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92章 冤家路窄

第92章 冤家路窄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蔡鎮長,到了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”車子回到黑土鎮的時候,已經是夜幕時分了,司機把車停在了蔡燕的公寓門口。

  蔡燕揉了揉朦朧的大眼,坐起來,才發現剛才一覺是在夏陽的肩膀上睡著的,不由俏臉一紅,微微一笑,紅暈彌漫。

  可能不勝酒力,一下車,蔡燕的步伐還有點踉蹌,幸好夏陽將她扶著。

  “送你上去吧。”夏陽提議道。

  蔡燕沒有拒絕,讓司機把車開走,依著夏陽,心里升起一絲異樣。

  第一次來蔡燕家里,沒想到這個女鎮長住的挺簡陋,這是個單身公寓,面積不大,也就一室一廳。

  蔡燕有些癱軟的坐在沙發上,醉眼迷蒙,捂著額頭,似乎有些疲憊。

  夏陽突然生出一絲憐惜來,一個女人做干部還當真不容易。可能是忙著應酬和工作,屋里有些地方沒有收拾,顯得有些雜亂。

  給蔡燕倒了一杯水,夏陽正想打量一下環境,順便幫忙收拾一下,才到房間門口,蔡燕突然小跑了進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夏陽有些納悶起來。

  “沒,沒怎么,你先到客廳坐會兒,去嘛。”蔡燕顯得有些驚慌失措,輕輕的推了夏陽幾下,連忙朝房間里去。

  “噢,需要什么幫忙的嗎?”夏陽不太明白發生什么事了。

  “不,不用啦去坐。”蔡燕紅著臉,支吾一聲,扭頭就去收拾房間,呢喃道:“我房間太亂了,好久沒收拾過了,你別看。”

  原來是這樣,夏陽笑了笑,正要走,發現蔡燕那床鋪上,各種內衣,而她面紅耳赤的朝懷里收拾著,背對著夏陽,似乎生怕被他看見了似的。

  當然,作為一個大男人,看見那些精致的衣服,多少有點想入非非的。

  而蔡燕分明是很窘迫的,輕咬著紅唇,俏臉緋紅,趕緊把門給關上了,心砰砰亂跳的,簡直是死了,就怪先前有些頭暈,沒有想那么多就讓夏陽來了,也不知道他會怎么看自己呢,會覺得自己不檢點嗎?

  可是為什么那么在乎他的想法?蔡燕不由搖了搖頭,自嘲的笑了笑,加快時間去收拾。

  “那什么,蔡鎮長,我回去了。”夏陽見蔡燕出來,指了指門外。

  蔡燕看看時間,都夜深了,連忙搖頭道:“這么晚你能去哪兒呢?”

  “回村里啊。”夏陽撓撓頭道。

  “現在打不到車呀,我的司機估計也休息了,要不然你就在這里勉強歇一晚上吧。”蔡燕客氣道。

  “這個不太方便吧?反正也不遠,我大不了走回去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,別說晚上不安全,走回去都什么時候了,你就在這里休息吧。”蔡燕挽留道。

  “可,我睡哪兒?”夏陽其實也不想那么麻煩,不過這里只有一個房間。

  “你要是不嫌棄,就在沙發上將就吧,我去給你拿被子。”蔡燕說著就去拿被子了,可是回來的時候,她的頭突然很暈,險些就跌倒了。

  夏陽扶著她,兩個人突然貼的那么近,彼此對視了一眼,都愣住了。

  夏陽能夠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,他望著微微驚慌失措的蔡燕,那迷人的俏臉,紅潤的嘴唇像是在向自己訴說什么,眸子里秋水盈盈,隱約含著期待。

  那一刻兩個年輕火熱的心好像在燃燒了,氣氛變得極其的曖昧,夏陽低頭下意識的去吻她,而蔡燕雙眼迷離呼吸急促,心口劇烈的起伏,站著沒有動彈。

  一個甜蜜的試探的吻,誰也沒有說話,好像干柴烈火燃燒了,然而這不過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,夏陽還沒有仔細品味她的美,那讓人惱火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。

  兩個人被打擾了,再也沒有那樣的氣氛,蔡燕拿出手機看了看,神情復雜的笑了笑,去接電話了。

  聽口氣,應該是工作方面的事情,夏陽也沒多問,借口去洗手間,沖了個涼水澡,讓自己冷靜了一下。

  隨后就窩在沙發上,而蔡燕去房間了,這樣將就了一夜,夏陽顯然睡的不夠安穩,雖然心里隱約有些躁動,卻到底是過去了。

  一大早,夏陽就起來了,發現蔡燕還在睡夢中,去買了早餐放在客廳里,也沒過多打擾,徑直回村里去了。

  回村的路非常窄,兩邊是高山密林,夏陽坐在一輛小巴上,發現車子突然間就慢了起來,不少人開始埋怨,司機按著喇叭催促著。

  夏陽下意識的朝前面看了看,有一輛豪華的小車在路上慢悠悠的晃著,似乎故意在攔路,一會兒朝左邊,一會兒朝右邊,對于后面的小巴士置若罔聞。

  “這什么人啊,故意的吧,怎么攔著路不靠邊讓一讓呢。”乘客開始埋怨起來了。

  司機也沒辦法,只能按喇叭,可是那小車好像有意不讓小巴過去,不光沒讓開,還干脆停在了路中間,此時從車上下來兩個人高馬大的漢子,手里拿著棍棒,指著小巴士破口大罵了起來。

  司機沒辦法,只好停了下來,探出頭去喊道:“哎,師傅,你們車子是壞了還是怎么了,要是壞了我們搭把手推一推,讓巴士先過去唄?”

  “壞個屁啊壞,你按個什么喇叭,老子想停在這里,路又不是你們家的,嗦個求。”一個漢子沒好氣的呵斥起來,還點燃煙,吊兒郎當的倚在車門上,悠哉樂哉的抽了起來。

  “我說師傅,講講道理好不好,我們這車還要走老遠呢,這上面的相親等著回家,可別耽誤時間好不好?”司機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
  “耽誤個屁的時間,有本事從我們這里壓過去啊,小樣。”一個漢子趾高氣揚的吼叫起來。

  夏陽朝小車上看,還有兩三個人沒下來,兩個在駕駛室,一個在后面,好像有意要跟巴士過不去了,看這些人穿著打扮,應該是鎮上或者是城里來的,可能來兜風游玩,可能就是沒事找事的。

  車上坐的都是村里的村民,大家伙都比較憨厚老實,有人說道:“司機,你下去好好說說吧,這都是年輕人,可能是在賭氣吧,不如去問問怎么個情況。”

  司機點點頭,無奈的下了車,過去好言相勸道:“各位師傅,你們就行個方便吧,這路只有這么窄,我們過不去,你們讓一讓行不?”

  “不行,還偏就不讓了。”一個漢子仰著鼻孔,目中無人。

  司機有點急,商量道:“那你們打算怎么樣才能讓一讓呢?”

  “很簡單啊,喊我們幾聲大爺,賠禮道歉,你吵著我們老大了,知不知道,把我們的雅興掃了,所以不打算走了,你們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唄。”那漢子氣急敗壞的吼道。

  “你,你這不是欺人太甚了吧,我們無冤無仇的,怎么就這樣呢?”司機急了眼。

  那漢子一瞪眼說道:“怎么著,不服氣啊,不服氣就等著吧,看誰耗得過誰。”

  “太不像話了,簡直是故意的,這些人啊,就是自以為是,沒見過這種,這要不然我們走路回去吧,要不然午飯都趕不上了。”一些鄉親們開始議論紛紛的,有人干脆下去了,山里人都比較老實,不想惹是生非。

  不過這樣的話,司機就要退車費了,急的滿頭大汗的,說著好話,問道:“那你們想怎么樣呢?”

  “怎么樣問我們老大,跟我們說有個屁用。”一個漢子冷哼道。

  司機只好硬著頭皮,過去瞧了瞧車窗,朝里面喊道:“師傅,麻煩你們把車子挪動一下,我們馬上就走,行行好中不中?”

  “沒空,再說我也不是你師傅,你剛才不是挺囂張的嗎,按喇叭催啊,現在不催了?”里面的領頭的人頭也不回,沒好氣的呵斥起來。

  司機苦澀的笑道:“就算是我們錯了還不行嗎,你就讓一讓吧。”

  “讓一讓,有本事你把我們車子挪開啊?”那領頭的依然不回頭。

  司機哭喪著臉,這不是故意為難人嗎,他回去看著要走的鄉親們,無奈的說道:“哎,他們說讓我們有本事把車挪開,否則就被想過去了,要不然,你們搭把手唄?”

  “還是算了吧,誰知道他們安的什么心,這些人一看不是善茬,根本惹不起,萬一找我們麻煩呢,那就不太好,你還是退錢吧,我們走回去就是了。”不少鄉親都打了退堂鼓了。

  就在此時,夏陽出來了,不緊不慢的說道:“要不然,我試試吧?”

  “咦,這不是東郊村的夏陽嗎,你怎么還做這巴士呢?”此時有人認出來夏陽了,不由感到意外。

  “是啊,咋不開車呢?”漸漸的認出來的人多了,不少人都在注意夏陽,畢竟夏陽在這一代漸漸的有了名氣了,很多人都知道他。

  “噢,原來夏老板在呢,我沒注意,你幫個忙說說吧?”司機連忙給夏陽發煙,希望夏陽可以幫幫忙,畢竟他名氣大,或許那轎車里的人能給面子。

  “我去就是了,你準備開車。”夏陽接過煙點上了,甩著膀子過去了。

  幾個漢子好笑的打量一眼夏陽,說道:“你誰呀,你來做什么?”

  “不是你們說來搬車的嗎,我來挪個地方。”夏陽表情很平靜,已經開始找下手的地方,他來到了車尾,彎腰低頭打算開始了。

  “吳老板,有個白癡居然想徒手搬車子,你說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一個漢子對著駕駛室的領頭的人說道。

  那領頭的緩緩的回頭看了一眼,發現居然是夏陽,不由臉色一邊,咬了咬牙,投去憎惡的眼神,他不是別人,正是上次來找何小雅的吳良,上次被夏陽給攆走了,這次來,就是想找夏陽麻煩的,還真是冤家路窄。

  “你們都坐上來,老子還不信,他能翻了天不成,告訴他,如果搬不動就磕頭認錯,否則就賠錢。”吳良不打算下去,他干脆坐在車里看好戲。

  “喂,我們老板說了,你要是搬不動,就要磕頭認錯,要不然就滾蛋,還要賠錢。”一個漢子瞪著夏陽說道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