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34章 父女的心思

第134章 父女的心思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等會和我爸爸吃晚飯的時候,你可要和他少和點酒,能做到嗎?”蔡燕叮囑道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夏陽心想自己猜的沒錯了,點點頭道:“這點小事,還用專門提一下嗎,沒問題。”

  “這可不是小事,我爸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尤其是看見了好酒,特別是愛熱鬧,越是有人一起喝酒,他就喝的越多,我就一直擔心他的身體吃不消。”蔡燕有些擔憂道。

  “沒事,待會兒我勸勸他。”夏陽明白蔡燕的心思,作為一個女鎮長,她實在是日理萬機,太忙碌了,而作為一個女兒,她卻沒有時間多陪父親,有些兩難的境地。

  “燕子你回來了,怎么今天有空啊。”蔡亮老早就在屋里等著了,一看見蔡燕就迎接出來,喜滋滋的,隨即又跟夏陽握手,說道:“哎呦,你小子今天咋也有空的,和我姑娘干啥去了,怎么一起來的?”

  村里這些人,也就蔡亮敢這么稱呼自己了,他那派頭,儼然把自己當成鎮長的爹,當然還把自己當成了夏陽的準老丈人了,就想先前所說的那樣,蔡亮經常會問夏陽,賺了多少錢了,夠不夠買下整個鎮子了,到時候早點娶蔡燕回去。

  當然,這也是有玩笑的成分,不過對夏陽來講,到達這個地步還需要一段時間。

  “爹,你最近身體怎么樣,有沒有好好的管著自己?”蔡燕噓寒問暖一翻。

  “好著呢,看見你回來更高興了。”蔡亮樂滋滋的,父女倆寒暄一翻后,開始做飯了。

  蔬菜瓜果都是現成的,依然是夏陽從玉石空間里拿出來的,蔡燕親自下廚,趁這個機會,蔡亮過來對夏陽說道:“小子,咋樣了,你和我姑娘的進展。”

  “我說蔡叔,有你這樣問的嗎,她可是你姑娘,你就對我那么放心?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“去,老子能對你不放心,那這整個鎮子就沒有幾個放心的下的,說實話,跟老子的姑娘干啥去了?”蔡亮嘟囔道。

  夏陽隨口說道:“就是去下鄉唄,陪著做考察。”

  “可以啊你小子,怎么著,說說看,賺了多少錢了?”蔡亮壓低了聲音問道。

  “你看你,又來了,能不能問點別的。”夏陽不耐煩的說道。

  蔡亮一笑,說道:“你小子怕是沒賺多少吧,可別吹牛了,還買下整個鎮子,我怕你是連我們村現在還買不起吧?”

  “還行,差不多吧。”夏陽聳聳肩說道。

  “那也沒得搞頭了,哎,老子聽說了你的事了。”蔡亮搖搖頭,有些惋惜道。

  “什么意思,聽說什么了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蔡亮撇嘴道:“你裝模作樣呢,我可是知道你和李家屯的那個老李頭的姑娘,叫什么,雨荷來著,好像定親了吧,這事傳的沸沸揚揚的,我一直想問你呢。”

  “這你都知道了,有那么出名嗎?”提起和雨荷的親事,夏陽就覺得郁悶。

  “咋不出名,估計十里八鄉的都知道了,你想想看,你夏陽也算個人物,大家對你的關注度是很高的,尤其是婚姻大事,都說那老李頭走了八輩子好運了,找了你這么個女婿,我就氣不過,那雨荷能跟我姑娘蔡燕比較?你說你小子眼睛是不是瞎了,咋就看上她了?”蔡亮特別的不甘心,埋怨了起來。

  夏陽撓撓頭,無奈道:“我有什么辦法,實話跟你說,那是我爹一手包辦的,可急死人了,我不答應,我爹就跟我翻臉,我總不能跟他對著干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打算的,我姑娘跟你徹底沒戲了?”蔡亮瞪大了眼睛。

  夏陽懊惱的說道:“我哪兒知道啊,我就想拖一天是一天。”

  “小子,早知道你老爹那么想娶個兒媳婦,我就早點去跟你爹說你和蔡燕的事了,現在搞個屁,有點晚了。”蔡亮似乎很是后悔的樣子。

  “你還說呢,不你說要等我有錢買下鎮子后嗎,現在說這個有什么用。”夏陽也很沮喪。

  蔡亮可惜的嘖嘖嘴巴,說道:“該死的,我這就跟你爹說去,讓他重新考慮下。”

  “哎,你還是別去了吧,這事哪兒能說退就退的呢?”夏陽見蔡亮越來越激動,連忙拉住了他。

  此時蔡燕出來了,疑惑道:“你們這是干嘛呢?”

  “沒做什么,我們爺倆聊天呢。”蔡亮嘿嘿一笑道。

  “準備吃飯了,趕緊的你們。”蔡燕笑了笑,繼續去廚房忙活了。

  夏陽沒料到蔡亮這么靈活,不由豎著大拇指,說道:“怎么著,你為什么不給蔡燕說實話呢?”

  “唉,那可說不得,說了你們就沒機會了。”蔡亮連忙搖頭。

  夏陽說道:“那你的意思,是還希望我和蔡燕那什么。”

  “當然啊,小子,我可是相信自己的眼光,我也信你所說的話,既然是你爹的原因,我相信總有辦法解決的,你可別灰心了,我們一會兒喝兩杯。”蔡亮說著就去拿酒杯擺桌子了。

  三個人圍著桌子坐下,倒是其樂融融的,儼然像是一家人似的,不過蔡亮沒喝兩杯酒,杯子就被蔡燕給奪過去了。

  “爸,讓你別貪杯呢,不許再喝了。”蔡燕嬌嗔道。

  “乖女兒,就讓我再喝點唄,一杯就成。”蔡亮懇請道。

  “就不行,你再這樣,我以后就不回來了。”蔡燕別過頭去,故作生氣。

  蔡亮撓撓頭,無奈的說道:“好,不喝了,我吃飯吃菜。”

  “這還差不多,我去給你盛。”蔡燕說著起身去廚房了。

  蔡亮連忙探過頭來,悄聲的對夏陽說道:“快點,給我來一杯酒。”

  “我說蔡叔,還是算了吧,被蔡燕發現就不好了。”夏陽勸道。

  “怕什么,我說行就是行,就一杯,快點啊。”蔡亮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  “那可說好了,只能一杯。”夏陽只好給他倒上了。

  蔡亮連忙仰頭倒進了嘴巴里,卻發現蔡燕已經過來了,都有點來不及吞下去呢。

  “爸,你的飯,多吃點菜。”蔡燕說著朝蔡亮碗里夾菜去。

  蔡亮嗯嗯啊啊的,嘴里都是酒,來不及說話,蔡燕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,白了一眼夏陽,說道:“你是不是又給我爸倒酒了,讓我說你們什么好呀?”

  蔡亮連忙吞了,哽咽了不得了,咳嗽起來,面紅耳赤的,說道:“我,我沒事,沒喝。”

  “還沒喝呢,你以為我那么好騙,誰都不許喝酒了。”蔡燕說著把酒瓶子從夏陽手里奪走了,這下倒好,誰都喝不成了。

  夏陽干笑了兩聲,和蔡亮面面相覷的,只好低頭吃飯。

  晚飯后,蔡亮可能是太內疚,趕緊去洗碗了。

  而夏陽也起身告辭了,蔡燕提議送送他。

  這會兒已經是燈火初上的時候了,村里偶爾傳來犬吠聲,四周倒是很靜謐,偶爾吹來一陣涼風,扶起蔡燕的秀發,讓她衣裙漫飛,十分的惹人眼。

  “以后有什么計劃,關于土地的事。”蔡燕問。

  “打算種植新型的農產品,目前已經下種了,過一段時間就能夠收獲了,你呢,關于鎮上的工作好做不?”夏陽回應道。

  蔡燕眉眼間掠過一絲愁緒,苦澀一笑道:“就那么回事吧,現在工作難做,我還真是想回家算了,這里的環境什么的都那么好,讓人感到舒心,不必勾心斗角,也不用勞心勞肺的,而且氣色甚微,我們黑土鎮依然是貧困鎮,還不知道那年那月有成效呢。”

  “這個,包在我身上了,我保證,不出幾年,就能夠讓我們鎮的經濟搞起來。”夏陽拍著胸膛,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蔡燕抿嘴一笑,凝視著夏陽,滿懷希望道:“好嘛,你要是真有信心,我還是很看好你的,不過這可不是說說大話就行,一定要有行動,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  “當然,保證讓所有人都滿意。”夏陽咧嘴笑道。

  “嗯,那就好,有什么需要幫忙的,盡管開口,我一定竭盡所能的。”蔡燕嫣然一笑。

  夏陽點點頭,和蔡燕握了握手,那一刻他從她眸子里看出了無限的期待和向往,心中也堅定了心念,好像頓時有了更多的動力。

  “回來了?吃過飯了沒?”夏陽到家的時候,發現何小雅在院子里乘涼呢,這會兒她穿著一身清涼的衣裙,露著白胳膊腿,心口一抹豐盈,隱約透著芳香。

  “吃了,你呢。”自從定親的事發生后,夏陽發覺自己和何小雅之間好像有了隔閡。

  “我沒胃口,我去睡覺了。”何小雅扭頭就走,眉眼間透著幽怨。

  夏陽很是著急,可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要不然兩個人的誤會越來越深了。

  “小雅,你等會兒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夏陽過去攔著何小雅。

  “什么事呀,我困了,要不明天吧。”何小雅囁嚅道。

  “不是的,這事很重要啊,你聽我說完行不行?”夏陽焦急道。

  何小雅遲疑了一下,咬了咬紅唇,說道:“如果是因為你去柳樹屯定親的事,沒必要跟我講,我不想聽,我真要去休息了。”

  夏陽不由一愣,心想壞了,徹底的得罪何小雅了,難不成她真吃醋了,還是她是真的非常在意自己呢。

  “小雅,等會兒就不行嗎?”夏陽拉住了她。

  “放開我,夏陽你什么時候學會死纏難打了,我討厭這樣你知道嗎?”何小雅推開了夏陽,羞惱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很少用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講話,夏陽有點蒙圈了,一時間不知所措。

  “對不起,我真的不舒服,可能我語氣重了點。”何小雅眨了眨眼睛,低下了頭。

  夏陽知道不能悲觀,連忙咧嘴笑道:“沒事,我跟你不是說那個,我先前不是跟你說,我抓了兩只黃鼠狼嗎,你說那是貂對不對,我現在拿給你看看,品種怎么樣。”

  “噢,好吧,我看了就去休息了。”何小雅這才沒那么難看的臉色了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