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82章 講講條件

第182章 講講條件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聽了陳佳一番鼓勵的話,信心也增添了不少,不管錢家是多么的有勢力,遲早有那么一天,一定要超越他們,今天哪怕是來找虐的,也要試探一下他們的深淺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 .( 廣告)

  “陳大小姐,少爺早在這里等著了,你們來的可真夠遲的,不會是在路上約會吧?就跟這個男人?”一個瘦骨嶙峋的男人,戴著一個金絲眼鏡,正在得意洋洋的笑著,很不屑的打量了夏陽一眼。

  陳佳腮幫子氣的鼓鼓的,懊惱的說道:“劉三,你算什么東西,憑什么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,不要在這里狗仗人勢。”

  劉三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,摸了摸他的大背頭,撫了撫眼鏡,說道:“陳大小姐脾氣還是那么倔強,小心咬了舌頭,我們錢少爺真是看走了眼,憑什么跟你定親,你居然在錢家的地盤,跟別的野男人卿卿我我的,簡直丟盡了你們陳家人的臉面。”

  “你給我閉嘴,你不過是錢功成的一只走狗,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說三道四的,趕緊給我滾一邊去,小心我撕爛了你的嘴巴。”陳佳氣急敗壞的呵斥道。

  劉三滿不在乎,白了一眼夏陽,說道:“這位就是你們陳家找來的男人,一副土的掉渣的樣子,可別讓人笑掉大牙。”

  夏陽沒料到錢功成的一個下屬會這樣囂張跋扈,他也不生氣,微微一笑道:“錢家人就是這樣待客的嗎?讓一只猴子在這里吠叫著,錢家人沒讓你吃飽吧?”

  “你,你小子別嘴硬,一會兒有你好受。”劉三面紅耳赤的,氣的一跺腳,瞪了夏陽一眼,把別墅的門打開了,在前面領路。

  陳佳暗暗朝夏陽豎拇指,吐了吐舌頭笑道:“罵的好,劉三最怕別人叫他猴子,也最忌諱別人說他瘦弱,你真是一針見血。”

  “是嗎?我也是隨口說說的,這劉三是什么人,這么得意?”夏陽一邊走一邊問。<>

  陳佳撇嘴,說道:“就是錢家人在我們縣城的一個幫忙管事的,如果錢家人不來這里,錢家所有的業務和事情都是劉三在操辦,所以他才會那么自以為是,錢家在我們縣城的勢力也是不小的。”

  “明白了,看來這次來,還真是一路兇險,我得小心點應付了。”夏陽聳聳肩說道。

  “沒事的,他們又不會吃了你,走吧。”陳佳鼓勵一番,挽著夏陽的胳膊,來到了客廳里。

  此時,客廳的正中,錢功成正翹著二郎腿喝茶,在他對面,坐著兩個五十出頭的男女,一個是陳佳的父親陳安泰,另外一個看穿著打扮,也算是個貴夫人了,滿身也是珠光寶氣的,此刻回頭看陳佳和夏陽,臉色不是很好。

  夏陽看的出來,這個夫人應該是陳佳的母親了,按理來說,陳佳的家族也不容小覷,不過二老在錢功成的面前,卻顯得有些約束,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懸殊問題reads;。

  “媽,爸,好久不見。”陳佳過去打了招呼。

  溫如玉嘴唇哆嗦了一下,起身打量了陳佳,表情顯得很復雜,好一會兒才說道:“你這個不聽話的孩子,最近都瘋哪兒去了,都不跟媽聯系呢。”

  “媽,我這不是好好的嗎,你還用擔心我,倒是你,看起來好像瘦了不少,是不是最近又失眠了?”陳佳握著溫如玉的手,母女倆互相噓寒問暖起來。

  陳安泰看了看夏陽,表情有些古板,伸手說道:“你來了,請坐吧。”

  “你好陳叔,阿姨。”夏陽點了點頭,隨即看了看錢功成,準備坐下去。

  錢功成突然拍了一下桌子,把手里的雪茄煙放下去,一挑眉,很傲慢的說道:“夏陽,沒想到你還真敢來,你不覺得你有點刺眼嗎?我讓你坐了嗎?”

  “你這里又不是刀山火海,我為什么不敢來?再說你這座位不是坐的,難不成是擺設?”夏陽不慌不忙,偏偏要去坐下。( 廣告)

  錢功成使了個眼色,想讓夏陽當眾出糗,旁邊兩個戴墨鏡穿西裝的漢子想把椅子拉開,讓夏陽撲個空。

  豈料夏陽坐在上面穩如磐石,他們兩個憋紅了臉都沒用,夏陽隨即稍微松了松,又立刻坐下,砰砰兩聲,那兩個漢子由于慣性,幾個趔趄就被甩飛了出去,徑直跌倒在地上,疼的齜牙咧嘴的,還把家具撞翻了。

  “沒用的東西,給我滾出去。”錢功成呵斥了一聲,隨即瞪著夏陽,眼里噴著怒火。

  夏陽也不理會他,徑直掏出煙抽了起來,倒是非常的平靜悠閑。

  正在敘家常的母女倆被驚到了,陳佳倒是沒說什么,溫如玉有點不自在了,看著他們有點不知所措。

  錢功成咬了咬牙,怒吼道:“夠了,現在還不是你們敘家常的時候,我們該說說正事了,誰開始說?”

  陳安泰遲疑了一下,想說什么,卻沒有開口,而溫如玉也沒怎么做聲reads;。

  錢功成掃視一眼,好笑道:“既然你們都不說,那就我來說了,今天,你們的寶貝女兒陳佳,她帶了個野男人回來,分明是沒把我放在眼里,還口口聲聲的說,要給她自由,你們二老心里也清楚,我們錢家和你們陳佳結親,那也是因為一些生意上的事,我們錢家,家大業大,其實根本就不在乎你們陳家人,要不是我家里的老頭子生拉硬拽,我對陳佳根本就不感興趣。”

  陳安泰有點按耐不住了,臉色不好看,說道:“錢少爺,你這話說的未免有點過頭了吧?我們佳佳和你小時候就結親了,這是我和你父親之間的約定,現在事情鬧成這樣,我也知道,是我們這邊理虧,不過今天既然當事人都在,就該把這事說清楚。”

  錢功成沒好氣的說道:“怎么說清楚,這還不明顯嗎?陳佳就是耐不住寂寞,是你們違反約定在先,還有什么可說的,我看就是你們慣著這個寶貝女兒,任由她胡作非為,你們也看見了,這個叫夏陽的,他算什么東西,為什么要接近陳佳呢,還不是貪圖什么榮華富貴?想要攀龍附鳳而已,你們卻由著陳佳胡來,還說給夏陽一年的時間,簡直是可笑之極。”

  “夠了,錢功成,不帶你這樣侮辱人的,請你對我們放尊重一點,我們陳家人根本就不用巴結你們,憑什么你在這里說三道四的?”陳佳非常羞憤的辯解道。

  錢功成冷笑道:“是嗎?我難道說錯了?你既然這樣說,你能夠代表你們陳家嗎?恐怕沒有我們錢家,你們不行吧?你若是真想要自由,不必編造什么理由,夏陽這樣的人他能怎么樣,我給他一輩子,他也根本趕不上我們,我可是聽你爸爸說,這小子想在一年之內超越我們錢家,然后來拯救你們陳家人,對不對?”

  “是又怎么樣,你別瞧不起人。”陳家憤怒的說著,杏眼圓睜。

  “對,我瞧不起,有本事我們兩家人就一刀兩斷,從此不要來往,不過想想看,你們陳家人還跟我們簽訂了不少的合同生意,沒有我們的支持,只怕你們要傾家蕩產吧?”錢功成似笑非笑的看著陳安泰,又說道:“我說的是實話吧,對不對我親愛的叔叔?”

  陳安泰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顯然掛不住,無奈道:“是,我承認,我們陳家需要依賴你們錢家,不過陳佳和你的事情,也是你父親做主的,你可不能混為一談。”

  錢功成吸一口煙,慢悠悠的吐出來,說道:“可惜我和陳佳心里都清楚,我對她沒興趣,有本事你們繼續拖延,等我家里那個老頭子死了,我隨時讓你們陳家人滾蛋reads;。”

  陳佳氣的一跺腳,羞憤的說道:“錢功成,你別欺人太甚,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?你以為我想嫁給你?我單獨出去,就是不想看見你呢。”

  錢功成攤了攤雙手,好笑道:“那行啊,你現在就可以走,不過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,要么,你馬上嫁給我,完成我家里那老頭子的想法,要么,就永遠別回來,我們兩家人斷絕關系,不過我實話告訴你,就算我們結婚了,等我家那老頭子歸西后,也照樣將你們掃地出門去,明白了沒?”

  陳佳的母親溫如玉一聽這話,急的不行,趕緊說道:“錢少爺,我們有什么話好好的商量行嗎?你千萬不要沖動,佳佳這孩子是太貪玩了,她和夏陽的事,也許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們可以解決的。”

  “解決什么?你看看這小子吊兒郎當的樣子,給你們陳家人蒙羞啊,還好意思來我這里,真不知道天高地厚,要想我答應你們也行,讓陳佳馬上回來,讓夏陽從我面前消失,如果讓我看見他和陳佳還在來往,不好意思,一切免談。”錢功成憤憤不平的說道。

  一直沒說話的夏陽算是明白過來了,現在兩家人的關系,完全是靠錢功成的老爹維系著,而陳家人必須依賴錢家人,只可惜,錢功成這樣的傲慢自得的男人,又怎么會真心對待陳佳呢,現在分明是在威脅。

  夏陽忍不住了,起身說道:“錢功成,你不要忘了,陳佳還有另外一個選擇,那就是我。”

  “笑話,你算老幾?你能改變什么,你不過是想依靠陳佳的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而已,別以為我看不穿你,丟人現眼。”錢功成鼻孔朝天,非常的傲慢無禮。

  夏陽不急不慢,說道:“你之所以這樣說,不過是不敢應戰而已,難道你害怕我?”

  錢功成一聽,頓時哈哈大笑起來,說道:“你就搞笑吧,我堂堂的錢少爺會怕你一個鄉下的農民,你想怎么個比試法?”

  “還是先前那句話,一年后定勝負,條件是在此期間,你不能騷擾陳家的人,更不能阻礙他們的生意。”夏陽非常堅定的說道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