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21章 一分錢沒花

第221章 一分錢沒花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關所長,你在干什么呢?”正在關所長朝外面的人擠眉弄眼的時候,夏陽突然打開了門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

  關所長嚇了一身冷汗,連忙說道:“沒,沒什么呢,我在跟他要手續。”

  “進來說話吧,請吧。”夏陽看了看外面的那個人。

  那人剛進來,門哐當關上了,他被眼前的情形嚇了一大跳,警惕的看了看夏陽,問道:“你,你這是做什么?”

  關所長生怕他捅出什么簍子來,連忙讓他把手續拿過來,趕緊簽了字,畢恭畢敬的遞給了夏陽,說道:“你過目一下,有沒有問題?”

  夏陽點點頭,滿意的說道:“還行,你們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真,真的嗎?”關所長似乎不相信,誠惶誠恐的看著夏陽。

  “當然,難道還要在這里繼續吃嗎?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“不,不,我們已經吃飽了的,真的沒必要了,謝謝你了。”關所長連忙去扶著大金牙,戰戰兢兢的朝外面走。

  “等會兒。”夏陽突然喊了一聲。

  關所長哭喪著臉,害怕的問:“又,又怎么了呀?”

  “你們不會報警吧?”夏陽呵斥道。

  “怎么可能啊,這事是我們不對,我們不敢的,要不你先請?”關所長說著讓開了一條路來。

  “那也行,多謝了啊。”夏陽說著拍了拍關所長的肩膀,又意味深長的看了大金牙一眼,然后大搖大擺的離開了。

  大金牙氣的怒目圓瞪的,說道:“王八蛋,夏陽,老子一定不會饒了你的。”

  “這是怎么回事啊關所長?這人是誰?”剛來的那個人很是不解。

  關所長一巴掌扇過去,好像是在拿他出氣,怒吼道:“不知道的就別亂問。”

  “我就是不知道才問的,關所長,怎么了?”那人捂著臉,很是委屈。

  大金牙也一巴掌扇過去,吼道:“不該問的也別問,他娘的,老子一定要滅了夏陽,否則這輩子老子都不會安心的。”

  “可是金老板,要怎么辦啊,他太厲害了,你的人都被他打光了。”關所長無可奈何的嘆口氣,心有余悸。

  大金牙捂了捂有些紅腫的臉,冷笑道:“那些都是廢物,只要有錢,還怕辦不成事情?”

  “要不,我們報警吧?把他抓起來,好好的整一頓。”關所長提議道。

  “報警,那太便宜他了,而且頂多判一個打架斗毆,什么事都沒有,我要辦他,就要讓他生不如死,跟我斗,他死定了。”大金牙憤憤不平的說道。

  “金老板,你打算怎么做?”關所長疑惑道。

  大金牙惡狠狠的說道:“我自然可以找打對付他的人,你就等著看好戲吧,他厲害,自然還有比他還厲害的人。”

  這會兒夏陽也沒管那么多,既然已經做出來了,他就不擔心被報復了,反正自己樹敵已經夠多了,他出去后就直接開車回去,到了鄉里,找到了鄭鄉長,把手續扔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鄭鄉長完全蒙圈了,不解的看著夏陽,問道:“這是關所長親自批示的嗎?”

  “當然,你不會不認得他的簽名和蓋章吧,難不成你以為我會作假?”夏陽見他那么意外,其實他早猜到了。

  “可是,關所長不是說這事,輪不到我管嗎?”鄭鄉長非常的納悶,先前接到關所長的電話,關所長千叮萬囑,必須讓夏陽親自去,而且說這件事是沒戲的,沒想到的是,夏陽居然給辦成了。

  “你隨便簽個字就是了,我回去好找我們村長。”夏陽催促道。

  面對關所長的簽字和蓋章,鄭鄉長自然無話可說,他遲疑了一下,把字給簽了,隨即問道:“夏陽,你給了關所長多少好處?”

  “什么意思?你是是不是覺得他不會答應的?”夏陽質問道。

  鄭鄉長連忙笑了笑,掩飾內心的驚慌,說道:“怎么會呢,我只是想問問看怎么回事,沒想到你挺有本事的,很不簡單啊,至少花了這個數吧?”

  夏陽見鄭鄉長伸出兩根手指比劃成一個十字出來,那意思就是五萬了,他不由晃了晃手掌,示意不是。

  鄭鄉長吃驚道:“才五萬塊錢嗎?”

  “我的意思是一分錢沒花,謝謝你了,再見了鄭鄉長。”夏陽笑了笑,拿著簽好字的手續轉身就出去了。

  “一分錢沒花?這怎么可能呢?”鄭鄉長非常的納悶,望著夏陽的背影,心想這夏陽到底是什么來頭?難不成自己是被關所長給耍了,他有些不服氣,打電話給關所長,沒想到才開口問夏陽的事,就被劈頭蓋臉的給罵了一頓。

  夏陽回到了村里后,就找到了村長王玉柱,當王玉柱看見那辦好的手續后,簡直對夏陽佩服的五體投地,感嘆道:“夏老板,你可真厲害啊,沒想到這么快就辦成了,花了不少錢吧?”

  “沒有花錢,難道非要花錢才能夠辦事嗎?”夏陽聳聳肩,有時候,靠拳頭也是可以讓對方屈服的,雖然只不過是一時的屈服,但是辦好這個手續,已經綽綽有余了。

  王玉柱和鄭鄉長的反應是一樣的,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夏陽,說道:“怎么可能呢,不少人花錢求他們辦事,都很難辦下來的,夏老板你用的是什么辦法?”

  “這個就不必說了,我現在要開始把村子附近的這些山林改造一下,你通知一下村民,以后進山的時候,要多加注意,尤其是別讓小孩子隨便去山上玩了。”夏陽吩咐道。

  “這個你放心,我馬上就通知的,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嗎?”王玉柱問道。

  “目前先這樣吧,有什么事我會再找你的。”夏陽說著就離開了,他把二牛找了過來。

  二牛問道:“陽哥,找俺啥事?”

  “你去一趟鎮上,搞一些材料來,就是做柵欄的材料,然后請幾個會做工的人來,我要把這附近的山林圍起來,免得到時候牛自己放的時候,跑掉了,雖然是放養,卻還是要有個限制,最主要是不會禍害莊稼。”夏陽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“好的,俺這就去辦,陽哥還有啥事沒?”二牛又問道。

  “對了,你再找兩個木匠和鐵匠,我要做一個養殖場,就是養貂的。”夏陽提醒道。

  二牛撓撓頭,很不解道:“養貂?那要咋個做法呢?”

  “就是做一些籠子,然后蓋上棚子,你找會做的,工錢沒問題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“好的陽哥,我立刻去辦。”二牛說著就要走。

  夏陽又叫住了他,說道:“等會兒,還有個事,你要多買些木材回來,我要做一些蜂箱,問問有沒有會做的工匠。”

  “還養蜂呢,陽哥,這玩意兒咋養,你會不會啊?”二牛疑惑道。

  “我是不會,但是何小雅會,這是個不錯的選擇,去辦吧。”

  二牛答應了就去了,夏陽到玉石空間去了一趟,順便帶了一些果苗蔬菜種子進去,然后到空間的二層去,將他們種植在一起。

  主要目的是為了讓他們能夠長成雜交的,因為時間有限,他栽種了將近兩畝地,感覺有點累了,看來這是個體力活,也是個技術活。

  大黃和那些動物們就在旁邊看著夏陽,也幫不上什么忙。有時候夏陽還真想把一些人帶進來幫忙,只不過想想,又擔心別人會懷疑,以為見鬼了呢。

  不過他考慮過了,哪天還是要帶何小雅來看看這個神奇的地方,這里有太多的秘密等待發掘,自己一個人畢竟認知有限,如果換做是何小雅在這里,肯定效果都不一樣吧。

  只是擔心她接受不了,就好像空間的水一樣,她到現在還持有懷疑態度。

  種了差不多兩畝地后,夏陽到以前種的地方看了看,這一看,他欣喜若狂,果不其然,先前種下的一些各種各樣的果樹中,長出來一些沒見過的樹苗,嫩綠惹眼,十分的青翠。上面還結了幾個奇怪的果實。

  “難道這就是雜交出來的果樹,就好像先前靈芝和人參產出來的靈參一樣?”夏陽暗暗高興,小心翼翼的挖了兩棵,然后帶了出去,找到了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看了看夏陽手里的樹苗,疑惑道:“這是什么樹呀,怎么這樣奇怪?”

  “你也覺得奇怪,那就對了。”夏陽覺得有戲,笑的很開心。

  “什么呀,怎么回事?”何小雅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問道。

  “你來就是了。”夏陽讓何小雅回家去,然后把門關上。

  何小雅見夏陽神神秘秘的,覺得非常奇怪,一時間很迷惑,說道:“你在干嘛呀,好像生怕被人發現似的,不就是兩棵小樹苗嘛,大驚小怪的干嘛?”

  “你看看,這可不是普通的樹苗,你見過這種果實沒有?”夏陽爽朗的笑道。

  何小雅湊過來研究了一下,不由皺眉道:“咦?你還別說,真的沒有見過呢,你這是什么果樹?”

  “你真的沒見過?你可是農科院的專家,連你都不知道,不會吧?”夏陽故作神秘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搖搖頭,想了想,問道:“會不會是什么畸形的果實,你從哪兒弄來的?”

  “怎么會是畸形的呢,要不你嘗嘗看?”夏陽說著摘下來一個,遞給了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拿去洗了洗,輕輕的咬了一口,十分的清脆可口,好像入口即化,回味無窮,透著一股清香,似乎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似的,她不由發出一聲感嘆,忍不住又吃了起來,居然一口氣吃光了,還打了個嗝。

  她嬌羞的連忙捂著小嘴,感覺在夏陽面前失態了,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,吃驚道:“夏陽,這是什么呀,我從來都沒有吃過呢。”

  “其實我也沒有吃過呢,我今天頭一次見,說說你有什么感想?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