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68章 依依不舍

第68章 依依不舍

書迷正在閱讀:
“你沒事吧陳大美女?”夏陽出去后看了看陳佳,發現她臉色有些凄然,不免想開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

  陳佳扭過頭去,揉了揉眼睛,勉強的笑道:“我沒事呢,剛才的事不好意思,是我事先沒有跟你打招呼呢。”

  “噢,那都是小事,剛才那個什么錢功成,跟你什么關系?為什么那樣說話?”夏陽不解道。

  陳佳遲疑了一下,搖搖頭,撅嘴道:“我不想說。”

  “是和你家里的事有關吧?”夏陽想起上次無意間在陳佳的辦公室里看過的日記,不免疑惑起來,不用說,陳佳似乎和家里人的關系不大好,這個外表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女人,其實內心應該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往事,而且看似并不樂觀。

  陳佳愣了愣,眉眼間掠過一絲蒼涼,苦澀一笑道:“真沒什么的,今天謝謝你了,還讓你陪我來,我想我該回酒店去了,要我送你回村里嗎?”

  “不用,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,你真的沒事?”夏陽微微有點擔心。

  陳佳點點頭,表情依然有淡淡的憂傷,說道:“那就這樣吧,下次我需要菜的時候就來找你。”

  見陳佳有些落寞的走了,夏陽也不好再去追問什么,自己打車回村里了,只是心里多了一點事。

  不用說,陳佳找自己來,可能是起了擋箭牌的作用,雖然方才她說的自己是她男朋友的事是謊言,但是目的是什么呢?夏陽不得而知。

  當然,他也沒料到,這次和錢功成的見面,會在他以后的生涯里引起軒然大波。

  回去村里后,夏陽習慣性的去了一趟玉石空間。

  他看了看那些人參和靈芝,長相都很不錯,綠油油的比較旺盛,這些可是自己的壓寨之寶,將來等資金匱乏的時候,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  正在研究呢,就聽見頭頂傳來了怪異的叫聲,緊跟著有一道風劃過,夏陽抬頭一看,只見頭頂上空,那只怪異的鳥兒正在自由的翱翔,悠哉樂哉的。

  才不過一段時間沒見,這鳥兒的羽翼居然豐滿了很多,而且都可以飛了。

  它全身成金褐色,喙十分的彎曲尖銳,此刻正俯視整個玉石空間,威風凜凜的,突然一個俯沖直奔河水里,唰的一下就抓起了一只魚兒,不過卻不急著吃,而是圍著夏陽轉起了圈圈來。

  “過來,我看看你什么情況。”夏陽下意識的喊了一聲。

  沒料到那怪鳥叫一聲,徑直落在了夏陽的肩膀上,那雙利爪勾著他,倒是有些生硬的疼痛。

  張著嘴巴咔嚓幾下,就把一條魚給吞進去了,隨后睜大了眼睛看著夏陽,還朝他點了點頭。

  這是跟自己打招呼嗎?夏陽咧嘴一笑,試著指了指河水,說道:“你再去抓一條魚兒我看看。”

  那怪鳥嗖的一聲騰空飛起,閃電般的直奔河水面,一個撲騰,一條兩三斤的魚兒被它輕松的抓起來,帶到了夏陽跟前,放在了他的手里,圍著夏陽轉悠了起來。

  “可以,你以后就讓你跟著我抓魚什么的,可算是好手了,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抓野兔什么的。”夏陽隱約覺得這只怪鳥不簡單,他打算試驗一下它的身手,就把它給帶出去了。

  來到了后山, 夏陽將這只怪鳥放了出來,一松手說了句飛吧,看你能飛多高。

  那怪鳥翅膀一撲騰,嗖的一聲就竄上了山林,飛向了遠方,好像重回了自己的天空,興奮異常,沒幾個眨眼的功夫,夏陽再看,居然無影無蹤了。

  壞了,該不會它跑了吧?看樣子還是沒有熟悉啊,夏陽一陣懊惱,抽了支煙等了一會兒也不見蹤跡,倒是聽見身后有動靜,回頭一瞧,二牛滿頭大汗的過來了。

  “陽哥,你在這里干啥呢,打你電話打不通。”二牛撓撓頭,疑惑的看著夏陽,發現夏陽再朝天上看,他也仰頭看。

  “沒干啥,可能山里沒信號,你找我什么事?”夏陽遞給二牛一支煙。

  二牛不急著抽,指了指村里,說道:“那個美女專家何小雅說她要走了,正在收拾東西呢,我問她怎么了,她也不理會我。”

  “什么?她現在走了沒有?”夏陽不由一驚。

  “不知道呢,你回去看看唄。”二牛說著又看了看天,不解道:“陽哥,你在看什么,天上有東西?”

  夏陽瞥了一眼,心想只怕那怪鳥獲得了自由就不回來了,算了,也不等了,還是去找何小雅要緊。

  匆匆忙忙的和二牛一起回到了屋里,發現何小雅已經提著箱子出來了,夏陽想起那天雷雨夜何小雅所說的話,只怕她真的想離開了,這里始終不適合這個城里女人居住呀。

  “你要走了?考慮好了嗎?”夏陽有些不舍起來,何小雅要是走了,自己那地里的產量可能要降低了,倒不是因為利益,而是覺得這段時間已經習慣了有她幫忙了,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感情了。

  何小雅俏臉微紅,點點頭,輕聲細語的說道:“是呀,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嗎,何況我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,還是回去管理我的種植園了。”

  沒等夏陽開口呢,二牛甕聲甕氣的說道:“何專家啊,哪個說你沒有用的,村里人可都說你又漂亮又能干呢,誰不知道你來之后,地里的產量都翻倍了,好多人都說你是仙女下凡,來幫助我們陽哥的,你要是走了,我們不會種植了可咋整?”

  “是啊,二牛說的沒錯,要不你再考慮一下?”夏陽也很無奈,不過還是試圖挽留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輕咬一下紅唇,眨著水靈的大眼,嬌嗔道:“反正我來這里為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,更何況你也不需要我了,我就不浪費時間了。”

  “瞎說,非常的需要啊。”夏陽著急起來。

  “那你告訴我你的秘密,我就會留下來的。”何小雅眸子里透著期待。

  “你知道我沒什么秘密的,你何必要苦苦的追問呢。”夏陽撇撇嘴,為難的說道。

  何小雅嘆息一聲,苦澀一笑道:“你不愿意說那就算了,我也不強人所難了。”

  二牛被兩個人的話給攪和蒙圈了,撓撓頭不解道:“啥玩意兒秘密,陽哥你們在打什么啞謎呢,俺咋一點也聽不懂呢?”

  夏陽瞥了二牛一眼,突然想起什么來,不停的朝二牛使眼色,干咳一聲道:“那個二牛啊,何專家要走,是不是得讓人大家伙出來送送呢?”

  “啊?哦,是的,俺這就去。”二牛總算明白過來了,撒開腳丫子轉身就跑了。

  何小雅拖著行李箱走了出來,不過慢吞吞的,她實在是有些不甘心的,來之前信誓旦旦的,還跟父親何復學打了包票,說是一定找到夏陽種植的秘密,豈料來了這些天,什么都沒有發現。

  而且山里的環境雖然清雅,可是到夜里還是有些嚇人的,好幾次都覺得后山有什么鬼東西,她晚上都有點不敢睡著。

  再加上上次那個叫吳良的人也找過來了,因此給夏陽惹了不少的麻煩,以她對吳良的了解,吳良肯定會睚眥必報的,搞不好還會因為自己對夏陽不利呢。

  加上種植園好久都是托付給別人打理,而父親何復學身體不是特別的好,何小雅思來想去的,還是打了退堂鼓。

  “謝謝這段時間你對我的照顧。”何小雅本來還有不少話要說的,可是臨行前,芳心大亂了,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。

  夏陽眉宇間掠過一絲無奈,說道:“沒事,我該感謝你才對,你就這樣走了,我心里怪過意不去的,你還會回來嗎?”

  “我不知道,也許不會,走了。”何小雅轉身,低眉垂眼的,心里不知道怎么泛起了一陣酸楚來。

  “那我送送你吧。”夏陽準備去開他的小卡車了。

  就在這時候,二牛帶著一大群的村民呼呼啦啦的來了,這些村民平時里都是在地里幫忙種植的,沒少得到何小雅的言傳身教,學了不少的先進種植技術,一聽二牛說何小雅要走,二話不說就來了。

  “何專家,你咋要走呢,不是好好的嗎,出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對啊,你要是走了,以后我們不會種植咋辦呢,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,給我們說說唄,我們好給你幫忙……”

  “我們舍不得你走,你留下來吧?”村民們七嘴八舌的,一時間鬧哄哄的。

  何小雅有點難為情了,俏臉微紅,眸子里秋水盈盈的,看著這些樸素而真摯的面孔,喃喃道:“我,我有點事情要回去處理一下,所以暫時不在這里了。”

  “那你還會回來嗎?你走了誰教我們啊……”村民們都期盼的看著何小雅。

  何小雅為難了,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,只好看著夏陽。

  夏陽反而不做聲了,其實他讓村民們過來,目的可不是送何小雅的,就是為了挽留何小雅,這會兒見何小雅那么為難,知道她估計是心軟了,說不定會繼續留下來呢。

  “你要走的話,這些東西就送給你吧,也是我們的一份心意。”村民們紛紛拿出了家里的土特產,什么雞蛋鴨蛋,小吃等等。

  何小雅有點手足無措了,連忙擺手說不用,可是很快就被村民們圍住了,拉著她問長問短的,好不熱鬧。

  二牛悄悄的溜到夏陽旁邊,賊賊的笑道:“陽哥,看這樣,她恐怕是走不成了。”

  “你和大家說了?”夏陽微笑道。

  “當然說了,他們一聽就跟著我過來了,關鍵是何小雅人漂亮又善良,還那么有技術,誰舍得她走呀。”二牛嘿嘿的笑了起來。

  “搞的不錯。”夏陽拍了拍二牛的肩膀。

  二牛連忙搖頭,說道:“陽哥這都是小事不過我很好奇,為什么她硬是要離開呢?”

  夏陽也很疑惑,何小雅僅僅是因為沒找到自己的秘訣才打了退堂鼓嗎?

  就在他想這個問題的時候,天空突然響起了一聲怪異的叫聲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