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94章 是又怎么樣

第94章 是又怎么樣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這個,實在是有些遺憾的,不過也好,夏老板你得答應我,下次一定要給我多一點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”宋世杰說著就開始算賬了,打開了錢包。

  “宋老板,我們這里只接受轉賬交易,手續費我來支付就行,畢竟這窮鄉僻壤的地方,存款不方便,你帶卡了沒有?”夏陽可不想再跟上次那樣,被假錢給忽悠了,當然,以他對宋世杰的了解,覺得宋世杰應該不是這樣的人,不過主要是為了方便行事。

  宋世杰笑了笑,點頭道:“明白,都是生意人,那就刷卡吧。”

  夏陽就拿了刷卡機,轉了賬后,夏陽將宋世杰領導農家樂去,泡了一壺好茶招待他。

  “夏老板,你這什么茶葉,看起來很普通,味道這么好,可以賣給我一些不?”宋世杰很快就被吸引了。

  “這個還真沒有多少,自己家種一點,招待客人用的,沒有推廣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“這就有點可惜了,如果你推廣種植,擴大規模,肯定有很好的市場的。”宋世杰有些惋惜,連忙貪婪的喝茶。

  這時候夏陽接到了二牛的電話,二牛什么事情,二牛樂滋滋的說道:“陽哥,來了個大客戶,說要收購大批的貨,咋整呢?要不俺帶過來?”

  “你先招待,就說沒那么多,還沒成熟,我這里有客人呢,我一會兒就過來。”夏陽說道。

  “俺說了你忙著呢,也說了你這話,可那人說沒成熟不要緊,可以先付錢,就是想預付全部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二牛隱約有些興奮。

  夏陽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客戶,沒看見東西就想收購,實在是有意思,想了想說道:“那你讓何小雅幫忙看看,我很快過來。”

  “何小雅在呀,他們還在聊呢,俺就跟你匯報一下,那待會兒見。”

  掛了電話,夏陽回去繼續招待宋世杰,又聊了一會兒,宋世杰起身說道:“我看夏老板你好像比較忙吧,不如這樣吧,我先回去了,我都等不及去開發市場了,你放心好了,我們以后會長期合作的,我們大元鎮的市場隨時為你打開。”

  “那太感謝了,合作愉快。”夏陽和宋世杰握了握手,目送他離開,這就急匆匆的朝家里趕,想去見那個大客戶了。

  “你喝茶,俺也不會什么招待,你將就點。”院子里,二牛給那個所謂的大客戶倒了茶,他發現何小雅在朝自己使眼色,撓撓頭有點懵了,見她起身,跟了出去。

  何小雅朝外面看了看,小聲的說道:“夏陽回來了沒有?”

  “陽哥說一會兒就回來,咋了何大專家,你還談不攏,你不是比我們陽哥還專業嗎?”二牛不解道。

  何小雅看了看外面的幾個漢子,朝里面的吳良瞥了一眼,悄聲說道:“他不是來買賣的,是來搗亂的,你一會兒注意點,明白嗎?”

  “啥玩意兒?俺咋糊涂了呢?”二牛一臉茫然。

  “總之你隨機應變就是了,我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清楚。”何小雅說著進去了。

  吳良翹著二郎腿,掃視一下院長,笑道:“小雅,你說你放著那么好的地方不住,偏偏跑這個鬼不生蛋的旮旯里住著,不是來自討沒趣嗎?”

  “吳良,我有我的打算,你要是真來做生意的,我們就談談價格,看看東西,否則的話,你就走吧,我還有事要忙呢?”何小雅秀眉微皺,沒有什么好臉色。

  “我說小雅,你這就不對了吧,怎么說我也是大老遠的來看你,就這么對我的,何況我還給你買了別墅了,這鑰匙我都帶來了,你就這么不給我面子?”吳良把鑰匙拿出來,去抓何小雅的手。

  何小雅連忙避開,二牛一看不對勁,攔著吳良,一瞪眼,甕聲甕氣道:“你想搞什么?俺可不答應。”

  “去,傻大個,這里沒你的事,出去玩,哥給你點錢。”吳良說著拿出一疊錢來,遞給了二牛。

  二牛看了看,接過來數了數,不悅道:“你還大老板呢,才給俺這么點。”

  旁邊一個漢子不爽了,過去吼道:“哎呀我勒個去,你小子想怎么樣?得寸進尺是不是,吳老板這是看得起你。”

  “你想怎么樣,想打俺?跟俺兇什么?”二牛挽著袖子,不服氣道。

  “哎,都閉嘴,不就是錢嗎,老子有的是,這些總夠了吧?”吳良說著又掏出一疊來,扔給了二牛。

  二牛接住了,數了數揣在兜里,卻依然在何小雅旁邊站著,一動不動的。

  “你怎么還不走,錢也拿了,還不夠,你找打?”一個漢子氣呼呼的說道。

  二牛梗著脖子,說道:“俺干啥要走,俺有沒答應,是你自己要給錢的。”

  “吳老板,這小子分明是搗亂,我們來教訓他。”幾個漢子過去把二牛給圍住了。

  何小雅急了,喊道:“你們干嘛呀,動手動腳的,到底想怎么樣?”

  吳良揮了揮手,得意忘形的說道:“小雅,我想怎么樣你難道不清楚嗎,我沒別的想法,就想你跟我一起回去,不要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浪費青春,我會帶你周游世界,帶你去天涯海角,尋找我們的浪漫。”

  “啥玩意兒是海角天涯?帶俺去中不中?”二牛嘿嘿一笑,撓了撓頭。

  吳良白了二牛一眼,咬了咬,表情很復雜,說道:“你一個傻不拉幾的,能知道什么?”

  “俺,俺知道啥叫浪漫。”二牛咧嘴笑了笑。

  “哎呦喂,這就奇了怪了,你倒是說說看唄?”吳良饒有興致的笑了起來。

  “俺陽哥和何小雅在一起,那就是浪漫,你們倆那就不浪漫,那是浪費時間。”二牛依然樂呵呵的笑。

  吳良臉色一變,噌的站起來,怒吼道:“小子,你不傻啊,成心搗亂是吧?”

  “俺沒有呢,是你問的,俺就答了,真小氣,怪不得何小雅喜歡俺陽哥不喜歡你呢。”二牛白了一眼,甕聲甕氣的說道。

  這時候旁邊的幾個漢子按耐不住了,喊道:“吳老板,這小子裝傻呢,我們給他一點顏色瞧瞧,別讓他在這里打擾你們。”

  “扔出去,他娘的,太煩人了,滾。”吳良終于是不耐煩了,吼了幾聲。

  二牛跳了兩步,抄了一根拖把在手里,揮舞著說道:“俺看誰敢動,這里可是東郊村,俺一聲吆喝,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  “嚇唬人呢,給我揍,不識抬舉的傻子。”吳良暴跳如雷。

  幾個漢子一哄而上,圍著二牛就開始動手了,二牛拿拖把砸翻了一個,可他畢竟力量有限,有點頂不住,節節敗退下來。

  “別打了,吳良你神經病啊,你來這里是鬧事的嗎?快讓他們住手。”何小雅氣急敗壞的喊叫起來。

  “怎么了,心疼了是不是?難不成你和這傻子也搞了一腿?何小雅你口味夠重的啊,我說你在這里怎么不走呢,原來是不止夏陽一個男人?”吳良歇斯底里的,怒吼道:“給我打,繼續打,然后扔出去,我還不信了,我治不了你。”

  噴的一聲,就在此時,悶響跟打雷似的,有個漢子剛舉起胳膊,人就飛出去了。

  二牛愣了愣,知道這不是自己打的,一看一個人影晃進來了,原來是夏陽。

  “陽哥,你可算是來了啊,俺都快被狗咬死了。”二牛眼前一亮,一腳踹開一個漢子,躲到了夏陽旁邊去。

  夏陽手起腳落,連續幾下后,兩三個漢子就都飛出去了,在地上打著滾,哀號不止,痛苦的望著夏陽,目瞪口呆的。

  吳良也被震驚到了,他噌的站起來,趕緊喊道:“都住手,一會兒再說。”

  何小雅見夏陽過來了,也過去躲在他身后,很是羞怒。

  夏陽拍了拍手,一腳踢開一個漢子,走到了吳良跟前,說道:“你還敢來?而且在我家里鬧事,你知道后果嗎?”

  “你少嚇唬我,夏陽我知道你能打,你力氣很大還能推車,不過我今天來這里,可不是跟你動手動腳的,我是來談判的。”吳良趾高氣揚的挺直了腰桿。

  “陽哥,他是來搗亂的,別信他。”二牛郁悶的說道。

  “沒事二牛,你先去忙,這里交給我。”夏陽拍了拍二牛的肩膀,見他沒事,也放心不少,幸虧來的早,要不然這里不翻了天了。

  “陽哥,俺不走,俺在這里陪你。”二牛硬氣了不少,因為有了兄弟撐腰。

  “都別嗦了,夏陽,我今天來兩件事,一是跟你做生意,聽說你這農產品很有搞頭,我們不如合作一下,全部都賣給我?”

  “不好意思,不賣,有人預定了,如果我早知道所謂的大客戶是你,我就不會來見你。”夏陽一口否決。

  吳良氣的面紅耳赤的,說道:“好,你不做生意可以,那我就說另外一件事,那就是讓何小雅走,今天她必須在你和我之間選擇我,你明白嗎?”

  “吳良你胡說八道什么嘛,什么選不選擇的?”何小雅羞怒道。

  夏陽看了看她,知道她的心思,一定是見不慣吳良這個仗勢欺人的人,于是說道:“不好意思,首先,我和何小雅是合作關系,她在這里幫我,我這里離不開她,你讓她走,我是不會答應的。”

  “還不承認?你敢說你們之間沒有一腿?”吳良咬著牙。

  “話不要說的那么難聽,注意言辭,明白?”夏陽不怒而威,聲如洪鐘。

  吳良怔了怔,冷笑道:“好,那我說的文明點,何小雅是不是跟你在戀愛?”

  何小雅眨了眨眼睛,看了看夏陽,居然沒說話,夏陽聳聳肩說道:“這個,好像跟你沒有什么關系吧?”

  “你老實點,要不然我不客氣,何小雅你說,你不跟我走,是不是愛上夏陽了?”吳良仇恨的瞪著何小雅。

  “是又怎么樣?這跟你有什么關系,吳良我拜托你別來了,我知道你有錢有勢,你為什么偏偏要纏著我呢,你放過我吧。”何小雅理直氣壯的,杏眼圓睜。

  夏陽不由一愣,這何小雅是說的氣話,還是真心話呢?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