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19章 事情很蹊蹺

第219章 事情很蹊蹺

書迷正在閱讀:
鄭鄉長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轉,計上心來,不動聲色的說道:“看在你大老遠的跑一趟,我也就給你開個后門,也不說多少了,一座山的話,一年的租金就給一萬吧,這算是便宜的了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”

  夏陽一聽頓時很惱火,這個鄭鄉長分明是在擺布自己,借機想要敲詐,簡直是人面獸心的貪官一個,一座山就要一萬塊,又不能在里面開采什么,就算把上面的樹木都砍了拿去賣,也不值這個錢,更何況還不能夠砍伐樹林呢。

  “鄭鄉長,你不會算錯賬了吧,一座山也沒有多大,面積也就百來平米,你知道我們那里山林的樣貌,就是一些雜七雜八的樹,我承包下來,其實是為了養牛,然后種植一些草,但是你放心,樹木是不會損壞的,你看看能不能便宜點?”

  鄭鄉長一聽,連忙搖頭,神情嚴肅的說道:“夏陽啊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這個事可是上面規定的價格,本來要兩萬的,我想著你也是我們一個鄉的人,就給你算便宜一些,就這樣,我還得跟上級報告呢,你要是覺得貴了,那實在是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夏陽知道鄭鄉長這是有恃無恐,分明是濫用私權,這些錢,只怕都是送進了他的腰包里了,思來想去的,夏陽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鄭鄉長,有些事情,不用說,你我也心知肚明的,你何必做那么絕呢,我如果和你合作的好,我還會承包更多的山林的,根本就不止這幾座,到時候,我們整個鄉里的山林,我說不定都會承包下來的,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你說呢?”

  鄭鄉長一聽非常意外,吃驚道:“你說的可都是真的,可別騙我,要不然到時候我會收回那些山的。”

  “這是當然的,所以呢,你看看能不能打個折扣什么的?”夏陽商量道。

  鄭鄉長笑了笑,點點頭說道:“那行,我再跟上級匯報一下,給你來個七折優惠,這樣夠意思了吧?”

  “這樣再好不過了,太感謝了,你看看,要不我們現在就辦理一下手續?”夏陽心想再還價,這個老狐貍肯定不樂意了。

  “手續當然沒問題的,不過我還得跟土管所的請示一下的,你稍等一會兒,我打個電話,要不然你先回避一下?”鄭鄉長意味深長的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自然明白,他在這里,鄭鄉長打電話不太方便,于是就很知趣的出去了,說道:“我在外面等你,有消息了你叫我。”

  話是這樣說,可是夏陽的耳朵靈敏啊,這么近的距離,就算是隔著墻和門,夏陽也聽的是清清楚楚的。

  “喂,關所長,你好啊,我是老鄭啊,在忙沒有,跟你說個事。今天有個買賣送上門來了,叫夏陽,說是要承包山林,你說什么?好的,我知道了……”鄭鄉長掛了電話后,有些納悶的撓了撓頭,猶豫了一會兒,讓夏陽進去了。

  夏陽明白,鄭鄉長這件事并沒有談成,問道:“怎么樣了鄭鄉長,那邊怎么談的?”

  鄭鄉長皺著眉頭,有些抱歉的搓了搓手,說道:“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,關所長聽說了這件事之后,非常的重視啊,他讓你親自去一趟,說是要跟你好好的商量一下,看樣子要等他做最后的決定。”

  夏陽恍然大悟,心想還真是官官相護呢,也罷了,去看看那個所謂的關所長到底想說些什么,于是說道:“那行,你這邊的手續是不是先給辦了?”

  “這恐怕不行,關所長要先做決定,我才可以辦手續的,我勸你最好過去找他吧,我的確是無能為力的,做事得講究規定,對吧?”鄭鄉長似乎話里有話。

  夏陽為了試探他,就說道:“要不然,我先把租金和手續費交給你,等我去找過關所長之后,看他怎么說。”

  沒想到鄭鄉長居然連連擺手,似笑非笑道:“我看還是等關所長定奪吧。”

  夏陽立刻覺察到一些問題了,不過一時半會卻想不通是怎么回事,看來只有等見到了土管所的關所長才能夠得出結論了。

  “那行,你先忙,我過去。”夏陽說著出去了。

  鄭鄉長連忙給關所長發短信說夏陽已經過來了。

  夏陽一路馬不停蹄的到了鎮上的土管所,進去后,道了所長辦公室,敲了敲門。

  關所長示意他進去,看了看夏陽,問道:“你就是夏陽吧?找我有事?”

  夏陽覺得他是明知故問,也不拐彎抹角了,說道:“關所長,我來是因為承包山林的事情,是鄭鄉長讓我來的,他說你在管理這個事,你看看具體要怎么個處理辦法。”

  “噢?這個簡單啊,不過我現在沒空,你先回去等著我的消息,到時候我會通知你的。”關所長表情很冷漠。

  夏陽立刻覺得自己被耍了,只是他想不通,他們這些干部,什么時候放著油水不撈了,這未免有點反常了。

  “關所長,你這樣會不會有點過分了,我可是很有誠意的,需要多少錢你開個價,沒必要這樣折磨人。”夏陽忍著怒氣說道。

  “這可不是錢的問題,夏陽,有些事情,你恐怕還不懂吧,那我實話告訴你吧,不管你怎么樣,這個事我都不會辦的,所以你另請高明了。”關所長非常的絕情。

  夏陽一時間不知道哪兒出問題了,按說他和關所長無冤無仇的,按道理,他不會針對自己的,這樣看起來,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操控了。

  “關所長,那你的意思是,我們沒得談了?”夏陽生氣的問。

  關所長一邊抽著煙,一邊悠哉樂哉的喝著茶,笑里藏刀,說道:“夏陽,你也是個明白人,有些事情,你是不能左右的,所以還是請你離開吧,不要浪費時間了。”

  “這就是為什么,鄭鄉長突然不做事了,而是讓你來處理,原來你找我來,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的?”夏陽算是明白了。

  關所長直言不諱的說道:“對啊,你既然清楚了,那何必呢,權利在我的手里,我想怎么辦都可以,對吧,如果你不服氣,你可以去投訴我,總之現在上面有規定,承包山林這個事,已經被嚴令禁止了。”

  夏陽當場就想發脾氣,恨不得一巴掌扇在關所長的臉上,這分明是威脅自己,仗勢欺人啊,不過他還是忍住了,說道:“那行,我走就是,不過你要記住,這件事我一定會辦妥的。”

  “那就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,至少你在我這里,過不了這一關。”關所長居然笑出聲來了,別提多得意了。

  夏陽摔門出去了,到了外面,他并沒有走遠,又折身返回,在附近找了個出租車,看了看時間,坐在車子里,等待了起來。

  過了沒多久,關所長下班了,出來后一邊打電話一邊上了車,然后坐上去了,由專門的司機開著離開了。

  “跟上前面那輛車。”夏陽伸手指了指,給了司機錢。

  司機沒說什么,駕車跟了過去,很快,關所長來到了鎮上的一家酒樓里,這酒樓在整個鎮子里來說,算是豪華的了。

  夏陽下了車,悄悄的跟了過去,他想看看,關所長到底是出了什么問題,他想要找出幕后的指使人,夏陽心里清楚,肯定是有人在從中作梗,否則關所長不會對自己那樣。

  夏陽甚至有點懊惱和自責了,實在沒料到會在這一關卡住了,早知道,就讓二牛來替自己辦這件事,或許關所長就不會針對了。

  所以現在夏陽隱約得出了一個結論來,這個跟關所長聯系的人,很可能是自己的仇人之一,但是到底是誰,馬上就可以看出來了。

  “關所長,你可算是出來了,我在這里等候多時了。”在一個包間門口,一個嘴里鑲金牙的人,樂呵呵的跟關所長握手,正是鎮子里的首富大金牙。

  “金老板啊,你可真是太客氣了,還要這么破費做什么呢,隨便吃一點就可以了,最近我這膽固醇什么的都明顯高了,這些都不敢吃了。”關所長放下了公文包,在包間里坐了下來,很快有女服務員來給他斟酒了。

  關所長情不自禁的朝那女服務員身上看來看去的,眼睛直勾勾的,大金牙朝那女服務員使眼色,那女人嬌滴滴的倚在了關所長的肩膀上,說道:“關所長,瞧你說的,你又年輕又帥氣的,哪兒存在那些毛病呢,我敬你兩杯酒嘛。”

  “哎呦喂,這可不行,真不能多喝。”關所長樂呵呵的笑了起來。

  “討厭,你該不會是有些方面真的不行吧?”那女的用手指朝關所長頭上點了點。

  關所長非常受用,也不客氣,在那女的身上拍了一把,春風滿面的說道:“我行不行,你要不要試試啊,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呀,你壞死了,金老板,關所長欺負人家,你幫幫忙嘛。”那女的嘴里說著,卻還朝關所長身上貼過去了。

  大金牙挺著個大肚腩笑,一招手,進來了兩三個女的,都打扮的花枝招展,濃妝艷抹的,很快就圍過來了,這下倒是好,左右坐著開始陪著喝酒。

  “哎呀呀,金老板,你這服務也太好了,我實在是當之有愧啊。”關所長一邊吃著旁邊女人遞過來的菜,一邊手也不閑著,到處亂摸了起來。

  “哪里的話,關所長你給我面子,幫我大忙,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,來吧,我敬你一杯。”大金牙一口氣喝了一大杯酒,齜著牙發出舒爽的聲音來。

  “那是我應該做的,能夠為金老板服務,是我的榮幸啊。”關所長興高采烈的說道。

  大金牙吃口菜,得意洋洋的笑道:“關所長,跟我說說唄,當時那個夏陽是個什么樣的反應,我當時要是在場看見的話,簡直太爽了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