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209章 跟你什么關系

第209章 跟你什么關系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趕到種植園的時候,發現何復學已經在門口張望了,他立刻下車走過去,說道:“何教授,什么事那么急著見我?”

  何復學面色愁苦,嘆息一聲,說道:“你先里面坐,我們慢慢談。(шщш.щuruo.com舞若小說網首發)”

  夏陽隱約覺得不太對勁,進去后看了看,沒看見何小雅,問道:“何教授,小雅呢?”

  何復學搖搖頭,無奈道:“這就是我找你來的原因啊,為的就是小雅的事情。”

  “小雅怎么了?”夏陽不免緊張起來。

  “哎,自從她回來后,就一直有點不正常,我越想越不對勁,她經常做事出錯,還心不在焉的,我就問她怎么回事,她說沒休息好,可是這好幾天過去了,她也沒去你那里,我就問她怎么不去,她說請假了,想回來散散心什么的。”何復學唉聲嘆氣的說道。

  夏陽無奈道:“后來呢,她又怎么了?”

  “就在昨天,她突然暈倒了,被送去了醫院,醫生說她是心思太重,,而且精神不好,長期睡眠不足,你說這孩子,怎么就成這樣了呢,我思來想去的,就想會不會她在你那里出什么事了,所以找你來問問。”何復學非常擔心的說道。

  “她病了?在哪里,我去看看她去。”夏陽心里一緊,憂心忡忡的。

  “在市醫院呢,你等會兒,你能不能跟我說說,小雅發生了什么了?”何復學非常納悶。

  夏陽有點不知所措,想了想,說道:“這我還真不知道呢,我去問問她。”

  “你不會有事瞞著我吧,是不是她和你鬧矛盾了,然后賭氣回來的,要不然,以她的性格脾氣,做事不會這樣有頭無尾的,我可是從來沒有看見她突然間請那么久的假呢。”何復學狐疑的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干笑了一下,說道:“這個還真沒有,何教授,你放心,我保證好好的勸勸她。”

  “你有把握嗎,我可是希望她能夠振作起來,昨天住院后,她都不配合醫生,也不吃藥,更不吃東西,我快急死了。”何復學很是愁苦的說道。

  “我去試試吧,希望管用。”夏陽心想何小雅到底是為什么這樣呢?難不成還在跟自己賭氣不成?

  “那行,我跟你一塊去吧。”何復學說著就要起身。

  夏陽見他行動也不方便,就勸道:“你就在家里歇著吧,告訴我地址就是了,有消息我就跟你打電話。”

  “那好吧,反正她也不想見到我,我說什么她都不聽,這孩子,也不知道胡思亂想一些什么呢。”何復學皺著眉頭,很是擔心。

  夏陽知道了地址后,就直奔醫院了,到了病房門口,就聽見何小雅焦躁的聲音:“你們出去了,讓我靜一靜,我不想吃藥。”

  “這可不行,要不然你的病怎么好呢。”醫生勸說道。

  “我說了不吃,你們怎么那么煩人呀,走開。”何小雅伸手把藥瓶打翻了。

  醫生和護士都很無奈,正在討論怎么做,發現夏陽進來了。

  “你們先出去吧,我是她朋友,勸勸她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醫生看了看夏陽,說道:“你好好的說說她,一定要吃東西,還要吃藥,要不然會惡化的,就算沒病也熬出病來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謝謝。”夏陽點點頭,把門輕輕的關上了。

  這會兒何小雅微微愣了一下,好像有點吃驚,嘀咕道:“你怎么來了呢?”

  “我來看看你,怎么樣好點沒有?”夏陽撓撓頭問道。

  “不要你管,這跟你什么關系。”何小雅撅著嘴巴,很是生氣。

  “瞎說,怎么沒關系的,我知道你病了,可著急了,一路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了,生怕你有什么三長兩短的,你說你這是怎么了?”夏陽走到邊上去,看了看那些藥,開始收拾。

  何小雅哼了一聲,幽怨的說道:“我能怎么呀,你不去照顧你的未婚妻雨荷,來找我干嘛,你地里那么忙,還有空來找我呢?”

  “那都不是事,我是真擔心你,聽話,把這藥吃了,什么都好說。”夏陽把藥遞過去。

  何小雅扭過頭去,愛理不理的,說道:“我不要你管,我想安靜一下,你看了就走吧,我不想見到你。”

  “怎么就不想見到我了,你不會還在生我的氣吧,我承認,上次在李曉光那里,我的確是沖動了點,不該動手的,但是那也沒辦法,誰讓他們不讓我走呢。”夏陽試圖解釋。

  何小雅皺著秀眉,嘟著小嘴說道:“我才不是因為那個呢。”

  夏陽說道:“那你是因為什么呢?”

  “我因為什么,你自己心里有數,何必問我。”何小雅羞惱道。

  “因為雨荷?這事你能不能別說了?”夏陽無奈道。

  “怎么不說了,她是你的未婚妻,你來這里,她知道了,肯定會吃醋的。”何小雅杏眼圓睜。

  “我根本就沒認可她這個未婚妻,是的,我承認,她的確也漂亮,對我也好,但是我對她沒感覺啊。”夏陽一五一十的說道。

  “那你對誰有感覺,難不成還能對我嗎?”何小雅質問道。

  夏陽想了想,也該透露心生了,說道:“對,就是對你有感覺,你還別不信,自從你走之后,我腦子里時不時的就想到你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我才不信呢,你少來了。”何小雅嘴上這樣說,臉上卻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來,要知道她之所以這樣,就是因為夏陽的緣故。

  原本她以為逃避可以解決問題的,誰知道她回家后,反而更加的煩憂,真的有茶飯不思的感覺,特別是上次在李曉光那里,見到夏陽對自己愛理不理的時候,更加的憂傷了。

  就這樣,好幾天悶悶不樂的,突然就病了,她自己也覺得挺沒出息的。

  可是聽夏陽這樣一說,她又覺得又了希望,有時候,愛情就是那么的奇妙,她知道自己真的是愛上夏陽了。

  “我可以對天發誓,我說的話是千真萬確的,要是違背了,我天打雷劈,我不得好……”

  沒等夏陽信誓旦旦的說完,何小雅把他嘴巴捂住了,埋怨道:“你神經病嗎,沒事發什么毒誓呀,亂來。”

  “小雅,那你是原諒我了?”夏陽握著她的手,高興的問。

  “才沒有呢,你除非今天說一下,你的未婚妻怎么處理,否則我就不理你了。”何小雅依然撅著嘴巴,不高興的樣子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我決定了,到時候就和雨荷攤牌,跟她說清楚點,這婚是結不得的,我得對得起你一片苦心。”

  何小雅有些受寵若驚,嬌嗔道:“你說的可是真的,別騙我。”

  “我騙你做什么,我早說了,我離不開你的,尤其是我的那些地,沒有你不在,根本就不行的。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眨了眨眼睛,問道:“就因為你的那些地嗎?那樣我才不去呢,我又不是你的傭人,你有本事去請別的人。”

  “當然不是因為地,還是因為你,小雅,你非要我說出心里話嗎,有些事你應該懂的,我是什么樣的心思,你都明白的。”夏陽很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我不明白,我就要你說。”何小雅很期待的說道。

  夏陽嘴里嘀咕了一句,小聲的說了句喜歡之類的話,何小雅卻不高興道:“你大點聲呀,我沒聽見。”

  夏陽干脆對著她的耳朵說了,何小雅一聽,俏臉一紅,直接捶了夏陽幾個粉拳,嗔道:“討厭,人家聽見了啦,你可不許辜負我,要不然,我不會饒了你的。”

  “我這說的是心里話,你還想怎么樣,現在可以吃藥了吧?”夏陽說著把藥拿給了何小雅,讓她吃。

  何小雅很乖巧的吃了藥,夏陽欣慰的點點頭,問道:“你餓了沒有,我去給你買點東西吃,有胃口嗎?”

  “本來沒有胃口的,但是現在有了。”何小雅終于是笑了,很幸福的樣子,想了想說道:“我想吃你村里種的菜,你看著辦。”

  “這不是為難我嗎,我上哪兒去弄?”夏陽裝作很無奈的樣子。

  何小雅笑盈盈的,說道:“好的啦,人家開個玩笑的,你隨便去拿個快餐給我吃,我現在覺得好餓呢。”

  “嘿嘿,你等著,我一會兒就去村里把菜拿過來給你吃。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“我才不信呢,不要那么麻煩了。”何小雅搖搖頭。

  “不到十分鐘,你等著唄。”夏陽說著就出去了,他找了個沒人的地方,進到了玉石空間里,然后摘了一些蔬菜瓜果出來,徑直拿到了醫院附近的一個餐館里去。

  找到了老板,夏陽說明了來意,就用這些蔬菜瓜果加工。很快就做了幾個菜,打了包。夏陽就急匆匆的朝醫院病房去了。

  此時的病房里,何小雅滿含期待的等著夏陽,心情也好了不少,聽見了敲門聲,還以為是夏陽回來了,連忙喊道:“夏陽你這么快回來了,你……”

  何小雅突然欲言又止,疑惑道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  來人不是別人,正是何小雅的追求者李曉光,他手里捧著鮮花,提著水果籃,說道:“小雅,我這里有認識的人呢,聽說你住院了,我就來看看你,你瞧你,好像瘦了不少呢,怎么就不知道愛惜自己呢,我會心疼的。”

  “我沒事,謝謝,你要是忙的話,可以走了。”何小雅不冷不熱的說道。

  李曉光干笑道:“小雅,你不歡迎我對不對?也不知道通知一下,我看看你怎么樣?”

  李曉光邊說,邊走到何小雅跟前,伸手去摸她的額頭,何小雅連忙躲開,推開他的手,焦急道:“你做什么呢,我都說沒事了,醫生都檢查過了,我想休息了,一個人靜一靜。”

  “休息別急啊,你吃過飯沒有?”李曉光厚著臉皮,根本沒有走的意思。

  “我吃過了,真的,不用了。”何小雅皺著秀眉說道。

  就在她話語剛落的時候,夏陽進來了,手里提著盒飯和菜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