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18章 油滑的鄉長

第218章 油滑的鄉長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王村長 ,關于山林承包的事,難道不是找你嗎?這有什么好為難的?”夏陽疑惑起來,不知道王玉柱為什么一副不太情愿的樣子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王玉柱面露難色,無奈道:“本來是沒錯的,手續也是從我這里辦的,但是那是前兩年,現在恐怕我想幫你,也沒辦法。”

  夏陽隱約覺得這其中有文章,王玉柱在自己這里拿的好處也不少了,按道理應該不會推辭,于是問道:“王村長,有什么問題你提出來,山林承包的事,我是勢在必行的,如果是因為價格原因,我想你不必太過慮了,哪怕高點也是無所謂的。”

  “不是價格的事,是我現在根本不能做主,我不過是個小村長,我上面還有鄉長,還有土管所之類的部門,這幾年搞了整改,凡是有關這個山林的事,都得經過上面的簽字同意才能夠生效的。”王玉柱解釋了一番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這么說來,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找鄉長了?”

  “可以這么說吧,也只能這樣做,夏老板,你可別對我有什么想法,我是就事論事。”王玉柱小心翼翼的,生怕得罪了夏陽。

  “那你有鄉長的聯系方式嗎,我預約一下,看看鄉長有沒有時間。”夏陽提議道。

  “這個是有的,我這就給他打電話。”王玉柱連忙拿出手機來,撥通了鄉長的號碼。

  “喂,鄭鄉長啊,你好啊,對對,我是王玉柱,我找你商量個事,你有沒有時間,什么?等會兒……”王玉柱話沒說完,頓時臉色一變,無奈的看著夏陽,說道:“鄭鄉長把電話掛了,怎么辦啊夏老板?”

  “電話給我,我來試試看。”夏陽把王玉柱的手機拿過去,又打了過去,那邊響了好一會兒的鈴聲,終于傳來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:“喂,王村長,我都說過多少遍了,沒事別打擾我,我正忙著呢,就這樣了。”

  “你好,鄭鄉長,我是夏陽,不是王村長,我找你想討論個事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鄭鄉長一聽更加不悅起來,責備道:“什么夏陽?誰認識你,找我做什么,現在我要去開會了,不要來打擾我了,就這樣了。”

  “鄭鄉長先別急著掛,這件事非常重要,你看看我們能不能約個時間見個面聊一下?”夏陽語氣誠懇的說道。

  鄭鄉長冷哼一聲,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是誰啊,我憑什么跟你見面,整個鄉里那么多人,想和我見面的人多了去了,你說見面就見面嗎,我沒空。”

  啪嚓一聲,鄭鄉長立刻掛斷了電話,這讓夏陽非常的惱火,一個芝麻大的鄉長都這么擺譜了,真是讓人氣憤。

  “怎么樣啊夏老板,鄭鄉長他怎么說的?”王玉柱謹慎的問道。

  夏陽懊惱的說道:“他又把電話掛了,真是很沒禮貌,他是不是很自大?”

  “哎,這沒辦法啊,人家可是鄉長,哪兒會理會我們這樣的人呢,能夠接電話就不錯了,我看這事就不太好辦。”王玉柱很無奈的說道。

  夏陽卻不以為然,說道:“那又怎么樣,我現在就去找他去。這事要抓緊時間辦下來。”

  “不是吧,夏老板,鄭鄉長不一定會見你的,萬一你去了吃了個閉門羹,那多沒有意思呢,你說對吧?”王玉柱勸道。

  “他如果不批準下來的話,我就直接把這些山林用了,管他什么手續。”夏陽氣惱道。

  王玉柱嚇了一跳,連忙搖頭道:“這可使不得啊,夏老板,這樣做違反了規定不說,到時候肯定還要受處罰的,我勸你還是走正規的程序吧。”

  “有什么規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我還不信了。”夏陽說著把王玉柱手機上的號碼記了下來,然后說道:“你先把村里的相關手續辦好,算算有幾座山,大概需要多少的租金,到時候我去鄭鄉長那里搞了手續后,你再說也不遲。”

  “好的,那你慢走,有什么消息隨時通知我。”王玉柱點頭哈腰的,看著夏陽遠去,不由泛起了嘀咕來,也就是夏陽敢跟鄉長斗吧,也不知道會是個什么樣的結果呢。

  夏陽把村里的事安排了一番后,徑直去鄉里了,到了鄉里的辦公樓前,門口站著兩個門衛呢,把夏陽給攔住了。

  “你做什么的啊老鄉?”一個門衛神情嚴肅的問道。

  “我找一下鄭鄉長,他在不在里面,我想跟他說些事情。”夏陽客氣了一番,還拿出煙來給他們發過去了。

  那門衛搖搖頭,說道:“那你登記一下,然后在外面等著吧,鄭鄉長非常的忙,估計今天不一定有時間呢。”

  “是嗎?那能不能麻煩你通知他一聲,說我有要事商量,而且很急的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門衛看了看夏陽,說道:“你沒有鄭現在的號碼嗎,你可以自己給他打的。”

  夏陽苦笑道:“我倒是有,可是他不接我的電話,估計看見是陌生號所以沒接,要不你幫個忙通知一下唄。”

  “那行,你等會兒吧,我問問看。”門衛就去打電話了,過了一會兒出來說道:“鄭鄉長在忙呢,電話也沒有接,看來你只有等了。”

  夏陽說了聲謝謝,就繼續等了起來,可是左等右等,也沒有什么動靜,他一時間焦急起來,又打電話,發現鄭鄉長的電話已經關機了。

  他越想越是窩火,一個小小的鄉長就開始擺譜了,真不像話。夏陽忍不住了,就走到辦公樓后面去,看了看四周沒人,噌的幾下就竄上去了,越過了圍墻就跳到了里面,然后大搖大擺的朝樓里走了過去。

  走到樓梯那里,有個人在掃地,夏陽問道:“你好,請問下鄭鄉長的辦公室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哦,就在頂樓呢,寫著牌子,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掃地的說著繼續掃了起來。

  夏陽就走樓梯上到了頂樓,看了看,果然寫著鄉長辦公室的牌子,這頂樓靜悄悄的,連個人都沒看見,他過去辦公室瞧了瞧,發現窗簾拉起來了,門也鎖住了,心想莫非是鄭鄉長真的不在里面?

  正打算離開的時候,夏陽敏銳的聽見了里面有動靜,雖然非常的小,但是還是隱隱約約的。

  他肯定這是有人在說話呢,只聽一個男的說道:“寶貝,你可真漂亮,有沒有想我?”

  “討厭呢,你一點也不正經,不要亂來的,被人看見了。”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聲音。

  “怕什么,誰會來這里,再說門關著呢,我可想你了,來吧。”那男人的聲音很是迫不及待的。

  夏陽很快就明白了,原來鄉長在這里胡搞呢,他很氣惱,過去就敲響了門。

  里面的動靜立刻就沒有了,然后夏陽繼續敲打門,很快那男人喊道:“誰啊,誰在外面敲門,懂不懂規矩?”

  “是鄭鄉長嗎,你快點開門出來看看吧,外面出事了。”夏陽喊了一聲。

  “你等會兒,別著急啊。”鄭鄉長的聲音聽著有點緊張。

  很快,里面傳來的聲音,好一會兒,門才開了,一個女人一邊整理衣裙,一邊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,紅著臉看了看夏陽,然后扭頭小跑開了。

  “進來,你剛才說什么事?”鄭鄉長一邊抽著煙,一邊裝模作樣的低著頭看著文件,等他一抬頭,發現進來的夏陽他不認識,不由疑惑道:“你是誰啊?”

  “鄭鄉長可是個大忙人,我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東郊村的夏陽,來這里之前跟你打過電話了,不知道鄭鄉長你是否有印象呢,但愿我沒有打擾到你的好事情。”夏陽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鄭鄉長一聽頓時火冒三丈,拍著桌子惱怒道:“胡說八道,什么亂七八糟的,夏陽是吧,你沒事跑這里瞎敲個什么門,不知道我有要事在身嗎,都被你給打擾了,你說說你怎么那么魯莽呢?”

  夏陽覺得鄭鄉長是個愛擺譜的人,也不介意,反正是來求他辦事的,這個社會就是那么現實,有求于人的時候,你就會覺得低人一等的。

  “鄭鄉長你別生氣,我實在是有要緊事要找你談,所以就不請自來了,你先抽根煙緩解一下。”夏陽給鄭鄉長發了一支煙,自己也點上了抽了起來。

  鄭鄉長冷笑道:“你有事,應該在外面等,誰讓你跑我辦公室來的,真不懂規矩。”

  夏陽心想原來這里也有潛規則的,怪不得門衛都在敷衍呢,不過這個鄭鄉長現在既然有時間,就趕緊請他把事情辦了。

  “鄭鄉長,我的確是著急了點,但是我這事吧,說起來的確有點重要,就是我想承包一下我們村子附近的幾座山林,希望你給簽個字辦個手續,對于你來說,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,你蓋個章就算完事了。”夏陽說明了自己的來意。

  鄭鄉長一聽,遲疑了一下,問道:“你想承包幾座山?問過你們村長了嗎?”

  “當然,我們村長是王玉柱,你應該知道的,他說我們村那些山還閑置著呢,平時里也沒有怎么用,要不然你看看,需要怎么樣辦個手續,我想馬上投入使用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鄭鄉長一聽有戲,要知道那些閑置的山林,根本就沒什么油水可以撈,如今又有一些相關的規定,不可以亂砍亂伐的,所以對于他們這些干部來說,那些山林就是個擺設。

  而如今這夏陽居然要承包山林,不是送便宜來給自己占嗎,鄭鄉長很快忍不住笑了笑,說道:“原來是這樣啊,你打算出個什么價呢?”

  夏陽見事情有希望了,就問道:“鄭鄉長說的是租金呢,還是手續費?”

  鄭鄉長覺得夏陽倒是個明白人,一伸手說道:“我這里自然是手續費了,租金可是要上交的。”

  “這個,我還真不知道規矩,鄭鄉長,要不你說個價唄。”夏陽順水推舟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