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67章 人怎么可以用滾的

第67章 人怎么可以用滾的

書迷正在閱讀:
從商場出來,夏陽還有點郁悶呢,順便照了照鏡子,還是不錯的,就是有點心疼,感覺被陳佳耍了似的。(舞若小說網首發)

  “走嘛,你不會真的舍不得吧,大不了我把錢給你了,當我送給你的行不行?”陳佳眉開眼笑的。

  “噢,可是我為什么要穿這樣的衣服?”夏陽納悶道。

  陳佳神神秘秘的說道:“就當是犒勞一下你自己了,這樣不好嗎?”

  “你說讓我幫忙,就是來買衣服的?”夏陽質疑道。

  “當然不是。”陳佳看了看時間,挽著夏陽的胳膊,順便打了個電話,隨后開車前往市中心了。

  “一會兒不管發生什么事,你都不要吃驚,就當是我求你了,行嗎?”陳佳把車停到了一個高級酒店,下車的時候,求助似的望著夏陽。

  “行,你說怎么樣都聽你的,誰讓你今天這么漂亮的。”夏陽苦澀的笑了笑。

  陳佳又替夏陽整理一下領結和襯衣,很是體貼柔情,隨即挽著他的胳膊進去酒店了。

  在一個包間里,陳佳示意夏陽坐下來,她出去打了個電話,進來后變得比較的沉默,不過時不時的看著窗外。

  過了一會兒,陳佳站了起來,眼神不太對,凝視著窗外的酒店門口。

  此時幾輛加長的豪華車停了下來,從上面下來了一群人,領頭的是個大約三十歲的男人,打扮很時髦,渾身透著一股霸氣,眼神特別的不屑,看人都是輕飄飄的,隨即高傲的昂著頭,在一群戴著墨鏡的男人簇擁下,走進了酒店里。

  看見這一幕,陳佳似乎有些緊張,她深深的呼吸一口氣,好像在鼓足勇氣似的。

  夏陽感到不太對勁了,這個人恐怕和陳佳有什么關系吧,要不然陳佳為什么看見他的時候,會顯得慌張呢,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陳佳這樣的表現。

  “錢少爺,你來了,坐。”那個男人帶著一群人進來,陳佳起身勉強的笑了笑,打了招呼。

  “不要叫我錢少爺,這樣太見外了佳佳,叫我功成就行。”錢功成似笑非笑的,依然很傲慢,輕輕的掃視一眼夏陽,直接忽略掉了。

  陳佳臉色微微一變,示意服務生上茶,她對錢功成似乎存在著一絲的忌憚,甚至有一種壓迫感,這種情況夏陽一早就發現了。

  “我介紹下,這是夏陽,夏陽,這是錢功成錢少爺。”陳佳做了做手勢。

  夏陽心想如今能夠被稱作少爺的,已經極少數了,何況以陳佳這樣的身份,還會稱一個人為少爺,可見面前的這個錢功成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了,也難怪那樣的傲慢無視。

  “你好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夏陽禮貌的伸出手來。

  錢功成只是淡淡的看了夏陽一眼,扭過頭去,并不理會,只是看著陳佳,說道:“找到你可不容易,把你的想法告訴我就行,你知道我的耐心有限。”

  夏陽簡直氣不打一處來,有點尷尬,縮回手去,喝了點茶覺得索然無味,于是下意識的點了一支煙,抽了一口。

  錢功成不由皺眉,厭惡的瞪了夏陽一眼,慍怒道:“誰讓你抽煙的,要抽滾出去抽。”

  沒等夏陽反應過來,幾個墨鏡男迅速的沖過來,打算制止夏陽,伸手想要扭住夏陽的胳膊。

  夏陽腳下一動,下意識的閃開一些,椅子隨著他身體滑動,幾個墨鏡男撲了一個空,夏陽伸了幾下腳,有兩個墨鏡男被絆倒在地上,摔了個四仰八叉的,慘叫起來。

  這一切發生的十分快,旁邊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,而陳佳不由捂著嘴巴目瞪口呆的,好像夏陽捅了什么大簍子似的。

  錢功成罵了一句英文,拍案而起,死死的盯著夏陽,怒吼道:“夏陽是吧,你不該出現在這里,明白嗎?如果我是你,就會馬上滾了,在這里礙手礙腳的,你的老板陳佳沒有教過你?”

  夏陽原本抽煙抽的好好的,來了這么一出,也很惱火,不悅道:“錢功成是吧,首先我要聲明,陳佳不是我的老板,其次我想說的是,你這個人真沒禮貌,見面握個手都不握,動不動讓你的跟班對人動手動腳的,有沒有一點品味?”

  “你跟我講品味?”錢功成突然冷冷的笑了笑,看了看夏陽,搖搖頭道:“劣質的衣服,頂多三萬塊,還是新買的,你這煙也不過是十塊錢一包的吧,一看你也是沒有見過什么世面的人,真不知道陳佳為什么會認識你,還在這種場合叫你過來,丟人現眼。”

  這么大的口氣,三萬塊的衣服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?夏陽納悶了,不解道:“怎么著,你的衣服有多貴?”

  “獨家量身定做,不太貴,也就一百來萬,跟你這種人談錢,簡直是壞了我的雅興,我現在很不高興,請你出去,歐克?”錢功成咬牙切齒的,指了指門口。

  他身后的一群墨鏡男蠢蠢欲動的,似乎隨時會向夏陽再次撲過來。

  夏陽很不服氣,有錢了不起,可以這樣橫行霸道嗎,他想反駁,陳佳突然攔住了他,勸道:“你先出去等我一會兒吧,我待會兒叫你,算是給我個面子好嗎?”

  “好吧,那你快點。”夏陽說著抽口煙,朝著錢功成吐了一口煙霧,聳聳肩就出去了。

  “混蛋,佳佳,這種人你怎么會和他認識的,你簡直墮落了,市井小人一個。”錢功成很是懊惱,旁邊很快有墨鏡男來給他擦拭衣服和手。

  陳佳似乎有些無奈,苦笑了一聲說道:“你不要生氣,我們還是談談正事。”

  “談正事是吧,很簡單啊,你跟我回去,什么事都好說。”錢功成凝視著陳佳,語氣不容置疑,發現陳佳沒作聲,質問道:“怎么,你覺得很為難?”

  “不是的,我這里走不開,請你轉告我家里,我該回去的時候,自然會回去的,謝謝你的好意。”陳佳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佳佳,你這是愚蠢的行為,逃避根本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,而且預定的時間也快要到了,不要到時候你后悔都來不及,我可是為了你好。”錢功成咄咄逼人。

  陳佳怔了怔,說道:“謝謝你的好意,到時候再說了,大不了我再換個地方。”

  “你認為你走得了嗎,你去任何地方,我都可以找到你,我們錢家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,可不要玩火自焚。”錢功成警告道。

  “那你想怎么樣?”陳佳焦急道。

  錢功成冷笑道:“很簡單的事,你沒必要搞的那么復雜,跟我回去,一了百了,你以為是你做出了犧牲,其實不然,這是我們錢家和你們陳家的大事,你可不要因小失大。”

  “我要是不呢,又會怎么樣?”陳佳倔強道。

  “后果會怎么樣,難道還要我告訴你,你清楚的,跟我走吧。”錢功成伸出手來。

  陳佳猶豫了一下,后退幾步,搖頭道:“不可以的,我不會回去的,我已經有男朋友了,而且快要結婚了,我要過我自己的生活,我不想再回去。”

  “你說什么,你膽子可真夠大的,你這樣會毀了你自己的。”錢功成惱羞成怒,直接把桌子給掀翻了,吼道:“是誰,你和誰要結婚了?”

  “就是剛才那個夏陽,你也看見了,他就是我的未婚夫。”陳佳很堅定的說道。

  錢功成哈哈大笑起來,根本就不信,說道:“你就不要信口雌黃了,你會看上他那樣的人渣,簡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,你想演戲,也該找個像模像樣的人吧?”

  “我說的可是真的,你不信我有什么辦法,所以你回去轉告我家里人,就當沒有我這個女兒吧。”陳佳眼眶紅紅的,很是委屈的樣子。

  “胡鬧,夏陽,你給我滾進來。”錢功成大發雷霆,朝外面吼了一聲,幾個墨鏡男立刻出去叫夏陽。

  夏陽在外面可聽的一清二楚呢,他叼著煙進來,推開了幾個墨鏡男的手,朝錢功成吐口煙,笑道:“這位高貴的帥哥,請你語氣放尊重點,人怎么可以用滾的呢,又不是你這樣的畜生,你滾一個我看看?”

  “白癡,你閉嘴,給我教訓他。”錢功成被惹怒了,指著夏陽惡狠狠的吼著。

  幾個墨鏡男上去就要甩巴掌,但是啪啪幾聲過后,他們都打著滾出去了,夏陽卻站在那里毫發未傷,還在保持著笑容。

  “你們都是豬嗎,沒用的一群廢物。”錢功成咬了咬牙,憤憤不平起來。

  那些墨鏡男簡直都傻了眼,紛紛圍過來想要動手了。

  陳佳攔著他們,說道:“都別亂來,他是我的未婚夫,你們想做什么?”

  “佳佳,你醒醒吧,這根本就是很可笑的一場戲,你認為我會信?”錢功成不以為然道。

  “那我就證明給你看。”陳佳話語剛落,突然踮起腳尖來,抱著夏陽的脖子,狂吻了過去,這一吻激烈而熱情,突如其來,如火如荼的。

  夏陽頓時就愣住了,但他發現陳佳的眼淚滴落下來,表情很復雜,他心里有點酸澀了。

  “噢,不,佳佳你已經瘋了。”錢功成捂著額頭,青筋暴露,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。

  “現在你信了吧?所以今天的事就這樣了,再見。”陳佳說著拉著夏陽離開。

  夏陽有點不知所措了,跟著她走。

  那些墨鏡男打算去追趕,錢功成喊了一聲住手。

  “錢少爺,為什么不讓我們追了?”一個墨鏡男不解道。

  “你們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,難道都要自不量力嗎,一群豬。”錢功成怒氣沖沖的吼道。

  “可是,我們會和他拼命的。”

  錢功成一巴掌扇過去,憤怒道:“廢話那么多,拼命也是送死,這個男人不是你們想的那么簡單。”

  “他是誰啊,為什么陳小姐身邊有這樣的高手呢?”一個墨鏡男茫然無措。

  “應該是佳佳請來保護她的,至于這個戲演的也不怎么樣,我反正不信。”錢功成氣惱道。

  “錢少爺,那接下來怎么辦?”一個墨鏡男問道。

  “當然是去調查一下這個叫夏陽的男人是什么來路,另外,密切監視佳佳,我需要回去一趟,從長計議。”錢功成眸子里透著一絲陰冷和怒氣。

  ...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