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82章 不需要證據

第82章 不需要證據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就我一個,我來找個朋友,有事再叫你。(舞若小說網首發)”夏陽瞥了一眼,女服務員打扮的很妖嬈艷麗,不過他可沒心思繼續欣賞。

  女服務員笑了笑,沒說什么,夏陽徑直走向了二樓。

  “郝總,你這段時間,可是夠滋潤的啊,吃八方賺了不少吧?”秦宏達挺著個大肚皮,笑呵呵的,一邊抽著煙,一邊喝著美酒。

  郝少群笑瞇瞇的,點頭道:“這多虧了你啊,老弟,你是大大的功勞。”

  “應該的,只是我還有一件事不明白,這只是搞了一次,畢竟時間有限,等你酒店的那些瓜果蔬菜賣完了,還拿什么跟福滿樓競爭呢。”秦宏達不解道。

  “這你就多慮了,我主要是想報仇,夏陽那個混蛋,把我的錢拿了,我自然想搞回來,順便打擊一下福滿樓那個叫陳佳的婆娘,挫挫她的銳氣,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明白吧,至于以后的生意,那時候估計福滿樓早關門大吉了,還有什么好怕的。”郝少群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  “郝總你可真是英明神武,為我們美好的未來干杯。”秦宏達舉起杯子來,喜滋滋的。

  兩個人杯子剛輕輕一碰,就發出了巨大的撞擊聲,當然不是杯子破了,而是房門被踹開了,隨即一個人影晃了進來,反手又關上了門。

  郝少群回頭一看,不由一愣,緊張道:“夏陽,你怎么出現在這里了?”

  “兩位好雅興啊,都在這里快活,也不叫我一聲。”夏陽在門口都聽見對話了,他意味深長的看著秦宏達。

  秦宏達干脆把臉捂著,似乎擔心夏陽認出來了,簡直是掩耳盜鈴。

  “怎么著?不好意思,秦宏達,秦大老板,別來無恙吧?”夏陽掰開了秦宏達的手,秦宏達想反抗,卻是來不及。

  “夏老板,是你啊。”秦宏達尷尬的笑著,比哭還難看。

  “夏陽你想怎么樣,給我滾出去,給你臉了是吧?”郝少群怒吼了一聲。

  “我想怎么樣你們心里清楚,拿了我的東西,用假錢,還好意思這樣理直氣壯的,這筆賬該怎么算?”夏陽低吼了一聲,不怒而威。

  秦宏達不敢出聲,求助的看著郝少群,先前他們商量過,如果夏陽找上門來了,就由郝少群頂住。

  郝少群用眼神示意秦宏達別慌,傲慢的說道:“夏陽,你憑什么說我們用了假錢,你根本就沒有證據,你信不信我告你污蔑,報警抓你?”

  “威脅我是吧?我是沒有證據又怎么樣?”夏陽冷笑道。

  郝少群得意道:“沒有你就給我滾,要不然我馬上報警,你知道后果。”

  “你試試看。”夏陽不慌不忙道。

  “這可是你說的,等著……”郝少群拿起電話來,剛要打呢,夏陽一個箭步沖上去,一巴掌把手機給扇飛了。

  此時秦宏達趁機想打電話,夏陽一個回旋踢,他胳膊居然斷裂了,嚎叫了起來,臉色蒼白,疼的蹲在了地上。

  “夏陽你完蛋了,你這是個人攻擊,我馬上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郝少群憤怒道。

  “我不需要證據,只要你就可以了。”夏陽走上去,一拳頭砸向了郝少群的腦門。

  一聲悶響,郝少群的鼻子里噴出一股血箭,整個人仰頭栽倒了,還沒有緩過神來,夏陽就是連續幾下,郝少群終于是動彈不得了,在地上喘息。

  旁邊的秦宏達嚇的心驚膽戰的,轉身想開溜,腳下被夏陽踢了一下,撲通一聲爬在了地上,連忙蜷縮在角落里,求饒道:“別打了,你想怎么樣啊?”

  “很簡單,把那幾百萬還給我,那么一切都好說。”夏陽把兩個人揪住了,抽出了他們的皮帶,將他們纏繞在一起了。

  “你這是綁架,你是在犯罪,夏陽我告訴你,你休想。”郝少群倔強的咬著牙。

  夏陽直接就是一巴掌過去,怒吼道:“你可以不給,不過我不信你不要命。”
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郝少群焦急道。

  夏陽笑了笑,把玻璃杯打碎了,拿過來,捏住了郝少群的嘴巴,說道:“如果這些玻璃渣子灌進你的嘴巴里,進入你的胃里,到時候你的肚子會被慢慢的扎破,內臟被完全的破壞,你覺得你會不會很難受,聽說這樣可以讓人死的很痛苦。”

  “混賬東西,你給老子住手,你敢……”郝少群話沒說完,已經發覺嘴里不對勁了,玻璃渣子掉了進去,他連忙閉嘴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很快嘴里都是血沫子,哇哇的吐出來了,別提多難受了。

  一旁的秦宏達看的目瞪口呆的,嚇的渾身發抖,閉著眼睛不敢看。

  “怎么樣?滋味好不好,還要來一點嗎?”夏陽好笑道。

  郝少群慌了,不過要他還錢,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,他咬著牙說道:“夏陽,我不信你敢殺我,殺了我你也跑不掉,要錢別想了。”

  “看來這樣你還覺得不過癮。”夏陽把玻璃渣子扔掉了,打碎了一個酒瓶子,拿著過來,對著郝少群的褲襠,說道: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你會不會同意呢,想想看,你會變成太監,為了幾百萬值得嗎?”

  “你,你敢,住手。”郝少群連忙并攏雙腿,急紅了眼,卻不知所措了。

  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那可都是我的血汗錢,大不了和你同歸于盡。”夏陽說著把碎瓶子放過去一點。

  郝少群只感到渾身冰冷,下面也涼颼颼的,居然嚇尿了,一股子腥臭味,他別提多害臊了。

  “夏陽,你別動郝總,我打電話讓人送錢來。”秦宏達焦急的說道。

  “你是個聰明人,馬上打,記住不要耍花招,否則一旦有任何不對勁,我就會宰了郝少群。”夏陽說著把手機拿出來,讓秦宏達說號碼,隨即撥打了過去,把電話放在秦宏達耳邊,畢竟郝少群嘴巴都破了,估計說話都不利索呢。

  郝少群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,也不敢硬撐了,他實在是沒有料到,夏陽會這么拼命,而且還能夠找到這里,大概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是被一個小姑娘給找到的,他妥協了,朝秦宏達點了點頭。

  “你把錢送過來,對,越多越好,最好把卡帶上。”

  “夏陽,你要多少?”秦宏達誠惶誠恐的看著夏陽。

  “三百萬,零頭就算了,留給你們喝茶,不要現金,直接轉賬,人就不必過來了。”夏陽低吼道。

  秦宏達轉告了夏陽的意思,并且一再的叮囑,隨即看著夏陽,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我按照你說的做了,你不會出爾發爾吧?”

  “那得看你們的表現了。”夏陽點了煙,不慌不忙的等著。

  沒多久,他的手機接到了短信提示,銀行卡轉賬三百萬成功,他這才笑了笑,拍了拍郝少群的腦袋,說道:“看樣子你的人還是挺守信用的,記住了,如果還有下次,你們的尸體會出現。”

  “我不會就這樣算了的,夏陽,你等著……”郝少群剛說話,臉上就挨了一巴掌,別過頭去。

  “你說什么?再說一遍,你還想報復我?”夏陽吼道。

  郝少群剛轉過頭來,夏陽又是一巴掌,打了十幾下,郝少群終于不敢倔強了,哭嚎道:“我錯了,我不敢了,你饒了我吧?”

  “這個態度還可以,看在你這么老實的份上,就放過你們吧。”夏陽說著轉身就走。

  “哎,你就這樣走了啊,松開我們吧?”秦宏達哀求道。

  “委屈一會兒吧,雖然有點臭。”夏陽揮揮手,出去的時候把門關上。

  秦宏達皺著眉頭,盡量偏著頭,望著郝少群濕了的褲襠,很是無奈。

  “看什么看啊,你娘的,趕緊叫人啊,疼死老子了。”郝少群幾乎快哭了,幾百萬就那么沒了,還差點丟了小命,他實在沒想到夏陽能夠這樣野蠻,有點后悔和他對付了。

  夏陽出去后上了車,陳佳見他安然無恙,一顆心才松了下來,問道:“怎么樣,處理好了嗎?”

  “搞定了,我們可以走了。”夏陽擦了擦手。

  “那我福滿樓的生意呢?”陳佳問道。

  “自然會好起來的,他們現在把錢給我了,就不會賣那么便宜了,因為那樣會虧本啊,當然,過了這段時間也差不多了,畢竟他們數量有限,而我可以一直給你提供。”夏陽解釋道。

  陳佳這才開心起來,一時激動親了夏陽一口,可把夏陽給高興壞了,他厚著臉皮湊過去說道:“你剛才干什么了,我好像沒感覺到,要不再來一下?”

  “想的美呢你。”陳佳捶了夏陽一下,發動車子。

  小丫笑呵呵的說道:“哎,戀愛中的人可真幸福呢。”

  “別瞎說小丫頭。”陳佳臉頰發熱,曖昧的看了夏陽一眼。

  夏陽和陳佳商量了一下以后的打算,就回村里去了,習慣性的去地里看了看,正在轉悠呢,就聽見有人喊自己,一看是二牛。

  “咋了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“陽哥,有一位美女來了,說是找你有急事,你說你咋那么有魅力呢?”二牛撓撓頭,嘿嘿笑道。

  “誰呀?”夏陽問道。

  “美女專家何小雅啊,陽哥,她還帶了行禮,看樣子這次不會再隨便走了,在你家里呢,我剛剛遇見的,順便來叫你。”二牛伸手指了指。

  夏陽沒料到何小雅又回來了,不知道是因為什么,不過正好自己的地剛剛擴大了,需要何小雅幫忙指導呢,這可是好事情。

  “二牛,這個錢拿著,去哄哄你媳婦,上次的事搞的可真鬧心,好在解決了。”夏陽遞給二牛幾萬塊錢。

  “陽哥,你可真是厲害,那我不客氣了,我那婆娘最近還在念叨這事呢,不過這次我可以向我老丈人交代了。”二牛喜滋滋的,拿著錢離開了。

  夏陽收拾了一番,回到家里,發現何小雅正在院子里等自己呢,旁邊放著行李,眨著水靈的大眼睛望著自己。

  “什么風把你吹來了?怎么沒進去屋里呢?”夏陽微微一笑。

  “我沒有鑰匙呀,怎么了呀,不歡迎我嗎?”何小雅嬌嗔道。

  “當然歡迎了,沒聽說過,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?”夏陽打趣一番,領著何小雅去二樓房間,拿鑰匙開了門,說道:“歡迎何大美女回來。”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