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27章 難解的結

第227章 難解的結

書迷正在閱讀:
nbsp;nbsp;nbsp;nbsp;“蠻子你一邊去,別在這里搗亂,要是雨荷有什么三長兩短,你付不起責任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 .”夏陽白了蠻子一眼,緩緩的朝房子靠近,他已經蓄勢待發,隨時打算沖上去將雨荷拉下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說什么?我是在搗亂,要不是因為你,雨荷才不會這樣的,你就是個不負責的男人,我當初也是瞎了眼,不該把雨荷讓給你的。”蠻子氣勢洶洶的,很不服氣的瞪大眼睛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懶得理會他了,他時刻在觀察雨荷的動靜,可沒想到蠻子不依不饒的,過來推了夏陽一把,惱怒道:“老子不是跟你說話嗎?你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你為什么要跟雨荷退婚,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混蛋東西,你是不是欺負她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讓開,我不想跟你爭論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。”夏陽忍著怒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蠻子好笑道:“你心虛了吧,當著大伙的面你說說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要是不交代,老子今天肯定饒不了你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低吼道:“蠻子,這事等會兒再說,救雨荷要緊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蠻子一拳頭砸在了夏陽身上,氣勢洶洶的說道:“說你娘啊,老子現在就要你解釋,你要么給雨荷道歉,要么答應她馬上娶她,要不然老子今天跟你沒完沒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本來就憋著一團火,被蠻子這么一攙和,他火冒三丈的,吼道:“你再動一下手試試看?別給臉不要臉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以為老子怕你,有本事你打老子,來啊。”蠻子挑釁起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一拳頭就過去了,蠻子牙齒飛出去兩顆,人踉蹌了幾下,徑直栽倒在地上了,還沒有緩過神來,就被夏陽一腳給踩住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警告道:“前幾次是不是沒被打夠,一點也不長記性,趕緊滾一邊去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蠻子很不服氣,爬了起來,再次朝夏陽沖過去了,一邊揮舞拳腳,一邊喊道:“老子跟你拼了,今天不要命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還真是不想傷到他,推了一下,說道:“你別來了聽見沒有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老子就要來,打啊,繼續啊。”蠻子紅了眼,再次撲了上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下村里的人都炸開了鍋了,雨荷簡直急的不行,跺著腳說道:“你們別打了,快點住手呀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可是蠻子已經發了狂了,哪兒肯善罷甘休呢,他繼續朝夏陽沖過去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緊咬著嘴唇,下意識的走了兩步,沒想到腳下一歪,整個人踉蹌著朝樓下栽倒了下去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人群里發出一聲驚呼,老李頭和雨荷娘嚇的癱軟在地上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說時遲那時快,夏陽一胳膊肘把糾纏不清的蠻子給打飛了,噌噌幾下,跟猴子一樣爬上了樓頂,就在雨荷掉下去的一剎那,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,縱身跟著跳下去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空中的時候,夏陽將雨荷緊緊的摟在了懷里,一咬牙,硬生生的磕在了樓下的石頭上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好在他手臂力量大,一手摟著雨荷沒松口,一手撐著地面,這才讓腦袋沒磕在石頭上,只是身上傳來了一陣劇痛,也不知道傷的怎么樣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在驚慌失措之中,緊緊的依偎在夏陽懷里了,只覺得很溫暖很安全,真希望這一刻可以永久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不過當她緩過神來,發現夏陽痛苦的樣子,還有身上摔出來的傷口,頓時目瞪口呆的,眼淚嘩啦的就落下來了,緊咬著嘴唇說道:“夏陽,你沒事吧?疼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還好,你沒事就行。”夏陽忍著劇痛,苦澀的笑了笑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雨荷說著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:“你們快來呀,送夏陽去看醫生啊,求你們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時候老李頭和雨荷娘都過來了,見女兒沒事,連忙抹眼淚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村里的人立刻過來幫忙,把夏陽扶了起來,這時候蠻子在旁邊看著,還想沖過來,被村里人攔住了,他們都讓蠻子不要添亂了,蠻子好像成為了眾矢之的,千夫所指一般,自討了沒趣,碰了一鼻子灰,最后是悶悶不樂的在旁邊干看著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夏老板,你這傷的挺重的啊,快點去診所看看吧。”村民們都很擔心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不必了,一點小傷。”夏陽搖搖頭,揉了揉后背,伸手一摸,不少的血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要去的,一般人恐怕已經摔死了,何況你還抱著雨荷落下去的,這可不得了啊,大家搭把手,我們把夏老板送去。”村民們七手八腳的,爭先恐后的來將夏陽扶著,非把他送到村里的診所去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一邊流淚一邊在后面跟著,她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,低著頭,不停的哭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診所里的醫生看了看夏陽的上,上了藥,擔心道:“也不知道摔了骨頭沒有,我看還不如送去鎮上的醫院去檢查一下,拍個片子,也好安心一點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是啊,夏老板,我們叫車送你去吧。”村民們都很關心,要知道夏陽可是幫了他們不少的忙,整個村的大半土地都租給夏陽了,每個月拿的租金都頂得上他們一年的收入了,雖然出了這樣的事,他們也沒有說三道四的,反而很理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倒是有些愧疚,說道:“我真沒事,你們都回去忙吧,我想和雨荷單獨聊會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這樣啊,好吧,夏老板,你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,一定要去醫院檢查啊,你可不能有事。”村民們叮囑了一番,都散開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老李頭和雨荷娘對視了一眼,他們想說什么,卻沒說出口,只是看了看雨荷,然后嘆口氣,先離開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就在診所門口,眨著淚眼看著夏陽,表情非常的復雜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起身走了出去,回頭說道:“走吧,我們是該聊一會兒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抹了抹眼淚,跟著夏陽,朝村里走,這是一條小路,綠樹成蔭,基本上沒什么人,顯得很安靜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這時候陽光很好,天藍水清的,夏陽停了下來,回頭看著雨荷,在想著怎么開口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兩手摳著衣服角,緊咬著小嘴,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,臉頰上還掛著淚痕,支吾道:“我錯了,我不該那樣的,幸好你沒事,要不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都過去了,雨荷,你是認真的嗎?如果我不來,你真的會跳下去對不對?”夏陽想起剛才的事,心有余悸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點了點頭,幽怨的說道:“你不要人家了,我活著也沒有盼頭了,所以越想越急,就覺得還不如死了可能就一了百了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哎,你太糊涂了,答應我,不要再做傻事好嗎?”夏陽安慰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很委屈的說道:“可是你不要我了,我不知道該怎么辦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把她的手握著,凝視著她,然后給她擦了眼淚,摸了摸她的頭發,說道:“傻瓜,為了我去死,根本不值得,世界上好的男人多了去了,我這樣的人,你又不了解,你可能就是一廂情愿而已,明白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不,我就是喜歡你,我這輩子都不會對別的男人好了。”雨荷很堅定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你答應我,不能再做傻事,行嗎?然后再找個對你好的。”夏陽商量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搖搖頭,說道:“我不,我只要你,我的心里已經裝滿了你,不可能容得下別人了,夏陽,我知道你不喜歡我,我沒資格,我也不漂亮,可是我這輩子也要等著你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聽了心里有些酸,說道:“你這是何必呢,再說你也很漂亮,村里人誰不說,你可是這十里八鄉的美人呢,是我沒這個福氣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你為什么不喜歡我呢,我到底哪兒不好了,你說,我改還不行嗎?”雨荷很期待的看著夏陽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哪兒都好,是我不行,我是個花心大蘿卜,我還非常的忙,跟你不適合。”夏陽都不知道該怎么勸她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立刻捂著他的嘴巴,說道:“我不許你這樣,你就是我心里最好的男人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看她那樣,心生憐惜,將她擁在了懷里,說道:“你可真傻,我要怎么說你才聽呢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我不聽,我真想就這樣一直抱著你。”雨荷露出了幸福的笑意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我們以后怎么辦?”夏陽無奈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雨荷好像早就有答案了,像是個貓咪一樣依賴著夏陽,喃喃道:“我是不會放棄的,雖然退婚了,可在我心里,我就是你的女人了,不管你怎么樣,我都會一樣想著你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可是你這樣,我會很為難的。”夏陽感嘆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你可以不管呀,你就當沒有我這個人,我想你了就會來看你的,你不是也認識很多漂亮的女人嗎,給你打工的那個何小雅,還有新來的顧盼盼,還有幾個從外面來的,你就像對她們一樣對我吧,只要你別不理我就好。”雨荷顯得很焦急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沒想到她會說的那么卑微,那一刻他還真有點動容,苦澀的笑道:“好吧,既然你都這樣說了,那就這樣吧,不過你要開心的活著,明白嗎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嗯,我會的。”雨荷說著突然踮著腳尖親了夏陽一口,俏臉一紅,低著頭就小跑開了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不由愣了愣,回味著剛才的那個吻,他撓撓頭,有點不知所措了,自己到底哪兒好了,值得這個傻女人這樣去做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回到村里后,夏陽先去看了看新農村建設的進度,看見老爹正在指揮現場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老爹見夏陽過來了,問道:“今天不忙了,地里都弄的怎么樣了?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還行,我來看看,爹這里怎么樣了?”夏陽看了看熱火朝天的工地,不少的工人在忙碌著,井然有序的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那還用說,好著呢,有我在你就放心吧,這點房子算什么,想當年我走南闖北的,比這規模還大的房子我都做過。”老爹笑容滿面的說道。

  nbsp;nbsp;nbsp;nbsp;夏陽點點頭,關心道:“你身體怎么樣呢,要不然我找別人來把關,你回去歇著去。”

  nbsp;nbsp;nbsp;nbsp;“瞎說,我身體好著呢,我就是閑著沒事做。”老爹樂呵呵的,似乎覺得精神頭更足了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