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83章 奉陪到底

第183章 奉陪到底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你可真是自不量力,這是跟我下挑戰書嗎?夏陽你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,一年你能做什么?多種兩畝地?”錢功成冷嘲熱諷的說道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 .<>

  夏陽卻是非常淡定,說道:“你不管我能做什么,你就說答不答應吧?”

  “別說是一年了,我給你十年,要不然給你一輩子?下下輩子行不行?”錢功成趾高氣揚的說道。

  “就一年,說話算話。”夏陽非常篤定。

  錢功成嘲笑道:“那行,這可是你自己要找死,我有什么不敢答應的,不過到時候你輸了,你說要什么結果?”

  “那如果我贏了呢,你又能怎么樣?”夏陽毫不示弱道。

  錢功成冷笑道:“你覺得我會輸?你真是幼稚可笑。”

  “如果你輸了,就當面在陳家人面前賠禮道歉,認錯,我的要求就這么簡單。”夏陽淡淡的說道。

  “你要是輸了呢,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講條件?”錢功成惱怒道。

  “隨便你處置,你說怎么樣都行。”夏陽不服氣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陰冷的咬著牙,說道:“你要是輸了,我要你的命,你敢不敢答應?”

  “我的命不值錢,我輸了你就拿去,但是在這之前,一切都得按照我說的去做。”夏陽毫不畏懼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不由拍了拍巴掌,湊到夏陽跟前,冷冷的說道:“小子,你死定了,沒見過你這樣打腫臉充胖子的,我真是迫不及待的等那一天到來了。”

  “愿意奉陪到底,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,我一刻都不想看見你這丑惡的嘴臉了。”夏陽說著轉身拉著陳佳就要走。

  那個瘦骨嶙峋的劉三卻攔住了夏陽,說道:“慌什么,這就想走了?”

  “難不成我留在這里陪你們喝茶?”夏陽沒好氣的說道reads;。

  錢功成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喝茶你倒是想的美,我覺得既然要玩,就玩點刺激的,與其一年后,不如現在先小小的玩幾下,就怕你不敢。 ”

  “意義在什么地方,有這個必要嗎?”夏陽隱約感到氣氛不對勁了。

  “怎么沒有呢,如今陳佳的父母都在這里,讓他們好好的看看,你這個沒用的小農民都說了什么大話,也好顯露一下你的本事,想想看,我其實沒必要答應你的條件,如果今天你能夠過得了我這一關,再走也不遲。”錢功成齜牙咧嘴的笑道。

  陳佳卻不悅起來,皺了皺秀眉說道:“錢功成,你別太過分,都說好了,你還想做什么?”

  “不做什么,陪你的這個小白臉玩玩而已,要是你擔心他的話,那也可以不玩,但是先前的條件都作廢。”錢功成說著抽著煙,傲慢的瞪著夏陽。

  陳佳氣惱道:“你怎么能夠出爾反爾的?”

  “沒辦法,這里是我的地方,我愛怎么樣都行,主動權在我手里,現在我家的那個老頭子可不在這里,我甚至能夠隨時毀掉我們的合同。”錢功成自以為是的說道。

  “你想怎么玩?我們玩就是了。”夏陽挺直了腰桿,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“這樣才算男子漢,有點意思,至少沒讓我馬上看扁你,來人吧,上道具。”錢功成揮了揮手。

  很快劉三帶著幾個人進來了,那幾個人走路地上似乎在抖動。

  夏陽仰頭一看,四五個彪形大漢,起碼平均身高有兩米二,而且一個個膀大腰圓的,身上的疙瘩肉成堆,看起來像是大力士一樣。

  “錢功成,你想做什么呀?別胡來。”陳佳一看這陣勢,就緊張起來。

  錢功成聳聳肩,笑道:“別害怕啊,就是和夏陽玩玩,試試他的能力,五分鐘之內,能夠打倒這四五個人,就算他贏了,怎么樣,很簡單的玩法吧?”

  “胡鬧,你這是欺人太甚。”陳佳羞憤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看了看陳安泰,說道:“親愛的叔叔啊,你瞧瞧你女兒緊張的,你該不會也跟她一樣想的吧?你覺得我該不該玩?我差點忘了說了,這個夏陽,搞不好可以成為你的救星,如果我們兩家斷絕關系后,而夏陽剛好發財了,他就能夠挽救你們,這么說來,你還得先討好他,當然,如果發生奇跡的話。[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小說網]”

  陳安泰臉上一陣青白,他嘴巴張了張,卻說不出話來,的確,現在他在錢功成的面前,完全就是被動的,現在說什么都沒有意義。

  “錢少爺,我想我應該告辭了,公司還有事情要做。”陳安泰選擇了離開,反正眼不見心不煩的。

  “別急呀,先看完了好戲也不遲,你說呢,我美麗的阿姨。”錢功成看著溫如玉,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  溫如玉面子掛不住,她為難道:“錢少爺,要不就算了吧,這是何必呢?”

  “咦,這可不能算了,你們好不容易來我家做客,怎么可以不讓你們看看精彩的節目呢,反正夏陽也答應了,那就開始吧。”錢功成說著就朝劉三使了個眼色。

  劉三立刻安排幾個高大威猛的人將夏陽給圍住了,那幾個家伙人高馬大的,根本沒把夏陽放在眼里,一個個殺氣騰騰的。

  夏陽知道今天是要出手了,要不然還走不了,他也不著急,讓陳佳先退到安全的地方。

  陳佳非常擔心,可是她也清楚,今天錢功成是不會輕易放過夏陽的。

  “小子,你太瘦了,別說我們欺負你,我先來吧。”一個兩米多高的人沖上前來,一把就將夏陽給提了起來,像是大人提著小孩似的,大笑著準備把夏陽給扔出去了。

  “有好戲看了,不過這夏陽也太不中用了點吧,錢少爺,他這就完了?”劉三在旁邊議論了起來。

  錢功成冷笑一聲,說道:“完了不更好,省得麻煩,你說呢?”

  “嗷嗷”的一聲,就在此時,那個大個子發出了慘嚎,原來他在扔出夏陽的時候,胳膊被夏陽給扭骨折了,被迫無奈直接松開了夏陽。

  夏陽落地的瞬間,一個飛踢,似乎有千鈞之力,那大個子沒來得及躲避,身子一彎,幾百斤的身軀就那么飛起來,直接掉落在家具上,把那家具摔了個四分五裂的,掙扎了幾下,捂著肚子硬是起不來了。

  旁邊一個大力士見這樣,哪里還等得及,怒吼一聲就朝夏陽撲了過去,毫不客氣的用碩大的拳頭擂向了夏陽,然而他無論如何沒料到,夏陽輕松的躲避過去,一個橫掃腿提在了他的膝蓋骨上。

  那大力士怔了怔,站著沒動,哈哈一笑,得意的想要再次撲向夏陽,然而他才走了一步,就聽見咔嚓的一聲,膝蓋骨碎裂了,他的笑容僵死在臉上,換之而來的是無比的痛苦,終于,碩大的身軀轟然倒塌在地上了,慘叫了起來,打著滾。

  旁邊的錢功成頓時氣的暴跳如雷,狂躁的吼叫道:“你們這群弱智,趕緊給我一起沖啊,還在等什么呢。”

  剩下的兩三個大個子紛紛發出了怒吼來,一起朝夏陽圍攻而去,所到之處,家具都被毀掉了,發出咔嚓聲。

  夏陽后退了幾步,轉身跑了起來。

  “怕了吧,夏陽你個縮頭烏龜,你跑什么啊,你……”錢功成話還沒說完呢,就見夏陽已經到了墻跟前,凌空一跳,腳在墻上連踢了幾下,一個回旋,在空中揮舞著拳頭連續擊打了幾下。

  砰砰,就像是放鞭炮一般,幾個大個子的腦袋紛紛被打的頭破血流的,他們踉蹌了幾下后,整個人都站立不穩了,夏陽過去輕輕的推了他們幾下,他們就撲通栽倒在地上了,根本就爬不起來,只發出此起彼伏的哀嚎聲。

  “廢物,一群廢物啊,我養著你們有什么用,都給我拖出去。”錢功成急的直跺腳,惱怒的吼叫起來,很快劉三帶著人把幾個大塊頭給抬出去了。

  夏陽拍了拍手,顯得很輕松,這幾個人不到三分鐘就擺平了,還算湊合。不過倒是把陳佳嚇的不輕,她連忙過來查看夏陽的傷勢,發現似乎毫發未傷,頓時松了一口氣,說道:“你總算沒事,太好了,可嚇死我了reads;。”

  夏陽微微的笑了笑,看著錢功成,說道:“現在玩夠了沒有?我們可以走了吧?”

  “這就想走了?我們才剛剛開始而已,最近我喜歡上一種玩法,不知道你有沒有膽量挑戰呢?”錢功成依然很不服氣。

  “是不是玩贏了這個,你就肯放我們走了?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攤了攤雙手,說道:“那是當然,我這個人還是很開明的,而且一想是說話算話,只要你能夠闖過這一關,絕對沒有任何問題。”

  “你說吧,還要怎么玩,我奉陪到底。”夏陽輕松自若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一揮手,讓人抬了兩個大轉盤過來,那轉盤推一下就會旋轉的,錢功成說道:“我們來玩飛鏢,不知道你的準度怎么樣?”

  “這個我沒玩過,可以試試看。”夏陽說的是實話,他把飛鏢拿在手里掂量了幾下,覺得問題應該不大。

  “你以為就這樣簡單,那你就錯了,我會派我的人出來,綁在轉盤上,而你呢,也要選擇你的人綁在轉盤上,這樣行不行?”錢功成露出陰冷的笑意。

  很快,錢功成派了一個漢子出來,那人看起來兇神惡煞的,挑釁的看著夏陽,隨即對錢功成說道“錢少爺,我準備好了。”

  “很不錯,那就這樣了,劉三,你去那轉盤上吧。”錢功成指了指劉三。

  劉三似乎也不害怕,好像這游戲他玩過很多次似的,直接過去被綁在了轉盤上。

  “該你了夏陽,你現在也沒人可選了,除了陳家人,就是不知道,他們三個誰愿意做你的靶子呢?”錢功成陰冷的笑道。

  隨即錢功成說了規則,那裝盤上綁了人不算,還在旋轉,并且在旋轉的過程中,還要擊中上面的氣球,在規定的時間里,誰擊中的多誰就算獲勝,當然誰先擊破完也算獲勝。

  陳佳一聽,連忙阻止道:“不行,錢功成,我不同意,這完全是在玩命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