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46章 沒想到是這樣

第146章 沒想到是這樣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人家可沒騙你呢,你不是很能干嘛,難道找不著我嗎?”陳佳在電話里笑了起來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( 小說)

  夏陽簡直無語了,說道:“別鬧,說正經的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你找到我再說,我就在你村里呢。”陳佳說著把電話給掛了。

  夏陽哭笑不得,想了想,只好出去找了。

  可是這村子說不大也不算太小,藏個人哪兒找去,四處看了看,夏陽也沒有發現,就把電話打過去了,說道:“沒看見你呢,你來我家吧,別跟小孩似的,我才沒功夫跟你玩躲貓貓啊reads;。”

  “夏陽你也真是的,太沒意思了吧,你到底找不找人家,不找的話,我可就走了,再也懶得見你了。”陳佳在電話那頭撒嬌起來了。

  好吧,這算是威脅了,夏陽已經感受到了,不過被陳佳這樣的大美女威脅,也無所謂了,再說對她也有感情呢,何況除了這些不說,她還是自己的大客戶呢。

  那就勉為其難陪她玩玩吧,掛了電話,夏陽稍微一想,陳佳能藏哪兒呢,她雖然到村里來的多,但是別的地方去的少,相對還是陌生的,她應該不會到處亂走的。

  仔細想了想,夏陽有了主意,他直奔地里了,那里有一個菜棚子,他悄悄的進去一看,陳佳正坐在里面,背對著自己玩手機呢。

  瞧把她給美的,喜滋滋的,還以為自己找不到她呢,夏陽過去把她的眼睛給捂住了,故意變著聲音說道:“別動,搶東西的,拿出來。”

  “壞蛋,你誰呀,放開人家。”陳佳嚇了一大跳,手機都掉了,胡亂的掙扎起來,可扭頭掰開夏陽的手一看,不由氣的一跺腳,拿著粉拳就朝他身上捶打過去了。

  “你討厭死了,你欺負人家是不是?”陳佳不依不饒的,就差用嘴咬了。

  還別說,她真就咬過來了,不過卻被夏陽把下巴給捏住了。

  “好了,別鬧了,老大不小了,說吧,來找我什么事,還是因為要進貨嗎?可事先說好,最近真沒有。[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$>>><>

  陳佳面紅耳赤的,搖頭道:“才不是呢,你就知道說這些嗎,我來這里看看你不行嗎?”

  “怎么,太陽從西邊出來了,你無緣無故來看我,是不是想我了?”夏陽半開玩笑道。

  “想你又怎么樣了,不能想呀,你可是我未婚夫呢,忘記了怎么跟我爸說的?”陳佳嬌嗔起來了。

  夏陽撓頭道:“對,我是跟你爸爸說過了,不過那不是為了敷衍一下給你爭取更多的自由時間嗎,雖然只答應給你一年,不過現在也不錯了reads;。”

  “可人家當真了,就想嫁給你了,你要娶我嗎?”陳佳一本正經的,眨著兩只大眼睛,看著夏陽,好像很期待似的。

  夏陽不由一愣,干笑道:“不是吧,你可別來真的,別嚇唬我。”

  陳佳不樂意了,一撅嘴說道:“怎么了,你還不愿意呢?”

  “不是,這,未免太突然了點。”夏陽有點不知所措了。

  陳佳見他那樣,突然抿著嘴巴噗嗤一笑,說道:“傻了吧你,瞧把你給嚇的,你夏陽就這點本事呢,我就是開玩笑了啦。”

  “哎,你可別跟我提什么結婚的事,我最近很頭疼呢,提到這個我就不知道怎么辦了。”夏陽無可奈何起來。

  “怎么了,什么事把我們夏老板給難住了?”陳佳好笑道。

  “快別說了,說了也頭疼啊。”夏陽有些不悅道。

  “說說嘛,你有什么不開心的,說出來讓我開心一下。”陳佳樂呵呵的說道。

  夏陽見她那么沒心沒肺的,就把和雨荷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,又道:“你說說看,我爹是不是太心急了?”

  “切,人家還以為什么事呢,原來是你爹的原因,這你爹也是為了你好啊,我發現你和我一樣悲催,被家里人催婚,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悲哀呀。[小說網htg.cc更新快,網站頁面清爽,廣告少,,最喜歡這種網站了,一定要好評]”陳佳感嘆道。

  “瞎說,我跟你可不一樣,你那是沒辦法的,而且是關系到你和錢家人的利益,兩個家族的恩怨,我這個就簡單多了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陳佳不置可否,說道:“是嗎,我看性質都差不多呢,總之無法違背reads;。”

  “那能怎么辦,早知道我就……”夏陽欲言又止,看了看陳佳,沒接著說下去。

  “你就干嘛呢,說呀?是不是打算和我私奔了?”陳佳期待道。

  “啊,這個,我可沒說,不過意思差不多,早知道我把你帶過來,給我爹說說,也不至于他非要給我介紹個未婚妻了。”夏陽懊惱道。

  “是嗎?要我看,不如我們現在就私奔吧,隨便去哪兒都行。”陳佳似笑非笑的。

  夏陽連忙搖頭,嘆息道:“得了吧,這可使不得,我有太多放不下,跟你不一樣的。”

  “說來說去,你是嫌棄我了,那我走了。”陳佳故作生氣,扭頭就走。

  夏陽拉著她,說道:“干嘛呢你這是,好好說話。”

  “好吧,我說實話,知道你有了未婚妻的事,我心里酸酸的,我大概是吃醋了。”陳佳嘟著小嘴。

  “啥玩意兒,吃什么醋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“怎么了,我其實很喜歡你,你難道不知道?”陳佳那樣子像是開玩笑,又像是認真的。

  夏陽模棱兩可,也不說什么了,干脆撇開話題,說道:“行了,不談傷心事,你這次來真是來玩玩的?”

  “對呀,我在福滿樓夠煩悶的,所以來這里看看,你可別告訴我,你不歡迎。”陳佳背著手,走來走去的,非常輕盈。

  “嗯,舉著雙腳歡迎。”夏陽嘿嘿笑道。

  陳佳也是噗嗤一笑,說道:“怎么樣,夏老板,最近你的生意搞的還可以吧,我可是聽說你擴大規模了,還弄了不少的新型水果,甚至都開始設計養殖了,是不是賺發了?”

  “哪兒有,你消息倒是很靈通,其實我也沒賺多少錢,算是嘗試,不過有件事非常的奇怪,這次有個大客戶,叫阮大志的,突然間收購了我全部的產品,而且但凡有其他的客戶買走的,他也會去收購,即便是價格高一些,他也不在乎reads;。”夏陽越說越是納悶。

  陳佳怔了怔,說道:“這是好事情啊,你怎么看起來好像很煩呢?”

  “本來是好事情,只是有個現象很奇特,最近市場上沒有任何關于我那產品的消息,好像憑空消失了,你說那個阮大志他即便是到別的地方銷售我的東西,那有有所動靜對吧,可是完全沒有看見,我專門查過的。”夏陽非常疑惑。

  陳佳撓撓頭,想了想,說道:“這么說,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了?”

  “對,我懷疑他有其他目的,這樣對我的宣傳影響很大。”夏陽頓了頓,又說道:“最近我這里來的客戶都變少了,按理說那么多產品賣出去,肯定有商人看中了,會跟我聯系的,如果按照阮大志那樣搞法,我還不如不賣給他,多人銷售,宣傳的力量就更大,影響力都不一樣。”

  “說的也對,不過這個阮大志他的實力不小啊,一次性收購那么多,而且如果他不拿出去賣,他把你那些東西干什么了,他一個人又吃不完。”陳佳也很疑惑。

  “這就是我在想的問題。”夏陽無奈道:“我還嘗試和他聯系,但是他一直沒回我,電話也沒有接呢。”

  陳佳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說道:“你說說看,他長什么樣,有照片不?”

  “這個,還真沒有照片呢,怎么了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就在此時,突然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傳來:“啥照片啊,陽哥,你們是不是在約會呢,沒有打擾到你們吧?”

  夏陽一瞧,是二牛來了,說道:“你怎么來了,干啥呢?”

  “嘿嘿,陽哥,我來看看,沒想到你也在,你們剛才說什么照片?”二牛撓撓頭道。

  夏陽就說道:“就是上次那個大客戶,叫阮大志的。”

  “噢,你說那個啊,開豪車,還一次性搞兩千萬的大單子的人,俺有照片啊。”二牛說著就把手機拿了出來。

  “你怎么會有的,什么時候拍的?”夏陽有些吃驚道reads;。

  二牛一邊翻手機,一邊說道:“哎,那不就是看他們那車子豪華,俺覺得好看,就順手拍了兩張唄,你們看,連人帶車一起拍下了,陽哥,你們要他照片干啥,是不是出問題了?”

  “我看看,是這個嗎?”陳佳拿過手機一瞧,不由愣住了,臉色非常的異常。

  “對啊,就是他呢,陳老板,你認得他嗎?”二牛問。

  陳佳好一會兒才說道:“沒錯,肯定是他了,你們怎么會和他做生意的?”

  夏陽覺得不太對勁了,陳佳好像話里有話,就說道:“怎么了,你真認得他,我看他出手挺闊綽的,有什么不對?”

  “太不對了,他是錢家的人,哎,我現在知道為什么了,肯定是錢功成指揮他干的,夏陽,都是我不好,只怕我是把你給害了。”陳佳相當的懊惱。

  二牛皺眉,非常疑惑道:“你們在說啥玩意兒呢,俺咋聽不懂呢?”

  “沒事,二牛你先去忙。”夏陽使了個眼色。

  “那中,陽哥你有事叫我,我去溜達一下,看看地里的情況。”二牛說著拿回了手機就出去了。

  夏陽看見陳佳臉色不太好,此刻他心里也直打鼓,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  “夏陽,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這件事呢?”陳佳責備道。

  夏陽哭笑不得,說道:“我的大小姐,他是個什么樣的人,我怎么跟你匯報呢,再說,我當時就沒有朝那個地方去想,哪兒知道會是錢功成的人呢。”

  “哎,都是我不好啊,我應該提醒你的,我早該料到這一天的,我說錢功成怎么沒有動靜呢,現在看來,他早就出手了。”陳佳非常的自責。

  “你沒必要那么緊張吧,大不了下次,我不賣給那個阮大志了,還有什么可怕的?”夏陽不以為然道。

  “不是啊,你不懂。”陳佳捂著額頭,顯得很焦急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