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97章 必須要走一趟

第97章 必須要走一趟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我的孩子啊,可不能有事啊,他有什么三長兩短的,那我要怎么活噢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”三娃娘哭天搶地的,捶胸頓足,旁邊幾個婦女都在勸她想開點。

  夏陽詢問一番后才得知,三娃和別的村幾個年輕的獵戶出去仙人峰那邊打獵,出去了四個人,就回來了五子一個,目前其他三個人生死未卜。

  這事要問五子,估計還有一點眉目。夏陽過去勸道:“大嬸你別急,總會有辦法的,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。”

  “夏老板,你來了,你救救我們家三娃吧,我家就他一個獨苗,他爹走的早,他有個三長兩短的,我咋活?”三娃娘拉著夏陽,哭天抹淚的哀求起來。

  夏陽正想答話,就有人說村長來了。

  王玉柱一來就問:“咋個回事呢,都在吵什么?”

  “村長,三娃去仙人峰打獵,現在沒回來呢,你看看怎么辦?”有村民提議道。

  “去仙人峰,這孩子膽子不小啊,那是隨便能去的?”王玉柱斥責一番,掃視一眼眾人,說道:“這事要從長計議,你們在這里吵吵嚷嚷的有什么用?”

  夏陽有點惱火,說道:“話可不能這樣說,鄉親們也是出于關心,我說王村長,你趕緊組織一下,這事情耽擱不得。”

  王玉柱看了看夏陽,昨夜的事還有點膽寒,說道:“那,那你說怎么辦?”

  “肯定要找人,不過得問清楚情況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你說去仙人峰那里找,這,這誰敢隨便去,你不知道那里有多危險?你膽子大,要不你去?”王玉柱連連搖頭,好像很忌憚。

  “夏老板,你給想想辦法吧,你人緣廣有見識,你說該咋整,我們都聽你的。”村民們都紛紛表達想法了。

  夏陽沒想到村民們這么信任自己,就說道:“大家伙別慌,先搞清楚現狀,不如去找五子問問看,到底是怎么個情況。”

  “這行,我帶你們去。”有村民自告奮勇的,在前面領路。

  夏陽立刻去了,王玉柱畢竟是村長,只好跟著去。

  五子在衛生所里打點滴呢,渾身都包扎著紗布,遍體鱗傷的,看樣子是撿回來一條命。

  “他情況怎么樣了?”夏陽問衛生所的醫生。

  醫生點點頭說道:“還行,就是受了驚嚇,身上有野獸咬過的痕跡,好在他年輕力壯的,挺得住,目前情況基本穩定了,只是需要好好的修養一段時間。”

  “他娘的,的確是有野獸的,我昨天晚上就遇見……”王玉柱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,卻是欲言又止,看了看夏陽,連忙不做聲了。

  “可不是嗎,那仙人峰常有野獸出沒,還有各種毒蛇,現在的年輕人啊,就是好勇斗狠,這五子也是命大,居然能夠跑回來,也不知道三娃和其他人怎么樣了。”

  夏陽明白大家伙的意思,仙人峰高聳入云,海拔上千米,山高林密的,人跡罕至,他聽老一輩的說,那里以前還住著神仙,當然那只是傳說了。

  不過那里的環境很特別,野獸毒蛇肯定是有,一般獵戶可不會隨便靠近,當然也有人會去采藥,不過大多都在仙人峰附近的低矮的山峰,一般是不會去仙人峰的,沒料到三娃他們會過去。

  “大家先安靜一下,別吵著五子了,都出去吧。”夏陽見五子臉色很差,就把門關上了,現在只有村長王玉柱和他以及醫生在了,安靜了不少。

  “五子,你給我們說說,怎么個情況?”夏陽問道。

  五子眨巴一下臉,心有余悸的說道:“太嚇人了,我再也不敢去了,我們遇見狼群了,還有野豬,好像還是豹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虎,反正我也沒有看清楚,它們咬我們,我們就分散了。”

  “那三娃他們呢,你沒有看見?”夏陽繼續問道。

  “哪兒還有心思管別人啊,嚇都嚇死了,我當時就沒命的跑,本來我們見天黑了,就返回,突然電閃雷鳴的,隨即就冒出來一群野獸,我沒命的跑啊跑,一口氣跑到后山來了,已經是下半夜了,后來遇見個早起的鄉親,才把我救回來的,我算是撿了一條性命。”五子心有余悸的說道。

  “這么說,三娃他們還在仙人峰那邊?”夏陽擔憂道。

  五子搖搖頭又點點頭,說道:“他們沒回來,那肯定是在那邊了,搞不好被咬死了,不是被野獸吃了,就是被毒蛇咬死了,我真后悔啊。”

  王玉柱有些責怪道:“你說你們幾個人也真是的,去打什么獵物,又不是以前沒吃沒喝的,靠打獵為生,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”

  “我,我哪兒知道會那樣……”五子臉色一邊,支支吾吾的,低著頭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五子似乎有什么事隱瞞著,的確,王玉柱語氣雖然不好,但是道理還算對,現在的人大多都出去打工,年輕人留在家里的不多,不再是那個靠著種地打獵為生的年代了,犯不著去仙人峰那樣極度險峻的地方冒險,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了。

  夏陽想了想,問道:“還有哪幾個人?”

  “除了三娃,還有高地村的小朱和山子,我們四個人約好一起去的,真沒有想到,他們現在還回不來。”五子懊悔的說道。

  “糊涂,我看現在怎么辦。”王玉柱呵斥道。

  夏陽白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,你是村長,你想想辦法,最好快點找人去搜救,抓緊時間。”

  “你開玩笑呢,那么危險,誰愿意去?”王玉柱不情不愿的說道。

  “問問,征求一下村里人的意見。”夏陽提議道。

  王玉柱臉上擱不住,村里出了事,他這個村長當然不能不管,出去吆喝道:“鄉親們,現在情況基本上搞清楚了,誰愿意去搜救的?”

  這話一說出口,本來鬧哄哄的人群突然安靜了,鄉親們面面相覷的,沒有人敢站出來,畢竟這可是冒著危險去,誰也不想渾水。

  “看見了吧,根本沒人敢去,哎,我看還是算了吧。”王玉柱故作為難道。

  夏陽一把揪著他,氣呼呼的說道:“你這是在逃避責任,怎么能算了,至少我是會去的。”

  “你,你想做什么,放開我。”王玉柱擔驚受怕的,焦急道:“你去,你一個人去,就你能干。”

  “那你起碼也要去,我和你去,要不你還做什么村長?”夏陽惱怒道。

  王玉柱面子上抹不開,想了想說道:“這事別急,我要請示上級。”

  “那好,我等你,最多一個小時,這時間就是生命。”夏陽說著松開了王玉柱。

  村民們都眼巴巴的看著王玉柱,三娃娘在人的攙扶下也過來了,又是哭天抹淚的,很是傷心,哀求個不停。

  王玉柱連忙借口打電話,溜之大吉了。

  “夏老板,你說這事咋整?”有村民擔憂道。

  “救是要救的,我回去準備一下,不行我一人去。”夏陽已經做好了決定,迅速回去收拾東西了。

  這時候老爹找過來了,問道:“你真打算去救三娃他們?”

  “是啊爹,不能見死不救。”夏陽一邊收拾一邊說道。

  “救人我不攔著你,不過你一個人肯定不行。”老爹擔憂道。

  “我知道,不還有村長王玉柱嗎,他必須去。”夏陽回應道。

  老爹笑了笑,說道:“他能做什么,估計還不如我這個老頭子,不然我和你一塊?”

  “這可使不得,你腿腳剛好沒多久,體力也跟不上,年紀大了。”夏陽搖頭。

  “俺去,陽哥,你咋把俺給忘了?”二牛突然從外面進來,嚷嚷了一聲。

  “你去做什么,你媳婦都要生了,再說我那些地要人打理,你就在家里,哪兒也不去。”夏陽搖了搖頭。

  二牛不樂意了,嘟囔道:“陽哥,你這是看不起俺呢?俺和三娃都是一個村的,不能見死不救,這叫正義感,俺懂得這人情世故呢。”

  “就你能干,死倔牛,你給我滾回去。”這時候,二牛媳婦突然跑過來了,挺著肚子,揪著二牛的耳朵,氣急敗壞的往回拖。

  二牛低著頭,急的直蹦,說道:“哎哎,松開,你個婆娘懂不懂事,俺咋不能去了?”

  “你去了,我和未出生的孩子咋辦,你萬一有什么三長兩短的,我孤兒寡母的怎么活?”二牛媳婦埋怨起來。

  二牛嘿嘿一笑,說道:“瞧你說的,俺命大著呢,那算什么,今天去,明天就回來,保證安然無恙,再說了,陽哥去哪兒,俺就去哪兒,這叫兄弟同心,你一個婆娘曉得什么?”

  “好,你去,你去我就跳河里去。”二牛婆娘不依不饒的,轉身就跑。

  夏陽連忙拉著了她,說道:“行了別鬧了,二牛不去,他要去我也不許。”

  “真的?夏陽你也知道啊,我這拖家帶口的,實在是不方便,我可不是那種狠心的人,可是我也沒辦法的。”二牛媳婦為難道。

  “這我知道,二牛,趕緊把你媳婦帶回去,你小子聽我的話,在家呆著。”夏陽命令道。

  二牛噢了一聲,嘟囔道:“你這婆娘就是煩人,把我的人都丟光了。”

  “我就不,你再說這日子不過了。”

  “好好,俺錯了,趕緊回去,回去還不行嗎?”二牛拉著他媳婦往回走,回頭叮囑道:“陽哥,你快去快回啊,這地里的事,俺會打理好的,俺看好你。”

  夏陽點點頭,收拾一番后,他迅速開車出去了一趟,到一些店里賣了不少的登山工具,野外生存用品,隨即火速的趕回了家里,把這些東西拿了一部分背在包里,還有不少東西就放在空間里。

  準備好這一切,也接近中午了,看看時間過去兩三個小時了,他就去找村長王玉柱了。

  就在這時候,門口來了一個人呢,一看是五子的爹,他好像有什么事要說,壓低了聲音喊道:“夏老板,我跟你商量一下中不中?”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