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85章 驅邪

第85章 驅邪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你看著辦吧,要不你給我加兩塊翡翠玉也行,我這趕時間呢,還有事情要忙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”夏陽也不客氣,反正這玉也是從蘇晴晴這里收購的,只不過是經過了玉石空間的洗滌,沒料到價值會翻好幾倍。

  蘇晴晴覺得自己是撿了個大便宜了,覺得不可思議,她連忙讓人又去拿了幾塊大的翡翠過來,交給了夏陽,說道:“夏先生,你看看這些還滿意嗎?”

  “滿意,非常的滿意。”夏陽沒料到一塊小玉,就換了將近十塊的大玉,一旦這些被玉石空間吸收了靈氣后,就會價值翻很多倍,簡直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。

  “夏先生,我想請你吃個飯,順便聊聊關于這翡翠的事怎么樣?”蘇晴晴突然覺得夏陽高深莫測,以她明銳的感覺,認為夏陽一定是一個非常有錢的人,要不然不會出手那么闊綽,這樣的大客戶,必須要抓到手啊。

  “不必了,我也不懂,改天吧。”夏陽說著把翡翠都抱起來。

  蘇晴晴有些失落,又說道:“那我讓人送你吧?”

  “我有車,不要緊的,你忙。”夏陽笑了笑,轉身抱著玉走了。

  蘇晴晴送夏陽到了門口,看見夏陽開著皮卡車轟隆隆的走了,不由有些出神了,他可真是個難得一見的低調有錢人啊,居然開著幾萬塊的皮卡,原本以為他開的是豪車呢。

  看了看手中那塊美玉,蘇晴晴心里一陣悸動,她決定了,如果夏陽下次再來,一定要留住他,跟他好好的交流一下,最近珠寶生意可不是很景氣,難得有夏陽這樣固定的大客戶,光是這次交換,蘇晴晴就賺了不少錢,她在心底感謝夏陽。

  夏陽回去的路上順便收購了一些種子,運回了村里,交給了二牛和強子,讓他們指揮村民種植,隨后他就去玉石空間了。

  還是像上次那樣,夏陽把翡翠都拿了出來,看著它們一個個的漂浮在空中,慢慢的發著光,這次大黃和貓咪以及其他動物都來看。

  夏陽還發現有一個腦袋探出來了,就在林子里,他仔細一瞅,是那只鼠王。

  沒想到它活過來了,以及有段時間沒有看見它了,夏陽正要過去瞧瞧,那只鼠王連忙縮回頭去,看了夏陽一眼,似乎還有些害怕,連忙躲到洞里去了。

  夏陽也沒有繼續追,他尋思著如果這些翡翠玉都被吸收成那種極品玉石,那么自己就可以大賺特賺了,這個好像比種植的利潤還要高很多,而且都不用本錢了。

  回來的路上他就想過,如果效果好,就拿去跟蘇晴晴交易,估計能夠賣不少錢呢。

  但是說來也奇怪了,這次放了十多塊翡翠玉,只有一兩塊在慢慢的變化,其他的都一動不動的,靜靜的懸浮在空中。

  這是怎么回事?難道是玉石空間飽和了?靈氣吸收夠了嗎?

  這個發現讓夏陽有點泄氣了,看樣子指望這玉石發財的計劃是行不通了,這是有限制的。

  不過想想也對,哪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。

  這幾塊大的翡翠玉,看來夠空間吸收一段時間了,靈氣是非常充沛的,比起先前的,還要更有效果,無論是種植還是養殖,那些蔬菜瓜果和魚兒的生長速度更快了一些。

  只不過河里的水位似乎又下降了一些,夏陽未免有點擔心,會不會這些水有朝一日會用光了呢,看來以后要節省點,畢竟沒有什么事情是絕對的。

  從空間里出來,夏陽剛回去呢,就發現院子里圍著人在看熱鬧。

  “天靈靈地靈靈,太上老君顯威靈,妖魔鬼怪都給我閃,走!”院子中央,一個道士揮舞著木劍,嘴里念念有詞的,對著桌子上的蠟燭一噴,就是一團大火。

  有幾個村民都不由唏噓起來,非常的驚嘆,而在道士旁邊,老爹正在焦急的看著。

  何小雅就坐在椅子上,表情非常的怪異,好像很緊張似的。

  “爹,你這是干啥呢?”夏陽簡直哭笑不得,怎么做起法事來了,這是鬧哪樣,他把老爹拉到一邊去問。

  “這是捉鬼呢,何小雅中邪了啊,今天她跟我說,我就去找道士來了,據說這個道士很靈,可以辟邪。”老爹解釋道。

  “爹啊,你怎么還信這個,這是騙人的。”夏陽簡直哭笑不得。

  “咋騙人了,何小雅臉色那么難看,她說她見過幾次那臟東西了,這可不是搞著玩的,你不信問問村里人,我們這一輩的人都信這個,你可不要瞎說啊,這種臟東西一旦纏身了,可不得了。”老爹有些急了。

  夏陽簡直不知道怎么勸才好,農村的習俗是這樣的,而且封建迷信也是經常發生,不過夏陽可不信邪呢。

  但是想勸老爹,知道光是憑嘴上說是行不通的,那些村民也有不少是相信迷信的,這會兒正看的興起呢,一個個都繃緊了神經,還不停叫好。

  “我已經找出原因了,你是被妖邪纏身,所以會遇見兇煞,不過只要你喝了我這一碗符水,就可以逢兇化吉,保你平安無恙。”道士裝模作樣的,把一個黃符燒著了,丟到了水碗里,隨即又裝神弄鬼的念叨一些生澀難懂的話語起來。

  “好,先生,你可一定要治好她,這可是我們的專家,千萬不能有什么閃失。”老爹有些焦急的催促起來。

  道士摸了摸胡子,說道:“我已經元神出竅,請示過仙人,要想破除兇殺之氣,就要花錢消災,自然能夠平安無恙,你給我兩百塊,我到時候去買一些貢品祭拜神仙。”

  “好,這個沒問題。”老爹說著就要掏錢,卻被夏陽給攔住了。

  “爹,你別信他的,簡直是胡說八道。”夏陽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“你別攔著,不要搞破壞,這做了法事總比不做的好,你知道個屁。”老爹很固執,還是要給錢。

  道士倒是氣定神閑的,拿著一碗符水遞給了何小雅,說道:“喝吧,保證立竿見影。”

  何小雅香汗淋漓的,看了看那水,臟兮兮的,哪里喝的下去,她遲疑了一下,正要喝呢,被夏陽一巴掌給打翻了。

  “哎呀,我的神水。”道士十分惋惜的喊道。

  “瞧瞧你搞的好事,陽陽你瞎搞什么呢?”老爹有些不悅了。

  “簡直是一派胡言啊,你趕緊走吧,不要在這里騙人了。”夏陽氣惱道。

  道士不服氣,非要拿錢,不少鄉親們也很不解,有人問道:“夏陽,你說他騙的,他怎么騙,他可會吐火啊,這我們都看見了。”

  “這還不容易,他這里有門道呢。”夏陽過去把道士摁住了,從他身上搜出了黃磷來,朝著蠟燭上一撒,就是一陣火焰竄起來。

  “看見了嗎,我也會吐火呢,這就是假的。”夏陽白了那道士一眼。

  “你,你簡直不可理喻,你這是觸犯神明。”道士面紅耳赤的,氣惱的從夏陽手里掙脫出來,灰溜溜的收拾東西要離開。

  “慌什么,錢給我。”夏陽把錢搜了出來,給了幾十塊道士,說道:“你做個事,養家糊口也不容易,這就拿著吧,辛苦錢。”

  道士覺得無地自容,灰溜溜的離開了,村民們都覺得很佩服夏陽。

  “行了,大家都散開吧,以后不要輕易相信這些把戲了。”夏陽揮了揮手。

  老爹嘆息了一聲,無奈道:“陽啊,那你說怎么辦,你看何小雅這姑娘都嚇著了。”

  “爹,你甭管,這事我自然就會處理的,你去歇著。”夏陽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  “那我去找二牛爹嘮嗑了,姑娘你不要想太多了。”老爹安慰一下何小雅,背著手出去了。

  何小雅這會兒低眉垂眼的,緊咬著嘴唇,臉色不是很好。

  夏陽過去挨著她坐下,突然笑了起來。

  何小雅被他笑的莫名其妙的,不解道:“你干嘛笑呀,很好笑嘛?”

  “是有點好笑呢,沒想到你一個堂堂的農科院畢業的,會相信這些亂七八糟的。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“去,又不是人家愿意的,是你爸爸嗎,他說讓道士來試試看。”何小雅羞紅了臉。

  “可你為什么還真要喝那符水呢,那不是在自討苦吃嗎?”夏陽搖搖頭,打趣道。

  “我,我也是沒有辦法啦,你再笑,人家就回去了。”何小雅氣嘟嘟的,撅著小嘴,在夏陽身上捶了一下子。

  “好,我不笑了,你可不能回去,我這里需要你指導呢。”夏陽有點慌了。

  何小雅不悅道:“可是我有點怕噢,真的呢,我都不敢想那個鬼臉。”

  “那就暫時不要想,安心工作,好好休息。”夏陽勸道。

  “我哪兒還敢休息,一閉眼就是那鬼東西。”何小雅懊惱道。

  “那我陪著你總行了吧,要不我以后晚上在你房間睡?”夏陽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“好呀……”何小雅下意識的點點頭,突然意識到不對勁,一看夏陽正在笑呢,氣的捶了他一拳頭,嬌嗔道:“你,你耍賴,你什么意思嘛,討厭。”

  “好了,我錯了,別生氣。”夏陽說著抓住何小雅的手腕,何小雅這才不動了,眨著水靈的大眼睛,羞赧的望著夏陽,心里砰砰亂跳的。

  夏陽突然覺得她溫柔又可愛,剛想低頭去親她,而何小雅也沒動,眼看就親到了,就聽見了下樓梯的聲音。

  “哎呀,這么熱鬧,剛才做什么了?”梅如煙扭著****走下來,皺眉看了看,眼睛里帶著敵意,望著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連忙離開了夏陽,搖頭道:“把你吵醒了,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呢,夏陽,你們在做什么呢剛剛?”梅如煙明知故問,語氣酸酸的。

  “她嚇著了,我安慰一下她,如煙姐,昨晚睡的怎么樣?”夏陽撓撓頭,有點尷尬。

  “本來想多睡會兒呢,下面鬧哄哄的,我就起來了,沒打擾你們倆談戀愛吧?”梅如煙意味深長的望著夏陽,似乎不太高興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