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100章 深夜的慘叫聲

第100章 深夜的慘叫聲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你們,你們怎么能這樣啊?”夏陽簡直哭笑不得,梅如煙的力氣其實不大,而且他感受到了柔軟和彈性,還有撲鼻的香氣,這讓他有點心猿意馬了,可是梅如煙毫不在乎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

  而何小雅抓住了他的手腕,兩個女人居然這么瘋狂,不是擰就是掐的。

  “給不給,快點放手。”梅如煙在夏陽咯吱窩里撓癢癢,還不停的嬌笑起來。

  夏陽又不敢動力,只好求饒道:“好了,我給就是了,不帶你們這樣的,放過我吧。”

  “這還差不多,拿來。”何小雅紅著俏臉,把夏陽沒吃完的大半個西紅柿給奪走了,事實上夏陽故意松手的,他實在沒料到兩個女人會聯合起來對付自己。

  “算你識相,我要吃。”梅如煙和何小雅一人分了一半,絲毫不在乎是夏陽剛剛吃過的。

  看著兩個女人吃的不亦樂乎,夏陽抹了抹嘴巴,無奈的嘆息一聲,嗖的一伸手,又從包里掏出來一根胳膊粗的細嫩黃瓜,咔嚓就咬了一口。

  “你,你混蛋,你帶了多少?”梅如煙瞪大了杏眼,焦渴的看著那黃瓜,和何小雅對視了一眼。

  何小雅也是一愣,那黃瓜的芳香四溢起來,在這野外的山林里格外的可口,她們迅速的把手里的西紅柿消滅了,隨即朝夏陽逼近了。

  “夏陽,給我們一點唄。”何小雅眨著水靈的大眼,透著期望。

  “這個,你們剛才不是已經吃過了嗎,做人不能太貪心。”夏陽連忙把黃瓜放在身后。

  可是梅如煙再次撲過來,將黃瓜給抓住了,朝懷里拉過去了。

  “放手,好弟弟,讓我們嘗嘗。”梅如煙焦急的喊道。

  “不行,就這一根了,你們怎么這么瘋狂啊?”夏陽欲哭無淚,一臉的冷汗,簡直有點不知所措了。

  可是何小雅也來湊熱鬧,兩個女人互相拉扯起來了,嬌笑聲此起彼伏的。

  “真是很熱鬧啊。”就在這時候,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過來,隨即一群人出現了,正是王玉柱和陸飛他們。

  陸飛一邊說一邊拍著手,冷笑道:“倒是很有情調,在這里打情罵俏的,我就說了,你們哪里是來搜人的,分明是來旅游的吧,真是有意思呢。”

  “吃的什么好東西,都搶起來了,有那么好嗎,兩位美女,真想不通,你們怎么就喜歡跟夏陽這個土巴佬在一起呢,不如跟我們一塊,保證要什么有什么。”張富貴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。

  夏陽松開了手,感到憤怒,正想說什么,梅如煙突然挽著夏陽的肩膀,理直氣壯的說道:“真是笑話,也不看看你們這些人的德性,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,也輪不到你們,姐姐我就是喜歡夏陽怎么樣,跟你們什么關系,來旅游又怎么樣呢,這是我們的自由,這山林又不是你們的。”

  “真是牙尖嘴利,跟一個婆娘有什么好爭的,我們走。”陸飛冷哼一聲,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。

  “還走個屁,今晚就在這邊露宿了,前面的山又翻不過去。”張富貴環視一下四周,朝身后的幾個漢子指了指。

  那些人把東西放了下來,就開始收拾了,梅如煙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你們憑什么在這里扎營,這地方是我們先來的。”

  “又不是你的地方,急什么呢,是不是擔心我們破壞了你們兩個女人和夏陽的好事?”張富貴話一出口,其他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  啪的一聲,張富貴本來還在笑,突然嘴里被一片葉子給卡出了,呼天搶地的咳嗽起來,臉紅脖子粗的,捂著喉嚨哇哇亂叫。

  “怎么了啊,出什么事了?”王玉柱他們都慌了手腳,扶著張富貴,張富貴指了指自己的喉嚨,只翻白眼,眼看就要哽咽死了似的。

  “這,這怎么回事?”何小雅有點懵懂的望著夏陽,好心道:“要不,你過去看看嗎?”

  “活該,噎死你,誰讓你這樣說姐姐的,報應。”梅如煙冷哼一聲,幸災樂禍的扭著小蠻腰,抱著胳膊看熱鬧。

  當然,只有夏陽心里最清楚了,那片葉子是他方才飛出去的,就是要小小的懲罰一下張富貴,因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 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,好不容易將張富貴嘴里卡著的葉子給掏出來了,張富貴已經氣喘吁吁的了,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的,然后灌了幾口水才好受了一些。

  “哎呀,有些人就是最賤,老天爺有眼呀。”梅如煙嬌滴滴的說著,捂著嘴巴笑。

  “不許笑,有什么好笑的。”陸飛氣的直跺腳。

  “老姐我愛笑就笑,管你屁事,你能把我怎么樣?”梅如煙沒好氣的嘀咕道。

  王玉柱連忙說道:“好了,幾位,我們還是先扎營吧,這走了大半天了,簡直快累死了。”

  幾個人就紛紛行動,在附近扎下了帳篷來,陸飛惡狠狠的瞪了夏陽一眼,充滿了仇恨,隨即和他們幾個人去喝酒了。

  各自拿出了帶來的燒雞還有各種好吃的,圍坐在一起,一邊喝一邊聊起來,倒是不亦樂乎,看他們才真像是野營一樣呢。

  “味道真不錯,看看他們,什么都沒有。”張富貴得意洋洋的,似乎忘記了剛才的痛苦。

  陸飛也好笑道:“就是,來,喝兩杯。”

  “你們要不來一點?”王玉柱也很囂張,故意拿了個雞腿,想饞一下夏陽他們,還拿了酒過來,分明是自以為是。

  “不必,這個地方,可不是喝酒的好地方,再說,我們也有。”夏陽聳聳肩,推辭了。

  “王村長,某些人喜歡狂妄自大,你何必自討沒趣,我們吃喝我們的。”陸飛板著臉,把王玉柱給拉回去了。

  “切,有什么了不起的,醉死你們。”梅如煙沒好氣的說著,坐在火堆旁。

  夏陽看了看四周的環境,他隱約覺得今晚會是個不太平的夜晚,原本是個搜救行動,現在似乎徹底改變了性質。

  “你們晚上睡一個帳篷吧,把另外一個收起來,交給我。”夏陽商議道。

  “為什么呢?”何小雅不解道。

  “按照我說的做就是了,你們趕緊休息,我放哨。”夏陽說著開始收拾。

  梅如煙也困了,打了個哈欠,捂著小嘴,和何小雅一起鉆進一個帳篷。

  夏陽收拾一番,倚在一棵樹上,看著張富貴和陸飛他們喝的不亦樂乎,推杯換盞的,不由暗暗好笑,估計這樣下去,他們待會兒怎么出事的都不知道。

  此時夜已經深了,林子里越發的幽暗,沒多久,他們那群人總算是散開了,各自東倒西歪的鉆到了帳篷里,很快就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鼾聲。

  除了留下來兩個漢子站崗外,其余的人都睡下了,那兩個漢子也喝了酒,沒一會兒功夫就開始打盹了。

  夏陽過去推了推,說道:“你們別睡,晚上不安全。”

  “去你的,我們這么多人還怕什么,就你膽小。”一個漢子很不耐煩,推開了夏陽的手。

  夏陽也懶得去管他們了,他倚在樹上,微微閉上眼睛,卻并沒有睡下。

  突然間,聽見了梅如煙的一聲尖叫聲,隨即她和何小雅都跑了出來,大呼小叫的。

  夏陽吃了一驚,一個箭步竄過去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梅如煙趕緊倚在夏陽的身上,誠惶誠恐的說道:“那帳篷里有東西,你快點看。”

  夏陽迅速打開手電筒,照了照,立刻就發現,有一些紅黑相間的東西在蠕動著,分明是一些蜈蚣,它們到處亂爬著。

  “別害怕,把這些趕緊灑在身上。”夏陽從包里拿出了一瓶藥粉來,這是老爹在他進山之前交給他的,可以驅除蟲蟻。

  梅如煙和何小雅連忙照做了,隨即夏陽又把四周灑了一些。

  “喂,你們醒醒,趕緊看看帳篷里有沒有蜈蚣。”夏陽過去又推了推一個放哨的漢子。

  “煩不煩啊,蜈蚣有什么好怕的,別打擾老子睡覺。”那漢子瞪了夏陽一眼,很不耐煩。

  夏陽試著喊道:“王村長,你快點起來看看。”

  可是王玉柱的鼾聲跟驚雷似的,根本愛理不理,其他人也是一樣。

  夏陽也懶得管了,讓梅如煙和何小雅繼續去休息,他就在外面守著。

  過了沒多久,張富貴他們也發出了痛苦的叫喊聲,他們紛紛從帳篷里鉆出來了,拍打著身上,夏陽看了看,他們身上爬了很多蜈蚣,正在肆意的咬著。

  而那兩個站崗的漢子也大呼小叫了起來,胡蹦亂跳的,怪就怪他們不聽勸告,喝了酒又睡的太沉了,所以現在發現有點晚了,被咬的很痛苦,互相的在身上踢打著,也顧不得打的疼,都想盡快把蜈蚣給抓出來,不少人連衣服都脫了,就剩下一件。

  看著他們那么狼狽的樣子,夏陽暗暗好笑,真是活該,誰讓不聽的。

  “他娘的,疼死老子了,什么玩意兒啊,哪兒來的蜈蚣?”張富貴罵罵咧咧的,捂著紅腫的胳膊。

  “你們怎么放哨的,老子給了你們那么多錢,都是吃干飯的嗎?”陸飛也開始責備起來。

  兩個站崗的漢子也被咬的不輕,身上紅腫了一片,還在拿腳踩著蜈蚣,其中一個嘟囔道:“我們也沒想到會那么多蜈蚣啊,真是該死的。”

  “咦?夏陽他們怎么沒事?”王玉柱疑惑的看了看夏陽,當發現兩個女人都在帳篷里平安無恙的時候,不由狐疑起來。

  “就是,你們怎么沒事,夏陽,是不是你放的蜈蚣?”張富貴懊惱的吼道。

  夏陽笑了笑,說道:“你們這是含血噴人啊,我讓你們別喝酒,誰讓你們喝的,跟我什么關系,蜈蚣難不成是我養的?”

  “真他娘的晦氣,還讓不讓人睡覺了,你帶來的藥呢?”張富貴在包里翻騰了起來,迅速往身上抹藥,嘴里冒著涼氣。

  其他人也開始擦藥了,不過被蜈蚣咬過后,再好的藥也不能馬上見效,毒性還是蠻大的,折騰了老半天,他們總算是安靜下來,再一次準備睡下了。

  就在此時,夏陽聽見了怪異的聲音,連忙喊道:“都別睡了,出事了。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