是著急的事。”老爹有些不解。

  &;;nbsp;夏陽解釋道:“主要是想早點讓村里的人住進來,到時候,也好給其他村做個榜樣,他們也會快點把地租給我們。”

  &;;nbsp;“這樣啊,我再催催他們吧。”老爹點頭表示理解。

  &;;nbsp;“嗯,那行,你注意身體,別逞強了。”夏陽勸道。

  &;;nbsp;“沒事,我就想找點事情做呢,有事做,我反而不那么無聊。”老爹眉開眼笑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這時候那邊有人喊老爹過去了,夏陽又叮囑了幾句,就打算去地里,這時候電話響起來了,拿出來一看是梅如煙打來的。

  &;;nbsp;“如煙姐,找我有啥事?”夏陽接了電話說道。

  &;;nbsp;梅如煙嬌嗔道:“哎呦,夏陽弟弟,人家想你了,給你打個電話不行嘛,瞧瞧你,這幾天也不給姐姐我打個電話說一聲,最近在忙什么呢?”

  &;;nbsp;夏陽笑了笑,聽了她那軟酥酥的聲音,有點受不住,說道:“還能做什么,當然就是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,對了如煙姐,市場推廣搞的怎么樣了?”

  &;;nbsp;“你就知道這些事,我正想跟你談這個呢,效果還算可以的了,我這次可是找你,讓你送幾十噸的蔬菜瓜果還有魚類過來呢,最好再送一些豬羊來,這邊銷售的很火爆哦。”梅如煙笑盈盈的說道。

  &;;nbsp;“真的假的,那我趕緊送過來了。”夏陽有些吃驚。

  &;;nbsp;“姐姐騙你干嘛呢,你得抓緊呢,我這邊的貨都不多了,等你的好消息呢。”梅如煙說著還一個飛吻。

  &;;nbsp;夏陽聽了心神蕩漾的,立刻安排卡車到村里來,又讓村民們搭把手,很快就裝了好幾車,然后親自押送到市區去了。

  &;;nbsp;正在路上呢,夏陽的電話又響了,是上次和梅如煙一起吃飯的那個酒店,那個老板叫程德保的,當時因為夏陽讓客人免費吃了一些自己的蔬菜瓜果,那個酒店生意突然就好的不得了。

  &;;nbsp;程德保這次打電話,還是因為這件事,電話一通就迫不及待的說道:“夏老板,你在忙嗎,跟你說件事唄,你那邊還有多少的存貨,我跟朋友們介紹了,他們要預訂很多,你要是不方便的話,我親自來一趟行不?”

  &;;nbsp;夏陽心想這事都一塊來了,就說道:“還有一些,你具體要多少,我正準備來一趟市區呢,要不順便一起送過來。”

  &;;nbsp;“那太好了,先來十噸左右吧,急著用呢。”程德保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  &;;nbsp;“好的,你等一會兒,我馬上就安排。”夏陽掛了電話,心里很高興,看樣子生意果然是來了,他連忙又安排了車,又重新裝車,然后一起開往市區。

  &;;nbsp;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出了村子,剛到了鎮子,準備過一座橋的時候,突然前面來了一隊交警,舉起了手勢,架起來欄桿了,示意車隊停下來。

  &;;nbsp;“停車,例行檢查。”一個交警神情嚴肅的喊了一聲。

  &;;nbsp;司機們只好把車給停了下來,一個司機下來說道:“我們這是運的蔬菜瓜果之類的,好像沒違反交通條例吧?”

  &;;nbsp;“都打開,讓我們看看。”領頭的交警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見被攔住了,擔心影響蔬菜瓜果的新鮮度,立刻下車去給交警發煙,領頭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交警,看樣子應該是個隊長,他看了看夏陽,沒好氣的說道:“別跟來這一套,配合檢查,都靠邊去。”

  &;;nbsp;“你幫幫忙,這都沒啥,真的。”夏陽盡量說著好話。

  &;;nbsp;“馮隊長,要沒車都檢查嗎?”旁邊的一個交警問道。

  &;;nbsp;“那是當然了,統統都查一遍。”馮隊長厲聲喝道。

  &;;nbsp;旁邊一個司機悄聲對夏陽說道:“這樣會影響比較大啊,我們這么多車,要是檢查一遍,起碼要一兩個小時。”

  &;;nbsp;夏陽點點頭,示意明白,他過去對馮隊長說道:“警官,你通融一下,我們這貨那邊等著要呢。”

  &;;nbsp;“跟我什么關系,我們是按照規章制度辦事,一邊去,統統都檢查,要仔細點都聽見了沒有?”馮隊長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見這個家伙軟硬不吃,有點著急了,問那個司機:“你們以前遇見過這樣的事嗎?”

  &;;nbsp;司機說道:“當然遇見了,不過一般給點紅包,他們隨便看兩眼就行了,這也是人之常情,畢竟都是要吃飯的,對不對?”

  &;;nbsp;“這樣啊,那我試試看。”夏陽說著從兜里掏出好幾百塊錢,過去對馮隊長說道:“警官,你看我們走一趟也不容易,要不你通融下,這是點小意思,給兄弟們喝點茶。”

  &;;nbsp;馮隊長毫不留情,推開了夏陽,說道:“少來,你這是想賄賂我是不是?”

  &;;nbsp;“當然不是了,我一點心意。”夏陽笑了笑。

  &;;nbsp;“一邊去,別妨礙我工作。”馮隊長瞪了夏陽一眼,然后去指揮其他人檢查。

  &;;nbsp;夏陽也很無奈,旁邊的司機說道:“夏老板,他該不會是嫌少了吧,有時候,個別的人呢胃口大一些。”

  &;;nbsp;“這樣啊,我明白了。”夏陽又多拿了一些出來,干脆一咬牙湊了兩千塊錢,心想這樣總夠了吧,于是過去又說道:“警官,讓兄弟們吃個飯什么的,希望別耽誤我們送貨。”

  &;;nbsp;馮隊長看都不看那錢,冷笑道:“我說你煩不煩呢,再這樣,我把你車都扣押了。”

  &;;nbsp;這下夏陽有點不知所措了,這個隊長還真難纏啊,看樣子不是錢的問題,搞不好這個人的確是奉公執法的,只好干看著,讓他們檢查。

  &;;nbsp;“沒想到這個人還挺廉潔的,夏老板,這就不好辦了,只能等他們檢查了。”司機撓撓頭顯得很無奈。

  &;;nbsp;夏陽看了看時間,希望他們快點,沒想到的是,他們慢悠悠的看著,本來可以一個人分一輛車檢查的,沒想到有一群人去看一輛車,都看了十多分鐘,還在里面挨個的翻找,就好像里面有什么違禁品似的。

  &;;nbsp;“不好了,夏隊長,他們這是在找茬啊,哪兒有這樣檢查的,這樣下去,半天時間都不夠啊,這下麻煩了。”司機很為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夏陽也算是看出來了,這些人好像有點找茬的意思,因為就在這期間,有好幾輛車過去了,也沒有攔下來。

  &;;nbsp;“你說這是怎么回事,你們以前遇見過嗎?”夏陽問司機。

  &;;nbsp;那司機撇撇嘴,說道:“我看這事懸了,一般這種情況,只有一種可能,夏老板你可能是被誰盯上了,故意舉報的,說懷疑你這車里有違禁品什么的,所以他們交警才故意來攔著你的,要不然,他們是吃飽了撐的,又不要錢,還在這里耽誤時間?”

  &;;nbsp;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想故意報復我?”夏陽恍然大悟道。

  &;;nbsp;“有這個可能吧,你仔細想想看,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,或者最近你得罪了什么人?”司機不愧是老江湖了,提醒了夏陽一番。

  &;;nbsp;夏陽想想,最近自己得罪的人還少嗎,如果有人想害自己,一個電話打到交警隊,那就夠自己受的了。

  &;;nbsp;看樣子,今天這關卡是不好過了,他立刻過去,找到了馮隊長,說道:“馮隊長,我們明人不做暗事吧,事情攤開了說,我覺得你是在針對我。”

  &;;nbsp;“你什么意思,誰針對你了,你這人懂不懂規矩,這是例行檢查,你別在這里妨礙我們工作。”馮隊長板著臉,十分的惱火。

  &;;nbsp;“你們工作,剛才都跑過去幾十輛車了,也沒看出跟我們這有什么不一樣的,你們怎么就不檢查了,專門盯著我的車,這分明是故意的對吧?”夏陽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  &;;nbsp;馮隊長白了一眼,怒氣沖沖的說道:“我還就是故意的了,你能怎么著,這是我的權利,你要不服氣,你可以投訴我,你現在就打電話啊。”

  &;;nbsp;夏陽這下算是恍然大悟了,這家伙就是要故意拖延時間的,就算是真的去投訴他,那可是件麻煩事,到頭來還不一定有什么結果呢。

  &;;nbsp;“馮隊長,凡事好說好商量,你這樣做是何必呢?真的要翻臉?”夏陽還是忍著怒氣。

  &;;nbsp;“我說你這個人煩不煩人,再啰嗦我把你也扣押了。”馮隊長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就在這時候,那邊一個交警喊道:“馮隊長,這個貨車的運輸量超標了,按照規定,應該要扣押。”

  &;;nbsp;馮隊長立刻過去,看了看,說道:“其他的車呢?檢查一下。”

  &;;nbsp;“所有的車都超標了,全部都要扣押。”一個交警說道。

  &;;nbsp;“那就扣押了,都帶到所里去,你們幾個司機都過來。”馮隊長怒吼了起來。

  &;;nbsp;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怎么就超標了?”夏陽一看頓時不樂意了,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,拖延時間就算了,居然還要扣押。

  &;;nbsp;馮隊長冷言冷語道:“就是要扣押,你說怎么著吧?”

  &;;nbsp;夏陽心想這分明是故意的,可是又沒辦法,只好說道:“馮隊長,你這未免太過分了吧,我們可是真有急事,你這樣一來,我還怎么做生意?”

  &;;nbsp;“管我什么事,你們再不按照我說的去辦,就立刻拘留你們,送派出所去。”馮隊長很固執的說道。

  &;;nbsp;幾個司機也不敢招惹,只好上去開車。

  &;;nbsp;夏陽真是焦急萬分,可是還得隨著他們去做什么調查,他心里氣的不行,真不知道是誰在當中搞鬼的。

  &;;nbsp;隨著他們到了交通所里,馮隊長親自來審問夏陽,他背著手,裝模作樣的說道:“身份證和所有駕駛證都拿出來,還有,告訴我們你送這些貨去哪里,做什么用,你要是不老實的交代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&;;nbsp;“你就說想怎么著吧。”夏陽氣呼呼的說道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