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96章 村里有人出事了

第96章 村里有人出事了

書迷正在閱讀:
約莫過了四五分鐘的樣子,夏陽突然聽見了不遠處大黃的叫聲,心里一動,當下猛沖了過去,等靠近了才發現,大黃正在追趕一道影子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

  夏陽定睛一看,那分明就是個人,此刻誠惶誠恐的跑著,不知道摔了多少下,又爬起來,很是狼狽不堪。

  而大黃呢,兇狠的在后面吼叫著,齜牙咧嘴的,隨時都可能將那人咬一口似的。

  這可使不得,夏陽連忙喊道:“大黃,不可以咬,別傷了這人。”

  大黃停了下來,回頭看了看夏陽,點了點頭。

  就在這時候,那人影趁機爬起來狂奔而去,一眨眼鉆進密林中去了。

  好家伙,跑的可真夠快的,夏陽有點懊惱了,大黃居然白了夏陽一眼,叫了兩聲,那意思是責怪夏陽心慈手軟,現在錯過機會了。

  夏陽好笑道:“你這狗東西,還不快點追,千萬別讓這家伙跑了。”

  大黃凌空一跳就沖過去了,不過突然又停了下來,夏陽追過來一看,才發現,那人被兩只虎仔一樣的貓咪拖拽著朝這邊拉過來了,正在瘋狂的嚎叫著:“救命啊,有沒有人啊,快點來救命,這里有老虎和豹子啊。”

  夏陽暗暗笑了起來,這家伙居然把大黃當豹子,把貓咪當老虎了,不過這也難怪,一般人看見這幾個家伙,肯定要嚇的不輕。

  不過聽這聲音,怎么有點耳熟呢,夏陽靈機一動,有了主意,吹了個口哨,兩只貓咪立刻松開了那人,朝夏陽這邊跑了過來。

  “你們幾個先進去,我來收拾這人,快點。”夏陽悄聲的說道。

  大黃嗚咽一聲,搖搖頭很不樂意,倒是那兩只貓咪抖了抖被雨水打濕的毛發,舔了舔舌頭,還點點頭,反正它們是一對,在哪里都一樣,何必要淋雨呢。

  “你個狗東西,是不是又想你的狗媳婦了,這可不行,進去,你在外面會嚇著人的。”夏陽摸了摸大黃的狗頭。

  大黃很不情愿,嗚咽了幾聲,這才隨著夏陽進空間去了,不情不愿的爬在地上,顯得很憂郁,兩只貓咪過去跟它玩,它也沒心情似的,干叫了兩聲,走到一邊去,理都不理。

  夏陽也沒有心思去安慰它了,估計是大黃這家伙太久沒有出來了,心想改天帶它出來遛一遛吧。

  當下閃身出去空間,發現那人還在地上爬著,瑟縮在那里,嚇的渾身發抖呢。

  “別過來,救命……”那人聽見動靜,哀嚎的喊著。

  “王村長,是你嗎,我是夏陽啊。”夏陽早看出來他是村長王玉柱了,不過王玉柱卻沒有看見夏陽而已。

  “夏陽,救命啊,我遇見野獸了,真恐怖。”王玉柱大呼小叫的。

  “我趕跑了,我帶你走。”夏陽把王玉柱拉了起來,發現這家伙身上還有個面具,正是一張鬼臉,頓時就明白了,這一切都是他在搞鬼呢。

  “啊,謝謝啊,你怎么來后山了?”王玉柱戰戰兢兢的爬起來,還在發抖。

  “我來追鬼呢,沒想到遇見了你,那人該不會是你吧?”夏陽意味深長的問道。

  王玉柱眼光閃爍,連忙搖頭道:“什么鬼不鬼的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。”

  “是嗎,那你大半夜的,下這么大的雨,你來后山做什么呢?”

  “我,我來看看有沒有人偷樹木,沒想到遇見野獸了,嚇死人了。”王玉柱慌慌張張的說道。

  “是嗎?你可真是盡心盡責,不過我覺得你沒說實話,你這個是什么呢?”夏陽把王玉柱身上的面具扯下來了,晃了晃。

  王玉柱伸手想拿,哪里拿的到,焦急道:“我,我這是拿著玩的。”

  “這樣啊,那好吧,那你就在這里吧,野獸再來我可不管了,我先走了。”夏陽扭頭就走。

  王玉柱追了兩步,可是哪里追的上夏陽,慌忙喊道:“別丟下我啊,我怕。”

  “你說實話,我就帶你回去,要不然你被野獸咬死了,可跟我沒關系。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王玉柱還想狡辯,可是想想剛才的事,已經嚇的魂不附體了,他現在渾身都在打顫,慌慌張張的說道:“我,我承認就是了,是我在裝鬼嚇人呢。”

  “為什么要嚇唬何小雅?”夏陽氣惱道。

  “我,我不能說。”王玉柱搖搖頭。

  “那好吧,你就在這里呆著,壞了,好像又來了,快跑。”夏陽故意嚇唬他,撒腿就跑。

  王玉柱連忙拉著夏陽,哀求道:“你別丟下我啊,我說,是張富貴讓我這樣做的,何小雅來這里幫你的忙,為你做了不少事,提高了產量,張富貴看著眼紅,所以就讓我嚇唬她。”

  “上一次也是你裝鬼嚇人的?”夏陽問道。

  王玉柱點點頭,哭喪著臉說道:“是的,就是為了嚇走何小雅,本來她回去了,沒想到又來了,所以我就趁著這個天氣再嚇嚇她,希望她再被嚇走,沒想到會遇見野獸。”

  “你可真是膽大包天,太可恥了。”夏陽憤憤不平道。

  “這,這我都說了,你帶我回去吧?”王玉柱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  “你自己沒有腿腳,不會走嗎?”夏陽白了他一眼。

  “我倒是想走,可是我渾身發軟,沒有力氣了,你千萬別丟下我。”王玉柱哀求道。

  夏陽想了想,說道:“我帶你回去可以,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,別說一件事,十件事都可以的,只要你救救我。”王玉柱驚魂未定,他很清楚,現在只能依靠夏陽了,否則就是個死路一條。

  “跟我回我家里,當面給何小雅道歉,解釋清楚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王玉柱遲疑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  “你要是敢反悔,我再把你丟回后山,現在附近肯定還有不少野獸。”夏陽威脅道。

  “我保證承認,我求你了,快點走吧,一會兒野獸回來了,可怎么辦呀。”王玉柱緊緊的拽著夏陽,是生怕他離開。

  夏陽覺得事情差不多了,就背著王玉柱回到了家里。

  這會兒何小雅和梅如煙還在房間里呢,看見夏陽背著王玉柱回來了,都很疑惑。

  王玉柱這會兒身上還在打顫,一看見何小雅,低著頭甕聲甕氣的說道:“何專家,對不起啊,我騙了你,那鬼是我裝的。”

  “什么?你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何小雅羞憤的說道。

  王玉柱把那面具拿出來,耷拉著頭說道:“我也是拿了張富貴的好處,是我太嫉妒夏陽了,真對不住。”

  何小雅愣了愣,看著那面具,心里好受多了,總算是松了口氣,心里的石頭掉下來了,說道:“你可真是卑鄙無恥,你不配做村長,我被你害慘了。”

  “我錯了還不行嗎?我,我可以走了嗎?”王玉柱可憐巴巴的看著夏陽。

  “走吧,不過你記住,以后別打我的主意,還有你回去警告張富貴,如果再有下次,我絕不會輕易饒了你們的。”夏陽低吼道。

  王玉柱嚇的發抖,捂著腦殼點頭道:“我曉得了,我,我回去了。”

  夏陽看著王玉柱離開,那樣子別提多狼狽了,不由笑了笑,回頭看著何小雅說道:“好了,現在真相大白,你再也不必擔心什么牛鬼蛇神了,我都說過多少次了,你現在信了吧?”

  “嗯,謝謝你。”何小雅很是感激。

  旁邊的梅如煙怪聲怪氣的說道:“哎呀,人家都勸了好幾次了,要么就是看花眼了,要么就是心里作用,何小雅你好歹是個有很高文化修養的人,怎么能怕這個呢?”

  “我,可我只是個女生,這是自然現象,我膽子以前就小。”何小雅囁嚅道。

  梅如煙嬌笑道:“那你怎么研究動植物呢?”

  “那不一樣嘛,如煙姐你笑話人家嗎?”何小雅臉紅了,很難為情。

  “我哪兒敢呢,夏陽還不罵死我,對吧?”梅如煙輕輕推了夏陽一下,嬌嗔道。

  夏陽被她那小手推的有點心熱,看了看梅如煙那若隱若現的曲線,在薄薄的睡衣下透著迷人的韻味,不免干咳了兩聲,說道:“好了,如煙姐你別開玩笑了,這天氣也不早了,都睡吧。”

  “好吧,我也早想睡了,晚安。”梅如煙拿腳趾頭踢了踢夏陽,眨了眨媚眼,鉆進被子里去了。

  夏陽一陣心猿意馬的,連忙出去了,何小雅這時候也沒有那么怕了,就到房間去,這一夜折騰的也夠久了,很快她就睡著了。

  可是夏陽卻有點睡不著了,他望著外面越來越大的雨水,有點擔心地里的農作物了,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淹了,這場雨不止不休的,大又一發不可收拾的意思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,似乎會有什么事情要發生,那滾滾的驚雷就好像是上天的怒吼。

  果不其然,第二天一大早,夏陽就聽見了外面鬧哄哄的聲響,好像是村民們在七嘴八舌的議論什么,又好像有哭泣聲,亂糟糟的。

  夏陽連忙起床,出去一看,村里不少人都在朝一個方向跑過去呢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夏陽拉著一個村民問道。

  “不是特別清楚,好像說村里的獵戶三娃出事了,我正要去看呢。”村民說著,急匆匆的朝那邊趕過去了。

  夏陽怔了怔,心里一緊,加快步子跑了過去。

  此刻已經圍了不少的村民,聚集在三娃家的門口,議論紛紛的在說什么。

  而三娃娘正在哭天抹淚的,很是悲傷的樣子。

  “怎么個情況?”夏陽問旁邊的幾個村民。

  “哎,聽說昨天三娃出去打獵,到現在還沒回來呢,昨天晚上那雷雨實在是大,都發山洪和泥石流了,三娃這孩子一點消息沒有,估計夠懸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嗎,聽說三娃去了仙人峰那邊,那可怎么辦才好。”

  “啥玩意兒,仙人峰?我的天,三娃這孩子也太大膽包天了吧?”

  “聽說不止他一個人去的,還有其他村的幾個獵戶,結伴而行的,估計兇多吉少呢。”

  “可比瞎說了,你咋知道很危險呢?”一個村民不解道。

  旁邊那村民說道:“你還沒聽說呢?那個叫五子的回來了,渾身都是傷,好不容易搶救過來了,不還在衛生所養傷嗎?”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