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62章 老同學見面

第162章 老同學見面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不好意思,我不喝酒的,飲料就行。(шщш.щ舞若小說網首發) .<>

  李曉光又問夏陽道:“你呢,酒量還好吧?”

  “我也不喝酒的,我開了車,一會兒回去不方便。”夏陽婉言拒絕,心想這是來談生意的,又不是來吃喝的,這真東西都還沒看見,就喝起來了,多不合適。

  “我也開車了啊,我那車是幾百萬的,不過沒事,安全系數高,你那個小皮卡放在這里,也沒人要吧,不如我到時候讓司機送你回去。”李曉光話里帶著刺。

  夏陽自然聽的出來,要說喝酒這方面,他隨隨便便能把一般人喝醉,原本是不想喝的,現在見李曉光這么得意,分明是在何小雅面前逞能耍大牌,決定教訓一下李曉光。

  “那好吧,就隨你的意思,喝兩小瓶老白干吧。”

  李曉光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陽,不以為然道:“夏老板你可真會開玩笑,這里好像都沒有那樣的酒,不如我們喝兩瓶陳釀茅臺吧,也不怎么貴,你放心吧,這次吃飯我買單,你隨便叫。”

  夏陽心想這又在高調的裝有錢人了,也不急,笑道:“你說怎么樣就怎么樣吧,客隨主便。”

  李曉光讓服務員上酒,很快拿了酒上來,倒了兩大杯,李曉光站起來,對何小雅說道:“小雅,難得我們見面,這有幾年了吧,想想我們同學一場,能夠還保持聯系不容易,我今天就敬你一杯。”

  “謝謝,你坐吧,別那么客氣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何小雅舉著茶杯。

  李曉光直接喝光了一杯白酒,回頭對夏陽說道:“夏老板,你也該喝了吧,你看我這都干了,你不會那么點酒量都沒有吧?”

  “好的,這杯酒我敬你,希望我們能夠合作愉快。”夏陽也一口干了。

  “夏老板,你有所不知,我和小雅什么關系,多年的老同學,以前我還追過她,可惜她看不上我,這幾年啊,我是一直沒找人。( 廣告)”李曉光說著又斟酒,繼續說道:“夏老板,我和你的生意,我們今天先不談,我今天特別高興,主要是我跟小雅又見面了。”

  見李曉光又干了,夏陽勸道:“李老板,你還是慢點喝,這樣容易醉的。”

  “醉?就我這酒量,幾個你都喝不過,你問問小雅,當初我在班上,那可是酒霸王,你知道為什么不?”李曉光非常得意的說道。

  “天生的,還是練出來的?”夏陽回應道。

  “錯了,都不是,那是失戀醉出來的,知道為什么不,就是我每次追小雅,她都不理我,我傷心啊,就一直喝醉,就那樣,酒量出來了。”李曉光說起往事來,一直在盯著何小雅看,等又一杯白酒下肚,已經面紅耳赤了,說話打結了。

  何小雅秀眉微皺,看了看夏陽,對李曉光說道:“李曉光啊,你少喝點嘛,我們一會兒還去你種植園看看呢。”

  “怎么,小雅你看不起我,我跟你說,現在我那種植園你隨便看,別說是看了,送給你都可以的,你都可以當那里的老板娘了。”李曉光顯得有些激動了。

  何小雅簡直瞪大了眼睛,說道:“你醉了吧,怎么這樣說呢?”

  “我沒醉,小雅,你知道不知道,這幾年,我對你還是戀戀不忘的,也沒有你的消息,沒想到你會主動聯系我,你說我是不是很高興呢?”李曉光臉紅脖子粗的。

  何小雅撇撇嘴,說道:“我那是因為想把你介紹給夏陽認識呢,你們可以做一筆生意,聽說你現在種植生意做的挺好的。”

  “好,那當然是好了,在整個縣城,在這個行業,你提我李曉光的名字,沒有人說半個不字的,那簡直是好上加好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啊。”

  “是嗎,那就行,吃了飯我們去你那里看看去。<>

  “我跟你說,小雅……”李曉光還想說什么,剛打算湊過去,夏陽起身道:“李老板,先不說這個吧,我們喝酒。”

  “喝,喝酒,你別給我省著,這些酒你們那里沒有,聽小雅說你那村可偏僻了,你難道來一趟縣城,多吃點多喝點,還有這菜。”李曉光指了指桌子。

  夏陽不想跟他一般見識,笑道:“對對,是這么個意思,還不錯這里。”

  “不錯吧,這菜可是好東西,你在整個縣城都吃不到,獨此一家,對了,我聽說你也在種菜,你那里那么偏僻,土地肯定很貧瘠吧,那菜能吃嗎?”李曉光話里藏刀,明顯是在譏諷夏陽。

  “能吃,反正吃不死人,改天讓李老板你嘗嘗看。”夏陽也不惱火,依然陪著笑臉。心想你若是吃了那菜,就會覺得這里是一無是處了吧。

  李曉光一拍桌子,說道:“我看你不如跟我干,我給你介紹人,給你種子,保證要比你現在搞的好,一年賺個十萬八萬的,絕對沒問題。”

  “噢,那先謝謝了,先喝酒,你還能喝不?”夏陽聽出來了,李曉光算是看不起自己了,也不見怪,畢竟有些人喜歡自以為是,或者說,說話非常的直截了當。

  “怎么著你覺得我不能喝了?這點酒算什么,服務員,趕緊上酒。”李曉光梗著脖子,一揮手,都快坐不穩了,很顯然快醉了。

  何小雅一看急了,連忙勸道:“好了李曉光,不要再喝了,喝多了傷身體呢。”

  “小雅,你不用擔心我,我今天就是高興,我就想多喝兩杯,你就別勸了。”李曉光說著非要服務員拿酒來。

  “夏陽,你還要喝呢?”何小雅輕咬嘴唇,有點擔心起來。

  “算了吧李老板,酒不是什么好東西,少喝對身體算有益,多了就沒用,我還想和你談生意呢。”夏陽也勸說起來。

  李曉光不以為然道:“怎么著,你看不起我是不是,要是這樣,生意免談,一人再來一瓶怎么樣,別說你喝不下。”

  這時候服務員把酒拿來了,李曉光直接打開了兩瓶,朝夏陽邊上放了一瓶,大喊道:“倒上,滿了,我們一口干;。”

  夏陽只好奉陪到底了,心想這要不喝,他還見怪了呢,無奈的朝何小雅笑了笑。

  李曉光一口氣喝了一大半,有點沒喝下去,吐回了杯子里,連忙放下,一抹嘴看著夏陽,那意思很簡單,看你喝不喝得下去。

  夏陽一口氣就干了個精光,這點酒對他來說還真不算什么,李曉光急了,吸了一口氣,終于喝下去了,可是搖搖晃晃的,就快暈了。

  沒等放下酒杯呢,李曉光直接哇的吐了出來,捂著嘴巴連忙朝廁所跑,豈料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了,還栽了個大跟頭,別提多狼狽了。

  何小雅急的直跺腳,想過去拉扯李曉光,可是李曉光太重了,只好求助的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過去一把將李曉光給扶起來了,扶著李曉光,讓他坐在椅子上。

  李曉光暈暈乎乎的,嘴里還在呢喃著道:“我還要喝,你放開我,我能行。”

  “能行什么呀,你呀還是那個倔脾氣,讓我怎么說你好。”何小雅非常無奈的看了看夏陽。

  “我還可以的,小雅,你不知道,看見你,我……”李曉光話沒說完,頭一歪就倒下去了,幸好夏陽眼疾手快扶著他。

  “哎呀,他怎么了,會不會出事呢?”何小雅緊張起來。

  夏陽看了看,笑道:“沒事,他就是喝多了,睡著了而已。”

  “那怎么辦呀,我們來找他談生意的呢。”何小雅無奈道。

  “這樣吧,他外面不是有司機等著嗎,叫過來,送他回去,我們跟司機一起去他的種植園,你看怎么樣?”夏陽提議道。

  何小雅點點頭,出去叫了司機,司機過來把李曉光扶進了車子里,何小雅說了一番后,司機就在前面開路。

  夏陽剛要開車呢,何小雅把鑰匙奪過來,急道:“你干嘛呢夏陽,你都喝酒了,還想開車呢,這是不行的,我來開吧;。”

  “好吧,我其實也有這個意思。”夏陽撓撓頭,跟著何小雅上車,坐在了副駕駛室里。

  何小雅發動了車子,跟上了前面李曉光的車,擔心的看了看夏陽,說道:“你沒事吧,你跟李曉光喝的差不多呢。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事,不就一斤多酒嗎,再來一斤也是沒事的,只可惜難為了李曉光了。”夏陽笑了笑,覺得李曉光還真是死撐呢。

  “哎,也不知道他為什么喝那么多呢。”何小雅撇撇嘴說道。

  “怎么,你沒看出來嗎,還不是因為你的緣故。”夏陽聳聳肩說道。

  “因為我嗎,為什么?”何小雅有點不明白。

  “你這個老同學跟我在賭氣呢,估計是吃醋了,他也是酒后吐真言,說非常的喜歡你,就以為我是情敵了,他說的話你可不是沒聽見。”夏陽撓撓頭說道。

  何小雅俏臉一紅,嬌嗔道:“胡說八道呢你,才不是好不好。”

  “你就別口是心非了,何大小姐,那李曉光財大氣粗的,打擊我就算了,我這也是趕鴨子上架,能怎么辦。”夏陽無奈的聳聳肩。

  “也是噢,其實說起來,他不該那么做的,你居然沒怎么生氣。”何小雅對夏陽表示出來的大度,深感佩服。

  “我是沒生氣那是假的,我也是個男人,互相攀比的心理多少也有,不過我們是來請他幫忙的,又不是來爭風吃醋的,何必呢。”夏陽意味深長的說著。

  何小雅輕咬一下紅唇,說道:“那你就一點反應都沒有嘛,他那么說,你覺得你應該對我不聞不問嗎?”

  “你要聽心里話嗎?其實我看見他那樣說,那樣做,我覺得我還是有點吃醋的,要不然也不會把他灌醉了。”夏陽說著看何小雅的反應。

  何小雅有點不好意思,吐了吐舌頭道:“你說的可是真的呢?人家才不信,你會在乎。”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