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33章 意外的收獲

第133章 意外的收獲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一聽這狗叫聲,心里就有數了,肯定是大黃有什么發現了,就說道:“陳大爺,我要是替你抓到了,你送我一些原料唄,可以嗎?”

  “小伙子,你要原料做什么呢?”陳大爺不解道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“實不相瞞,我想學習一下釀酒,而且我有個農家樂,從外面買的酒回來,雖然方便,但是味道不太好,所以我想試試自己釀,你這酒味道實在是很棒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“噢?可以是可以,不過我覺得你不好抓住那東西的。”陳大爺似乎對夏陽沒信心。

  “那可不一定,你們在這里等著我,我去一會兒就回來。”夏陽說著起身就走。

  陳大爺看著他的背影,問蔡燕道:“這小伙子倒是挺勇敢的,你們是什么關系?”

  “陳大爺,我們沒什么關系啊,怎么了?”蔡燕疑惑起來。

  “沒關系,你會把他帶過來看我,說實話吧,你們倆是不是有感情了?可別瞞著我這個糟老頭子,我看的出來,你們之間那眼神都不一樣呢。”陳大爺笑呵呵的說道。

  蔡燕俏臉一紅,囁嚅道:“陳大爺呀,你別開玩笑了,其實就是他想要你的酒,所以我才帶他來的。”

  “噢,可是我這酒不會隨便給別人的,除非是你,另外,你也知道我這里的規矩,這釀酒就算是有原材料,沒有我的加工技術,一般人可是釀不出來的。”陳大爺煞有介事道。

  蔡燕點點頭,說道:“我知道呀,不過夏陽倒是很誠心實意的。”

  “是嗎,他要是真抓到了那些煩人的黃鼠狼,我或許還會考慮,當然了,前提是你承認和他有什么關系,你知道我不傳外人的,當然你對于我來說可不是外人。”陳大爺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蔡燕怔了怔,抿嘴一笑,朝竹林方向看了過去,倒是希望夏陽快點。

  這會兒夏陽已經循著狗叫聲過去了,很快他再次來到了竹林里,發現大黃正警惕的保持著攻擊的姿勢,渾身狗毛豎起來了,齜牙咧嘴的盯著一個地方。

  夏陽過去問道:“怎么樣了大黃,有什么發現沒?”

  大黃叫了幾聲,夏陽發現那里有一個洞口,也就十多厘米粗細,黑黝黝的,看不見里面有什么,估計那幾只小東西鉆進去了。

  這可難不住夏陽,他迅速從玉石空間里取出來鐵鍬,朝著洞口就挖掘了起來。

  可是挖了好幾米深,也不見有東西出現,突然大黃一個箭步跳出去了,朝林子深處撲了過去。

  夏陽一聽有動靜,頓時明白了,這東西洞口和另外一個地方是相通的,怪不得挖了半天看不見呢,立刻跟著大黃沖上去了。

  只見這會兒大黃已經用腳將兩只金黃的毛茸茸的東西給摁住了,正要下口去咬呢。

  “住手大黃,要活的。”夏陽喊了一聲,等話語剛落,他發覺附近還有吱吱的聲音,定睛一看,還有幾只更小的,似乎都不會走路呢,剛睜開眼,渾身發抖的,顫巍巍的爬著。

  夏陽算是明白了,這是一公一母外帶一家幾口呢,剛才被夏陽逼上了絕路,正準備搬家逃離,不料被大黃給圍追堵截了。

  那兩只大的,這會兒渾身抽搐,好像還受傷了,正在掙扎著,夏陽找了繩子來,把它們給拴住了。

  看了看那些小的,心想扔在這里只怕是活不成,就放到玉石空間去了,叮囑大黃要好好的看管著,然后帶著兩只大的回到了院子里去了。

  “小伙子,你可真夠能干的。”陳大爺看見了兩只金黃的東西,很是喜出望外,朝夏陽豎大拇指。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其實也沒什么的,也就那么回事,大爺,你現在可以把酒賣給我了吧,這東西你隨便處置。”

  “我看,你把它們給扔遠一點吧,這小東西雖然偷吃,可是也是為了保命,跟人一樣嘴饞呢,我也不是想剝皮了,你就扔的遠遠的,希望它們別回來了。”陳大爺倒是菩薩心腸,不忍心傷害小動物。

  夏陽明白,這老頭一輩子都快到頭了,什么沒見過呢,自然是宅心仁厚,他就把兩只東西栓在那里,說道:“大爺,那你肯賣給我酒了不?”

  “酒是快要賣給你,原料不行,除非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陳大爺摸著胡須說道。

  “什么條件?”夏陽問。

  陳大爺笑而不語,只是看著蔡燕。

  蔡燕輕咬了一下嘴唇,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夏陽,遲疑了一會兒,拉著夏陽悄聲的說道:“你是真的很想要這些酒嗎,還有配方和釀制的原料?”

  “那是一定的,要不然我大老遠的來做什么呢。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“好吧,那我幫你,不過一會兒我說什么,你也別亂說話,明白嗎?”蔡燕叮囑道。

  夏陽撓撓頭,不知道蔡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點點頭道:“好啊,我答應你就是。”

  蔡燕這才過去,對陳大爺說道:“你就教教夏陽吧,他可是很有誠意的,還有,我和他之間,和你想的一樣。”

  “什么一樣,你倒是說說看。”陳大爺笑盈盈的說道。

  蔡燕猶豫了一下,臉上布滿了紅暈,說道:“我,他,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  “噢,你早說不就完了嗎,這么說你們也算是一家人了,那也跟我是一家人了,小伙子,你跟我來,我教教你。”陳大爺很爽朗的笑著,帶著夏陽走。

  夏陽頓時蒙圈了,不知道蔡燕何出此言,這么自己就成了她男朋友了呢,難不成是為了迎合這怪老頭的想法,不過既然機會難得,夏陽立刻就跟過去了。

  跟著陳大爺來到了一個地窖里,陳大爺點燃了燈,里面有些昏暗潮濕,卻透著濃郁的香味,十分的沁人心脾。

  “這些就是原料了,想要釀好酒,就需要好材料,當然還需要時間醞釀,所謂慢工出細活,我現在就教你,要怎么釀制這樣的酒,我只做一遍示范,你能夠學多少,要看你的造化了,好了,我們現在開始了。”

  陳大爺挽起了袖子,開始進行釀制了,這過程看起來簡單,其實卻暗藏步驟,好在夏陽的身體機能和頭腦,比以前要發達多了,記憶力自然也不在話下,記了個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,很快就算是摸清了套路。

  “怎么樣,你學會了多少,示范給我看看。”陳大爺做完了之后,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按照他所教的,做了一遍,陳大爺滿意的點點頭,嘗了一口,說道:“味道還行,就是欠點火候,需要操練就成。”

  “謝謝陳大爺了,我回去好好練習。”夏陽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兩人出來后,夏陽才發現,原來時間已經不知不覺的過了半天了,此時已經是日落時分了,夕陽的余暉映照著遠方的天際,四周顯得云蒸霞蔚的。

  “陳大爺,那我們就先回去了,你在家注意身體,改天我們再來看望你。”蔡燕起身告辭,非常客氣。

  “行,這些酒算是送給你們了有空常來。”陳大爺揮揮手,目送他們遠去。

  回去的時候,夏陽把那兩只金黃的東西提著,它們這會兒很乖巧,似乎害怕被夏陽給傷害了,老老實實的不動了。

  路上,蔡燕感嘆道:“其實陳大爺蠻孤獨的,這也是為什么他會教你這個徒弟了,還必然要我說出那樣的話來。”

  “什么話來?”夏陽明知故問道。

  蔡燕白了他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好煩人呢,不就是說你是我男朋友的事嘛,你是故意逗我呢?”

  夏陽好笑,心里卻甜蜜著呢,說道:“說真的,我還真希望自己是你男朋友呢,不過這老頭的確怪異,為什么非要我是你男朋友,他才肯教呢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你自己不會想呀。”蔡燕嬌嗔道。

  夏陽靈機一動說道:“我明白了,他孤獨了,巴不得有個親人,我和你關系親密,他就覺得我和他也親密了,哎,現在的老人不容易呀。”

  “對呀,就像是我爸爸那樣,一年四季在家里呢,我媽走的早,我這個做女兒的回去的少,可以說是聚少離多,他怪孤單的。”蔡燕感嘆道。

  “那沒辦法,你是為鎮上的人著想,你這個鎮長也不是好當的。”夏陽安慰道。

  蔡燕苦澀一笑,說道:“話是這樣說沒錯,可他心里多少會有想法吧,我也很內疚呢,最近我都很少回去過,想想覺得對不住。”

  “你現在回去也不遲,不如趁著今天有機會,晚上就別回去工作了,正好我們一起拜訪一下你爹。”夏陽提議道。

  蔡燕遲疑了一下,看了看時間,點頭道:“好呀,我也正有打算,我給我爸爸打個電話。”

  夏陽趁著蔡燕打電話的時候,看了看手里的兩只家伙,越來越發現,它們似乎不是什么黃鼠狼,在印象里,這東西好像沒有這樣靈活,毛發也沒有這樣亮的。

  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什么東西,就拿手機拍了照片,發給了何小雅,問她是什么玩意兒。

  過了一會兒,何小雅就回信了,說道:“你可千萬別殺了它們,這是貂,很難得的貂,我具體沒看什么品種,你帶回來給我瞧瞧。”

  貂?那貂皮豈不是很值錢了?夏陽頓時就有了主意,給何小雅回信說知道了,隨后悄悄的把兩只貂帶到了玉石空間里,讓大黃好好的看管著,還給它們喂了河水,這才出來。

  蔡燕還在打電話呢,沒發現夏陽的舉動,等掛了電話,回頭笑道:“我爸說他在家里等著我們去呢,晚上就在我家吃飯吧,我來做菜,我也有段時間沒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吧,走。”夏陽倒是很樂意,想想蔡亮對自己幫助也不小,正好有陳大爺送的酒,可以喝兩杯的。

  “對了,你那手里的黃鼠狼呢?”蔡燕看了看,發現了異常。

  “噢,我放生了。”夏陽敷衍道。

  蔡燕也沒多想,卻不由警告道:“對了夏陽,我還得跟你說件事,你可要聽好了噢。”

  “什么事,你說唄,我聽著。”夏陽不由疑惑起來,不過隱約猜到了什么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