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> 超級小農民 > > - 第63章 怪鳥

第63章 怪鳥

書迷正在閱讀:
溫軟香玉在懷,夏陽有點想入非非了,緩緩的撫摸一下何小雅的秀發,安慰道:“別怕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【舞若小說網首發】”

  “你們這里太嚇人了,早知道我不該來的。”何小雅第一次有了打退堂鼓的念頭,若不是她父親何復學的交代,她斷然不會留在這里,現在她明顯是被嚇壞了。

  夏陽沒料到她會這么說,苦笑道:“這可是你自己選擇的,沒有人逼著你吧?”

  “夏陽,你能不能告訴我,關于你的秘密?”何小雅很期望的看著夏陽,今天吳良找過來了,剛才還見了鬼,這對她的打擊很大,她真想快點結束,她想家了。

  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,夏陽有點憐香惜玉了,不過關于玉石空間的事,他是萬萬不會對任何人講的,就連老爹都瞞著。盡管他很想解決何小雅的疑惑。

  “我其實沒有什么秘密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你對我的幫助我會銘記于心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么了。”夏陽裝作很為難的樣子。

  何小雅撅著小嘴,嘆息了一聲,說道:“既然你不說,我也沒有辦法了,過兩天我就回去了。”

  “為什么要回去?”夏陽突然間有點不舍了。

  何小雅仰頭望著他,無奈道:“我來這里的目的你也清楚的呀,既然找不到答案,我何苦在這里硬撐呢,你不說,也應該有你的苦衷,我還是不要自欺欺人了。”

  “好吧,那就隨你吧,既然你想走我也留不住你,不過現在很晚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夏陽也覺得有點無奈,畢竟何小雅和自己算不得什么雇傭關系,她的目的既然達不到,想留是留不住的,雖然很需要她幫忙,有她在,就相當于自己的左右手,技術上絕對沒問題。

  這天晚上夏陽一直等著何小雅睡著了才離開,回到房間他有點郁悶了,也不知道何小雅今天是怎么了,可能是嚇著了,女人在柔弱的時候,就會想家吧。

  大雨滂沱,下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,夏陽就聽見了鬧哄哄的聲音,出去一看,雨已經停了,村里人來人往的,很是熱鬧。

  “二牛,這是什么情況?”夏陽看見二牛正打算往外跑。

  “陽哥,去抓魚啊,村里漲水了,村里的那條河水漫延出來了,好多魚到處跑呢,俺先去抓了。”二牛嘟囔了一句,就跟著人一起去了。

  村里一直有這樣的習慣,尤其是在暴雨過后,很多河里的魚會隨著水勢到處亂竄,不過等雨一停,水勢減緩了,不少的魚就擱淺了,有的在淺水溝里,有的就在小池子里,活蹦亂跳的,很容易被抓到。

  夏陽也去看熱鬧,才發現村里大人小孩都出來了,路上和稻田里,都有不少的魚。

  原本夏陽也打算去玩玩,可是突然不經意的一瞥,發現自己家的池塘附近有人在徘徊,頓時心里一緊,就小跑了過去。

  “張老板,你看看,好大一條,我們可有口福了,你看我怎么抓。”村長王玉柱這會兒挽著褲腿,張牙舞爪的準備抓魚,張富貴在旁邊看熱鬧。

  在池塘的排水溝里,有幾條肥碩的大草魚,起碼有十來斤,正在扭動著,水太淺了,沒辦法回到池子里去了。

  “住手,你們是在干啥呢?”夏陽很是氣不過,這魚兒分明就是自己家池塘跑出來的,沒想到這兩個家伙帶著人來抓了。

  王玉柱一看是夏陽,嚇的一哆嗦,不敢動了,倒是張富貴不以為然,冷哼道:“哎呦喂,這不是我們村的小老板夏陽嗎?你也來湊熱鬧?”

  “你們想抓我池子里跑出來的魚,問過我沒有?”夏陽氣惱道。

  “你那只眼睛看到是你的,我說是我們的,反正你沒有證據。”張富貴狡辯起來。

  王玉柱有了人撐腰,也爭辯道:“就是,昨晚上那么大的雨水,這魚是從我們池子里跑出來的,你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了。”

  夏陽笑了笑,這分明是在胡扯,張富貴承包的那個池塘離這里起碼有幾十米遠,而且還是個大斜坡,除非是漲洪水,這魚才有可能借著水勢跑過來,那樣的話只怕整個村子都被淹了。

  再說了,這魚十來斤,也只有自己池子里才長得出來,于是夏陽氣惱道:“我真沒有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,你們池子里有這么大的魚嗎,你現在去抓一條,我生著吃了它。”

  “吹吧你,就你池子里有,別人的都沒有,夏陽你臉皮咋那么厚呢,沒見過你這么自以為是的人,王村長你別理他,繼續抓魚。”張富貴罵罵咧咧的,鼻孔朝天。

  王玉柱反正有張富貴撐腰,也不理會夏陽,就挽著袖子繼續去抓,可是那草魚力道特別大,王玉柱愣是撲了幾下都沒抓住。

  夏陽還發現,不止一條草魚,旁邊還有四五條呢,好家伙,可不能便宜了他們。

  這樣想著,夏陽打算下去抓,張富貴攔著夏陽,暴跳如雷道:“夏陽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我抓魚,反正是漲水跑出來的,誰抓著歸誰。”夏陽一邊說一邊挽著袖子。

  “你想的美,我看你是有病,這魚是我們先發現的,你給我滾遠點。”張富貴惱怒道。

  “就是,這是規矩,你沒看見村里人都在抓魚,誰發現就是誰的,你別那么不要臉。”王玉柱沒好氣的吼道。

  “真是恬不知恥啊,這魚明明就是我池子里的,我來抓怎么了?”夏陽不服氣了。

  張富貴冷哼一聲,得意洋洋的,原本就是來圖個好玩的,幾條魚對于他來說,算不了什么,不過他就是要和夏陽斗氣,惱怒道:“我說夏陽,你說這魚是你的,你有本事讓它回你的池子去啊。”

  王玉柱也是靈機一動,取笑道:“是啊夏陽,你本事不是很大嗎,你讓它們回去,不行了吧,不行就滾遠點。”

  “我要是辦到了呢?你們說怎么辦?”夏陽早就有了主意。

  “你吹牛不打草稿吧,要真讓它們自己游你池子去,我就把我手上的泥巴吃了。”王玉柱梗著脖子,哈哈大笑,在他看來,這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。

  “那你們等著,可比亂動。”夏陽說著,四處看了看,就鉆到旁邊的林子去了。

  過了一會兒,見夏陽沒出來,王玉柱仰著頭踮著腳尖瞅了瞅,哈哈笑道:“這個夏陽怎么還不來,該不是輸不起就走了吧?”

  “我看就是的,這小子就是得意忘形呢,這魚又不會聽他的話,怎么能自己回去,肯定是借口偷偷的溜了,真是丟人現眼啊。”張富貴陰冷的笑著,示意王玉柱繼續抓魚。

  “背地里說人壞話,這樣真的好嗎?”夏陽就在此時突然跳了出來,手里端了一瓢水,走到了自己家的池子出水口。

  張富貴板著臉,沒好氣的說道:“夏陽你拿個水瓢做什么,你口渴了想喝水,可憐的娃子,你想喝去我家喝飲料啊,我那冰箱啥都有。”

  “我是來讓我的魚回來的,你們就等著吃泥巴。”夏陽剛才去了一趟玉石空間,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,主要是去取了一些里面的河水來。

  “一個水瓢能讓魚兒回去,你是做夢吧?”王玉柱譏笑了起來。

  夏陽沒理會他們,現在出水口和那幾條大草魚所在的位置,連著一條放水溝,現在水流比較的緩慢,水位也不深,他在源頭倒了一點空間水。

  很快,那空間水就融合到水溝去了,沒一會兒功夫,幾條草魚就嗅到了氣味,瘋狂的吞食著,并且逆流而上,尋找源頭。

  夏陽繼續一點點的倒水,那幾條草魚爭先恐后的朝水瓢游過來,等快要到的時候,夏陽直接把水瓢扔進了自己家的池塘里。

  幾條草魚瘋狂的沖了過去,這可把王玉柱給急壞了,他眨巴一下眼睛完全傻了。

  “王村長你還愣著搞毛,趕緊抓啊,魚兒跑回去了。”張富貴在岸上看見這一幕,急的直跺腳,連忙催促著。

  王玉柱緩過神來,沖過去追趕,可是那幾條草魚力氣都很大,甩了幾個尾巴,生龍活虎的,啪啪幾下居然把王玉柱扇倒了。

  王玉柱沒想到會被幾條魚打敗,直接倒在了水溝的泥巴里,整個臉都埋進去了,等他起來,只有兩只眼睛眨呀眨的,別提多難看了。

  再看那幾條魚,已經游到水池子里去,追趕那個水瓢了。

  “怎么樣,現在你們輸了,我說這魚是我的吧?”夏陽笑了笑,拍了拍手,點了煙抽起來,悠哉樂哉的。

  “這,這怎么可能呢?夏陽你用了什么手段?”張富貴完全搞蒙了,難道那水瓢是什么香餑餑,會讓那些魚那么瘋狂,不過他就算是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出來是因為空間水的緣故。

  “剛才誰說要吃泥巴來著?”夏陽好笑起來。

  “呸,難吃死了。他娘的,怎么這樣倒霉。”王玉柱吐著嘴里的泥巴,趕緊洗臉。

  張富貴覺得太丟面子了,嘟囔著,拉著王玉柱就走。

  夏陽心想也不為難他們了,這樣已經夠了,正打算去四周看看還有沒有跑出來的魚兒,就聽見不遠處的山腳下面,一群村民鬧哄哄的喊了起來。

  夏陽覺得好奇,過去看,村民們正圍在一起指指點點的,好像在看什么稀奇玩意兒。

  這里是山上沖下來的一道水溝,水溝直通河邊,就在交接的地方,有一只鳥在叫嚷著,看見人就抖著羽毛,它有尖銳的喙,還有勾爪,一雙眼睛有點沒神彩,大概跟一只公雞那么大,但凡有人接近,它就沖起來要啄人。

  “哎呀,這是什么鳥啊,怎么像是野雞?”

  “瞎說,應該是一只鷹吧,你看它多狠,連人都不怕。”村民們議論紛紛的,看見夏陽來了,有人說道:“夏老板,你見多識廣的,看看這是啥?”

  夏陽撓撓頭,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,這只鳥兒翅膀好像受傷了,渾身的羽毛濕漉漉的,不過卻十分的好斗,正警惕的注視著所有人。

  ...  <="4();</><=""><="5();</>
体彩飞鱼稳赚技巧