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13章 我就是個農民

第113章 我就是個農民

書迷正在閱讀:
夏陽換好衣服出來,就被陳佳給拉上了車,隨即開往了縣城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“你這是帶我去哪兒呢?”夏陽有點納悶。

  “去了就知道了,一會兒你可千萬要表現的好好的。”陳佳眉眼間透著一絲復雜的思緒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有什么事,等來到縣城,陳佳把車開到福滿樓了。

  進去后,陳佳不停的看時間,好像在等待什么。

  夏陽很是看見陳佳這么緊張過,不解道:“你怎么了,有什么大人物要來這里檢查嗎?”

  陳佳苦澀的笑了笑,沒說話,還朝外面張望,沒多久,來了幾輛豪華的轎車,從上面下來很多人,氣勢凌人的,而走在前面的是一個中年男人。

  他舉手投足間透著一股霸氣,成熟而睿智,一雙目光炯炯有神,輕輕的打量一下眼前的福滿樓,皺了皺眉,走了進來。

  “這是誰呢?你要我來見的就是他嗎?”夏陽看著那個中年男人,隱約覺得他的到來不是那么的簡單。

  “嗯,就是他。”陳佳臉色不太好,迎接了出去,朝著那中年男人喊道:“爸……”

  “佳佳,這就是你所說的地方?”陳安泰看著眼前的女兒,臉色有些陰沉,隨即他瞥了一眼旁邊的夏陽。

  夏陽不由一愣,沒料到這人會是陳佳的爸爸,看這派頭也不小啊,這個陳佳到底是什么來路,好像不簡單啊。

  “爸,你先坐。”陳佳把陳安泰讓到了一個豪華的包間里,親自為他倒茶。

  “這位是誰?”陳安泰指了指夏陽。

  “你好,我叫夏陽,是……”

  “他就是我男朋友。”陳佳冷不丁的打斷夏陽的話,好像很堅決似的。

  夏陽心里一緊,這什么情況,陳佳怎么老是說自己是她男朋友呢,這分明是在拿自己做擋箭牌嗎,可是即便是這樣,那見面的性質就不一樣了,見到陳安泰,那就等于是在見老丈人了,這讓夏陽有點尷尬了。

  陳安泰臉色一變,原本嚴肅的眼神變得更加犀利,凝視著夏陽,說道:“佳佳說的可都是真的?”

  “陳叔叔,這個……”夏陽覺得不知道該不該說,陳佳卻輕輕推了他一下,他連忙道:“是的,初次見面,讓你見笑了。”

  陳安泰點點頭,問道:“你在哪里做什么事?和佳佳認識多久了?”

  “爸,你喝茶,我跟你說。”陳佳好像很焦急,擔心夏陽說漏嘴了。

  “讓他說,你坐著別動。”陳安泰不怒自威,語氣很沉重。

  夏陽知道他不是個好對付的人,撓撓頭說道:“是這樣的陳叔叔,我是個農民,在村里搞種植養殖的生意,和佳佳認識幾個月了。”

  “農民?那就是種地的了?而且才認識這么短的時間?你知道我們佳佳是什么身份嗎?你認為你們有未來可言嗎?”陳安泰語氣并不和善。

  夏陽剛想辯解,陳佳插話道:“爸,你可別小看夏陽,他厲害著呢,他種出來的東西和養的魚,你根本就沒見過。”

  “笑話,還有我沒有見過的東西?”陳安泰冷冷的說道。

  “你不信嗎?你連我的眼光都不信,你看看這個照片。”陳佳說著把手機拿出來,翻出來那些拷貝的照片給陳安泰看。

  夏陽這算明白了,為什么陳佳要照那些照片了,原來是為了證明呢,看樣子陳佳是一早就做好準備了,不過這個陳安泰是來者不善啊,看樣子很不好對付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自己被陳佳拉下水了,不過很顯然,陳佳應該是有苦難言,她獨自離家出走是為了什么呢?現在她爸爸都找過來了,而且看樣子,陳家的勢力也不小,光看這派頭,也足以讓人吃驚的。

  “噢?這些都是夏陽栽培出來的?”陳安泰看了看照片,又看了看夏陽。

  陳佳很自豪的說道:“那當然了,我現在酒店里用的都是他給我提供的,這種新的產品市場銷路非常的好,你要是嘗過了,肯定會贊不絕口的。”

  “是嗎?可惜我沒興趣,我來這里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陳安泰突然打斷,然后意味深長的看著陳佳。

  陳佳原本興致勃勃的,就好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似的,頓時木訥了,輕咬著嘴唇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  “佳佳,你知不知道你太不像話了,你一個人跑到這里來,對所有人都不負責任,更別說是對你自己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陳安泰厲聲說道。

  “我不,我既然出來了,就沒打算回去,再說了,我現在找到我喜歡的人了,我在這里生活挺好的,你就不要擔心了。”陳佳說著過去挽著夏陽的胳膊。

  夏陽有點受寵若驚,這個場合,他還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

  沒想到陳安泰挑了挑眉頭,說道:“他怎么能夠跟錢少爺比呢?我們陳家和錢家已經說好了的,你這樣做,只會讓所有人難堪,你覺得夏陽配得上你?”

  “配得上,我就是喜歡,你不能強求我做什么。”陳佳非常堅決的說道。

  陳安泰面露不悅之色,厲聲喝道:“胡鬧,你這是在做什么?你知不知道為了找你,我們動用了多少人力,還花了多少時間,你的離開簡直就是大錯特錯,夏陽和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人,再說了,他能給你什么?”

  “我喜歡就可以了,給我什么我無所謂,錢家不就是有錢嗎,你想讓我嫁給錢功成,我才不答應,我寧可受窮一輩子,也不要那些名利。”陳佳倔強的說道。

  陳安泰氣的一拍桌子,惱怒道:“閉嘴,你真是豈有此理,你是我陳安泰的女兒,我怎么會允許你這樣做?夏陽這樣的人太普通了,他不配。”

  這些話夏陽可不愛聽了,這意思很明了,說自己窮,會讓陳佳受苦了,他原本不想插嘴的,但是現在忍不住了,說道:“陳叔叔,你教育陳佳沒關系,不過你可不要看不起我,我的確是窮了點,但是我有自己的尊嚴。”

  “尊嚴?能值幾個錢?這個社會,你什么都沒有,別跟我談什么尊嚴,還有佳佳和你的事,我是不會同意的,除非你有本事爭得過錢家人,當然這是不可能的。”陳安泰憤憤不平的說道。

  “為什么不可能?不試過你怎么知道?”夏陽不服氣道。

  陳安泰好笑道:“夏陽,你年輕氣盛,我不跟你一般見識,你不懂的事太多了,錢家比你想象的要厲害多了,我不管你對佳佳是什么感情,總之從現在開始,你們最好保持距離,否則我可不客氣。”

  “爸爸,你胡說什么,我就要和夏陽在這里,這是我自己決定的,你憑什么要管我?你不覺得你很過分嗎?”陳佳怒不可遏的說道。

  “我今天還管定了,你可別鬧出什么笑話來就好,到時候讓我們陳家里的人為難,讓我們家蒙羞,佳佳你該醒醒了,不要那么任性了,就算我同意你和夏陽在一起,你們也沒有未來,你覺得錢家人會放過你們?”陳安泰振振有詞的說道。

  陳佳羞怒道:“我可不管,不放過我又能怎么樣,我就和夏陽在一塊了,他們要怎么樣就讓他們來好了。”

  “幼稚,你們斗得過錢家嗎,你想讓爸爸跟著一起遭殃嗎?你想讓陳家上下都跟著你倒霉嗎?你真是夠自私的。”陳安泰沒好氣的吼道。

  夏陽見陳佳那么難受,眼淚都在眼眶打轉了,心想這事情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,就說道:“陳叔,如果有朝一日我比那什么錢家要有錢有勢一些呢,他們還能拿陳佳怎么樣?”

  “就憑你?你勇氣可嘉,但是卻在自不量力。”陳安泰搖搖頭,根本就覺得不可能似的。

  “不試試怎么知道?”夏陽挺著腰桿說道。

  陳安泰笑了笑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是嗎?只怕你一輩子也不夠吧?”

  “一年,給我們一年的時間,爸爸,我求你了。”陳佳突然靈機一動,提出了想法。

  陳安泰慍怒道:“你覺得一年能改變什么?萬一不行你還能怎么辦?”

  “如果一年不行,我就心甘情愿的跟你回去,然后嫁到錢家去,好不好?”陳佳楚楚可憐的望著陳安泰,哀求起來。

  陳安泰嘆息一聲,搖頭道:“你們這是在做無謂的掙扎,夏陽一個農民,一年時間可以改變現狀,那真是奇跡了,佳佳,我勸你別異想天開了。”

  “就一年,你答不答應,不答應我死給你看。”陳佳說著,居然跑到窗戶邊上,作勢要跳下去了。

  “住手,佳佳你別亂來,我答應你就是了,不過事先說好了,到時候你如果還不走,我可不會饒恕你的,這是我最后一次遷就你,希望你好自為之。”陳安泰聲如洪鐘。

  陳佳連連點頭,睜大眼睛說道:“我保證說話算話,反正我就算想反抗,也不是你們的對手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“好,算你有自知之明,那我就等著,到時候你死了心就好了。”陳安泰心中所想也正如他所言一樣,一年后,陳佳徹底死心了,就會看清現實,作為自己唯一的寶貝女兒,他也知道她的心思,但是事實就是那么的無奈。

  “爸爸,你要回去了嗎?”陳佳試探的問道。

  “我不回去,難道在這里被你給氣死嗎?”陳安泰悶悶不樂的說道。

  陳佳吐了吐舌頭,過去挽著陳安泰的胳膊,說道:“爸爸,你別怪人家任性,你知道我對錢家根本不感興趣的,謝謝你給了我時間。”

  “好了,孰輕孰重希望你看得清楚,我先走了。”陳安泰說著又想起什么來,示意陳佳出去,他要和夏陽淡淡聊一聊。

  陳佳出去的時候輕輕推了夏陽一下,使了個眼色,那意思是讓他好好的表現呢。

  夏陽撓撓頭,干笑了一聲,實在是有點不習慣了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