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70章 人性

第70章 人性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啥事,說唄。【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】”夏陽讓強子進來,示意他坐。

  強子也不坐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撓撓頭道:“不客氣夏老板,沒打擾你吧?”

  “哎呦,這不是強子嗎,正好,我這要吃飯了,你過來一塊吧。”夏陽的老爹從廚房出來,朝著強子打招呼。

  強子訕笑了一聲,尷尬道:“不忙,夏大哥,我這就走的。”

  “沒事,你坐,我這鍋里還熱著菜呢,待會兒聊。”老爹說著進去了,最近老爹閑來無事,非要親自下廚。夏陽也就隨他去了,用老爹的話說,這做飯也是鍛煉身體呢。

  夏陽隱約覺得強子有什么事,也不急,說道:“有什么事就直說吧,不必見外。”

  “這,也沒啥事,我就是來看看。”強子也沒坐,就直挺挺的站著,很拘束的樣子。

  過了一會兒老爹把菜端出來了,還拿了酒,發了筷子給強子,說道:“坐啊強子,我們哥倆也好久沒一起吃個飯了,趕早不如趕巧,我們喝兩杯。”

  “夏大哥,你就蹦客氣了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強子的確不好意思,想想先前對夏家的所作所為,如今夏陽沒有對自己趕盡殺絕,還給了不少的機會,想起來就覺得有點愧疚了,尤其是夏陽的老爹,似乎一點也不介意他的過去。

  “瞧你,怎么生疏了呢,怎么著,酒量不行了,記得幾年前我可是次次被你灌醉。”老爹樂呵呵的,把酒滿上了。

  強子臉有點紅,越發不知道怎么開口了,他的確是有事來求求夏陽的,只是一時間不知道怎么開口了。

  夏陽現在大概知道不是因為王玉柱和張富貴的事了,否則的話,強子不會來自己家里了,也不會當著老爹的面。

  “吃吧,我爹做的,嘗嘗咋樣。”夏陽把拿起筷子,嘗了一口,味道還真不錯。

  強子這才動筷子,連忙贊不絕口的說道:“很不錯,夏大哥你的手藝還是那么好。”

  “哪兒有啊,這不叫事,我們哥倆喝酒。”老爹舉起了杯子。

  強子也連忙舉起來,支吾了幾聲,說道:“夏大哥,這杯酒我敬你們。”

  說完仰頭就干了,一抹嘴,打了個酒嗝,心里突然燒的發慌,卻不作聲了。

  老爹朝夏陽看了看,使了個眼色,意思是讓夏陽問問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

  夏陽點點頭,又給強子倒了酒,說道:“有什么就說吧,這里又沒外人。”

  強子受寵若驚,突然給了自己一巴掌,搖搖頭自責道:“你們對我這樣,我想想就覺得自己以前很混賬啊,有眼不識泰山,哎,真是對不起你們啊。”

  說完強子還要自己打自己,老爹連忙攔住了,勸道:“強子你這是做什么呢,有什么話好好說,什么對不對得起呢,我們哥倆幾十年的交情了,有些事你不說我也知道,都過去了。”

  “夏大哥,你真的不怪我嗎?”強子眼睛紅了,哽咽起來。

  老爹搖搖頭,微笑道:“老話怎么說的,遠親不如近鄰,雖然以前我們是有點不愉快,可是這感情在,多少有個照應,以前我們家里窮,條件不好,現在陽陽出息了,我這做爹的也想明白很多事情,有些事還是要放寬心哪。”

  “對對,夏大哥,你說的非常有道理,我這次來就想著跟你道歉的,你居然不怪我,我真是個小人。”強子悔不當初的說道。

  夏陽見強子這樣子也不像是裝模作樣的,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,否則強子的性格,不會那么容易服軟的,就問道:“行了,有事就說明白點。”

  “我都不好意思說,哎。”強子放下了筷子,有些愁苦的抽起了悶煙。

  老爹略微想了想,問道:“怎么著,是不是家里出事了?”

  強子點點頭,摸著額頭,沮喪的說道:“我也是沒辦法了,才來求求你們的,我老娘病危了,昨夜送去醫院的。”

  “啥?你咋不早點說呢,情況怎么樣?”老爹吃驚道。

  “倒是搶救過來了,就是醫生說要動手術,需要一大筆錢,你們也是知道我的,將近五十歲的人了,大半輩子不務正業的,哪兒還有什么積蓄。”強子說著就欲言又止,說不下去了,捂著臉哭起來了。

  夏陽有點動容了,原來是因為錢的事,怪不得強子那么不好意思呢,應該是覺得以前對自己家里太絕情了,這讓夏陽想起了老爹曾經病重的時候,強子的冷漠無情。

  按理夏陽該生氣的,但是想想強子現在可憐巴巴的,還是很同情的,強子這個人雖說很是油滑,不過現在已經醒悟過來了,于是夏陽決定幫幫他。

  “需要多少錢,你說個數。”夏陽直截了當的問道。

  強子撓撓頭,很不好意思開口,支吾道:“目前需要三萬,我也不知道咋整了,親戚都不肯借給我,哎。”

  夏陽心想這只怪你強子以前不會為人啊,親戚都知道強子的性格,誰還敢把錢借給他呢,現在出了事,強子怕是被逼無奈才過來開口的,如果不是老爹在,估計強子都不好意思跟自己開口呢。

  “這樣吧,我給你五萬塊吧,你等會兒。”強子進屋里去拿了錢,出來遞給了強子。

  強子哆嗦著,不太敢接,受寵若驚的說道:“這,這是為什么,你們為什么對我那么好?”

  老爹苦笑了一下,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強子啊,你就拿著吧,鄉里鄉親的,你還跟我們客氣什么呢,趕緊拿去給你老娘治病,什么都別說了。”

  “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。”強子接過錢,突然一跟頭跪了下去,渾身都在顫抖著。

  “哎,你這是做什么呢,我們可是受不起。”老爹連忙把強子扶起來了。

  強子哭天抹淚的,哽咽道:“你們的大恩大德,我這輩子,下輩子都會惦記著,我沒齒難忘,我對天發誓,以后我強子就算是做牛做馬也要對得起你們這份恩情的。”

  “好了,不要再說了,被人看見了多不好,你也老大不小了,起來,我們喝酒。”老爹勸了一番,把強子扶起來坐下。

  強子搖搖頭,說道:“我就不坐了,我這就去醫院了,我會記得你們的好。”

  說完,強子還感激的望了夏陽一眼,急匆匆的離開了。

  “哎,沒想到強子這人還是挺有孝心的。”夏陽搖搖頭,苦笑了一下,繼續喝酒。

  老爹點點頭道:“你是有所不知啊,強子這人雖然以前不務正業的,年輕時候都不學好,但是對他老娘還是挺有心的,以前我們在村里出工的時候,又一次逮著強子偷東西,抓住了他之后打了個半死,強子愣是咬著牙說自己沒偷。”

  “噢?后來怎么樣了?”夏陽好奇道。

  “后來大家就放了他啊,沒想到晚上我聞到隔壁有香味,好奇的過去看,發現強子在給她老娘燉雞吃呢,那雞就是偷來的。”老爹很感慨的說道。

  夏陽笑了笑,看樣子,沒有人是十惡不赦的,強子這種人也有自己的優點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夏陽找了二牛等幾個村民一起,開著卡車運了種子和工具,就直奔高地村了。

  才出了村口呢,就發現路上有個人攔著在招手,一瞧居然是強子。

  “夏老板,等我一會兒啊。”強子小跑著過來。

  “你不是去看你老娘了嗎,來這里做什么?”夏陽不解起來,但是看了看強子的臉色,黑眼圈十分的嚴重,看來一定是熬夜了。

  “我老娘已經動了手術了,連夜安排的,我總算是放心了,我讓我家里婆娘在那里幫忙照顧呢,我回來給你幫忙。”強子很是誠懇的說道。

  夏陽揮揮手說道:“算了吧,你還是去照顧你家里的事,我這里人手還是夠的。”

  “夏老板,你不會是嫌棄我吧,我決定了,你那筆帳我要給你打工慢慢的還,你就收留我吧,我以后就跟著你了。”強子說著就朝卡車上翻。

  二牛嘿嘿笑道:“強叔,你都這么大年紀了,能跟著陽哥干啥呢?”

  “我什么都可以的,想當年我也是有點本事的,你們不知道而已。”強子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  夏陽對強子的過去不了解,畢竟隔了一個輩分呢,想起老爹昨夜的叮囑,就點頭道:“行吧,你跟著我們走吧,正好我們要去耕種呢,需要人手。”

  “謝謝夏老板了,我一定會好好的表現。”強子咧嘴一笑,連忙沖上了卡車。

  一行人才到高地村口,就遇見麻煩了。

  “二牛,你去看看,怎么車子動不了?”夏陽很是疑惑,車子才進村,就好像陷入了泥土里,車輪瘋狂的打轉,馬力加足了都沒有用。

  二牛下了車一瞧,陷下去一個大坑了,撓撓頭說道:“陽哥,不好了,這里有一個泥坑,不知道咋回事。”

  “你們推一下,我再加足馬力試試看。”夏陽讓幾個幫忙的村民下去。

  強子帶頭跳下去,憋足了勁推,十分的賣力,其他村民也是推的大汗淋漓的,可那泥坑實在是太深了,完全起不來。

  這可不好辦,這種子等著去種呢,要是耽擱了時間,恐怖就麻煩了。

  他打算親自下去推,可是車子沒人開,正在為難呢,強子說道:“我來開吧,都說你力氣大,你來推。”

  二牛一聽嘿嘿笑道:“強叔,你甭吹了,你還會開這個卡車?”

  “牛犢子玩意兒,你小瞧我是不,老子當年也是跑過運輸的,那時候你們還沒出生呢,不信走著瞧。”強子自信滿滿的,隨即望著夏陽。

  “當真,那你去開,我來推。”夏陽覺得強子不像是開玩笑,就答應了,和二牛他們一起推。

  沒想到強子開車還挺順溜的,摸索了一下,熟練的打響了,轟隆隆幾聲,隨著夏陽一使勁,車子在泥坑里彈了幾下,就沖起來了。

  夏陽看著那泥坑,覺得有些奇怪,昨天打這里走,似乎沒有呢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