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91章 留了一手

第191章 留了一手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夏陽,你什么意思,我看你是成心來搗亂的吧?”楊武正怒氣沖沖的,咬著牙仇恨的瞪著夏陽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(  . )( 廣告)

  “怎么?楊副鎮長好像很緊張,擔心這里出什么問題嗎?”夏陽嘴角泛起了微笑。

  楊武正冷哼一聲,支吾道:“笑話,我有什么好緊張的。”

  夏陽沒理他,一直在看時間,也就在此時,車間里突然傳出了吵鬧聲,有幾個員工驚慌失措的跑了出來。

  “不好了,廠長,車間里不知道從哪兒來了好多老鼠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一個員工慌慌張張的喊道。

  “什么?怎么會有老鼠的,豈有此理。”廠長很是焦慮,連忙跑過去看,其他人也紛紛到車間去。

  就見成群結隊的老鼠,從地下鉆出來,到處亂竄著,吱吱的叫著,里面的員工都去打,可是實在太多了,根本就打不完。

  “都冷靜,大家不要慌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廠長臨陣指揮起來。

  但是所謂投鼠忌器,車間里不光有很多機器,還有不少的材料,而那些老鼠都是野老鼠,非常的靈活,他們打起來很是費勁,一些員工累的是大汗淋漓的,卻還有老鼠不斷的從里面冒出來。

  “這是怎么回事呢?”蔡燕咬了咬嘴唇,疑惑的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微微一笑,他知道時候到了,就說道:“大家也看見了,你們不是說這里的衛生和環境都沒有問題嗎,可為什么有這么多老鼠呢,這說明了什么,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吧?”

  “說明什么?你不要在這里危言聳聽。”楊武正臉色已經變了,這個突發的狀況也讓他始料不及,要知道,這些部門的人在這里時間越久,對他就越是不利的。

  “這樣淺顯的道理,不必我多說了吧,老鼠出沒,肯定有臟亂的東西,要不然它們怎么會成群結隊呢,到底是什么情況,挖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?”夏陽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,現在,所有的人都已經把注意力集中在地上了,那些老鼠不停的鉆出來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底下有東西。<>

  蔡燕這時候漸漸的明白夏陽的意圖了,說道:“既然是這樣的話,大家看看那車間的地底下是什么吧,想辦法挖開,如果里面有個老鼠窩,那就把這些老鼠滅掉吧。”

  “不行,蔡鎮長,這樣豈不是破壞了車間,以后維修起來就太麻煩了。”楊武正連忙提議,趕到一陣心慌意亂。

  廠長也是大驚失色,連忙說道:“楊副鎮長說的對,這樣的破壞,對于我們來說,損失會很大的,我們把這些老鼠趕走就行了。”

  楊武正又說道:“對啊,趕走就好,沒必要那么麻煩的。”

  說著就朝廠長使眼色,廠長連忙喊道:“所有的員工都聽好了,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,只要不傷害到機器設備和那些材料,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趕走這些老鼠。”

  很快,不少的員工都拿著工具去打老鼠了,可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,那些老鼠沒有走的意思,跑來跑去的,然后又朝地下鉆了,它們好像是故意挑逗人似的,一會兒出來,一會兒又進去,這可把大家伙給急死了。

  夏陽這時候過去說道:“我看這樣好像不行吧,這些老鼠有洞口,跑來跑去的,怎么都趕不走的,還是把地下挖開吧。”

  “這有什么難的,你們都聽好了,過去洞口守著,我不信那些老鼠不怕人。”楊武正氣急敗壞的,過去指揮起來。

  幾個員工來到了洞口,沒想到的是,那些老鼠居然開始咬他們,它們上躥下跳的,好像瘋了似的。

  夏陽知道這都是鼠王搞的好事,看來這些老鼠還是很聽鼠王的話。

  這樣鬧騰了好一會兒,事情依然得不到解決,把楊武正和廠長都急的團團轉,再這樣下去的話,只有暴露了;。( 小說)

  夏陽對蔡燕輕輕說道:“我看是時候了,你下達命令,他們應該會聽從吧?”

  “那是當然了,你懷疑地底下有東西?”蔡燕提出了自己的猜測。

  “對的,所以必須挖開,現在這個理由也夠充分的了,加上你的話他們不敢不聽吧?”夏陽看起來非常的有信心。

  蔡燕想了想,點頭說道:“都聽好了,開始挖掘,撬開地下,看看里面是什么情況,如果實在不行,我就請專人過來滅鼠。”

  楊武正一聽,大驚失色,連忙說道:“蔡鎮長,這萬萬使不得啊,要是破壞了,以后恢復就麻煩了。”

  “我說行就行,楊副鎮長,我已經決定了,有什么意外,我來負責。”蔡燕神情嚴肅,語氣不容置疑。

  廠長一下子就懵了,無助的看著楊武正。可是楊武正也沒有辦法了,他現在知道事情要暴露了,不敢再多說,否則擔心被人懷疑,只好板著臉,惱怒的盯著夏陽。

  很快,一些人七手八腳的把地下挖開了,沒一會兒功夫,有人喊道:“這下面好像有生產的機器,你們快來看。”

  一聽到這個,廠長徹底的傻了眼,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,完全不知所措了。

  楊武正直搖頭,嘆息了一聲,氣的牙癢癢。

  蔡燕心里一喜,佩服的看了看夏陽,帶人過去查看,果然下面是別有洞天,不少的生產機器,而且里面臭不可聞,別說讓人檢查了,普通人一看,這些生產就不合格的。

  而那些老鼠就好像知道完成了任務似的,紛紛的從地下鉆下水道去了,沒一會兒功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。

  “廠長在什么地方,過來,真是豈有此理。”蔡燕呵斥一聲。

  廠長面如死灰,戰戰兢兢的走過去,硬著頭皮說道:“我不知道啊,這是誰干的?”

  蔡燕冷笑道:“你覺得演戲很有意思嗎,這是你的地方,你是負責人,你怎么跟我解釋?”

  “我,我真的是冤枉的,蔡鎮長你要明察;。”廠長試圖推卸責任。

  “冤枉?現在是鐵證如山,你怎么狡辯都沒有用了,真是沒有想到,你們廠暗地里用這樣的勾當,枉費我們部門那么信任你們,簡直是罪不可赦,來人,把他給帶回去,要好好的審問他。”蔡燕非常的有派頭,一揮手,幾個人一哄而上,將廠長給扭住了。

  廠長哭喊著,扭動著身體,求助的看著楊武正。可是楊武正好像沒看見似的,一句話也不說,只是鐵青著臉。

  “楊副鎮長,救救我啊,你不能看著我被抓啊。”廠長焦急的說道。

  楊武正冷哼了一聲,說道:“活該,虧我們還這樣信任你,沒想到你會做出這樣的勾當來,你簡直罪大惡極。”

  “別這么說啊,楊副鎮長,好歹我們也合作一場,你怎么能夠落井下石呢。”廠長哭喪著臉說道。

  “閉嘴,誰跟你合作了,你不要血口噴人。”楊武正非常的惱怒。

  廠長一聽,心灰意冷,憤怒道:“好啊楊武正,你居然不仁不義,那也別怪我不客氣了,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事都抖落出來?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事,你不要得寸進尺,趕緊來人把他帶走。”楊武正氣的暴跳如雷。

  廠長決定豁出去了,憤怒的吼道:“好啊楊武正,這可是你說的,那你別怪我了,是你指使我這么做的,這里的地下設備也是你安排的,每次來檢查,也是你偷偷的通知我們,現在你翻臉不認賬了嗎,我就是被抓了,也要舉報你,無恥的混蛋。”

  夏陽一聽,覺得很有戲,說道:“楊副鎮長,沒想到你還有一套啊,居然和他勾結,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

  “住口,夏陽你不要信口雌黃,沒有的事。”楊武正緊張起來。

  廠長憤憤不平的說道:“楊武正,你現在就過河拆橋,卸磨殺驢了對不對,我不會放過你的,就是你做的好事。”

  蔡燕狐疑的看著楊武正,問道:“楊副鎮長,這件事你怎么解釋呢,給我個說法。”

  “蔡鎮長,你別聽這個人胡言亂語的,他就是不服氣,想亂咬人,我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。”楊武正連忙解釋。

  “那他怎么會指認你的,這有點說不過去吧?”蔡燕冷冷的說道。

  楊武正急了,指著廠長吼道:“你這個不要臉的,你憑什么說那些,我招你惹你了,你要這樣陷害我?”

  “我陷害你,每次我和你賺的黑心錢,就會分,這個月也有。”廠長一著急,把事都抖了出來。

  楊武正這會兒反倒不慌不忙了,他哈哈大笑道:“我說你真是亂咬人,我跟你分了什么錢了?是兩百萬還是四百萬?”

  廠長一聽,立刻意識到不對勁了,說道:“楊武正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明白我的意思,你說你賺了黑心錢,如果證據確鑿,你就會罪上加罪,到時候你會把牢底坐穿的,超過兩百萬,那就更有罪了,明白嗎?”楊武正真的慶幸自己留了一手,幸好沒有貪財,把那兩百萬給了廠長了,要不然這會兒真是百口莫辯。

  至于以前兩個人做的事,他也很小心謹慎,沒有留下什么把柄在廠長手里,這次正好以那兩百萬來要挾廠長。

  廠長一聽,就瞪大了眼睛,立刻意識到自己上了楊武正的當了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可真是夠卑鄙的,算你狠。”

  “你貪贓枉法,暗中作弊,還有什么好說的,馬上帶走。”楊武正陰冷的說道。

  廠長耷拉著頭,什么也不敢說了,因為說的越多,對他越是不利了,他只能恨自己太信任楊武正了,現在被抓了,只能是認栽了。

  夏陽明白這兩個人一定做了什么勾當,只可惜這次沒有抓到證據,算是便宜了楊武正了,說道:“看樣子,這次可以收場了,只可惜,有些人恐怕在偷笑,覺得僥幸吧?”

  楊武正瞪了夏陽一眼,惱怒道:“夏陽,你一個農民來攙和什么呢,這里沒你的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