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84章 幸好還有你

第184章 幸好還有你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玩命怎么了,你要是玩不起,就跟我回去結婚,我也沒有多少工夫在這里跟你們廢話了,愛玩不玩,我想你們沒得選擇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站了,一定要好評]”錢功成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夏陽想這個游戲比的不光是人的心理素質,還得看配合,說實話他也不想跟錢功成這個瘋子一般見識,但是今天這架勢,看來不奉陪到底的話,錢功成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。

  倒不是夏陽擔心錢功成這里的人多,自己打不過,而是就算打過了,那么陳家的人就會被錢功成報復,阻斷陳家的生意,到時候陳佳的父母估計都不好過日子了,傾家蕩產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“好,我跟你玩,我選陳佳。”夏陽說著看著陳佳。

  “你瘋了夏陽,這是何必呢?”陳佳焦急的咬著嘴唇。

  “可是我們沒得選擇不是嗎,無論如何,你都得賭一把,我知道你明白什么是顧全大局的,現在我們處于被動,你只需要閉上眼睛,什么也別想,等我叫你下來的時候,就沒事了。”夏陽安慰了一番。

  陳佳遲疑了一下,看了看她的父母,兩夫妻雖然很不樂意,可是還沒開口呢,錢功成就說道:“去吧,請他們出去休息,這太血腥了,免得把他們嚇出心臟病來。”

  陳佳的父母想說什么,可是被帶出去了,他們也萬般無奈,這個時候,已經身不由己了。

  當時陳佳看著錢功成那囂張跋扈的樣子,原本還有點害怕的,但是只剩下憤怒了,氣惱的說道:“好,既然是這樣的話,那我就跟你玩到底,錢功成,我會讓你有一天后悔的。”

  “我說陳佳,話不要說的那么絕對是不是,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,你說讓我后悔,你拿什么讓我后悔?”錢功成得意忘形的說道reads;。

  夏陽有點看不下去,說道:“行了錢功成,趕緊比完這一局吧,丑話說在前頭,如果你輸了,就讓我們走,否則,別怪我不客氣。<>

  “你有本事贏了再說,知道這位是誰嗎,他可是射擊高手,尤其是這飛鏢比賽,獲過很多獎項,是本少爺花重金聘請過來的,你可千萬別自以為是,輸了我有你好看,開始。”隨著錢功成話音剛落,那個漢子已經射出去一只飛鏢了,非常準確的擊破了一只氣球。

  而夏陽這邊,陳佳才剛被綁在轉盤上,轉盤才轉起來,夏陽都還沒出手。

  嘭的一聲,那個漢子又擊破了一個了,緊跟著連續兩個,眼看轉盤上的氣球只剩下了兩個了,夏陽這邊還沒開始。

  陳佳急了,不知道夏陽是在做什么,而夏陽卻非常的冷靜,他將一把飛鏢捏在手里,死死的盯著轉盤。

  “錢少爺,我看夏陽已經被嚇傻了吧,這次他輸定了。”劉三在裝盤上很諂媚的笑道。

  “那是肯定的,你不想想看,那是陳佳,是這個小農民的心上人,他哪兒舍得對她下手,萬一偏了,陳佳搞不好會沒命呢。”錢功成非常得意的說道。

  而就在此時,那個漢子已經準備擊打最后一個氣球了,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間,就見夏陽突然兩手齊發,幾把飛鏢同時朝陳佳那邊飛了過去。

  嘭嘭嘭,就想是放鞭炮一樣,陳佳所在的轉盤上,氣球都應聲破裂,而那漢子這邊,被這爆破聲給嚇的手一抖,手中飛鏢居然偏了,直接戳中了劉三的胳膊,劉三哇的一聲慘叫了起來,在轉盤上掙扎著,胳膊上頓時血紅一片。

  陳佳聽見那聲音,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發現氣球都破了,也就是說夏陽贏了,她激動的不得了,卻還是心有余悸的。

  夏陽過去把陳佳放下來,陳佳連忙抱著他,后怕的說道:“剛才怎么回事呀,嚇死個人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賭了一把,真是有點擔心你。 ”夏陽心里總算松了口氣,方才他知道比速度是比不過那個漢子的,尤其是一只只的擊破,但是如果一次性的飛出去,贏的可能性比較大,所以他一直在觀察和尋找角度,這才遲遲不肯出手,直到最后關鍵時刻reads;。

  “就知道你行的。”陳佳笑了笑,投去欣賞的眼神。

  而錢功成簡直氣的七竅生煙了,他憤怒的沖過去,一腳將那個漢子給踹翻了,吼道:“你這個笨蛋,虧你還是什么高手,馬上給我滾蛋,老子不想再看見你了。”

  那漢子灰溜溜的從地上爬起來,狼狽不堪的跑了出去。劉三這會兒捂著胳膊,惱怒的說道:“錢少爺,我不服氣,你得給我做主。”

  “這個仇我會報的,但不是現在。”錢功成咬牙切齒道。

  “錢功成,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,你不要出爾反爾。”陳佳杏眼圓睜的說道。

  夏陽理都不理錢功成,拉著陳佳就要走,門口有兩個人攔著他,被夏陽兩腳給踢飛了,夏陽回頭說道:“錢功成,你是不是害怕我了?想要徹底的鬧翻對不對?”

  “讓他們走,夏陽,你記住,一年后的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。別忘了你我的賭約。”錢功成陰冷的說道。

  “放心,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。”夏陽說著就帶著陳佳出去了。

  錢功成氣的一掌將桌子給拍碎了,惡狠狠的瞪著夏陽的背影。

  劉三一臉痛苦的說道:“錢少爺,就這樣放他們走了,你就一點不后悔?那我這傷不是白受了嗎?”

  “放心,這樣才好玩,我總不能一直找理由留著他們,更何況,這事情鬧大了,被我家里的老頭子知道了,搞不好又怎么批評我呢。”錢功成挑了挑眉頭。

  “你還真以為夏陽能夠翻身?”劉三不服氣的說道。

  “他當然不能,這段時間,你給我盯緊他,有什么風吹草動,記得好好給他點顏色看看,這筆賬,我讓你自己跟他算,知道該怎么做了吧?”錢功成憤怒的說道。

  劉三連連點頭,說道:“錢少爺你放心,我保證讓他一年之內生不如死,還不必你出手,看我怎么整他,在這個縣城,他什么都不是reads;。”

  “那就好,放手去干吧,他這樣的小角色,還不值得我去出手,太**份了。”錢功成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這會兒夏陽已經和陳佳到了外面了,陳佳的父母也出來了,見他們都沒事,放心不少。

  陳安泰示意他們倆過去,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既然事情走到這個地步,我也不說什么了,夏陽,希望你別辜負我們,只是我擔心,錢家會對你不利。”

  “叔叔你放心,我會小心的,我也會努力。”夏陽信心十足的說道。

  陳佳也說道:“是呀爸,現在都走到這個地步了,錢功成的心思你們還沒有看明白嗎,他明顯是在威脅,就算我嫁給他,也落不到好下場的。”

  “哎,都怪我,當初不該跟錢家合作的,是我瞎了眼。”陳安泰有些懊惱的說道。

  陳佳的母親溫如玉嘆息道:“事到如今還能怎么樣呢,我也做過打算了,到時候萬一不行,我們就跟錢家一刀兩斷算了,何必要糾纏不清,大不了過苦日子,就算傾家蕩產,也比不上佳佳的幸福重要。”

  “媽,你快別說了,我們至少還有夏陽對不對,要相信他,其實他很能干的,不會讓我們失望的。”陳佳滿懷希望的說道。

  溫如玉看了看夏陽,說道:“希望如此吧,錢家哪兒那么好對付呢。”

  “萬一不行,只能去和錢功成的父親商量下,到時候再看吧,我們先走了,佳佳你好自為之。”陳安泰愁眉苦臉的,和溫如玉一起離開了。

  陳佳目送他們遠去,臉色很不好,眼淚都在打轉了,命運被人操控的滋味,實在是不太好受的。

  “我們也該回去了,別想太多了。”夏陽輕輕拉了拉陳佳,這次和錢功成的會面,給了夏陽很大的啟發,他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太弱了,如果自己是億萬富翁,或者有足夠的勢力,陳家人就不必看錢功成的臉色行事了。

  “謝謝你夏陽,你又一次幫了我的大忙,我不知道該怎么謝謝你才好。”陳佳非常認真的說道。

  “和我就不必那么客氣了,都是我該做的,不管怎么樣,先放寬心態,我們不是還有時間嗎?”夏陽安慰一番,打開了車門。

  二人回到了陳佳的福滿樓,吃了個便飯后,夏陽打算回去了,陳佳有點依依不舍的,但是她知道,這個男人要更加努力的奮斗了。

  “夏陽,你別那么拼,如果為了我,其實也不太值得。”陳佳勸道。

  “我可不光是為了你,還有我自己,當然,如果你實在很感動,到時候等我成功的那一天,你可以以身相許啊。”夏陽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  “好呀,只要你愿意,我隨時都可以的。”陳佳嫣然一笑,居然過來親了夏陽一下。

  夏陽有點心猿意馬了,開著車回去,心里也充滿了斗志。

  夏陽知道以后要擴大自己的種植規模和養殖規模了,所以他立刻把二牛給叫了過來。

  “啥事兒陽哥?”二牛看見夏陽,覺得夏陽似乎跟平常不一樣,有點納悶起來。

  “有個事跟你交代一聲,你喊幾個可靠的人,把強子也叫上,給我四處去做下廣告。”夏陽遞給二牛一支煙,自己也抽了一根。

  二牛一邊吸煙一邊問:“做什么廣告?”

  “就說,我要租種土地,每年的租金不成問題,每畝地一年租金上限是五萬塊,最低不少于五千塊,要看大小和土壤的質量。”夏陽解釋了一番。

  “啥玩意兒?陽哥啊,你沒搞錯吧,我們這才剛租了幾十畝地,你又要擴大,哪兒又那么多的人手呢?”二牛非常吃驚的說道。

  “沒有人手,就去找人手,也順便說一下,來幫忙種植或者養殖的人,每月工資至少三千到五千,因人而異。”夏陽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了,這次一定要大干一番。

  二牛還是有點猶豫,說道:“陽哥,你搞這么多,吃得消嗎?這銷路問題你考慮過沒有呢?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